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血剑36节深情相拥
小孩他妈2017-04-03 10:382,823

  小安似乎在一个温暖的梦中,睡得十分惬意。那暖暖的气息,一直包围着她,像儿时在娘怀中撒娇,又像儿时,在爹怀中,备受呵护爱抚。她知道那是一个梦,一个迤逦多姿的梦,一个她不敢再心存奢望的梦,一个永远也不可能重温的梦,所以,她依恋地抓住梦的尾巴,迟迟不愿从梦中醒来。因为那温暖的气息,好真实,真实的让她不敢面对,梦醒后的孤单怅然。

  好梦易醒,好梦难续,如果不睁开眼睛,是不是就可以永远留在梦中了呢?小安有点贪婪地自欺欺人。

  孕荣唇角微扬,目不转睛地看着,像八爪鱼一样,紧紧依偎在自己怀中的小安。他知道她醒了,只是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好像很贪恋梦中的一切。若睁开眼睛,看到自己现在这副暧昧不清的姿态,不知会是何表情?

  “喂,你是不是可以放开我了?”他出声提醒她。为了不打扰她的美梦,他可是史无前例地,陪她睡到日上三竿呢!

  小安大吃一惊,蓦然睁开双眸。天啊!小王爷的俊颜,为什么会近在眼前?

  张口结舌地:“你——你——你怎么会在这儿?”老天,她可不可以挖地三尺,先躲进去再说啊!

  孕荣戏谑地:“是你抱着我叫爹,一直抱着不放,叫着不休啊!”你看看,我多无辜啊,一不小心,代人受过哦!

  啊?的确,自己到现在,手还抱着人家的脖子,腿还压在人家的小腹上呢。难怪觉得,睡梦中好温暖,原来真的是抱了一具恒温的暖炉啊!

  “这——这是在哪里?”她好像是趴在桌子上,在等他回来。

  “我床上。”

  “啊!”小安一声尖叫,一跃而起:“你——你——你怎么可以……”

  “放心,你完好无损”。他虽然有帮她脱去外衣,却没敢再深入一步,因为他担心自己,禁不起太过美丽的诱惑,而她,似乎也不是轻而易举,就可以臣服的女孩。

  小安看向自己周身,的确,衣衫完整,不像——不像有什么似的。

  孕荣促狭地:“你是不是有点失望,我们之间,没发生点什么?”

  小安面红耳赤,羞愧的无地自容:“我——我怎么会——在——在你床上?”

  为什么她的记忆,一片空白?这个细节,好似从没发生过。

  孕荣轻叹:“我回来时,你趴在桌子上睡觉。我想叫醒你,回你的房间睡,谁知你却哭着喊我爹,抱着我不放松。没办法,我又不想陪你在这里坐一夜,所以,只好把你抱到我床上来了。”

  小安怔然,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而且,记忆中,还有一声怜惜的呼唤:“小安!”她以为,那是简陋的小屋里,那个瘫痪在轮椅上,行动不自由的爹爹,在回应她刻骨铭心的思念和爱恋。没想到,那深沉的叹息声,却是出自小王爷之口。

  小安嗫嚅道:“我——我——我不是故意的,不会——不会再有下次了,请原谅!”

  她欲跳下床,却被孕荣一把拉住,一个趔趄不稳,重新跌倒在他温暖的怀中,温暖的声音,同时在耳边响起:“小安,我不介意,你会有下一次,下下一次,直至永远永远!”

  小安急了:“别——别……”

  “别——别什么?”

  “男女——男女授受不亲!”

  孕荣好笑:“人嘴两张皮,你以为,经过昨晚,谁还能相信,我们之间,是清清白白的?”

  小安欲哭无泪!

  孕荣故意受伤地问:“小安,我很老吗?老到你居然管我叫爹爹?”

  小安手足无措地低喃:“不是——不是,是奴婢有口无心,睡得稀里糊涂的,没看清楚!”

  “现在,看清楚了吗?”

  “嗯!”

  “我老吗?”

  “不老!您玉树临风,风华正茂,年轻的很呢!”

  孕荣忍住心底的闷笑,看来真是人急无智,否则,这么点小把戏,怎么能骗得了她?

  “那你以后,叫我什么?”

  “叫——叫小王爷!”

  “换一种称呼,经过昨晚,这个称呼,我已经不爱听。”

  小安傻眼:“奴婢不知,还能怎样称呼您?”

  孕荣一本正经地:“你缺少关爱,不如,你还叫我爹爹吧,这样,我可以名正言顺地关心你。”

  小安大跌眼镜:“不行,你讨我便宜,你才比我大一点点而已。”

  孕荣:“若你觉得委屈,叫我哥哥也可以。”

  小安摇头:“哥哥?”也不行!那是小安心底最深的思念,和最亲切的慰藉,别人,怎么可以乘虚而入,取而代之!

  孕荣似乎有些不耐烦地拖长了声音:“小安,让一让二不让三,我已经很迁就你了,你别得寸进尺,好不好?”

  “我没有!”

  “没有?那你究竟管我叫什么?”

  “叫您小王爷!”

  “我比你大,去掉前面那个小字。”

  “是,王爷,以后,奴婢叫您王爷!”

  “不行,王爷是我爹,你还是叫我孕荣好了。”

  “奴婢不敢!”

  “行了,你够胆大妄为的了,哪有奴婢,明目张胆地,坐在主人怀里的!”

  小安瞠目结舌地看着孕荣:“是你拦我的。”

  孕荣:“不是你主动投怀送抱的吗?”

  小安脸红,究竟是不是,她也没搞清楚啊!但是,无可否认,他宽阔壮硕的胸膛,真的很温暖哎!

  孕荣将性感的唇,贴近小安耳边,出其不意地轻咬了下她粉嫩的耳垂,邪魅地问:“小安,你在心猿意马,胡思乱想些什么?”

  小安娇躯轻颤,好似电流袭遍全身:“你——你——你怎么可以……”

  孕荣心满意足地轻叹一声,自己跳下床,穿好衣服:“我该进宫去了,你要不要再睡一会?”

  小安摇头,也跳下床,欲穿衣服。

  “我——我的——衣服呢?”昨晚,是他给脱的,放在哪儿了呢?

  “在你身上穿着呢!”孕荣忍不住一阵气血翻腾,那凹凸玲珑的身躯,诱惑得他想不顾一切,不计后果。

  但是,他不能,他不能轻易亵渎她的美丽高贵,来日方长,慢慢等吧!

  小安慌忙抱紧双臂,遮掩胸前傲人的凸起:“我——我是问,我——我的——外衣,放——放在哪里了?”

  孕荣拿起挂在珠帘后的外衣,不顾小安的推拒,亲手给她穿上。

  小安困窘地:“我自己来!”

  今天早晨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处处被动?

  孕荣摊开手掌:“这个,也还给你。”

  小安慌忙摸向自己的脸,人皮面具,怎么会掉落在他手中?

  “它被泪水泡得起皱褶了,我把它取下来,晾干再还你。”

  小安无言,伸手去取。孕荣,却适时地,握紧了她的纤纤玉手。

  “小安,我不介意,你把美丽隐藏起来,只展示给我一个人看;但是,我很介意,你把所有的心事,也隐藏在面具后面,独自默默承担。你只是一个娇弱的女孩,不应该承受那么多,相信我,告诉我,一切,我都会帮你去解决!”

  这般深情的话语,是肺腑之言吗?小安疑惑地看着孕荣,不知应该相信?还是不相信?

  她的迷茫,不由得令孕荣心中疼惜万分。他伸出双手,捧着那张粉雕玉砌,动人魂魄的小脸,轻轻的,温柔的,印上自己性感的双唇,叹息般低吟:“小安,你的生命,已经烙下专属于我的烙印。所以,你的喜怒哀乐,你的悲欢离合,你的一切一切,都将和我息息相关,密不可分。把你的痛苦与烦恼,悲伤与迷茫,统统都交给我,你只要留下幸福和快乐就好。小安,记住,你是唯一和我同床共枕的女人,我要我的女人,永远幸福快乐!”

  小安忍不住晶泪欲滴。那个男人,双眸里柔情似水般的温柔和深情,是在浸润她的心吗?

继续阅读:赤血剑37自寻死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血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