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桃花一笑
六镇民2021-09-17 00:301,974

  本来刚才还是柳振民在好言劝慰阮大铖,如今他这一叹,形势一下子调转了过来,变成了阮大铖谆谆开导起柳振民来:

  “柳老弟啊,你要想开点,祸兮福所倚嘛!你想想,你要是不来南京,还留在北京,那现在闯军进了城,不就麻烦了吗!对了,你父亲他们还在北京吗?现在怎么样了?”

  柳振民听了这话,略感宽慰了一些:

  “出来了,我之前就写信让他们赶紧南下来我这里避一避,这几天应该也快到了吧。”

  “好,有先见之明,来了之后为我引荐一下,我也快二十年没见到柳郎中了。”

  “好。”

  这时阮大铖已经把柳振民引到了屋里,两人坐定之后,他又看了柳振民一眼,喝了口茶,然后笑着说道:

  “咱们这也聊了半天了,还没说到正题呢吧?柳老弟,我这刚回南京,你就来找我了,应该不会有这么凑巧的事吧?如今这金陵城里风云变幻,你也算是身处其中,却在百忙之中跑来见我,应该不光是为了闲聊吧?你说吧,今天来找我到底所为何事啊?”

  柳振民想起今天史可法末了末了也没再召见自己,让自己足足傻等了一天,还有何“百忙”可言?便苦笑了一声,然后掏出怀里的一个本子,恭恭敬敬地递给了阮大铖:

  “阮大人,我一个六品小吏,这风云再变幻,与我又何干?我此来不是谈风云的,而是特地来和您谈风月的。”

  阮大铖听了这话,颇为惊奇,双手接过本子,饶有兴致地翻了起来:

  “哦?谈风月?这是什么?我看看,《桃花笑》?”

  原来柳振民递给的是个叫《桃花笑》的戏本子,开篇便是唐代崔护脍炙人口的那首《题都城南庄》: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柳振民便是从这首脍炙人口的诗歌出发,以崔护和那位“桃花女”为主角,写了个唐代传奇爱情故事。家有悍妻的他,把自己自少年以来的风流臆想,都寄托到了崔护身上,而那位“桃花女”,则多多少少综合了墨兰、北京家里某丫鬟和他在某年某地见过的某丽媛。

  当然还有秦淮某几位八艳,以及当年的冯慧的影子。

  阮大铖翻开本子之后,读得津津有味,竟欲罢不能,一直顾不上说话,一口气看到崔护和桃花女历经百转千回,有情人终成眷属之后,才合起本子,对着柳振民称赞道:

  “柳老弟,你这北方人,来南方才没几年,写起南戏来居然就有模有样的,这情节言语颇为精细啊!”

  柳振民见得到了行家的肯定,十分高兴,便说道:

  “嗨,我这几年就写了这么一个本子,一直在用心打磨,能不精细吗?哈哈!”

  “诶,写本子这事和写八股是一样的,不是光靠打磨就行的,也要看天分啊!”阮大铖这么恭维一番后,话锋突然一转,“说实话,这本子确实不错,但还是有些匠气,仍需我亲自润色研磨一下,那柳老弟,你打算?”

  柳振民知道这是要谈价钱,便又想了想,然后壮着胆子说道:

  “阮大人,我这碍于六品小吏的身份,这名儿我就不挂了,全都给您罢。我相信,经过你的打磨,这必定又是一出名震江南的好戏,那这戏本子就算不值千金,也能值个一千两银子吧?”

  阮大铖听了这话,故作一脸惊讶的样子:

  “柳老弟,你这可真是狮子大开口啊!”

  柳振民听了这话,觉得他是嫌贵了,于是正想着该让多少价,要不要干脆打个对折,还是对折完后再打个对折?结果阮大铖又马上说道:

  “不过,值!”

  柳振民没想到阮大铖竟然如此痛快,根本不还价,大感意外,于是说道:

  “阮大人,我这不过胡乱写个本子,胡乱开个价钱,本不值这么许多,您这也太痛快了。”

  阮大铖做了个手势,止住了柳振民的言语,然后探过手来,拍了拍他的后背,哈哈大笑道:

  “柳老弟,这戏本子在你自己眼里,或许不值一千两银子,但我说它值,它就值;而柳老弟你在你自己眼里,或许也不值我这样和你结交,但我说你值,你就值。”

  柳振民听了这话,一时大为感动,以至有伯牙遇子期,管仲遇叔牙之感,况且当年马士英不就是因为认识了阮大铖,才以罪臣之身被重新推举上去的吗?

  感动之余,他不禁起身紧紧握住了阮大铖的手:

  “唉,振民蹉跎多年,今日拜访阮公,方有伯乐一顾之感啊。”

  而阮大铖只是拍了拍柳振民的手,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随即便要招呼人去取银票,而柳振民却赶紧止住他道:

  “阮大人,您既然这样看重晚生,那晚生还有个不情之请:我想少要您一百两银子,但要托您办件事情。”

  “哦?”阮大铖听了这话颇为惊奇,“据我所知,柳老弟你家里也不宽裕啊,居然舍得出一百两银子托我办事?到底是什么事情啊?”

  面对阮大铖的疑问,柳振民沉吟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

  “阮大人,是这样,我有个远房表妹,她父母都不在了,也没旁的亲戚投奔,想嫁人也一时也找不到个好人家。说实话,我们家是客居于此,也没处安置她,也是十分头疼。您的戏班子是金陵城里最好的,晚生不揣冒昧,想让她来您这里学戏,您看您能收她吗?”

  ————————————

  作者有话说:

  《桃花笑》是阮大铖的传奇戏曲之一,但这部戏曲没查到具体资料,应该是散失了,这一章关于《桃花笑》的情节都是我自己编的。因为从流传下来的《石巢四种》来看,阮大铖应该比较喜欢写唐代传奇,那我就按照那首著名的唐诗(应该是唐诗吧)稍微附会了一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南明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南明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