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差点嫁入王府
柚子蜜哟2020-08-08 14:213,057

  打自己记事起,父亲除了去宫里教书,就是回了府整日在书房里,从来不管太傅府的事,娘的身体不好,偶尔帮衬着姚管家操劳府里事务,妹妹苏小意更是性子跳脱,古灵精怪,一开始年纪小倒还好,在府里小打小闹的,大了点就总溜出府混在市井中,自己懂事后就一个人挑起了太傅府的重担,独自处理着府内大小事务,除此之外,还要每日上朝结交各路人士,毕竟自己是家中唯一的男丁,也得为了家族的未来着想,因此也疏于管教这个妹妹了,现在到了这般年纪,再想管教也是没什么用了。

  “爹,这事儿还得您做主才是,小妹如今这性子要是嫁人,必得配个家室清白,婆家好说话,性格温顺谦让的妹夫才是,肯定不能是南渊王这等……”

  苏文琮一向疼爱自己这个妹妹,不禁说的有些急了,都没发觉自己的话苗头不对了,南渊王再怎么说,毕竟是个正经的皇子,私下议论皇子若是被人听见,也是要论罪的。

  苏伯淮放下手中的书,打断了儿子的话,接过了话头,道:“说是我做主,你这不都已经替老夫决定好了。”

  苏文琮一愣,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随即感觉有些不对,眉头一跳,睁大了眼睛看向苏伯淮:

  “难不成,您还答应这门亲事?”

  父亲因多年与书为伴,眼睛多少有些模糊不清,好在皇子们都已出宫各自立府,三皇子也登基为帝,当今圣上体恤,提前让父亲在太傅府安度晚年,虽无实权,但好歹有个太傅的名头,依旧拿着朝堂特例的银钱,日子也还算过得滋润。

  虽多年未入朝堂,但也不至于眼睛模糊,脑子也糊涂?

  苏文琮否定了这一想法,连忙重新组织了下语言,又道:

  “爹,那您看这事儿怎么处理?”

  “如今你既回来问老夫拿主意,那说明现下圣上还未明确下旨赐婚。”苏伯淮坐直了身子,手肘撑着旁边的椅子扶手缓缓站起。

  苏文琮见状,伸着手上前一步扶着苏伯淮走到桌边坐下,边说边倒了杯水,递了上去:

  “那这事还有转圜的余地?”

  接过儿子递过来的茶杯,苏伯淮点了点头,道:

  “如今天下虽定,但圣上龙体欠安,朝堂上不免有些人心怀不轨。”

  听着苏伯淮的一番言论,苏文琮有些惊讶:“原来……您都知道啊。”惹得苏伯淮胡子一翘,横眉瞪眼。

  “你还真当为父老糊涂了!”

  苏文琮的心思被父亲戳穿,尴尬笑道:“爹,您喝茶,儿子不是这个意思。”

  苏伯淮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脸色稍稍缓和,这才回忆起往事,缓缓说道:“当年,先帝任人唯贤,许我太傅之位,在宫中给皇子们和那些官员之子教书,先帝驾崩后,三皇子淳于照继位。因新帝年幼,又患有心疾,朝中大臣多有不满,萧贵妃一心想让大皇子登基,暗中笼络了不少朝中大臣。”

  “那您也?”苏文琮皱了皱眉。

  “没错。”苏伯淮又喝了一口茶,一脸正义道:“但为父拒绝了,不想蹚进这浑水中,也避免萧贵妃怀恨在心,殃及家人,我便向圣上请旨挂冠归去,闭门不出,也好让这件事情尽快被淡忘。”

  “那小妹这件事,难不成和萧太妃有关?”

  萧太妃筹谋多年,如今,朝堂中都是她的眼线,而左相正是萧太妃的亲哥哥,为人更是老谋深算,说不定想借着当年之事,借机报复也不是不可能。

  儿子的疑虑也不无道理。苏伯淮炯炯有神的双眸一暗。

  “明日早朝,我会跟皇上婉拒此事。”苏文琮眸中严厉又肯定。

  小妹心思单纯,若是卷入这是非之中,定是难以保全。

  “你刚上任没多久,还是别卷的太深了。”苏伯淮站起身,决定亲自进宫一趟,吩咐道:“去备马车,为父这就进京面圣。”

  毕竟是当年自己种的因,在府中避了这么多年,早晚还是得面对的。

  秋天的午后,润红的骄阳为天空添了一抹色彩,皇宫的雕梁画栋,在阳光下更是显得美轮美奂。

  一辆华丽的马车已经从皇宫大门驶进,正往宫内方向缓缓前进。

  御书房

  淳于照穿着明黄色龙纹袍,肤色白皙,五官清秀,眉头紧蹙地翻阅着手上的奏折,奏折旁放着一碗黑乎乎的药,还微微冒着热气。

  汤药已经送来不少时辰了,皇帝一口没动。

  “皇上。”一旁站着的太监总管王顺忍不住小声开口,“药快凉了。”

  淳于照眉头终于动了动,放下手中奏折,一边端起了碗,药的苦味一下子钻进了鼻腔,让人想立马拿走的冲动,刚准备灌入口中,殿外响起了太监的高喊声。

  “南渊王求见——”

  淳于照立马舒展了眉头,把药又放回了原位,喜道:“快宣!”

  “宣南渊王觐见——”太监总管王顺朝殿外高喊。

  容无咎一身暗紫色长袍,从阳光下踏入大殿,身形显得极为欣长,长发高束,面容绝美,鼻梁高挺,幽深的双眸中尽是清冷,大步走到了大殿中央,朝上面行礼,“皇上万安。”

  “皇兄快免礼。”

  新帝登基后,依着历代规矩,王爷们无事不得随意进入皇宫。

  自登基以来,已经有近大半年未见皇兄了,淳于照不禁有些怀念小时候和容无咎相伴的日子。

  “谢皇上。”

  “皇兄,殿内没有外人,你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叫我照儿可好?”

  容无咎抬头,看见淳于照的面色苍白,双眸中尽是期待之色,不禁有些动容,薄唇动了动,忽然听见身后有细碎的声音,脸色一沉,故意提高了音量,道:“皇上,君臣有别,臣身为皇子必当以身作则,遵守纲纪,请皇上恕罪。”

  皇帝的双眸一下子失去了光彩。

  自小和皇兄一起长大,皇兄的性子从小就淡漠,母妃随父皇走后,皇兄就变得越发谨慎,做事不留一丝错处。

  “今早让王顺给皇兄和大皇兄各送了两位贵女,皇兄可否满意?如果不满意朕再着人给你重新挑选。”淳于照开口道。

  容无咎心下一沉,今早?

  福管家明明说是昨日宫里就把人送来了。

  呵!她终于按捺不住了,都把手伸到了王府。

  很好!既然如此,若不收下,说不定又想什么法子把眼线塞到府里。

  “皇兄?”皇帝见容无咎不回答,面色清冷,以为不满意,连忙道:“来人……”

  话未说完,容无咎淡淡回道:“谢皇上,两位贵女善解人意,温柔守礼,臣很满意。”

  淳于照这才松了口气,皇兄满意就好。

  登基以来也没给皇兄什么好东西,难得皇兄没有推辞。

  说来也是挺窝囊的,明明是天下最尊贵的帝王,却毫无实权,连个赏赐都得经过后宫那老女人的同意。

  每日的奏折上无非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朝廷上重要的奏折都是被那位把控着。

  坐在高位,却无能为力。

  说完这话,门口便没了声响,脚步声越来越远。

  容无咎一扯嘴角,心情有些大好,眼神瞥见皇帝面前的那碗药没了热气,便朝着王顺吩咐了一句:“去把药热一热,再给皇上喝。”

  “是。”王顺上去端了药,领着吩咐就下去了。

  “朕这心疾是天生的,这么多年下来,再名贵的汤药也无法根治,只不过是吊着一口气罢了。”皇帝苦笑道。

  容无咎只是紧抿着薄唇,并未回答。

  淳于照的心疾是从娘胎里带的,宫中御医束手无策,宫外找来的名医也说只能以名贵药材日日煎服,但也只能缓解,得少忧思,不能太过激动,静养是最好的。

  不一会儿,热好的药就又端放在桌案上。

  “皇弟,良药苦口。”

  这一声皇弟,胜过千言万语,皇帝心中开怀,眉眼含笑,也不管不好喝了,端起碗一饮而尽,药的苦味瞬间充满了整个口腔,但是,心里却是甜的。

  喝完药,皇帝拿着帕子擦了擦嘴角,想起一事,问道:“皇兄,你如今府中连个侧妃侍妾都没有,不免太过冷清,朕想把太傅之女许配给你做贵女,若是诞下子嗣,也可扶正为侧妃,不知皇兄意下如何?”

  太傅之女?倒是没见过。

  既然能问自己意见的,应该不是那人安插的眼线。

  容无咎想都不想,便一口回绝,“谢皇上挂心,只不过臣不喜热闹,过几年再定也不迟。”

  淳于照早就料到他会拒绝,也不多言了,兄弟俩闲扯了几句家常,淳于照就觉得有些累,让王顺扶着进内室休息了。

  容无咎把带着的盒子交给了王顺后,便行礼谢恩退出了御书房,迎面走来一个四十旬左右的中年男子,五官端正,身着便服,整个人却透露着一股书卷之气,神色忧思,像是匆忙赶来的。

  苏伯淮许久未进宫,一路走来,都是些生面孔,顿时觉得自己老了许多。

  容无咎从旁走过,一身暗紫色长袍在阳光下显得耀眼夺目,整个人如同包裹在光芒之中,惹得苏伯淮不自觉多看了两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意在我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意在我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