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洛安初行(1)
江城太守2020-08-09 22:143,151

  对苏羽茗有意的,又何止薛淳樾一人?薛汇槿对她,更是一见倾心。苏羽茗知道两兄弟的心思,可她眼里心里只有薛淳樾,但碍于苏家对薛家的仰仗关系,她绝不能开罪于薛汇槿,于是对于薛汇槿所献的殷勤,只能既不明言拒绝,也不顺利接受。不曾想这种半上不下的关系,却让薛汇槿更加难受。

  薛成贵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一边焦虑薛淳樾与叶沁渝的婚约,一边焦虑两个儿子与苏羽茗的纠葛,两边煎熬。在一次与苏老爷苏琦的饮宴中,不知是喝多了忘乎所以,还是长久的焦虑让他失了分寸,出口便说出希望两家共结儿女亲家的话。

  能和皇商薛家攀亲苏琦自是十分愿意,他也知道薛淳樾曾与叶家女儿结亲之事,便意会薛成贵所说的亲事,不会是与嫡子薛淳樾,而是庶出的长子薛汇槿。

  苏老爷何等聪明,不等薛成贵明言便主动提出相中薛汇槿这位乘龙快婿。薛成贵大喜过望,一场宴席下来,薛汇槿与苏羽茗的婚事就定下了。

  薛汇槿和苏羽茗的婚约,让生性沉着、处世淡漠的薛淳樾与父亲之间爆发了一次不小的冲突。虽然最后冲突平息,但这也使薛成贵心中萌生了尽快解决两兄弟婚事的想法,因此在与苏琦定下儿女婚约的不久,便同时向长兴敬王府与海州苏家下聘,拟于一年后,即泓远十三年,同时为两个儿子举办婚礼,分别迎娶叶沁渝和苏羽茗。

  谁知一年后婚期临近时,薛淳樾却在一次去往新罗的航运中滞留不归!

  眼见两子的婚期将近,薛成贵不能为了薛淳樾一人把薛汇槿的婚事也耽搁了,无奈之下只得先行为薛汇槿和苏羽茗完婚,以淳樾忽染疾病远赴新罗诊治为由,延后了他与叶沁渝的婚事。

  最后薛成贵终于觉得父子俩这样耗着也不是办法,便拉下脸来亲自到新罗找他,承诺婚期再延后一年,待叶沁渝年满十八再迎娶,薛淳樾这才答应返回海州。

  延后婚期不过是薛淳樾的缓兵之计,他认为从叶沁渝十六岁到十八岁,前后两年时间足以让她与二叔家的两位兄弟或者敬亲王世子间的感情开花结果。年少轻狂,春心萌动,又是青梅竹马,难保不发生点什么事情,如果一旦米已成炊、木已成舟,那自会有人帮他解除婚约,无需他劳心。

  如今薛淳樾又别海州,这次却是扬帆西进,直奔京都长兴,他站在甲板上望着烟波浩渺的运河,对往事只能空余感伤……

  随船的舵手和船工都是薛家一等一的好手,再加上天遂人意,一路顺风,航程顺利,一众人等不日即到达东都洛安。洛安乃大业国的陪都,规格设置和国都长兴一致,也是分为外郭城、皇城、宫城三部分。

  作为地处大业国领土正中的水陆交通枢纽,洛安地处伊水和洛水冲击而成的平缓地带,凭借便利发达的水陆两道交通,迅速发展成大业国首屈一指的经济都市。洛安城内纵横各十街,水路河渠如网密布,处处通漕,人口百万、百业兴旺,富商即有数万家,其繁荣程度,较国都长兴有过之而无不及。

  学诚和心言虽然自小便跟随薛淳樾四处行商,但不外乎都是在海州所在地,大业国海东道一带,以及东海诸国番邦,但番邦的都城再宏伟哪有洛安的气派!东海之上最繁荣的扶桑国内三大都城平城、长冈和平安,加起来都不足洛安十分之一的繁华。因此两人一踏上洛安的土地便十分欢喜雀跃,东观西望,啧啧称奇。

  薛淳樾看着两人雀跃的身影,再看洛安一派广袤无垠般的繁荣昌盛,不禁心旷神怡,回海州后因叶家和苏羽茗等事带来的压抑困顿之感顿时一扫而空,心情甚为舒畅,吩咐舵手船工把船停靠好后便可轮流上岸修整,他打算在洛安赏玩几天。

  三人来到城中心的一处客栈,看周边环境应该是最繁华的地带了,薛淳樾便径直走了进去,要了三间上房,掌柜正要答应,不料后边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掌柜的,两间上房,要最好的!”

  三人循声望去,只见是一位锦衣少年,牙白缎袍,白玉腰带,金冠束发,轻摇折扇,生的风流潇洒、气度不凡,身边跟着一位神情坚毅的执剑少年,应是其侍卫。

  除自家少爷以外,心言还没见如此丰神俊逸的少年郎,一时看呆了眼,学诚拍了她几下才回过神来,满脸通红地缩回脑袋。

  薛淳樾看他打扮便知道来人非富则贵,洛安一地富贵云集,他也不想多生事端,淡淡扫了一眼后便把目光收回到柜台上。

  “这……这……两位公子,真是不巧,小店就剩下三间上房,前面这位公子先到的,按理应该由他们先选。后面这位,不如在我们店其他房间中再挑选一下?我叫店小二带您一间间地看,挑到您满意为止!”掌柜堆满笑脸,典型的生意人,说话处事滴水不漏,左右不得罪,薛淳樾扬起嘴角笑了笑。

  店小二上前引路,那位公子却没有挪脚,反而走上前来和薛淳樾说道,“这位公子,看你打扮也是出门在外,我等也是风尘仆仆,星夜赶路。同是漂泊之人,不如行行好,让一间上房出来给在下,在下必三倍报答,你意下如何?”

  三倍……想不到这世间居然还有这等便宜买卖,学诚和心言对视了一下,吐舌惊叹。

  薛淳樾略笑了笑,说道,“这间客栈又不是只剩下三间房,刚掌柜也说了,其余房间任你挑选,何必非要上房呢。你看我们三个人,当中还有女眷,总不至于让我们挤一处睡吧。”

  那位公子还没发话,他的随从倒急了,“我家公子只是要一间,你们还有两间,也足够分配了吧,怎的就是挤一处了呢?”

  “琪瑛,不得无礼!”

  那位公子训斥了一句,名唤琪瑛的随从这才低头不语。

  “既然公子不便,我等再觅住处就是,打扰了。”

  “公子,我们已经走了好几家了,上房都客满……总不能委屈小姐住下等房间吧……”琪瑛在那人耳边小声说道,脸上多了几分着急的神色。

  学诚见此场景,便贴近薛淳樾的耳边轻声说道,“少爷,我皮糙肉厚,睡哪都可以,您和心言住上等房就好了,我那间就让给这位公子吧。”

  薛淳樾听到他们也有女眷,本也想让一间给他们,现在学诚既然主动出让,他也就顺水推舟,上前喊住了正准备离开的两人,“公子留步,方才多有得罪,不曾想你也有女眷,既然如此,我就让出一间上房,至于房价,公子直接与掌柜接洽即可。”

  那掌柜原以为两位贵公子会互不相让,不想双方都是明事理的人,和气收场,顿时心花怒放,脸上的笑容又满了几分,连忙吩咐店小二为客人提行李、引路。

  那锦衣公子见薛淳樾礼让,便对薛淳樾等人生出几分好感来,上前拱手说道,“在下长兴刘敬,承蒙公子关照,不知公子大名,日后好报答。”

  “我家少爷……”

  学诚刚吐出几个字,薛淳樾就将他一把拉住,回礼说道,“在下海州小行商,小名小号入不得贵人法眼,区区一间上房而已,无需挂怀。先告辞了。”说着,就跟随店小二离开柜台,走上楼去。

  那人也不多言,仅是点头回应,再次拱手告辞。

  待走远后,学诚不解,问道,“少爷,我们之前一向都是以真名真姓示人啊,您不是说过我们做生意的,最重要的就是打响名堂、广结善缘吗?如何现在反而隐姓埋名了?”

  “以前接触的人,大多都是和薛家有生意往来的熟客,或者是熟人介绍的生意朋友,隐姓埋名作甚?现在我们出门在外,既不是做生意也不是访亲友,只是路过此地,何必以真身示人?再说,薛家声名在外,让有心人听了去反而容易招贼惦记。”

  学诚恍然大悟,连忙点点头,和心言相视不语。

  少了一间房,薛淳樾只能与学诚挤一间了,幸好上房地方宽敞,还有一张卧榻。学诚放心不下薛淳樾和心言,不想去睡位于另一栋楼的普通房间,便在卧榻上对付一下。

  “学诚,真是委屈你了。”

  “不委屈,我本来就应该和少爷住一块的,这才能好好保护您嘛。只是您经常不喜与人同睡一屋,我才另室而住。我睡地板都可以,现在还多了一张卧榻,已经足够了。”

  “学诚啊……你这么忠心,又如此为我着想,如果你是女的我一定叫父亲为我下聘,娶你回家!”

  学诚一听瞬间起了鸡皮疙瘩,“别别,您要是喜欢一位对你既忠诚又贴心的女子,那就娶心言吧,我让给您了!”

  “呵!‘让’字都用上了,你就知道心言将来一定嫁给你?”

  “如果她要嫁学谦,还不如嫁给我,学谦那人,虽然出身好,看着也算老实,但毕竟跟了大少爷十几年,难保不学了点什么歪心思,我这不是不想心言遭罪嘛!当然,如果少爷您帮她寻到了更好的人家,那自然是不嫁我比较好,我可不想三天两头被她数落,嘿嘿……”

  “哼……你这小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孤女再嫁之财阀的宠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孤女再嫁之财阀的宠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