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为何会起火?
墨妖moyao2017-04-04 13:212,570

  高淳老街失火了?

  开什么玩笑?那可是几百年的建筑群,高淳区的黄金旅游招牌。尤其是在XX古城被意外付之一炬后,那消防工作做得……

  家家都有灭火器!天天都有人巡锣!

  甚至于那条街上都成了戒烟区了。上次莫小雨和她家那个男闺蜜去那边逛回来后,就和朱璃使劲的吐过一次槽。莫小雨和朱璃不同,那丫头是个半烟民。平常抽不抽还好,一熬夜或者着急干活神马的,就非得来一只才能提起神来。结果那地方竟然不让抽烟!

  就这么个地方,居然失火了?

  本来一件绝对意想不到的事,却因为昨天晚上那一场……华丽丽的夜遇,好象变得……似乎有那么点可能了!而且,还是和那方面有关吧?

  朱璃一个打滚就从床上蹦起来了。冲进浴室洗脸刷牙外加抹油梳头发,三分钟搞定。出来一拉衣柜门,三十秒套齐了。

  “你这就行了?”朱雀虽说让她快点,却没想到这丫头居然快成了这样?在朱雀的印象里,女人们要出门梳妆打扮那功夫,再快也得半个时辰。尤其是他那第二任宿主顺利的成为女王后,那早上起来梳洗打扮就得一个整时,还得有二十八个美男一起侍候着。相较之下,这个朱璃……真不象个女人!

  朱璃哪会知道这只鸟在想什么,清点完包包里的东西后,一回头居然见朱雀面色怪怪的还在那边站着。拧眉:“不是说要快吗?还不走?”

  ————————

  因为是大白天的,所以朱雀没有再拉了朱璃的手来那个神马的瞬间转移。而是继续变回项链的模样,缩在朱璃的脖子里。两个人老老实实的出门打车去火车站,然后坐火车一路去了高淳。

  关于老街那边失火的事,今天好象成为特别新闻了。尤其是在这样的城际列车上,到处都是讨论这场火灾的人。

  “听说是昨天晚上一点起的火。那火着的,半边天都映红了。消管那边全力扑救,可街上的住户却象都是睡死了一样。怎么也叫不醒。最后消管只顾上救人了,那火就烧得越来越大了。”

  “全烧毁了?”

  “电视上说没有,只烧了一半。可那地方那么窄的街。烧了一半,剩下的那半还能看么?”

  “怎么又烧了?前年是XX古城,去年又是YY东东,今年咋连咱这老街也保不住了。今年是灾年么?”

  “那谁知道?反正我今年是挺不顺的。”

  “我今年也不顺啊,股票涨的时候我卖了,跌的时候我刚吃进。我老婆都和我说了,要我最近找个时候和去城隍庙那边的一个相命摊上看看。说不准能改了这运呢。”

  中国人的爱好,一说起神马鬼啊命啊之类的,再瞌睡的人也精神抖擞起来了。朱璃当然对那个也感兴趣啦!她以前是唯物主义没错,但现在有只破鸟天天藏在她那么隐私的地方,她想唯物也不行啊。

  马克思思,真不是咱不相信你,只是时世不允许啊!

  高淳区其实是南京市的一个区,坐城际快到到那边,三十分钟稍多点也就到了。朱璃下了火车就上出租,可司机大叔一听说她要到老街去,立马就摇头了:“那地方戒严着呢,姑娘你要玩,去别的地方玩吧。那地方昨天晚上着火,不能玩了。”

  啊呀!居然还不让去。不过怎么处理这事,朱璃倒是在来的路上已经想好了:“师傅,我不是去玩。是去那儿买东西。难得礼拜天,我朋友让我给她挑几块手工皂回去,她紧着抹脸呢。你把我送过去吧。我买好东西就好。那家店好象就在街边上呢。要是连它也烧没了,我也就认了,还搭您的车回来。”

  司机没办法,一踩油门就把这只美妞载走了。

  高淳老街本来是这里最热门的旅游景点,哪怕早上六七点,也有游人四处转悠拍照。可今天……街区的外头却是严严拉着红色的警戒线。外头虽然也挤着不少人看热闹,可是从街口望进去:“没烧着啊!”

  两头的店铺都好好的,根本没一丁点象着过火的样子啊!

  朱璃不懂,她怀里的神君大人却是通过通心术,晓得外面的状况了。对于眼下这种局时,其实能做的,目前为止也就只有一件事了:“等!”

  “等?”朱璃讶异。讶异神君大人的决策是小,讶异这位怎么白天也能跑她脑袋里是真。这位到底身上还有多少秘密啊?他之前和她说过的话,还有一句是真的不?

  一肚子腹诽啊!可老大就是老大,老大说的话小兵就得听。朱璃只好要附近一家旅馆,包了一个房间。吃完午饭就睡觉养精神,一气等到晚上九点,天色大黑后,BOSS发话了:“退房吧。”

  能出去了么?

  朱璃心想,那边神君大人却已然明了的点头。

  收到!

  立即走不是问题,可是:“现在退房太奇怪了。这么晚谁还出门?别今天晚上一不小心出个什么事,咱就成嫌疑犯了。多花一百块,咱省了那事啊。反正你带我出屋子,应该也行了吧?”昨天晚上就行的么,不只出门,还瞬间移动了一下子那么远。

  朱雀其实还是搞不懂这个陌生社会的习性,朱璃的好多想法,他听得到却不一定听得懂。神马嫌疑犯之类的,他大概明白。却在心中吡笑:这个傻妞,昨天不都已经告诉过她到了晚上,妖精们都看不到她了么?连妖精都看不到她,凡人怎么能看到?而既然看都看不到了,一步远的地方又何必劳动他瞬移过去?

  想完,直接和昨夜一样,化作人形出来。牵着朱璃的小手,一路就出店往老街方向走去了。

  朱璃开始让吓了一跳,这人怎么又现实体了?不怕被砍么?可后来……谁会砍他啊?更何况……这家伙……

  虽然她们两个算是两个人一起走在路上的,可是……马路上却是连一个影子也没有……

  闹鬼了!

  ——————

  朱璃嘀咕着这事,可朱雀却是大步流星的一路拽着朱璃,跨过隔离线,直接大步迈进老街区去了。

  这条老街宽不宽,可长却有点距离了。听说有八百多米长!街口处看得好象好好的,可才转过街面上的第一个弯婆……朱璃就让眼前的影像吓呆了。

  喵了个咪的!

  一整溜的靠西边的建筑,全让烧毁了。

  且,烧毁了不说,还都烧……焦了。烧得一块一半的黑块块,配合着消防火的大水车和各式灭火器留下来的痕迹……简直就是没法入眼了。

  太可惜了!

  这下子高淳区一年得少多少税收啊?

  朱璃心里替古人担忧,可朱雀却是越往里走,脸色便越肃穆了。

  按说结界这种东西,是轻易破解不了的。或说是个刚入门不久的小妖或者小鬼,让那帮臭道士给灭了,还有可能。可大鸨是已经几千岁的妖精了。功力深厚不说,行为做事更是小心。一般的小道士想弄她,门也没有啊!而如果是昨晚挑头那道士……看那小子的身手,是正宗没错,可也就是个外缘弟子的份。根本不是大鸨的对手!

  可既然如此,为何结界会破掉?

继续阅读:第26章 再被袭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朱雀郎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