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薛府大婚(3)
江城太守2020-08-09 22:203,101

  “怎么?叶小姐看烦了?想回去了?”薛淳樾见她初始的雀跃劲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兴致缺缺的神色,故意问道。

  “不,我是累了。”

  薛淳樾恍然大悟,“是我思虑不周了,叶小姐一路辛劳,昨天的成亲礼仪又甚为繁复,应该是体乏不已了。学诚、心言,你们送少夫人回去休息吧。”

  “少爷,那您呢?”学诚已经按他吩咐,从船行里要了一匹马,边交给他边问道。

  “我有事要去趟商行,你们先回吧。”

  叶沁渝想起在船舱中学诚曾向他低语一事,不过此行他连学诚也不带,怕不是公事,她也不再多说,和心言等人先行回去了。

  薛家为薛淳樾的大婚,特地在大宅的东南角新建了一座别院,名为熙和居。与薛汇槿的瑞和居分列大宅两侧,如不是同时经过主庭院,双方并不会碰面。如此安排,薛成贵也是用心良苦。

  叶沁渝本想直接回熙和居,经过主庭院时忽然被一把声音喊住,“弟妹回来了?”

  她循声望去,见一位少妇模样的人立在院中,脸上挂着几分恬淡的微笑。

  薛家的人口太多,她一时想不起来,幸好有心言提点,她才知道对方是薛家长媳,苏羽茗。

  她,就是薛淳樾曾说过,要忘记的那个心上人吧……

  “弟媳见过羽茗长嫂。”叶沁渝微微福身行礼。

  “弟妹无需多礼,你一路舟车劳顿,昨夜……又是新婚……淳樾怎么如此不知疼惜,还带你出府受累?”新婚第二天,新娘子怎会如此精神,莫不过他们并未行周公之礼……她知道自己不该,但她仍想寻找一个答案。

  叶沁渝疑惑,长兴到海州,虽然旅程千里,但是她是一路坐过来的啊,而且薛家的迎亲船队对她照顾得甚是周到,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她何累之有?见苏羽茗这么问,她便答道,“淳樾对我甚是照顾,不累。”

  下人们听到她这么说,都发出了不怀好意地笑声。

  他们在笑什么?难道是自己说错了什么吗?

  苏羽茗心中一揪,原来淳樾对她温柔以待,这就是自己想要的答案。明知知道后自己只余心痛,但还是偏要去问,这下满意了吧……

  “不过,上午出去这一趟还真是累了,如果长嫂没有其他吩咐,我先回房去了。”

  苏羽茗点点头,目送她一路离开……

  薛淳樾在薛家的绸缎庄鼎泰秀等候薛汇槿。过了一个多时辰,接近晌午,薛汇槿才到。

  “兄长,如我没记错,父亲是叫你一早回来清点锦、缎、丝、绸各二百四十匹,绫、纱、绡、绢各一百二十匹,好明日一早上船运往长兴敬王府,作为沁渝的回门之礼吧。你一早不在绸缎庄,去了哪里?”

  “绸缎庄的存货自然够数,即使不够数,我丈人苏老爷也可调货帮衬。这些事我自能办妥,早来晚来并无区别,无需你费心。”

  “你也知道苏家对我们薛家的重要性?既然知道你为何还要流连烟花之地让羽茗难堪?”

  “羽茗是你叫的吗?!”

  薛汇槿摔了手中的茶杯,暴跳如雷。鼎泰秀的掌柜吓了一跳,连忙打发了屋里的伙计丫鬟,留他们两兄弟独处。

  薛淳樾一时语塞。

  “我奉劝你还是回家好好伺候二少夫人。新婚燕尔便冷落了人家,你叫人家如何忘记长兴的多情公子?如果二少夫人一怒之下回了长兴,那你的航运生意怎么向父亲交代?!至于我与羽茗的夫妻生活,轮不到你过问!”

  薛淳樾知道他又提起叶沁渝与刘翊、薛沛杒的诸多谣言,心中虽气,但也只能忍耐。

  “父亲甚看重我们家的盐、茶以及布匹生意,希望你做好本分,不要让父亲失望。”

  “这些生意我做的再大再赚钱,也不如你手里的一艘船!”薛汇槿本想继续动怒,但见是在商行里,也压下了怒气,继续说道,“既然你我已有分工,海州的十九家商行就不劳你操心了,有时间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讨好你那位族叔叶赐准吧!”

  薛淳樾剑眉一挑,抬脚离开,“你自己好自为之。”

  几日之后叶沁渝再回想那日与苏羽茗的相见的场景,觉得对方似乎是专门等她回来的。关于她与薛淳樾的事,她多少想知道一点,以后也好避开敏感话题,惹众人不快。

  “心言,关于你家少爷和大少夫人……你知道多少?”

  “少夫人为何突然问起这个?现在大家各自婚嫁,早就不相干了啊。”心言有些不知所措,她不会说谎,但如果多说了什么影响了少爷和少夫人的感情,那她罪过就大了。

  “我是担心万一有些什么事情是禁忌,我又不知道,冒犯了薛淳樾和长嫂就不好了。”

  心言想了一会,犹豫说道,“那少夫人您想知道些什么?”

  “他们如果相识、相知、相爱,又为何有情人不能成眷属,都给我讲一讲。”

  “这……”

  “我绝不告诉薛淳樾,你放心。”

  心言又再犹豫了一会,才说道,“好吧……我把知道的都告诉您,您千万记得不要告诉他人是心言说的哦!”

  叶沁渝再向她做了几次担保,心言才说了起来。

  “少爷十二岁起便进入船行跟老爷做生意了。前三年几乎都是埋头在船行里,两耳不闻窗外事。十五岁那年,老爷开始准他随船出海,十六岁起便他便能独立经商接洽了,也就是那一年认识的大少夫人吧。”

  “他们……一见钟情?”

  “那倒不是,对大少夫人一见钟情的是大少爷,少爷是后来才和大少夫人慢慢相爱的。大少夫人是苏家长女,对经商也很在行,有一次少爷弄错了航运单,把苏家本应运往蜀州的八千匹丝绸运往了云州,一西一东,蜀州的丝绸商根本没法在短期内拿到货,影响了苏家的声誉。”

  “那怎么办?”

  “本来苏老爷是很生气的,可是后来大少夫人却给少爷出了一个主意。发往云州的船只,船舱底层里放的是运往边境驻军的粮食,上层是发往云州各客商的货品,粮食交付之后船舱便空了,可以采购契丹、高句丽的毛皮,运往蜀州。同时承诺蜀州的丝绸商,等云州的船只过来后,他们不仅可以拿到原本属于他们的丝绸,还可以以低于市场的优惠价买到东北边境的优质毛皮。毛皮一直是蜀州的紧俏品,丝绸商一听只需多等一个月便能拿到物美价廉的毛皮,自然愿意。如此一来,危机解除了,薛、苏两家又没有扩大损失,两厢得宜。”

  叶沁渝顿时对她佩服起来,“想不到她还懂得转移风险……”

  “自那件事后少爷便十分敬服大少夫人的聪慧,应该是那时候开始两人才慢慢走近的吧……对了,后来,薛家也想涉足丝绸生意,就是现在的鼎泰秀商行,大少夫人还从中牵线介绍了一批蚕丝商人和西域客商给少爷,所以目前薛家的十九家商行里,生意最稳定的就是鼎泰秀,既不愁货源,也不愁客源,都是少爷和大少夫人经营之时打下的基础。”

  叶沁渝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转头问道,“如果,薛家没有了朝廷的运输生意,只靠十九家商行,还能成为海州首富吗?”

  “如果薛家没有航运生意,那说明朝廷回收了均输业务,那吴家的粮草和茶叶生意自然也会受损,但是薛家还有海运还有内河商运,薛家应该还是海州首富。”

  “想不到你还挺聪明,这都能联想到。”

  “我哪懂什么呀,只是跟少爷久了,他常挂在嘴边的话我能背下来而已。其实少爷和大少夫人认识的时间不算长,所以啊,少夫人你就放宽心吧,他不会留恋大少夫人太久的。少爷十六岁与大少夫人相识,他十九岁的时候大少夫人就嫁给大少爷了,头尾算起来也不过三年……比起您与世子爷和二老爷家的二爷,差远了——”说完心言一惊,连忙捂住自己的嘴,怎么把这些下人们嚼耳根的混账话都说出来了,真是该死!

  “啊,不不,心言说错话了,少夫人您什么也没听过。”心言真想打自己两耳光!

  “我和翊哥哥,还有沛杒哥哥……什么意思?”

  “心言乱说的……少夫人你千万别放在心上……”

  “薛家的人认为我和翊哥哥、沛杒哥哥有私情?!”叶沁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奴婢也是被谣言蛊惑而已,而且都过去了,您现在也正式嫁到了薛家,哪还有人说呢。再说,心言在洛安和长兴也见过您和世子爷相处,兄妹而已,哪有什么私情!”

  “薛淳樾也是这么认为的吗?”叶沁渝一肚子气,一脸严肃。

  “少爷……少爷……他……”

  听心言吱吱唔唔的语气叶沁渝便知道答案,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他自己和苏羽茗可是实实在在的一对恋人,还是人尽皆知那种,她与刘翊、薛沛杒,一向规规矩矩,从来没有行差踏错,反而被他质疑,这是哪来的道理?!

  薛淳樾在晚膳时间回来,在一大家子的饭桌之上见叶沁渝神色不悦、一声不吭,自己也不明所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孤女再嫁之财阀的宠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孤女再嫁之财阀的宠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