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风云生变(4)
江城太守2020-08-09 22:333,066

  杜鹃简单收拾了几件重要行李便赶了出来,见薛汇槿在拉扯苏羽茗,连忙把行李一扔,跑上跟前抱住他的手臂哭求道,“大少爷,少夫人身子才好了点,可经不起折腾啊……而且少夫人前段时间还摔伤了腿,好不容易才痊愈,您这样折腾她,万一复发可如何是好!求求您,放开她……”

  对,她摔伤了腿。那他可不能带一个拄拐杖的夫人出席宴会,薛家有一个残疾的叶沁渝已经够丢脸的了!想到这里,薛汇槿不再硬拖着她走,而是一个用力,将苏羽茗甩倒在地,杜鹃赶紧跪下将她抱住。

  “你是自己上车,还是我绑你上车,自己选!”

  一阵疼痛传来……苏羽茗不禁皱紧了眉头……

  最终,她选择了认命,“好,我回去……但是你记住,今天这一步是你逼我走出去的,以后有什么后果,无论好坏,都是你自己所选,与人无尤。”

  因为这一番纠缠,薛汇槿和苏羽茗回到府上已是将近晚膳时分,便匆忙返回瑞和居更衣穿戴,以免误了时辰。

  叶赐准是以叶沁渝叔父的身份到薛府拜访,因此也未端什么朝廷特使的架子,只身前来,这会正在熙和居与薛淳樾、叶沁渝喝茶闲谈。

  几番交谈下来,叶赐准和薛淳樾越来越投契,不想薛成明如此刻板迂腐,其血亲薛成贵父子却是灵活亲和,与他大相庭径。难怪薛成贵会放弃薛荫的爵位仕途回海州经商,如此性格在官场只会困顿压抑,哪有现在逍遥自在。

  可惜薛淳樾现在还被薛家“皇商”的身份桎梏,在经营之道上放不开手脚,叶赐准希望叶沁渝的到来,可以拯救他。

  晚膳时辰已到,薛成贵专门派人来请,叶赐准与薛淳樾的谈话这才被打断,一行人起身前往后院大厅就餐。

  薛汇槿知道叶赐准还在熙和居,便故意在主庭院等候,想提前打个照个面,留个好印象。

  眼见叶赐准徐徐走来,薛汇槿走前两步行礼,“汇槿见过叶大人。”

  叶赐准也拱手回礼,“薛大爷无需多礼,今日我的身份只是沁渝的叔父,都是自家人。”

  “虽是自家人,但叶大人也是我们薛家的座上宾。哦,这位是我夫人,海州丝绸商‘华裾行’苏家长女。”

  “妾身苏羽茗,见过叶大人……”

  叶赐准拱手回礼,话正要出口,见到微微抬头的苏羽茗后,笑容顿时僵住。

  “苏……雨……”

  “苏羽茗,拙荆名唤苏羽茗。”薛汇槿以为叶赐准一时记不住她的名字,再复述了一遍。

  叶赐准的笑容已全部消失,脸色从初始时的震惊和难以置信,转换为微微愠怒,“在下……长兴,叶、赐、准,见过薛少夫人。”

  摔下山谷之后,叶赐准也受了点伤,因此他两人被随从救起后,是随从送羽茗回的医舍,因此杜鹃也没见过那位李公子,所以自然也不知道眼前的叶赐准是何许人。只是此时她扶着的苏羽茗却在浑身发颤,她以为是她家小姐旧疾复发,因此紧张地将她扶往一边,轻声询问。

  看到她不适的样子,叶赐准的神色已经从愠怒,转化为一抹紧张和担忧。

  他在担心嫂嫂?叶赐准的变化旁人不留意,但却悉数落在了叶沁渝的眼里,他的表现,与一贯的潇洒大方大相庭径,他与苏家,莫非有渊源?不对,薛汇槿介绍她的时候,是先把苏家的名号抬出来的,听到苏家的时候小准叔的神色还很自然,不像是认识的样子,直到见到苏羽茗,他才慌张失措,脸色骤变,他们,莫非是有什么故事?

  “薛大爷,看尊夫人神色不妥,是否抱恙?”

  “叶大人果然心细如尘,拙荆偶感风寒,不过已经在痊愈中,只是脸上还挂有几分病色而已,无碍的。叶大人有心了。”

  “既是不适就应该多休养才是,怎么还出来吹风……”

  “小准叔,既然薛大爷都说无碍了,那就是无碍。你是贵客,我们薛家自然要全家出动啦。快走吧,别让老爷和夫人久等。”说着就上前挽起叶赐准的胳膊,把他拉走了。

  叶赐准与旭王毕竟不是同一阵营,而且他还带着任务来海州,所以家宴之上众人还是比较谨慎的,唯恐说错了话卷入是非之中。全场最自然的莫过于叶沁渝,她只身前来海州,叶赐准是这场宴席里除了薛淳樾以外她唯一熟悉的人,所以她不时给叶赐准劝酒、布菜,忙得不亦乐乎。

  苏羽茗一直在埋头吃饭,但吃来吃去,碗中的米饭也不见减少,菜碟中的菜品也不见有动。薛汇槿忙着向叶赐准敬酒攀谈,也无暇顾及苏羽茗的变化。

  这些觥筹交错、推杯换盏的饭局,叶赐准早已应对自如,只是如今在场的苏羽茗,让他失了方寸,薛家的敬酒一杯杯地来,他也一杯杯地喝,尤其是薛汇槿的劝酒,他一滴不落,杯杯下肚,不过半个时辰,就已微醺。

  薛成贵本还以为叶赐准是城府颇深的难对之人,这场宴会下来,发现他也是性情中人,因此也略放开了些,喝得比往日多,也有些渐渐不支。

  苏羽茗觉得自己紧张得就要晕过去了,手脚都是冷汗,头脑全是浆糊。席间的喧嚣吵闹,她越听越远,似乎已经远离自己数百尺,脸色也越来越差。杜鹃见她情况不妙,便在薛汇槿耳边轻声提醒,薛汇槿回头去看,微微皱了眉。

  “长嫂可是不适?如身体不适不如先回房休息吧,这里都是自家人,无碍的。”薛淳樾坐在她正对面,她的变化他全看在眼里。

  薛淳樾的话语令席间众人的眼光都投向了苏羽茗处,叶赐准手中的酒杯越握越紧,指关节微微发白,手掌微颤,杯中的酒都洒到了手上。

  叶沁渝抚上他的手,轻轻握住,向他看了一眼。

  叶赐准倏然松开酒杯,放下双手,静候薛家人发话。

  薛汇槿正要回绝,薛成贵没给他机会,“羽茗既然不适,就先回房休息吧。杜鹃,扶你家少夫人回房,再请郭大夫来看看,汇槿,你也随羽茗一起回去,好生照顾她。”

  薛汇槿不太情愿,马姨娘连忙帮他说好话,又派了自己的两个贴身丫鬟护送。

  苏羽茗站起来行礼回道,“多谢爹、多谢娘,羽茗身体不适,扫了各位的兴了,我敬叶大人一杯,以作赔罪。”说着,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她本就没吃多少东西,一杯烈酒下肚,只觉喉似火烧,腹似刀划,小脸顿时拧成一团。

  叶赐准连忙起座,举起酒杯也一饮而尽,向她说道,“少夫人言重,快些回去休息吧。”

  苏羽茗没有再看他,而是转身向马姨娘辞谢,“娘,有杜鹃在就行了,不用劳烦两位姐姐。”说着就欠身离席。杜鹃知道她已经撑到了极限,连忙将她一把扶住,慢慢离开。

  场面一度有些尴尬,薛成贵干笑了几声,下令添酒回灯重开宴,这才又熙熙攘攘起来。

  过了一会叶赐准以方便的借口起身离席,快步走出了主庭院。叶沁渝曾说起过大少爷住在瑞和居,见面时看薛汇槿等候的方位,应该是主庭院西南角无疑。他越走越快,因为他迫切地想见到她!

  苏羽茗不舒服,走得慢,在瑞和居门口被叶赐准当场拦下。

  他的忽然出现,让苏羽茗和杜鹃都吓了一跳。苏羽茗紧张地四下张望。

  “放心,大多数人都在后院伺候,我过来时一路无人。”

  杜鹃不明所以,不知道这位大人是何意思。

  苏羽茗强自镇定,向杜鹃说道,“杜鹃,我和叶大人有几句话要说,你在门口候着,有人来告诉我。叶大人,方不方便借一步说话?”说着,就走进了瑞和居大门。

  叶赐准跟着她进去,走过回廊,来到小花园的一处假山处,苏羽茗转身正想说话,转过来的一瞬忽然被叶赐准一把抱进了怀里,她想躲避都来不及。过了一会叶赐准将她微微松开,她以为他要把她放开了 ,却不想他的吻下一刻便落在了她的唇瓣,苏羽茗吓得不轻,双手撑在他胸口,想用力地推开他。

  她的那点力气怎会是叶赐准的对手,叶赐准的双唇非但没有离开,反而更热烈了。苏羽茗张口换气,他马上逮住时机,窜进她檀口,绵绵纠缠……

  苏羽茗的意识渐渐模糊,思绪飘回了落霞峰山谷的那个夜晚,他们坦诚相对,互诉衷情,情由心生……渐渐的,她放弃了挣扎,双手慢慢抚上他坚实的后背,似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般紧紧攀住,开始回应他……

  叶赐准心中一阵狂喜,多日来觅而不得的痛苦此刻都转化为热情,促使他紧紧环住她的腰,让她更贴近自己,好让这个吻可以更深……

  过了不知多久,苏羽茗一点力气也没有了,终于软软地摊倒在他怀里,叶赐准这才徐徐离开她的唇瓣,把她拥在怀里,让她喘口气。看她娇喘吁吁的样子,他又再次吻了下去,这次,则是温柔的辗转,流连忘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孤女再嫁之财阀的宠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孤女再嫁之财阀的宠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