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钓鱼养心性
兰李礼2020-09-02 21:441,541

  第二日天还未亮,缦缦就被白间从云被里拖出来,塞给她一根鱼竿。

  “走!钓鱼去!”

  缦缦赖在床边不肯下地,闭着眼坐得晃晃悠悠的,随时都要摔下地的架势。

  “大清早的,钓什么鱼呀!”

  白间在一旁胆战心惊地留意着,在她摔下时一个箭步窜上前,架着胳膊把人托起来,推回床上。

  缦缦就势躺下,闭着眼到处摸自己的被。抓着被角还没拉过来,就又被白间扯走。

  “姑奶奶,别犯懒了!尊上还等着呢!”

  “尊什么上......”缦缦脑子里电光一闪,一个激灵翻身坐起,瞪大眼看他:“尊上?他昨日晚膳时不还说要出门去?”

  “他老人家一向随心所欲,岂是你我能猜得透的!总之,你快起吧!尊上说钓鱼最能磨心性了!”

  “行行行!天大地大、尊神爷爷最大!说钓鱼便钓鱼,走就是了!”

  缦缦略显烦躁地抓了把头发,赤脚下床跑到柜子里翻找衣物。她想着睡得不好气色一定不佳,就挑了套色彩靓丽的衣裳。

  抱着衣服一转身,才发现白间还在。

  “你怎么还不走?!”

  “啊?”白间不明所以:“我不是在等你一起吗!”

  缦缦无奈叹息,“哥哥,我要去恭房、要洗漱换衣,难不成你打算一直陪着?”

  白间白嫩的脸粉了一粉,尴尬地捡起掉在床边的鱼竿,一溜儿小跑出去了。

  缦缦解决完个人问题,换上大红锦缎裹胸长裙,外披同色淡薄如雾的绢纱衣,对着铜镜照了照,满意地点头。

  果然,红色显得气色好些。

  怕尊神大人久等,她不敢拖沓,迅速打散长发随意绾了个随云髻,拿根银簪固定,便急急出门。

  院外负手望天的黎玺听到脚步声回眸,淡淡地扫了她一眼,转身便走。

  缦缦和白间对视一眼,匆匆跟上。

  穹苍宫占地极广,缦缦来了几天,日日上蹿下跳,也还没将宫内地形摸熟。

  今日他们钓鱼的地方,位于穹苍宫后门外的桃林旁,粉红的桃花缀满枝丫,远远望去如一片花海。清风拂过,桃香溢满鼻腔,醉人心脾。

  但这美景,缦缦此时无心欣赏。

  她昨日没得闲。

  捞鱼、种草、帮厨、打架、被提亲,然后又和白间去梨苑逗小兽,后来被恼羞成怒的小仙倌赶出门时,星子都已经洒满天了。

  她睡得晚,又早早被拉开钓鱼,精神头便不足。抱着鱼竿时睡时醒,日上三竿了也没钓到一尾鱼。

  尊神倒是运气不错,脚边鱼篓里已经盛了六七尾肥硕的鲤鱼。

  “你准备睡到何时?”

  清冷的声音惊得缦缦一激灵,头一顿惊醒过来,入目便是距她数丈远的黎玺尊神。雪衣墨发,连侧颜都无一处不精致、俊美。容颜、气度,无一不是世间罕有。啧啧!果然,法力越高的人生得越好看!

  她打着呵欠坐直,懒懒地拉了下鱼竿,不意外地空空如也。

  钓鱼的确磨心性!她就快被磋磨得想捏个仙诀,把湖水抽干,跳进去捞鱼了。

  缦缦这边厢拖着下颌神游太虚,另一边白间把鱼竿扔在地上,飞上飞下地摘桃花。

  黎玺目光沉静侧头地望着树上的人,若有所思地问:“我听白戎提及,你昨日搅了冥府的提亲。”

  “对啊!”白间坐在一根粗枝上,折下一枝儿开得灿烂的桃花,欣喜地插进瓶子里。“那嵘胥上神太不自觉,两个儿子各个都是风流情种,还敢肖想缦缦!”

  “我瞧你们俩倒是投契,不若结个亲,了却褚幸一桩心事了。”

  黎玺话音刚落,白间就哎哟一声从树上摔下来,砸在地上溅起无数落花。他挣扎着爬起来,呲牙咧嘴地揉着肚子,哀嚎:“尊上,您可别乱开玩笑!若被旁人听了,少不得要误会的!”

  “旁人?”

  黎玺手中鱼竿细微晃动,他扬臂甩竿,彤红的锦鲤高高飞起,溅起一片水花。

  他慢条斯理地将鱼从钩子上取下,扔进鱼篓里后,把鱼竿放在草地上,站起身取出巾帕擦着手上残留的水渍,扬唇轻笑:“夏梨......”

  他这漫不经心的两个字,竟臊得白间红了脸,支支吾吾地半晌接不上话。

  缦缦阖着眼,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扬。

  傻白间,还以为心事藏得多深呢!结果,是人人皆知。

  黎玺走出桃林,等候多时的白戎迎上来,亦步亦趋地跟在身后:“属下还以为,你当日应下褚幸所托不过是权宜之计,不想您竟当真想替缦缦说亲。”

  黎玺抬手正了正雪玉冠,冷笑:“小丫头太闹腾,早日打发了,清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尊神大人,缦缦来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尊神大人,缦缦来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