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画苑
颜灼2021-04-26 11:242,274

  福伯不愧是凌尘倚重之人,沈墨画所需之物均是办置妥当。静儿看着满院的东西难免欢喜,大眼睛一闪一闪的,写满了好奇。

  “王妃,这东西是干什么用的?竟然是透明的。”

  “哦,叫它鱼缸吧,以后养鱼,傻丫头,不就是玻璃吗?”

  “王妃,这个台阶好大好漂亮,还有雕花。”

  “……请叫它盘旋楼梯,是连接阁楼的,可以上房顶,美观大方。对了,怎么改口称呼我为‘王妃’了?”

  “福伯说的,说叫‘小姐’不合规矩。”静儿有点不高兴的撇了撇嘴。

  “呵呵,无妨,反正是个称呼嘛,‘王妃’好,听着霸气。”言罢,沈墨画望着这新的“画苑”,很是满意,这是按现代标准打造的,亭台水榭,古今结合,轻纱幔雅,良多趣味啊!

  “好的,听您的!。”

  “王妃,这个……干什么用的?”

  沈墨画闻言笑而不语,检查了一下东西不错后才转头问静儿:“静儿,今晚给你做好吃的好不好?”

  “好啊,好啊!”

  傍晚时分,夕阳洒映,画苑中飘来阵阵香气。凌羡寻着味就过来了,同行的还有兵部总教王博之子王致,约莫十四,五岁左右。他们本来是找凌尘的,怎奈聊到一半凌尘就被宣召入宫,临走时嘱咐他们在此等候,可是巴巴地这等了一个下午也不见凌尘回来。无聊至极两人便出来散步,突然就闻到这诱人的香气,顿时就觉得肚子饿了,可……这里是画苑啊!王致自然是知道这画苑中所住何人,自己对沈墨画也是心生厌恶,正欲劝告凌羡就此离开,却与手捧竹篮,身着月衣白纱,路过门口的沈墨画打了个面照,两人顿时觉得尴尬。

  “站在门外干嘛,进来吧!”沈墨画说得极其自然,言罢便飘然离去。

  王致可是手足无措了,连忙问道:“吉王,这个怎么办才好?”

  凌羡自是被那脱俗的沈墨画震住了,看那平淡的语气,似并不觉得不妥,心中顿时不服:“进就进,这是豫王府,她还能吞了本王不成?走!”

  看着疾步而来的两人,虽强装镇定可步伐零乱,沈墨画不觉地笑了,脸上是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小孩子嘛,想什么很容易知道的。

  “随便做吧。”

  “哼,坐与不坐本王自有主张,不用你说。”凌羡很是懊恼。

  “在下王致,参见王妃。”王致见气氛不对,连忙打圆场。

  “起身吧,我们正准备吃东西,你想吃点什么?”沈墨画微笑地问道。

  王致的脸顿时就红了,心下暗道:“好美的人,这样不然尘世的人,怎会是那受尽世人唾骂的沈墨画?”

  “咦?这是什么?”凌羡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打断了王致的思绪。他连忙正色,却听一个娇俏的小丫头答道:“王妃说了,这叫铁板烧。”言罢便看见二人更加好奇的打量起周围的环境,四只眼睛瞪得大大的。“王妃说这个叫做‘锻炼器’,这个啊!这个叫‘跷跷板’,很好玩的,我教您,还有还有……”沈墨画很是好笑地看着这三个玩地不亦乐乎的人。

  “喂,先回来吃东西,吃完再玩。”三人闻言,这才转身回来。

  “哇!好香,可以吃了吗?”凌羡口水都快下来了。

  “可以啦,吃吧。小心烫!”

  “哇!好好吃,这可比宫中的厨子做的好吃的多了。”

  “王致,吃鱼不?”沈墨画笑问。看着孩子略显拘谨。

  “吃……”王致红着脸答道。

  “王嫂我也要,我也要!还有鸡腿,对了,还有鸡翅,还有那个不知道叫什么的玩意,我统统都要”凌羡嘴里塞满东西,含糊不清道。

  “好好好,你慢点吃,多着呢!嚼碎了再咽,否则不给吃了!”凌羡闻言忙不迭点头。沈墨画哭笑不得。刚取菜回来便看到两人不住的向里面张望,想来是闻着香味过来了,看着两人不知所措,这才故意“路过”,请他们进来。前脚还跟自己闹别扭,这后脚就吃的满嘴“嫂嫂”长,“嫂嫂”短的叫,可不是小孩子心性吗?再说凌尘,回府后不见凌羡两人,问了守卫也说两人不曾出府,寻了全府上下也不见他们的踪影,唯这“画苑”并未查看,难不成真的在那里?思此,也不多想,径直奔向“画苑”。“沈墨画,你最好别对羡儿他们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凌尘双眸中冷光乍现。

  凌尘刚行至门口,便听到一声愉快的呼声:“王嫂,你手艺真棒!”这声音……羡儿?“是吗?好吃下次来,我再做给你吃。”声音温婉动听。“好!谢谢王嫂!”凌尘隔着门都能想象那小子谄媚的嘴脸!

  “那么,我也可以一起来吗?”王致怯怯地问道。

  “当然可以,任何时候都可以的啊!”王致闻言,笑的纯洁。

  凌尘听到此处,不禁皱眉,“这是什么情况,怎么一个下午不见,这二人对沈墨画的看法竟有如此转变?”正欲抬脚进去,却听凌羡问道,“沈墨画,何水韵的事真的是你做的吗?”凌尘一怔,驻足。

  半天,才听到极淡的一声回答“嗯。”

  “我以为你不会承认的。”凌羡有些许吃惊。

  “为何不认?错了便是错了,错了便是错了,我不怕认了它。”沈墨画说得坦然,而站在门口的凌尘确实双拳紧握。她怎可回答地如此平静?当初看到水韵被救回的样子,他当真是杀了沈墨画的心都有了。那么一个清丽美好的女子,她怎么忍心下得去手?真当人命是草芥吗?

  “我觉得我今天跟你这样是一种犯罪,何水韵我见过,很好的女子,你不该那么对她。今天这顿饭,我要如何还你,你说。”凌羡说得很正气。

  沈墨画闻言却笑了,所有人都未发觉凌尘已然进门。只见沈墨画笑罢用极为认真的眼神看着凌羡说道:“羡儿,你知道吗?人这一辈子,不可能不犯一点儿错,错误可大可小。但是每个人都有被原谅的权利,你不能因为一个错误,就去否定一个人的一生,那样不公平。我还有很漫长的一段岁月,我想,我可以赎罪,能够还清。”说完,四下寂静,沈墨画说得很诚恳,凌羡亦是被她看得无话可说。

  “王兄,你来了!”眼尖的凌羡发现了正站在门口的凌尘,一溜烟跑了过去。

  沈墨画闻言愕然转身,看到的是朝服未退的凌尘浴光而立,墨发飞扬,风华绝代。四目相对,彼此无言。也是在很久之后,凌尘才告诉她,当时的自己美极了,洗尽铅华,也就是在那是,凌尘便爱上自己。以至于在日后的漫漫岁月中,终不能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妃常卿尘:妖孽王爷的绝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妃常卿尘:妖孽王爷的绝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