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捷径?不如硬功夫
柚子蜜哟2020-08-08 14:213,011

  苏小意迈步到侧门边,用这把钥匙插进锁扣,来回转了转。

  咦?没反应?

  又微微使劲往里送了送。

  还是没反应?

  阿雅在一旁看自家小姐捣鼓了一会儿,也没见锁扣有半点打开的痕迹,凑上前小声道:“小姐,你不会又被骗了吧?”

  “怎么!”发现自己的嗓音太大,连忙压低声音道:“怎么可能,我明明看着那老板用这钥匙开了很多的锁扣,肯定是我用的方法不对。”苏小意连忙为自己开解,心中却狠狠的骂了一顿那无良商家,难得自己花了一两银子,居然还被骗了!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

  书房里微弱的光一下子就被吹灭了

  “主子,有人来了。”听到外面有撬动锁扣的细小声音,子枫快速地灭了火折子。

  容无咎蹙眉,难道自己的行踪暴露了?

  抬头看了眼房顶,沉吟一声:“撤。”

  两道黑影悄无声息的从书房中离开了,二人朝着屋檐轻轻一跃,便上了房顶。

  苏小意不信邪,换了各种方式,锁扣依然纹丝不动。

  什么破钥匙!还万能!想想就来气!

  苏小意气急了,抬脚就往门上一踹。

  “砰——”

  只看到府内烛光一盏盏缓缓亮起。

  主屋内出来了一位披着浅蓝色外衣身着白色亵衣的女子,大概二八芳龄,对着屋外几个仆人道:“发生了何事?”

  几个仆人站成一排,其中一人上前一步,低头作揖道:“回小姐,已经去查看了。“

  不一会儿,从外面进来一个家丁,捧着一盆碎了的盆栽过来,回道:“应是一只猫不小心撞翻了门口的盆栽。”

  女子捂着胸口,顺了顺气,心口一松,那就好,那就好。

  “小姐,外面风大,我们快进去吧。”丫鬟秀儿扶着女子,担忧地道。

  女子笼了笼披着的外衣,瞧着也没什么大事,点了点头,便让丫鬟扶着进去了。

  “都散了吧”

  府内烛光慢慢熄灭,又是一片宁静。

  此时侧门的一棵大树后慢慢探出两个脑袋

  “小姐,他们走了。”

  苏小意蹑手蹑脚地往前看了看,确定是没人了,呼了口气,怕了拍胸口,“还好躲得快。”

  准备了那么久,闹了半天连门都没进去就被发现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阿雅问道。

  “当然是回去了。”

  苏小意把包袱往小妮子怀里一丢,有些生气地大步往马车那走。

  都怪那个大骗子!明儿一早就得找他算账去!

  殊不知,自己的行踪早已被屋檐上的二位看的一清二楚。

  “主子,看着不像他们的人……”

  这么明目张胆的撬人家的门,打不开就算了,居然还踹门!?

  这么蠢的人,绝不是那边派来的。

  说是贼吧,技术看着也并不娴熟,或者是个新手?

  只有这一点是说得过去的了。

  “主子,要不要打晕,交给府衙?”

  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容无咎盯着主仆二人渐渐消失的方向沉思,听到子枫的提议,抬了抬手,低声道:“不了,想必也掀不起什么风浪。”

  就看那几下操作,便知道了。

  而且,一时也找不到这暗格开关,只能下次再找机会来了。

  “回府。”

  只一瞬,二人便消失在夜空里。

  苏小意走到一半,突然脚步一顿。

  不行!

  来都来了,怎么能空手而归!

  “小姐,怎么了?”

  “我得再去一趟!就这么空着手回去,小债主那货肯定又得笑我。”

  “可是刚差点都暴露了。要不……”阿雅有些担心,要真是被抓到半夜私闯府宅,堂堂太傅府大小姐被送到府衙去,小姐又要被大少爷训诫了。

  苏小意一双美眸光芒流转,在黑夜里显得格外明亮,信誓旦旦道:“就因为这样,他们绝对不会想到我们居然又去了一次。”说着就往回走。

  “小姐!等等我。”阿雅连忙跟上。

  又回到了袁府侧门,苏小意拿下小妮子怀里的包袱,往身上一背,指了指旁边那棵大树,“你就在这等我,我很快就出来。”

  小妮子听话地点点头,又不放心叮嘱了一句:“小姐,小心啊。”

  利索地爬上了这棵大树,苏小意顺利翻过了这面墙。跳下来后,拍了拍手上的灰尘。

  果然捷径什么的,还不如自己的硬功夫。

  阿雅在门口等得着急,都过了一刻钟了,还没出来。

  头上传来熟悉的声音,“阿雅——接着!”

  抬头一看,怀里就多了个包袱和一卷东西。

  “我们走吧!”苏小意已经顺着大树爬了下来,就看见小妮子抱着东西在发愣。

  “哦哦。”

  主仆二人回到了马车上,进了车厢,就看到白司华抱着宝扇,斜躺在一边睡得正酣。

  苏小意撇了撇嘴,自己在那冒着风险,某人却在车里呼呼大睡!

  不过,看他那黑眼圈,为了自己也算是费心了。

  罢了罢了!

  拿过身边的一卷东西放在了白司华的怀里。

  马车缓缓向城内方向行驶。

  翌日清晨,南渊王府

  “王爷,昨日您不在府上,皇宫里来人了……”福管家说了一半,顿了一下。

  见容无咎面无表情,便继续往下说:“说我们府上太冷清了,想给我们添点喜气,便送来了两位侍妾,老奴本是要拒绝的,但李公公说这是皇上的一点心意,而且皇上很久没见您了,非常挂念,希望您能进宫一趟,一来是谢恩,二来是陪皇上解解闷,您不在府上,也没个做主的,奴家也不好忤逆圣旨,便自作主张替王爷收下了……”

  福管家一口气说完,咽了咽口水,只见容无咎气定神闲的站在书桌前,拿着毛笔在纸上挥舞,笔下一划,写了个生字。

  看着纸上气韵生动的生字,半晌后,容无咎才缓缓抬头,目光如炬。

  福管家顿时感觉周围的空气温度到达了冰点,寒气从脚底直窜后背,王爷虽没有说话,但是这眼神太可怕了,自己已经跟随王爷十几年了,却还没有适应,也不知收下的那二位姑娘能否适应的来,想到这,便低下了头。

  算了!还是先保住自己吧!

  “罢了,既已收下,先安排在西苑,派人看着,不得在王府自由出入。”

  福管家有些讶异,王爷从来都不近女色,这次竟然没有怪罪自己。

  难道是突然开窍了?王府终于要热闹起来了吗!

  哎呀!想想就开心。

  “备马进宫,把库里的千年血参装起来。”算算日子,是许久未进宫了,也不知皇弟的身体如何,心疾是否还有再犯,容无咎有些担心自幼一起长大却天生有心疾的皇帝。

  自己的母妃莲贵妃难产而死,因兰贵妃和母妃是闺中密友,便从小跟着兰贵妃身边养着,兰贵妃生下三皇子后,依然待自己如亲子,后来,兰贵妃在先帝去世的那天伤心过度,一时想不开也随着一起去了,只留下六岁的淳于照,从此便和这个皇弟相依为命,直到淳于照八岁那年登基为新帝,其余皇子必须出宫居住,算算日子,也有大半年未见了。

  “是。”福管家应下后便立即去准备了。

  半柱香的功夫,南渊王府的马车就已经行驶在都城的大街上。

  大街上人来人往,街道两边紧紧挨着各个商铺,有卖胭脂的,有卖柴米油盐的,也有一些小作坊,街口一排都是小吃路边摊,馄饨面条包子糖葫芦应有尽有,街边小贩不时吆喝着招揽生意,好不热闹!

  此时一个地摊位上正三三两两的有几个人围观

  “公子,实在是小本生意,商品一经售出概不退还的。”摊贩老板正面红耳赤地朝摊位前站着的主仆二人说道。

  苏小意把万能钥匙往摊位上一丢,一手叉着腰,一手手指着摊位老板,气呼呼地道:“做生意讲究的是诚信,你连最基本的诚信都没有,你这是欺诈!必须把我的一两银子还给我,你这什么破锁我也不要了!”

  “这位公子,我已经说了,商品一经售出是概不退还的,当时您买的时候,我已经提醒过您了,并不是所有的锁都能开,要是都能开的话,那那些偷东西的贼不是方便了许多吗?”

  “公子,我这做点生意也不容易,您啊,就行行好高抬贵手成不?”摊贩老板有些乞求地说道。

  “是啊,哪有这么神奇的钥匙,那这样家里的大门还不如都不装锁扣敞开着得了。”旁边的人一听也有道理。帮着老板说道了一句。

  “公子,您非要这能开锁扣的钥匙做什么?难不成是要做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吗?”一旁的大婶小声质问道。

  阿雅上前一步,冷声呵斥:“别胡说八道,我们公子不是这样的人。”

  “是啊是啊,看着眉清目秀的,也不像那种不正经的人。”总算有个人出来说了句公道话。

  被这大婶一说,身旁围观的人多了起来,都对这主仆二人议论纷纷。

  苏小意握拳咳了咳,好像有点闹大了,还是速战速决吧!

  于是,藏在衣袖中的手对着大腿用力一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意在我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意在我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