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中秋
好去到人间2020-09-03 16:553,766

  中秋庙会人山人海,许久没有见到这么多人了,淳轩很是兴奋。拉着幻释瞧瞧这儿,看看那儿。

  前方人很多,淳轩又拉着幻释跑上去凑热闹,原来一群人正在中秋对联。

  老板身后的灯笼淳轩瞧着很喜欢,可是他连字都认不全,这该如何是好,只好将目光转向幻释,幻释自然明白他的意思,说道,“我定将它放入你手中。”

  “刚才我还后悔小时候师父教我读书写字我就嚎啕大哭,不愿学习,还好有你在,不过你真的可以吗?”淳轩想了想还是有些担心,毕竟幻释的身份也很特殊。

  幻释让淳轩放心,生死门从小培养还是都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这样才好方便以后的行动。

  对对联的人很多,大多都是才子佳人,还有一些专门来看热闹的老百姓。

  身旁的姑娘们瞧见这两位俊俏公子,时不时看上一看,好生娇羞。

  有姑娘走向他们前去搭讪,“两位公子,不如去比试比试?”离幻释最近的姑娘说道。

  “瞧公子气宇轩昂,定是博览群书,文采出众之人。”姑娘见姐妹与两位公子说话,她也不甘落后。

  “这位小姐,看你国色天香,不知是否许了人家?”淳轩瞧见这姑娘看幻释的眼神就跟狗瞧见肉包子似的,恨不得将幻释一口吃掉。

  于是乎他走向前,挡在幻释面前,对姑娘说道。

  “这位公子,我还未到婚配年龄,不曾许过人家。”姑娘见这位俊俏公子主动与她搭话,甚是欣喜。虽不是她第一眼中意的男子,可这位男子看起来也很俊俏。

  “哦?是吗?”淳轩的语气中似乎带着丝丝不确定。

  姑娘倒没听出来,还在一个劲儿的同淳轩示好。

  “我怎么觉得你孩子都会说话了呢。”淳轩话锋一转,摆明说这位姑娘长得老,姑娘恍过神,听懂了淳轩的话中含义,气的姑娘失了脸面,“还有就是人应该有自知之明,你瞧瞧你,还在那沾沾自喜,脸皮真是太厚了,就你那样,眼睛那么小,还是个大小眼,嘴巴还是歪的,皮肤那么差,你以为涂了很厚的胭脂就让人瞧不出来了是吧,真丑。”

  姑娘听了淳轩这般侮辱的话,眼眶瞬间泛红,泪水止不住的流下来,周围人也都在窃窃私语,替姑娘打抱不平,当然也有看热闹的。毕竟这姑娘瞧着就像有钱人家的小姐,他们比不上别人的出生,被人笑话侮辱了还是可以幸灾乐祸。自古以来,这都是不争的事实,谁都不想别人比自己过得好。

  幻释见状,扯了一下淳轩的衣袖,淳轩顺手握住了幻释的手,弄得幻释没有脾气。

  姑娘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被淳轩羞辱,面子挂不住,哭哭啼啼的掩面跑了。

  “咦?难道我说错了?这位姑娘你以为呢?”话罢还朝姑娘挑了挑眉。

  淳轩的五官用精致来说都不为过,更何况他皮肤非常的白,都说一白遮百丑,淳轩便是世人口中的“小白脸”。

  留下来的姑娘瞧见姐妹走了,原本是要跟着的,谁知道被这位公子叫住,她瞬间犹豫了。

  从未见到过这般好看的男子, 一个是她的好闺蜜,一个又是她心仪的公子,姑娘有些为难。

  “不知姑娘如何称呼?”淳轩的笑容怕是个姑娘都会无法抗拒。

  “梦璃。”姑娘答道,她万分紧张的望着眼前的公子,都问她闺名了,莫不是对她有意思?

  “梦璃,这名字真好听,你朋友走了,你不去追她吗?”听到前半句公子对她名字的夸奖,梦璃心都要跳出来了,可后半句公子话锋一转,她却不知该如何回答。

  淳轩突然拉起幻释的手,摆在梦璃面前,说了句,“你长得比她都老。”

  梦璃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更不愿相信眼里所看到的。“你……你们……真是太可恶了。” 梦璃原本以为这位模样俊俏的公子主动同她说话是在和她示好,却没想到他竟然也在侮辱他。

  “你比她还不如,什么姐妹,我看你们是在搞笑吧。回去告诉那女人,小爷男人的主意她都敢打,不要命了。”淳轩像只胜利的孔雀,高傲的仰着脖子。

  “你们给我等着。”梦璃怒气冲冲的跑了。

  周围大多数人瞧见这二位公子气宇轩昂,仪表堂堂,也不清楚他们到底是何身份,都不想去招惹这位刁蛮的小公子,免得给自己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倒是有几位公子看不过去,说了淳轩。

  “堂堂男子汉怎么能与姑娘家一般见识。”

  “就是,竟然还口出狂言,当众侮辱人家两位姑娘,真是太过分了。”

  “两个男子公然在大街上搂搂抱抱成何体统。”

  “真是有伤风化,有伤风化啊。”

  他们说这话淳轩可就不高兴了,他撸起袖子准备和他们打一架,非要打到他们怀疑人生不可。

  幻释急忙拉住了淳轩,这小孩儿的脾气他可是知道,淳轩甩开幻释的手,拳头就在离最前面那位公子还有一个拳头的距离时,幻释急忙抱住淳轩的腰,继而吻上了他的唇。

  等两人分开,淳轩还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周围人大吃一惊,虽说也有人有龙阳之好,可也没有像这两位公子一样在大街上当着众人的面做这种事情。

  “看什么看,没见过你爹你娘亲亲呀,女子怎么了,她打我媳妇的主意,我教训她难道也碍着你们这些人品高尚人的眼了吗?有种你们别看呀。”

  “你可真是……”

  “是什么是。”幻释直接打断这人的话,说道,“有本事你也去找个如我媳妇一般英俊帅气,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媳妇呀。”

  “恶心。”话音刚落,男子却莫名其妙滑倒了。

  “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淳轩居高临下的望着滑倒在地的男子,男子瞧着淳轩不知为何心中发寒,此时他只有一个念头,赶紧离开。

  幻释站在淳轩身边,眼看着那人从地上爬起来后匆匆离开。

  “你们在给小爷我自讨没趣,就算是我媳妇儿拦着我,我都要打的你们不要不要的。”

  淳轩还记着老板身后灯笼,幻释自然要替他完成心愿。

  被淳轩怼的说不话的公子,看出了他们的意图,公然挑衅起来,他要赢回面子。

  “既然大家都是读书人,那就以文定输赢,输了的一方必须道歉。”他从小熟读四书五经,绝不可能输给他们。

  淳轩觉得这人脑子是进水了,非要没事再给自己找个事,“你以为你是谁?你说比试我就要和你比试吗?那我让你去死,你去不去?”

  “你……你……”

  “不会好好说话?难不成你是口吃?”

  “今日怎么会遇到你这般无耻之徒,真是污了我的眼睛。”公子甩了甩衣袖,愤愤不平的离去。

  “哎呀,怎么这么臭,原来是猪放屁了,怪不得夹着尾巴跑了。”淳轩对着那人身后大喊。

  淳轩在幻释心中又多了一个称号,“小霸王”。

  老板开门做生意,肯定不能得罪衣食父母。周围人也见识了这位俊俏小少爷怼人的能力,都不想再去招惹他,好生把中秋佳节过完才是正确的选择。

  老板将上联说出,“人逢喜事尤其乐,请公子说出下联。”

  淳轩在心里想着,人逢喜事尤其乐,那狗见骨头眼光亮,哈哈哈。

  也有几人纷纷对出了下联,幻释开口说道,“月到中秋分外明。”

  “好,公子对的极好,人逢喜事尤其乐,月到中秋分外明。”老板夸道,周围人也都在鼓掌。

  “还是幻释对的最好”淳轩小声嘀咕。

  “怎么了?”幻释问道,淳轩摇头,对他说,“没看出来你还是个有文化的人。”

  “扮演的角色多了,什么都会才能活下去。”生死门中,每个人的双手都沾满了鲜血,有些刺杀,并不是武功多好你就能成功,有些时候还需要智慧。

  勾起了幻释不好的回忆,淳轩有些难受,幻释摸了摸淳轩的脑袋,说道,“没什么的,现在不是有你在我身边。”

  “天上月圆,人间月半,月月月圆逢月半。”老板说出了下一句上联。

  幻释听了,就在他人还在思考中,开口道,“今宵年尾,明日年头,年年年尾接年头。”

  “对的好。”周围人不断夸奖,淳轩趁着风光无限好,望着幻释,幻释恰好转头,一眼万年,他轻轻的握着他的手,岁月静好,不知相思是何物。

  “有月即登台,无论春夏秋冬。”

  “是风皆入座,不分南北东西。”

  “天尽山头,到了山头天又远。”

  “月浮水面,撬开水面月还深。”

  “……”

  淳轩左手提着喜欢的灯笼,右手拿着冰糖葫芦,快乐似神仙。幻释停住脚步,淳轩不明所以,唇角那温热渗透了他的心,幻释说了声,“这糖葫芦真甜。”

  “糖渣渣有什么好吃的,要吃吃这个。”淳轩咬下一颗糖葫芦,喂进幻释口中,而后得意的说,“味道不错吧。”

  “没有你的味道好。”幻释吃着嘴里的糖葫芦。

  这家伙怎么越来越不正经了,不过,他喜欢,淳轩乐呵呵的想着。

  幻释突然将淳轩抱住,转了一圈,硬生生的用掌心抓住朝他们砍来的剑刃。

  “幻释,你可叫我好找。”来人正是生死门生门门主幻影。

  有些事说巧也巧,前几日门徒寻到了武学秘籍的消息,今日幻影本来是替生死门门主淄川影来确认的,没想到在回生死门的路上遇见了幻释,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连老天都帮着他。

  一开始他只认为此人定是和幻释长得有些相像,毕竟坠入无命峰怎么可能活的下来,何况幻释又身受重伤,可他也不敢不确认便离开。

  当他瞧见那人腰间玉佩的时候,他知道此人就是幻释,没想到竟然没有死。

  “你的手没事吧。”淳轩担心的问道,幻释摇头,让淳轩不必担心。

  流这么多血怎么可能会没事,他算是白问了,淳轩担心会伤到幻释的经脉,可他又气不过眼前这个家伙,“你这个王八蛋,居然搞偷袭,简直不要脸。”

  幻影直接忽视眼前的少年,哪里来的小公子,真是初出牛犊不怕虎。“幻释,你倒是命大,从无命峰掉下去都没死,既然如此,明年的今日便是你的祭日。”

  “幻影,休得猖狂,谁生谁死还不一定。”手上的伤确实不重,就拿武功来说,幻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哦,对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最好的兄弟幻解被我杀了。”

  幻释听后内心毫无波澜,“与我何关?”

  “也是,毕竟你落得今日下场都要拜他所赐,今日我便送你下去,让你在地狱与他说理去。”

  二人的打斗,让原本热闹非凡的庙会一下子便的失去了原有的色彩。众人纷纷躲开,生怕伤到自己,小命不保。

  “噗……”幻释躲过幻影的招式,却突然吐了口黑血,“你在剑上下了毒。”

  “现在才发现,没用了,幻释,你就等死吧。”毒心乃是生死门最厉害的毒药,没有解药,中毒者只要一炷香的时间,毒素就会流入七经八脉,七窍流血而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个魔尊有点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个魔尊有点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