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凤冠霞帔,十里红妆5
暖小猪2017-04-05 04:532,241

  “你没有什么话想要和我说?”季景年的声音像是从硬生生的从说那个字里挤出来似得,不过还是很好听。

  “没有!”良辰皱了皱眉头,还是没有说出来。

  季景年是有些心疼的:“你不用这般忍气吞声,想要我怎么做你说便是!”

  “我说什么事你都会答应吗?”良辰的转回头笑吟吟的探清他的心思一般。

  “除了要老夫人离开府邸,我想别的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你!”季景年仿若开玩笑一般,笑着看着良辰,他这样的人平日里从未开过玩笑。

  良辰看着他那样的表情,自然是有用意的,也许他猜到了什么?

  二人都是笑着,云淡风轻,可是心底却是暗藏风云,良辰听到这话的时候心里还是咯噔了一下,微微有几分失望的,不过也是意料之中,那可是他的母亲啊,看来她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良辰怎敢有那样的无理要求,良辰只是,只是觉得这一切仿若做梦,有些不真实罢了!”良辰笑着,不露半分痕迹。

  季景年如果你知道你的孩子是死在你母亲手中,你作何想,季景年,我是真的希望,有一天,你自己发现真相的表情,是否能这样淡定!

  良辰的笑意更甚,准备离去。

  就仿若一直翩然离去的蝴蝶,仿若三年前。

  可是,季景年却径自的拉了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心口,他的指尖微凉,微微的颤抖着,眼神专注的牢牢地看着她:“良辰。”

  良辰彻底的一动也动不了,面上笑意不减,心里却是带着气的,她下意识的想要抽回手,可是他却死死地按着,不肯放开。

  他的心跳声很迅速,一下一下,传递在她的手心,使得她的心,也跟着这样的心跳声,一下一下,很是急促。

  “良辰,你在纠结什么,恨着什么?你告诉我!只要你说的,我都信你!我不信,你感觉不到,我对你的喜欢!”

  良辰站在那里,她觉得自己的耳朵,都开始耳鸣了,可是他的声音,还是一字一字的传入了脑中。

  声音真挚的很,表情严肃的很。

  这是季景年第一次对着她说喜欢她!

  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信他。

  抑或者说,他们又怎么可能舍弃了自己一直坚持的东西?

  接受这样的一份爱情?

  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现在算不算是爱着他的。

  这份爱夹杂着很多的东西。

  她爱着他,却又是不能爱。

  如果让她坦然的接受这一切,心安理得的做着九姨太亦或是少帅夫人,她怎么能安心!

  谁能告诉她呢?

  在这个世界里,她能相信谁?又该相信谁?谁又是真的待她好的?那些好的背后,有没有目的?是不是全部?

  良久,良辰都说不出来一句话,却觉得眼睛酸酸的,其实……她是在为了自己悲哀。

  是的,悲哀,良辰觉得眼前这一切都可笑的很。

  可是,此时此刻,她却又觉得这般的温暖,是她这些年从未感受到过的温暖,她想要抓着,可是她做不到。

  就如季景年那个条件,每个人心里除了爱情之外,还有一个角落是谁都替代不来的。

  她沉默不语,他也不说话了,只是伸出手,把她抱入了怀里,紧紧的拥着,像是怕她失去了一样。

  “良辰,我可以带你离开,去任何我们想去的地方,只要你愿意!”

  季景年的声音,低低婉婉的说了出来。

  他认真的看着良辰。

  他的眼底,带着一抹悲哀,那样的悲哀,让良辰觉得自己忍不住的跟着疼痛了起来。

  他或许知道了什么?可是他的眼神却又那么坦然。

  他的坦然,让良辰,根本无法回避。

  她看着他,觉得自己的心底,一阵一阵的疼,怎么可能离开,她活着的目的是什么?

  现在还不是让一切大白天下的时候,她先得找到父亲,素素说的对,最危险的地方时最安全的地方,或许父亲没有死,只是被荣锦月软禁了起来。

  最终,良辰却还是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摆出来一个表情面对他。

  她只能傻傻的看着季景年,看着他绝美的容颜,看着他专注的看着自己的眼神。

  她感觉到,自己的心底,有着什么东西,一点一点的复苏了,又仿佛是有着什么东西,一点一点的熄灭了。

  如此反复着,如此挣扎着。

  她迟迟未曾开口,他的眼神,越来越沉重,越来越哀伤。

  明知道,会是这样,可是却还是会难过的。

  他动了动唇,看着她,干涩的声音,在寂静的屋内,一点一点的回荡着:“良辰,到底是什么让你变成这样!”

  他的强迫自己的眼神,从她的身上跳转开。

  觉得涩涩的,有些难受。

  奇怪了,一个大男人,一个少帅,怎么会因为这般的爱情,红了眼眶?

  他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凭借着自己的心,把自己最真实的意思,表达了出来。

  “你要什么,我都会给你的。”

  良辰却笑了,带着一抹讽刺,连她自己都没有感觉的到,我最想要的,你给不了我,季景年,我可以什么都不要,只要那一样,你可以做到吗?

  “良辰什么都不想要,只呆在少帅什么便好,时间不早了,少帅早些歇息吧!”良辰不欲在这个话题上再纠缠下去,也忽略了季景年受伤的眼神。

  季景年,你痛苦,可我,比你痛苦十倍!

  此时良辰最美的笑容便已经熬成了世间最致命的毒药,痛不是一个人,苦不是一个人,世间轮回,总有受伤的人。

  “三年前,你离开,是因为我母亲的关系!”季景年这句话是肯定句。

  良辰笑:“你猜!”可是表情却是一副你猜对了的表情!

  两个人都不说话,季景年的表情却暗了下去,良辰看着,却觉得既痛快又纠结。

  “良辰,我会弥补你的,我会把空却的三年弥补给你!”季景年的话沉痛中带着几分无奈。

  “弥补?所以少帅把这少帅夫人的位置弥补给了良辰,是吗?”良辰还是笑,在季景年看来却是越发的刺目,她笑的越灿烂,心底便越痛吧!

继续阅读:第48:凤冠霞帔,十里红妆6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愿以美景共良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