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人比店黑
百喜千忧2021-06-03 21:292,392

  第二天,南寒川下楼的时候,二月已经为他们准备好了早餐,一桌子的丰盛,只是菜品看起来与昨日无异。

  南寒川对这些翻新的旧菜完全没有兴趣,一眼就嫌弃到顶,直接领着白羽离开。

  二月一看金主要走,赶忙涌着笑脸上前拦下,想在最后再捞一笔。“客官,饭菜都为你们准备好了,您多少不尝尝吗?”

  她看南寒川没动,又把笑脸换成了可怜相卖委屈。“您看我们都为您忙活一早上了,就算您没胃口不想吃,过来看看总可以吧。”

  南寒川挂着零下2度的脸,极不情愿的上前两步,也是被二月啰嗦烦了,不然他能赏这个脸给她。

  他简单侧脸扫了一眼,不耐烦扔下一句。“看过了,我可以走了吗?”

  “客官……”二月阴喜,计谋得逞,挡住南寒川的去路。

  “怎么?要强卖?”南寒川来了兴致,倒想看看这个店主能黑到什么程度,还要怎么黑。

  “那……那怎么会呢,我们可是良心客栈,诚信经营,从不欺压客人。”

  二月说到这儿的时候,南寒川不知为什么突然很想笑。多少年了,他都快忘了笑是什么样子。想不到这样一个黑心店主,竟然让他在今日有了想笑的冲动。

  他面前的二月还在继续,“您看这些菜,我们可都是专为你们准备的,你们若是不要我们还能卖给谁。”

  白羽插话,“可我家主子并没有让你们准备这些。”

  “是没有,但好的店家不应该是想你们所想,提前为你们安置吗?“

  二月这张嘴可真是会强词夺理,把黑的说成白的。明明是想再讹别人一顿饭钱强卖,却偏要说成是为了别人着想,还大言不惭称自己是好店主。

  ”何况你们看都看了,是不是至少该付一半的钱呢?”

  “看了就要给吗?我们又没吃。”白羽特别不服气。

  “秀色可餐,品相也是食物的价值。”二月小得意的笑着,“客官,看了就要认啊。”

  白羽气的不行,在战场上也没被人这么窝囊算计,拔剑就要理论。

  南寒川一直没搭讪二月,像是看了一场好戏。他拦下白羽,一丝隐笑在眉间闪过。

  “不用一半,我给你全部。”南寒川示意白羽拿银票出来。

  一张五百两的银票出现在二月面前,贪财的二月看得瞳孔都放大了,喜笑颜开的一边夸南寒川,一边要拿走银票找钱。

  “还是客官您大气,一看您就不是凡人,富贵、讲究。”二月把马屁拍的嘣嘣响。

  南寒川却先二月一步将银票拿到了自己手里,指着问二月。“看清楚了吗?”

  二月被银票冲昏了头脑,没有多想,点头。“看清了。”

  南寒川把银票给白羽收进去,伸手对二月。“拿来吧。”

  “什么?”二月一脸懵。

  “找钱啊,五百两你看过了就该付我一半。”南寒川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抵去刚才的饭钱,你还欠我五十两。”

  “什么?”反应过来的二月,脸色立马就不好了,音量是刚才的两倍。

  南寒川摆摆手,“算了,就当那是给你的赏钱吧。”

  “你·······”二月气呼呼上前,要去拉扯南寒川,受不了反被算计。

  白羽剑从鞘出,抵在二月的脖子上。“你这黑心的店主,也不看看我家主子是谁,敢对我们敲诈。“他威胁二月,”快把从我们这里拿走的黑心钱都交出来,不然就拿命抵。”

  厨房里的春瘦看见二月有危险,立马提把菜刀就要冲出来和白羽拼命,被提前看到的二月眼神制止了。

  二月握紧拳头,眼睛一闭赌一把,她对着南寒川说道:“钱我没有,命你们想要就拿走。”

  二月说这句话并非在逞英勇,其实她心里害怕的要死。她不知道这些人的来路,猜不到他们会对她做什么。只是这个时候钱对她来说真的很重要,她不得不拿勇气去博。

  有一秒钟的时间静止,南寒川冷笑一声,重新打量二月,示意白羽放了她。

  不过千两,能买到一个有趣的东西,也算是值。此人也可谓是让他长宽了见识,一个黑心到骨子里的店主,还要钱不要命。

  “人比店黑。”

  南寒川丢下这句话,带白羽出了客栈。

  春瘦跑过来扶二月,二月这才松口气,摸着胸口庆幸自己还活着。

  刚才真是被吓死了,那把剑明晃晃的在自己脖子上。真怕那人一个不小心,自己的小命就要从此交代了。

  虽然二月一直过的不怎么美好,但这条小命她还是很爱的,毕竟担着那么多人的依赖。

  春瘦满脸是汗,他特别后怕,刚才为二月担心坏了。“二月姐,你刚才吓死我了,那些人手里可有剑,他们要钱你就给,万一伤着你了怎么办。“

  “放心吧,你二月姐是谁呀,精着呢,能让他们伤了。”二月夸张的笑着,用满不在乎安慰春瘦。“他们这些人也就是做做样子,不会为了区区几百两背上人命。”

  二月气愤的撇嘴,在心里嘀咕。敢对我动刀子,希望你们路上遇到劫匪,看你们还嚣张不。

  二月闭眼深出一口气,把坏心情翻篇,她吩咐春瘦。“你把这些菜端到厨房,我重新做了拿给孩子们吃。”

  客栈后院的一间房内,住着十几个孩子,他们和春瘦一样,都是无家可归的孤儿。是二月收留了他们,给他们吃住,还教他们识字。

  二月一进去,孩子们就围着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二月姐,你做的饭也太好吃了吧,啧啧,简直····简直·······”矮个子春来用吃到美味的夸张表情,在脑中搜索词汇。

  “简直什么?”二月笑着等被夸。

  “简直不是人做的”高个子春知率先抢答,然后迅速躲到一边。

  “什么?不是人。”二月假装生气,知道这些孩子在和她逗笑。

  “是神仙,神仙才能变出来的美味。”春知灿笑,其他的孩子也跟着一起起哄,叫嚷。“对,是神仙,是会仙法的神仙姐姐。”

  二月悄悄绕到春知身后,揪起他的耳朵,这帮孩子里数他最调皮。“怎么,还学会拍马屁了。”

  “不是拍马屁,是·····拍仙屁,哈哈哈哈·····”

  “还敢给我贫嘴,昨日学的那些诗背给我听听。”

  一说到要背诗,孩子们立马安静了,春知赶快换上可怜兮兮的表情向二月求饶。“我错了,二月姐,刚才那都是吃人嘴短。”

  屋里哄笑声一片,也许这就是二月努力的动力吧,尽己之力给和自己一样的人一片安乐之地。

  这些孩子里最小的才三岁,是个小女孩。二月捡了她,还给她取名为春夏。

  春瘦凑到二月面前,很是不解的问。“二月姐,你做饭明明那么好吃,为什么给客人煮菜味道却是一般。”

  她笑,“你傻呀,我做的好吃,那他们全吃光了我们吃什么。”

  二月又开始教孩子们识字,她黑南寒川的这笔钱,够他们过段舒心日子了。

  又是近黄昏时,店内来了一名戴斗蓬的客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腹黑庶女的上行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腹黑庶女的上行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