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毕业
烟雨琯琯2021-01-26 21:452,883

  琯琯从未想过她这一去,再回来时仿佛已为人妻。现代社会女性,贞洁已不能作为评判她们节操的依据,只是性对于女人特别是中国女人始终是隐秘的、忠贞的,一日为夫,终身为夫!

  春节过后,阿昰和燃一起参加了比赛。3月底的时候比赛结果出来了,燃不出所料获得了一等奖,阿昰并没有获得名次,本来他也是陪着燃参加的。

  不久后,燃设计的家用报警门锁被沈阳一家公司选中,准备研发上市。燃也在毕业前与这家公司签约,成为了一名机械设计师。当别人还在大批量投着简历,等待着筛选时,燃已经凭借自己的天赋与努力达到了了别人或许要奋斗五年十年才能达到的目标。

  三年后,当琯琯成为一名老师时,她常常对学生讲了解清楚自己的兴趣,比科科都拿满分更来得重要,因为多数人,在长到30岁,甚至40岁时,只是在一味辛苦的讨生活,并未知道自己想做的事情,擅长的事情是什么。

  最后的两个多月,大家都忙于找工作,准备毕业论文。阿昰面试通过了一家规模并不大的私企,专门为一些大型的工厂提供自动化设备的研发与改造服务。老板是毕业五年的研究生,员工也都是刚刚毕业两三年的大学生,整个公司很富有创造性和活力。公司在沈阳,只是可能会常常出差。他其实是犹豫的,害怕老见不到琯琯,思念难挡。琯琯见他对这个公司很满意,极力的劝说,他才签约。

  琯琯也在四月中旬与沈阳一家大型的国企签约,企业主要生产一些化学试剂及精细化工产品。琯琯签约的岗位是工艺控制员,就是要时刻呆在工控室里,通过电脑里的工艺控制系统对整个工艺流程中的压力、温度、流量、物料的配制进行操控。

  大姐和梁越决定离开沈阳回到他们老家,简历投了同一个公司。枝子的父母给枝子找好了工作,也要回老家。安达找了一份销售的工作,琯琯觉得太适合他了,不干销售真对不起他的三寸不烂之舌。只有果儿还没着落,她一直说不急不急,琯琯以为她可能还没和男友想清楚去向。

  四月底,阿昰宿舍的大哥考上了清华大学的研究生。他要请宿舍兄弟吃饭,说可以带家属,只是只有阿昰一个人有家属。大哥就说让琯琯把她们宿舍人都带过去,快要毕业了,两个宿舍的亲戚还没见过面呢。于是两个宿舍的八个人,第一次同桌就餐。

  那天的聚餐原本是为了庆祝大哥考上研的,刚开始气氛也是欢乐的。果儿还问大哥叫什么名字,不会真叫大哥吧?不知大哥是和女生接触太少,还是因为果儿太美,他紧张到结巴:

  “我……那个……我叫程鹏。”

  “大哥,你咋还结巴了呢!”安达取笑他。

  大家看到大哥那脸红没出息的样子,都忍不住笑了。

  大家开始喝酒后,慢慢气氛就不对了。是安达先端着酒杯说:

  “兄弟们,这辈子我也忘不了咱们501宿舍兄弟的情谊!真他妈不敢相信,这就要毕业了!”

  果儿竟然哭着站了起来,拿起酒瓶说:

  “姐妹们,再也不能跟你们一起睡了,谢谢你们包容了我四年的坏脾气!”说完仰起脖子就开始喝。

  琯琯赶紧拉住了她,果儿甩开她的手,

  “琯琯,别管我,我失恋了,需要酒!”

  失恋了?琯琯并不知道,她忙着找工作,写论文,有时还和阿昰约会,确实对果儿关心少了。她看向大姐和枝子,两人也摇摇头,看来果儿谁也没说。她那么高傲,没说肯定是男的提的分手。

  后来,果儿趴在琯琯怀里哭的泣不成声,琯琯和她离开了桌子坐在了旁边。琯琯轻轻拍着果儿,哄着她。她忽然注意到,枝子竟然倒了酒走到燃面前,对他说:

  “燃,以后要幸福,一切都要顺利!我会祝福你的!”然后把一杯子酒都喝了。

  燃对他笑笑,点点头,也喝了一杯。

  琯琯并不知燃和枝子之间发生过什么,即便真的发生过什么,他们俩人都没说,想必是不想让人知道,对于外人来说再问也无意义。

  结束后,她们回到宿舍。果儿并没有怎么醉,酒是不能解千愁的,真正想醉的人是没法醉的。琯琯给她擦了脸和手,让她上床休息。她躺在床上,对她们仨说:

  “他有别人了。我登他QQ时发现的。16岁和他在一起,20岁把第一次给了他,你们看我平时那么骄傲,在感情里其实我很卑微,我害怕失去他,害怕他没那么爱我,到最后,我还是被抛弃的那个,早知现在,当初他何必苦苦追求……”

  三个女孩听着果儿的话,想着自己的过去、现在,以及毕业以后的前途未卜,命运不知会怎样对待她们,无论善意或是恶意,成长总是残酷的,当你发现长大了,代价就是许多美好也跟着过往不见了!她们不禁跟着果儿潸然泪下……

  毕业答辩,毕业典礼,毕业旅行,毕业晚会,散伙饭,之后就是真的毕业了。琯琯看着一个个离开的背影,怅然若失。在大一刚踏入校门的那一刻,她从未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大家各自离去,各自安好,只留下四年相聚的短暂时光共同追忆。

  叶雨来和琯琯告别,他要去南方闯荡。在东北长了20多年了,他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反而是琯琯这些外地来的孩子留了下来,为了大东北的发展贡献一己之力。

  “琯琯,你会一直在沈阳吗?”他问琯琯。

  “才刚毕业,还没想那么远。”

  “你是很好很好很好……的女孩,和男朋友好好的,看得出来他很爱你。”

  琯琯不记得他说了几个很好,反而是满眼的不舍,她一直记得。

  “最后,可以抱一下吗?我会想你的。”

  琯琯伸开了手臂,他很绅士的扶了扶琯琯的肩膀,然后转身离开了。

  果儿最后在北京找了一份前台的工作,她是宿舍第一个离开的。她们四个抱在一起哭的稀里哗啦,好像第一次见面还在昨天,她们四个才刚刚做完自我介绍,排完大小,怎么马上就要分别。最后出租车司机“滴滴滴”的喇叭声,才把她们分开。果儿坐在车里,看着车窗外的人儿,一个个哭红了眼睛,向她挥着手,最后琯琯大声在车后面喊:

  “果儿,你一定照顾好自己!”

  她泣不成声,“再见了,姐妹们,再见了我亲爱的母校,我会时常想你们的!”

  大姐和梁越一起在果儿走的第二天离开,两个相爱的人一起毕业、工作,是欢喜的,琯琯并没有像送果儿时哭的那么伤心,大姐抱着她和枝子说:

  “我结婚时,你俩要当伴娘!”

  琯琯和枝子点点头,目送她离开。

  那天晚上学校人走得差不多了,阿昰和琯琯在足球场的草地上看星星。燃已经正式去上班了,他在公司附近租了房子,每天都需要加班,只是是燃热爱的工作,他并不觉得辛苦。琯琯望着天空,黑色的幕布,星星点点的光,仿佛他们的未来,虽然前路茫茫,却是充满希望的。

  “阿昰,以后我们会怎样?”

  “以后会越来越好,我会努力工作,你要不想上班,我也可以养你。”

  “我当然要上班,要不然大学不是白上了。”

  “你一个女孩子,在化工厂,我总是不放心。”

  “化工厂也没什么,未知才恐惧,我学了四年,你放心吧!”

  其实在她们班大一第一次去化工厂实习时,好多的女生都被吓住了。那是生产化肥的工厂,充斥着浓浓的氨气的味道,工厂里到处盘旋着弯弯曲曲的管道,像一条条蟒蛇,正向她们飞驰而来,随时好像要把她们吞掉。四周皆是轰轰隆隆的机器声,以及除了机器声响之外异常的静。自那以后,班里百分之九十五的女生都发誓毕业不会从事化工行业。琯琯大约小时候吃过苦,她并不觉得有什么可怕,反而觉得化学方程式不能停留在纸上或者实验室里,要把它们放进反应釜里,生产出来能应用于工业、农业、医疗、卫生等等行业的产品,才是真正的化工人应该做的。

  阿昰知道琯琯的倔强,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告诉她:

  “如果你累了,要告诉我,到我这里来休息。”

  琯琯点点头,靠到阿昰怀里,她从前独立惯了,如今有人让她依靠了,她累了,会去依靠他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的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的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