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
颜灼2021-04-26 10:371,629

  盛夏时节,空气中弥漫着草木烤焦的气味,所有的一切好似都要被蒸发殆尽,烦闷地令人窒息。夏风好长一会儿才会吹拂一下柳叶,夏蝉微鸣,似是有说不出的落寞与烦操。但在“画苑”中,周遭的空气却是格外的凉爽。

  沈墨画悠闲地倚在软榻之上,睫毛轻颤,要多惬意有多惬意,旁边的四角仙桌上摆放着各种新鲜的水果,一个七彩玉璧盘中堆满了冰块,桌边有一个长相娇俏的侍女正在乐此不疲地拉动一个可转动的风扇,是叫“风扇”,沈墨画是这样命名的。吹起来的冷气萦绕四周,令人倍感凉爽。

  “小姐,您真厉害,这个东西还真是好用。”

  “哦?静儿喜欢的话,赶明儿让工匠多做几个,你拿一个去用。”

  “可以吗?”静儿略显胆怯地问道。

  “自然是可以的,都说过了,以后与我不必这样生疏”。沈墨画嘴上这样说,可心里是忍不住的叹息。自自己醒来已有半月,对这里的情况也略有掌握,沈墨画抬眼打量这个略显拘束的小丫头便又是忍不住叹息。真是不怪这小丫头没有胆量,实在是这具身体的主人实在令人汗颜。

  沈墨画:凌国左丞相沈献之女,身份尊贵,可偏偏蛮横无理,遭人人唾弃。痴恋晋王凌浩,可怎奈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人家根本就不喜欢她,甚至谈得上厌恶,凌浩与京城第一美人何水韵可谓两情相悦,郎情妾意。

  就说这何水韵不仅生得貌若天仙,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这诗词歌赋更是博得京城无数才子的赞赏。如此佳人,自然是我见犹怜。可这沈墨画,仗着自己是丞相之女,又甚妒何水韵的才情,于是百般刁难,处处使人难堪,更甚让人绑架她,百般酷刑,极尽折磨,若不是凌浩最后带人及时赶到,只怕早已是香魂已逝。

  凌浩自是恨她入骨,而何水韵又是“镇远将军”何战天之女,何战天一生戎马,为保凌国安宁不惧马革裹尸,受朝廷倚重。唯此一女,又遭此横祸,自是心如刀割。何战天在朝堂之上老泪纵横,意料之中,龙颜大怒。凌国皇帝凌渊当众斥责沈献教女无方。沈献虽说乃一介文人,但立志报国,两代元老,如今情景,颜面尽扫是小,危及家族是大啊!更何况还有这满心内疚,竟是当着文武百官对着何战天就是三拜。事已至此,皇帝也不便多说,沈献忠君爱国,其女有罪,无罪于他,何战天虽说是恨极了沈墨画,可怎奈其父是沈献,也是他敬重之人,堂堂丞相,当众对自己下跪致歉,罢了!

  却说这沈墨画,在沈献怒斥后不仅不悔改,反而大呼冤枉,竟是跳湖自尽,幸好发现及时,救回一命,至此昏迷不醒。沈献一夜白头,其子沈君承也是对这个妹妹失望之极,而天下人更是唾弃这个不知廉耻,心如蛇蝎,毫无孝道的女子。沈墨画此生怕是尽毁,孤老一生。

  偏在此时发生了一件震惊天下的事:豫王凌尘请旨赐婚,要娶左丞相之女沈墨画,皇帝自是不许,可是凌尘与皇帝彻谈一宿,翌日清晨,皇帝竟然允了。沈献自是不便多说,如此不孝之女,有人迎娶已是好事,难不成还去拂皇上的面子?怎奈沈墨画此时仍是未醒,凌尘也不多说,半月后迎娶“昏妻”进门,将其置于“画苑”,请名医诊治,自己却从不踏入“画苑”半步,不禁令人叹惋。

  人人都为这豫王惋惜,也都熟知这其中缘由。凌尘爱何水韵,为了她可倾其所有,怎奈佳人早心有所属。于凌尘而言,沈墨画,杀不得。可若继续放任,指不定还会做出怎样伤害何水韵之事,他凌尘不许!唯有一计便是娶沈墨画进门,让她呆在自己眼皮底下,如有妄动,他自是有一千个法子可以办了她!给她一个名分,也算对得起恩师沈献。

  想了这么一会,沈墨画觉得有些乏了,命人收拾东西,自己便进屋休息。

  屋内,沈墨画坐在鹅绒铺垫的榆木精致榻椅上,微微眯眼,望着面前缓缓升起的怡神香燃烧时所散发的青烟,默不作声。

  如今想要回去已然是不可能的了,且不论自己初来此处什么都不知晓,就说这具身体令人尴尬无比的身份,就足以让自己步维艰。为今之计,只有先安于自身,再议其它。思此,沈墨画的面色又是沉了一分。

  沈墨画坐了一会儿,微微起身,站于桌案前,看了看刻有高山石窟,造型大气的棕色檀木笔架,伸出玉手取下一只狼毫毛笔,点墨,抬手,在已经铺好的锦城特质宣纸上写下一行楷体,字迹清隽有力,赏心悦目:车到山前必有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妃常卿尘:妖孽王爷的绝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妃常卿尘:妖孽王爷的绝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