016 路遇媚儿(一)
晨小瑜2015-10-23 19:461,188

  刚变化好,便闻有人走近。我眯眼望了,正是子期。

  子期穿了套簇新的黑色裾裙,裾裙袖摆宽阔,似还隐隐泛着金色纹路。使得行走间气度翩翩又富贵逼人。我看的楞了一楞,适才意识到,他原是个将军呀!

  子期眼神极好,远远就瞧见我,朗声笑道:“小鱼是出来接我的么?”

  我低垂眉眼,迎了上去,恭敬道:“是呀,玄释说你要送吃的来,我拿了就好。不耽误将军时间呀。”

  子期皱眉,似乎有些不悦:“你昨个可没跟我这么生疏。”

  我依旧恭恭敬敬:“昨天忘了你是将军呀!”

  子期失笑:“将军怎了?将军又不会吃人。”

  我急着解释:“将军是大官呢,二叔说,大官是不和寻常人来往的。”

  子期又笑,笑的十分爽朗,说:“将军又没长了三头六臂,怎么就不和寻常人来往了。你莫再提些将军大官了,直接唤我子期就好。”

  我抬头细瞧。子期面色朗朗,却是与寻常人无异。适才冲他笑了一笑:“那,就真不把你当将军了呀!”

  子期眉眼弯弯:“不当。走呀,我领小鱼去吃好吃的。”

  我挑了挑眉:“不是说拿来了吗?”

  子期又笑:“糕点备着呢,给你晚上饿了吃。现在领你去馆子,好不?”

  我连连点头:“再好不过了。”话完,又牵了他的手:“我们快走呀。我都饿了的。”

  子期楞了一下,随即又笑的欢喜,拉我下了寺前的石路。

  刚走至山下,迎面却撞上个道士,道士眉须皆长,白花花的在下颏垂了一片。

  我瞧了一眼,心里有些慌张。毕竟是个异类,却不知他是否能像玄释那般聪明的发现,我只是只鱼。

  子期似是不觉,依旧牵了我的手朝前走。我小心的跟在一旁,又不动声色的朝他靠了一靠。

  将将走进那道士跟前,便听道士夸张的叫了一声:“呀!”

  我心随着那道士的叫声跳了一跳。

  子期驻足,朗声说:“道长可是有什么指教?”

  道士不答话,只凑到跟前直勾勾的盯了我看。我心里愈发忐忑,往子期身后躲了一躲。

  子期似是不悦,反手将我护了,又正色道:“道长这样盯着个姑娘看,怕是不妥吧?”

  道士摇摇头,嘴里“啧啧”有声:“这女娃面色不对呀!”

  我更慌张了些,将子期的手抓的极紧。

  子期冷声道:“哪里不对了!”

  道士嘻嘻笑了几声:“你着什么急。又没说你。”

  子期声音更冷了几分:“说她,却是比说我要紧。”

  道士楞了一楞,拿眼直勾勾的望我,道:“这女娃,你却说说,你是不是欠了别人什么?”

  我有些诧异,原本以为他是看破了我的原形,想凶残的替天行道,却没成想是个骗子。适此,胆便肥了几分,从子期身后探出头来:“我才没欠了谁呢!你不过是想匡些钱财。我在戏本子里听多了的,你骗不了我!”

  道士挑了挑眉:“这么说,你这娃还精明的很哪,却是忘了媚儿吗?”话说着,便冲我飞个眼风过来。唔,那眼波妩媚迷人,像极了媚儿。

  我又惊又喜,问:“莫非你是玉山来的?”

  道士点头,微微笑了一笑。

继续阅读:017 路遇媚儿(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和尚与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