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起
岁懋衡2020-11-15 12:191,575

  刚从教务处出来,突然有人从后面重重拍我,我差点站不稳,回头发现原来是我的同桌。

  他问我:“唉盛哥,听说你要退学了,为什么?”

  我苦笑着说:“我也不懂,我爸直接帮我申请退学了,我自己也懵完”

  我收拾好东西,背上书包正准备回家,同桌假哭着说:“盛哥,年纪轻轻怎么就走了呢”

  我一巴掌拍上去“操”

  在回家路上一直不清楚为什么,纳闷到家,就见老爸拎着行李说:“快换衣服,回老家去。”然后推我进厕所了又叫我洗个澡。

  洗完澡出来马上被爸妈拉出门。

  “我头发还湿着呢”头发上的水弄得我脸痒。

  就如此一脸懵逼地上了车。老爸一脸凝重的开着车。老妈一直看着前方,右手一直搓着左手腕上的珠子。

  “回去干嘛呀”我忍不住问。

  可是没有人回我。我尴尬的玩手机。

  两个小时后,终于到了。只是还要上山去,因为路没有开发,所以只能步行。一路上爸妈也不讲话,只是默默地走,我也不好说什么了。

  走了四十多分钟终于到寨子了。这时老爸越走越快,我就加快速度。可累了。刚到门口就见一大群人。一见我老爸马上叫他进屋,老妈也进去了。刚进去没有多久,老妈冲出来,蹲在路边呕吐。我给老妈递纸,然后好奇的想进屋子去看,老妈反手把我拉住,不让我去看。老妈站起来,往田垄上走,我发现老妈脸色青黑,实在忍不住问“到底是什么呀,奇奇怪怪的”。老妈颤抖的声音说:“我们家恐怕要完了,你奶奶可能被下蛊了。”

  我知道有蛊,但是不敢相信我会亲身经历,感觉刺激又感觉害怕。

  我还想问下去,这时就见一个老头走进家,老妈往家里走。我也跟着进去。只见地上有很多小虫在蠕动,进到卧室,就见床前有一滩带着粘液蠕动的小白虫,只有8B笔芯粗细。应该是刚刚呕吐出来的。我一阵反胃。

  刚刚入门的哪个老头在床边摇着师铃念着咒语。突然床上的奶奶眼睛瞪大,从耳朵里爬出一条小拇指粗细的红虫。然后猛的闭上眼睛。这个老头是我们这里有名的傩师,“恐怕老人家今晚要走了,把东西装好吧”他悄悄和我爸说,然后转头叹气离开了。

  果然下午五点左右奶奶瞪着眼走了。

  爸妈哭着守夜,我在我以前的房间睡觉,身为一个在城市长大的孩子我肯定不怕。正看着手机,“阿盛,阿盛”有人在叫我。我有些胆战心惊“哪个?”我靠着共产党无神论壮胆问。这时一个人走进来,一看,竟然是已经去世的奶奶。我想大叫,但是叫不出声。奶奶沙哑着说:“我们家,被仇家追债,你快去后院酸菜缸下面的地里挖出你爷爷留下的书。一定要好好学,不可传于外人,切记切记。”然后奶奶化成烟散了,我大叫一声,猛然惊醒,发现没有一个人,手机还亮着。离我刚刚玩手机的时候只差15分钟。我长舒一口气。正要穿鞋,发现地上有一对泥脚印,正是梦里奶奶站的哪个位置。我大惊,忽然想起奶奶说的话,偷偷绕去后院,用力把缸移开,拿起去锄头挖了半湿的泥土,发现一个木盒,木头都快腐烂了,我把书拿出来,又把土填回去,推上缸,天衣无缝。跑回房里,原来有两本书,一本的题目只有“穰蛊”两个字了,另一本题目是《招五营》。内容都是繁体字,我就把书压在枕头底下就睡去。

  第二天早上,我赶紧把书收好,上了香,默默和奶奶说“我已经把书拿了,您放心吧”然后自己出去玩了。瞎逛到后山,发现了那个傩师,他叫住我“你是韦老四的孙子吧?”我说“我是。”

  他和我说:“你阿爷也是一个傩师,只是走得早,昨夜我梦见老四,他讲家门怨业,还说想要让你做个傩师并且叫我今天在这里等你。”我有些惊讶的看着他,“我考虑一下”我觉得这种说迷信所以推迟。忙忙告别回去

  当天晚上,我刚要睡觉发现我的被子里面有很多蜈蚣,我忙叫“爸,有好多蜈蚣呀!”老爸急忙赶来,也被吓到了,“阿肃,去请覃公来。”老妈应声就去,半个小时后,今天早上那个傩师和老妈一起来了。房间里面的蜈蚣越来越多,覃师左抓了一把雄黄粉,右手在雄黄粉上写了一个字,洒出去,顿时蜈蚣全部散去,十分钟后已无影无踪。

  然后覃公和我爸妈在客厅说话,我隐隐听到“四哥托梦让当傩师”这些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巫蛊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巫蛊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