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狠狠地赚了一笔
柚子蜜哟2020-08-08 07:003,013

  这又是哪一出?

  啪啪啪——

  苏小意双手鼓掌,嘴里还不停念叨,故意拔高音量:“真没想到夏公子如此古道热肠,慷慨解囊,随手就拿出一百两救济这位可怜的姑娘,还大义的成全了这位公子,真的是太让人敬佩了。”

  “大伙儿说是不是啊!”

  这事儿到这一地步,傻子都能明白了,周围看热闹的人群不禁起哄纷纷夸赞夏公子多么多么好!

  当局者迷,夏铭也来不及深思,还没缓过神儿来,听着周围人的夸赞心里美滋滋的,接着有个人快步跑到马车前说了几句什么,匆匆忙忙地走了。

  热闹一结束,人群也就散了。

  “姑娘,快起来。”阿雅上前扶起跪地的小女孩。

  她的头发很凌乱,身上的衣服也脏乱不堪,还有许多破洞,头一直低着,嘴里微微发出声音:“谢谢二位公子,谢谢二位公子……”

  阿雅轻轻拍了拍她的背,“你别害怕,我们是好人,不会伤害你的。”

  “就是就是。”苏小意点点头,小脸凑了过去,摆出一个自认为特别温和的笑容:

  “你看,我多和善。”

  这一下就把小女孩逗乐了,脸上也不显得那么紧张了,扯了扯略微有些血色的唇瓣算是回应一个笑意。

  “你放心,要是白司华以后对你不好,尽管来找我。”苏小意抬起头,昂了昂下巴。

  白司华不乐意了,嚷嚷道:“喂喂喂,我府中可不缺什么侍女,还不是为了随便糊弄那个夏公子。”

  小女孩一听,脸色更苍白了几分,突然又跪了下去,不停地磕头:“求求你们,带我走吧,我……我什么都会干,洗衣叠被,打扫洗刷,什么活儿都可以让我干的……”

  这姑娘性子也太急了些!

  白司华有些尴尬,随口道:“你……你快起来,没说不要你。”

  “真的吗?”小女孩抬起头,额头上已经破了个口子,渗出丝丝血渍,一双眸中却满是期待。

  白司华点着头,手却指着另一边,:“她!她会带你回去!”

  小女孩又将头转向另一边,一脸期待。

  阿雅拽了拽自家小姐的衣袖,这小姑娘属实可怜啊!

  苏小意嘿嘿一笑,刚想溜,衣袖就被拽住了。

  “你看你,就你这爱闯祸的性子,阿雅在你身边这么多年,太不容易了。”阿雅附和地点头,自己真的是太不容易了,多年来在府中又要瞒着大公子他们,还要给小姐作掩护,太难了。

  “这姑娘看着挺机灵的,带回去也就多双筷子的事儿,再说了,平时也好帮你做点什么琐事。”白司华若有所指地挑挑眉。

  琐事?

  出门的时候阿雅肯定得在身边,不然自己肯定迷路,那家里……

  不正好有个人能给自己作掩护吗?

  “倒也不是不可以……”

  “一会我就让管家从账房支个一千两银票送到你府上。”白司华大气一挥手,这丫头,现在都明目张胆的坑钱了啊!

  “那就这么定了!”苏小意双眸明亮,闪过一眸得逞。

  “快起来。”阿雅心疼地扶起小女孩,刚刚摸到她背的时候,触手的全是骨头,一点儿肉都没有,肯定吃了不少苦,以后定要好好保护她。

  “走吧,先去我那坐会儿,正好让方力给这姑娘看看。”

  这姑娘看着瘦瘦小小,实则性情刚烈,是个重情重义之人,但身子太虚,也没法好好照顾小麻烦,得先好好补补身子了。

  西郊某处大院内

  “蠢货!你这个蠢货!”一中年男子怒目切齿地大吼着,脚下也不闲着,把身前跪着的男子一脚踹飞。

  “砰”的一声,男子后背直直撞在了木桌一角上,猛烈的撞击不由得吐了口血,却随手擦了擦嘴角,忍着疼痛,又爬到了中年男子脚下。

  “小的知错了,不该在这时候出门,坏了主子的好事……”夏铭咽下嗓子眼又要冒出的血水,自己从小养尊处优,云城那事儿闹大后,生生的挨了一百鞭差点丢了命,还被送到了寒冷的边疆。

  到了边疆,那刺骨的天气频频引发身上的鞭伤,至今还没好全。

  熬过了小半年,总算有个人能把自己又带回了都城,只要自己能办好事,就能永享荣华富贵。

  到了都城,刚过上几天好日子,就被上面派去执行任务。

  在云城哪里见得着那么华贵的马车,忍不住乘着出去兜了一圈,没想到,遇上那几个人,害得自己赔了一百两,美人儿也没了,人财两空,还耽误了第一次任务,白白挨了这么一脚。

  “让你去接个人,来回顶多一个时辰,你去了足足大半日,主子等的都已发了怒,要不是留你有用,早就把你剁碎了喂狗!”

  “是是是,都是小的错,您放心,小的下次……”夏铭一脸奉承,生怕一个不留神儿,好不容易得来的富贵就没了。

  “下次?第一次你就给办砸了!你还想有下次!?”中年男子瞬间又起了火气,小腿动了动打算再补一脚。

  “您看我这嘴,就是不说人话。”夏铭急忙打了自己一嘴巴,脸上扯着谄媚的笑,“小的一定给您办个人事儿!一定!”

  中年男子看到夏铭脸上的红色巴掌印,再加上再三保证,脸上的怒意稍减了几分。

  主子说了,这人留着有用,还不能死。

  从前毕竟是养尊处优的大少爷,第一次做任务也难免失败,做熟了也就好了。

  瞧着面前的中年男子脸色缓和了许多,便知道自己逃过了一劫,夏铭脸上笑意不减,心底却燃气丝丝恨意。

  都是那几人坏了自己的好事,都给我等着!

  一双精锐的眼中尽是杀气!

  天意楼

  苏小意正惬意地吃着一碗冰镇水果汤圆,最后一口下肚。

  “嗝——”一声,一丝凉意从樱唇中沁出。

  果然还是这碗冰镇水果汤圆清新爽口,刚刚的身子都已经快被热的冒火了,现在终于一身舒爽。

  白司华宠溺地望着眼前的人儿,一身白衣,一根木簪子挽着秀发束着,此刻正悠然自得地仰着头靠在木椅上,四肢展开伸着懒腰,清秀的脸庞透着满足。

  “小债主,你这创意还真不错,太好吃了!”

  苏小意难得夸人,白司华却一摇宝扇,“那也得多谢某位嘴刁的主儿常来品尝,这才有了我这酒楼的蒸蒸日上。”

  “如此说来,那我还是一大功臣呢!”苏小意双肘撑着桌子,双眸亮晶晶的,毫不掩饰自己对于钱财的熊熊野心。

  这丫头!真是逮着机会就往死里坑!

  纵是家财万贯也经不住啊!

  白司华眼神一飘,当没看见,眼瞅着帘子后熟悉的身影临近,便一摇宝扇,刚好遮住了那双无底洞。

  阿雅领着一近五十旬的男子从帘子后缓缓出来。

  “老奴见过少东家,苏小姐。”声音苍劲有力,一点儿也不像是个年岁大的医者。

  今天到手一千两,怎么说也是赚了一大笔,今天就放过你了。

  苏小意调皮地朝扇子后面的人扮了个鬼脸,瞧见帘子后的人,便换上了一副乖巧可人的模样。

  “方叔!”

  方力哎了一声,慈爱地看着扑过来的苏小意。

  这丫头,长得越发标志了。

  和少东家正好是郎才女貌的,要是真能在一起,那可就太好了。

  这丫头可真是越看越喜欢呀!

  要是我那孩儿还在世的话,也该这般大了!

  每每想到这,便有些伤神。

  白司华知道方叔又在思念那早夭的小女儿了。

  年轻时的方力一心要考取功名,报效朝廷,来都城的路上却遭遇劫匪,为保全一家的性命,只好丢下所有的盘缠以及赶考的书籍卷子。

  好不容易到了都城,却因丢了考场的入场证无法进入考场,这一等,又要三年。

  因着年轻,心中不甘,想要留在都城再次赶考,但是一家老小却因没了生活的盘缠,老太太路上被劫匪吓得心有余悸,加上多日未进米水,生生的晕了过去。

  方力只能背着老太太挨家医馆敲门,希望能有哪个好心人出手帮助。

  最后也无力地倒在了白府大门口。

  白司华的父亲白世春略懂些医术,治好了老太太后,便收留了他们一家。

  得知方力来都城之意,白世春便替他各处打点,倾囊相助。

  方力靠着白世春铺好的路,又是寒窗苦读三年。

  可惜,赶上考了,却没考上。

  白世春鼓励他继续考,毕竟还年轻,只要肯努力,有的是机会。

  方力靠着白世春的帮助,终于再次进入考场。

  脚刚要迈进门槛,家中来人哭喊着说小女儿快不行了,让他赶紧回去。

  经历了三次考场失意,方力年岁也慢慢上去,回头发现自己可能真的不适合走官场这一条路。

  这一年,方力彻底心灰意冷,决定跟着白世春学习医术,留在府中好好护着白府,以报白世春的恩德。

  “方叔,白伯伯身体怎么样了。”一道甜甜的女声拉回了白司华的思绪。

  方力笑了笑,道:“有你方叔在,都好着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意在我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意在我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