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堪比西天取经
百喜千忧2021-06-04 19:142,297

  南寒川很生气,进到屋内,冷笑着嘲讽。

  此时的二月因为担心被认出,只敢翻翻白眼,努努嘴来以示自己对这句话的不满。

  他又开口了,表情严寒。“作为新人向长者敬茶,这点常识你不知道吗?”

  二月背对南寒川,虽然看不到表情,但从声音里就听出了他的不友好。

  二月忍不住小声嘀咕着回嘴,“你也说我是新人,我又没嫁过人我怎么知道?”

  谁知被耳尖的南寒川听了个正着,他脸上的寒气又多了一层,语气也更重了。“不知道吗?那就让宋妈好好教教你这王府的规矩。”

  “待会的敬茶你自己去。”南寒川拂袖而出,留下无语的二月跺脚以示郁闷。

  自己去就自己去,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给比别人递个茶,自己一个大活人还能被吃了不成。

  但是他怎么能是自己的夫君呢,这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以后可要怎么躲呀,千万不能被认出来了。到时就算他不找自己算账,自己也会被尴尬死的。

  还没想出好的解决之法呢,给她梳妆的人已经开始在催了。

  说老夫人和家里的女眷都在正厅等着了,她要是再不去,估计第一天被逐出王府都有可能。

  这个什么破王妃可真是不好当啊!二月赶紧出门,随手撕下一块轻纱绑挂在脸上作遮挡。

  要去见这府里的众人了,也不知道谁是人谁是鬼,反正都是些不友好的人就对了,估计都在准备看她笑话呢。

  不是她把人心想的太坏,而是她要提前做最坏的准备,这样到时就不会太受伤。

  毫无准备的二月大跨步向前,管她们谁是谁,只要自己不怕那就不会输的太惨,见招拆招吧!

  富丽堂皇的前厅坐满了人,一眼望去,二月是一个都不认识。

  深吸一口气,二月踏进去行礼。

  随着身旁一个老妈子的指引,她看到了坐在最上方,也就是这个府里的掌门人。她婆婆,南老夫人。

  雍容华贵的衣服,贵重繁多的首饰,金光闪闪铺满了全身。

  这气势没谁了,可镇山河,果然是不一般的王府掌门人啊!不用说话,威严就在其四周弥漫,天生的贵气和骄慢。

  冰块脸估计就是遗传了她的特性吧,果然是母子,表情和气息都一样。

  不过她的这种贵气也不是没道理的,谁让人家是当今皇太后的亲姐姐呢。不拿出这种气势都对不起皇亲这两个字,二月转着小心思快速打量周围人。

  也不知被谁推了一下,她差点趴倒在地出洋相。幸好她机灵,顺势跪下来给婆婆行礼。

  屋里这阵势还是有些低估了,二月有点懵,这哪是拜长者,和刑部会审比就差个惊堂木了。

  二月跪在地上,先是行礼,然后接过别人递来的茶杯双手奉上。

  “母亲,请用茶”

  老夫人只是用眼角余光淡淡扫了一眼二月,没有任何话语出来,也没有什么动作作回应,连表情都始终如一没变化。

  这是摆明了不想接这杯茶。

  这时,坐在离老夫人最近位置上的一个女人轻笑着开了口,声音里是明目张胆的轻蔑。

  “新王妃还真是不一般啊!昨天当众堵了门,如今又让老夫人等你敬茶。”

  “是啊,您的架子可真大。”也不知是谁在跟着附和。

  先看了下说话之人,此人打扮的招摇,姿态傲娇。用嫌弃的眼神说着嘲讽的话,一看就不是个善茬。

  二月本想回怼,可环顾四周,一屋子的众人就她一个新来的外人。

  估计只要一回嘴,她就会沦为众人的箭靶,瞬间被别人的言语伤个灰飞烟灭都有可能。

  既是如此,还是收起锋芒,不要贸然出击了,众怒难犯嘛。

  二月决定暂时先屈一屈自己,我就不理这茬。没什么任性资本还不得悠着点,识时务者为俊杰。不然要是现在被赶出王府,那不是白嫁了嘛。

  二月把手上的杯子又向上举了举,“儿媳失礼了,还请母亲大人宽宥。”

  老夫人依然没接茶,慢慢吐出一句话。“为何戴着面纱?”

  二月眼珠一转,小心思上来,为了自保和转移话题,她决定先卖下惨。

  颤颤抖抖的含着屈说,就差没把眼泪也带出来在众人面前溜个圈。“昨夜······王爷他······没来,我等坐了一夜,许是受寒了。”

  二月字面意思是自己为了她儿子守了一夜的空房,看在这样惨的份上,老夫人是不是就算了,别再拿架子为难她。

  大家也都见好就收吧,不是要笑话吗?自己奉上这么大一个,还想怎样。

  果然,这句话一出好几个人的脸色都由暗转明,老夫人的表情也缓和了不少。

  卖惨成功,可怜的弱者形象初建立,二月这是准备扮猪吃老虎呀。因为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是大睡了一夜。

  屋内的气氛有所缓和,大家都好像是同时松了一口气。

  因为王爷不喜欢这个女人,她没什么立足根本,一看就成不了什么大气候,自然也就不用如临大敌般和她敌对。

  在众人眼中,嫁过来的二月早晚都逃不开成为笑话的结局。不过是除了她姐姐之外,另外一个一开始就遭王爷厌弃的悲惨王妃。

  不得王爷宠爱,空有名头又有什么用?大家一开始就没把这个硬塞过来的庶女放在心上,现在看来更是不用费心了。

  二月现在所表现出来的低眉顺眼,柔弱可怜,都让人以为她和她那个软弱可欺的姐姐没什么区别。

  已经开始有人不把她放在眼中了,连成为对方的威胁她都不够格。

  二月的手举得有些酸痛,快要支持不住了。

  老夫人身边的丫鬟适时开口,“老夫人,新王妃一路赶来又受了风寒,许是真的病了,不然也不会误了孝敬您的大好机会。”

  说话的是老夫人身边最亲近也是最得宠的丫鬟兰若,她给了二月一个友好的眼神。

  兰若虽说只是一个丫鬟,但因为得老夫人的欢心,所以在府里的地位不低。很多人明里暗里都想要巴结拉拢,因为她说的话老夫人一般都会听。

  “老夫人,您就别故意吓唬新王妃了,您的善良大度我们府里谁人不知。”一直没说话的惜颜,这时笑着开口帮二月。

  老夫人叹口气,“嗯,罢了,今日是你入府的第一天,我也不想落下苛待的名声。”

  二月看到了解脱的希望,刚想接话促结束,不料老夫人的教导又来了。

  她厉声厉色对二月说,“不过,我这里所有的错都只有再一。“

  ”你以前有没有教识我不理,但现在你是王府的人就要守我王府的规矩,否则别怪我只讲家法不讲情面。”

  “谨记母亲孜孜教诲,请您用茶。“

  场面话谁不会说呀,二月点头含笑,做出受益匪浅的样子,只是胳膊快举脱臼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腹黑庶女的上行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腹黑庶女的上行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