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在劫难逃
慕雪2021-07-28 22:112,795

  夏羽带着严瑶回到灵幽岛,将昏迷的她平放在灵幽花海的岩石上,才刚转过身就看见来到跟前的尚飞,不由得愣了愣。

  “你怎么来了?”尚飞狐疑问道。

  夏羽缓了气息,抿唇浅笑道:“笑星公为何唤你来?”

  尚飞无奈叹了声,一脸无趣道:“今届的夺仙会还是由我们负责操办,过两天我们到神木林取神木搭建擂台。”

   夏羽稍带不爽地努了努嘴,心想:笑星公怕是要把灵幽岛的所有苦力活都分派给上下飞羽了吧?

  夺仙会是灵幽岛十年一届的盛会,灵幽岛内外的野仙均可登岛参与夺仙会比试。

  夺仙,即夺取仙法。

  夺仙会上,随即抽签决定比试对手,输的一方要无条件给夺赢的一方夺取身上的仙气,至于能夺多少仙气,则看赢的一方有多少能耐和输的一方抵御能力有多强了。

  而开展夺仙会之前,则需要搭建擂台。

  以往搭建擂台一事,也是抽签决定的。

  但不知从何开始,笑星公就赖上了“上下飞羽”,这些杂活都推给他们俩了。

  “走……”尚飞正欲呼唤她离开,无意发现躺在岩石上的严瑶,他不由得眉头轻皱,向前走了半步,沉声问道,“你为何带个凡人到此处?”

  夏羽指尖轻捏裙梢,心底有三分忐忑,侧头看他,解释道:“回灵幽岛的路上,遇见了她,见她伤得颇重,于是把她带回来了。”

  尚飞淡淡扫看了眼岩石上昏阙的严瑶,瞧她呼吸薄弱,似命不久矣的模样。

  夏羽快步走到他身旁,轻拉他雪白的衣袖,恳切道:“你……救救她,可好?”

  尚飞偏头看她恳切的神情,虽然他并不想多管闲事,可这几百年来却是自己不断地给她灌输“同情心”,如今她“学有所成”,自然不能让她挫败。

  尚飞提起手来揉了揉她的脑袋瓜,满带宠溺凝视着她,不说话。

  夏羽会意,轻展双臂飞跃紫色灵幽花海,脚尖轻点落到灵幽树冠上,故作四处张望,轻扬笑脸,说道:“我把风,暂时没有其他野仙靠近这里。”

  尚飞慢步走到岩石前,检查了一下严瑶的伤势,他弯下身来摘下几片灵幽花瓣,把它们轻放在严瑶身上的各个伤口处,他再合掌运仙气,慢慢把仙气从她的天灵盖传输进体内。

  紫色的花瓣缓缓淡化融成严瑶的新皮肤,伤口慢慢愈合,仿佛从来就没有受伤过。

  尚飞缓缓收回自己的术法,稳住气息后,再往站在树冠上放风的夏羽瞧了眼,沉声道:“行了,她从哪里来,就送回那里去吧。”

  闻言,放风的夏羽收回远眺的目光,转过身来翩然回落花海中。

  昏迷的严瑶缓慢睁了睁沉重的眼眸,她稍微侧身,朦胧的眼睛映入一片望眼无尽的紫色花海,只见花海上还有奇形怪状的参天大树,且这些长相古怪的树映着阳光闪闪发亮,漂亮极了,仿佛作梦一般。

  “你醒了?”夏羽低声问了句。

  听到夏羽清脆的声音,严瑶连忙回过头来,不由得眼前一亮,双手扶着身下岩石坐起来,捎带不可思议凝视着眼前的夏羽和尚飞。

  虽然常听巷子里的先生提起,天上的神仙长得如十分美艳,有惊人的容颜。

  她从不知道什么叫做惊人的容颜,这下似乎一下子明白了,那是胜似秋天的月,冬天的雪,春天的花,夏天的露,耀比星空,无可媲美,不食人间烟火。

  好一会儿,严瑶才反应过来,揉了揉眼睛,迫切问道:“神仙姐姐?神仙哥哥?”

  她再环顾烂漫的紫色灵幽花海,再扬眸看向夏羽,心急如焚问道:“神仙姐姐,这里是灵幽岛吗?我到灵幽岛了吗?”

  听见她的问话,冷漠站在一旁的尚飞不由得侧了侧眼眸,心底下意识多了两分戒备。

  夏羽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话,轻眨乌眸,好奇问道:“你……为何要寻找灵幽岛?”

  严瑶微咬下唇,双眼微微发烫,她连忙从岩石上爬下来,双膝跪倒在地,先后扫看他俩,使劲地往地上磕了三个头,再扬起盈着泪水的眸子,恳求道: “神仙姐姐,神仙哥哥,求求你们帮我把娘亲找回来,她被人偷走了!娘亲不见了之后,爹爹天天醉酒,家里的人都跟着一个个不见了……”

  严瑶,陵川人士,本出生于书香世家,家有奴仆照拂,一家人其乐融融。可是,突然有一天,她的娘亲消失了,她的爹爹因思念爱妻酗酒成性,以致家道中落,家仆尽散。

  严瑶在集市中,无意听到关于灵幽岛的传说。传说灵幽岛是一座隐藏在东海的仙山,仙山上有可以实现愿望的神仙,只要心怀诚恳,三步九叩一路往东,便能寻找灵幽岛仙山。

  于是,她趁爹爹熟睡之时,偷偷离家,心念着寻找灵幽岛的神仙助自己寻回母亲,便三步九叩一路往东前行。

  在她快要绝望之时,遇上了夏羽。

  夏羽下意识看向尚飞。

  尚飞没有说话,弹指间卷云出现在半空中。

  夏羽轻抿唇,她会意,尚飞这是下逐客令了。

  如今是禁仙期,稍微动用法术,都容易被九重天察觉。

  禁仙期,是野仙升小仙、小仙升上仙的关键时期。九重天设有术法,将仙家们的一举一动收拢的眼底,若谁有意向参与小仙试炼,则可以随心所欲展示自己的术法。

  若不想参加试炼者,在禁仙期,则会收敛锋芒禁用术法,以免叨扰九重天上仙。

  严瑶看见突然悬浮在半空中的白云,不由得爬起来,眨了眨好奇的眼眸,因思母心切,不敢起玩心,她忙伸手拽了拽夏羽雪白的衣袖,喜出望外问道:“神仙姐姐,你们是不是可以帮我寻找娘亲?我希望爹爹变回从前的样子,我们一家人快快乐乐的在一起。”

  夏羽瞧了眼尚飞冷淡的神色,再看向严瑶,无奈摇了摇头。

  “为什么?”严瑶稍微使劲拽紧夏羽的雪袖,心急如焚的目光在他俩之间彷徨流转。

  夏羽看了眼抓着自己衣袖的小手,低声道:“你家在哪?我们送你回去。”

  “不!”严瑶摇头呼唤了声,霎时泪流如泉涌,再次跪下来苦苦哀求,“在没找到娘亲之前,我不能回去!我要找娘亲!神仙姐姐,我求求你,带我找娘亲好不好?他们都说,你们菩萨心肠,无所不能!我求求你们,带我去找娘亲好不好?”

  夏羽低头看向哭得跟泪人似的严瑶,垂在身侧的指尖微动,这哭泣声似乎跟泪神平日的哭泣不一样。

  泪神的哭泣是杀神武器,而眼前这小姑娘的哭声,听在耳里,有些挠心窝。

  夏羽下意识看了眼尚飞,见他没有半点动容的模样,她无奈应声道:“此处乃修仙之境,你一介凡人若长久在此,会遭到反噬。还是及早回家吧。”

  听见她宛然拒绝,严瑶霎时泣不成声,想起自己好不容易才来到了传闻中的灵幽岛,好不容易才找到神仙,不能,不能就这么回去。

  “我不走!”她啕嚎大哭了声,爬起来,转身便跑。

  夏羽看着她奔跑的瘦小身影,并没有急着追赶上去,缓慢提起指尖,正欲施法,忽然看见两道诡异的光闪过,她霎时压下凝聚在指尖的仙气。

  两个鬼差瞬间出现在花海中,拦截在严瑶的前边。

  “啊!”严瑶看见牛头马面的鬼差,不由得惊呼了声,猛然止住脚步,踉跄往后一推,慌乱跌坐在花丛中。

  “严瑶,你阳寿已尽,随我们走吧。”两个鬼差不约而同说了声,脚步着地朝严瑶飘去。

  跌坐在地上的严瑶吓得脸色惨白,双手扶着地面,在花丛中慌忙倒退。

  夏羽瞬间转移到严瑶的前边,严瑶仿佛抓到救命稻草似的,连扑带滚爬到夏羽的后面,死死抱住她的脚,颤抖低喃:“神仙姐姐救我,我不要回家!不要带我回去!”

  两鬼差看了眼护在严瑶跟前的夏羽,冷声警告:“快让开,别妨碍我们鬼差办事。”

  夏羽低头看了眼瑟瑟发抖的严瑶,再抬头看向两鬼差,问道:“为何要带她走?”

  “她阳寿已尽,是时候到底府报到了!”牛头解释。

  “神仙姐姐……”严瑶怯怯地抱住夏羽的脚,生怕一松手,就会被妖怪吃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藏的一半血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藏的一半血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