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突变
颜灼2021-04-25 20:262,632

  凌羡看着凌尘有点慌张,王致也赶紧跑到凌尘一侧站立,不发一言。凌羡怕王兄生气,怕王兄责怪自己跟这个女人走近,一时不知说什么好。沈墨画似是看出了凌羡的不安,欲要开口,凌尘却抢先她一步说道:“不就是来你王嫂这里吃了顿饭吗?怎么弄得跟个犯错的孩子似的。以后若想来随时便来。不过,劳你多担待。”最后这一句,虽未看向沈墨画,但她知道这话是对自己说的,沈墨画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王兄你真好,那我过几日还来。王兄还没有用膳吧!”待凌尘轻轻地摇了摇头后便卖乖地说到:“那王兄就在这里吃吧,嫂嫂做的菜可好吃了。”

  沈墨画闻言转身就要走,她可不认为凌尘会留下来的。怎料身后响起淡淡的声音:“好。”沈墨画当场愣住。

  凌尘看沈墨画这样的反映。微微一笑,泻尽风华。“怎么,王妃不愿本王在这里吃东西?”沈墨画从他的笑容中读不出任何东西,只得坦然道:“怎么会,王爷请坐。”

  “王兄怎么样?好不好吃?”凌羡看了一会迫不及待地问道。

  凌尘有点无奈,笑而不语,只是细细地品尝。看到此处凌羡便懂了,王兄是喜欢吃的。王兄若是不爱吃,定然不会再尝第二口。

  “看着本王做什么。羡儿可是还没吃饱?”被凌羡目不转睛地看着,凌尘忍不住开口问道。

  “我吃饱了,王兄,只是很少看到你像今日这样吃这么多,羡儿开心。”

  凌尘闻言满眼的宠溺,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只是这样的互动,沈墨画便已知晓,这兄弟二人感情甚好。还有,沈墨画从未看见哪个男人吃东西吃得如此优雅,气质出尘,无需装饰。

  “王妃这顿饭吃得本王很是舒心。”凌尘笑道,放下筷子,起身而立。

  “王爷过奖,若是喜欢,下次同吉王一同来便是。”沈墨画答道。

  “王妃可有什么要求?本王不便白吃你这顿饭。”

  沈墨画闻言却想笑,心道:“这整个豫王府都是你的,这点吃食自然也是你的。这一席话无非是让自己明白,你凌尘不想与我有任何拖欠,有所瓜葛。可是这白给的恩典,又岂有不要的道理?”

  “王爷可否准许臣妾后日出府一日?”沈墨画试探道。

  凌尘虽是有点疑惑,但还是开口道:“准了。”

  “多谢王爷!”

  “既然如此,王妃便静待后日出府,本王告辞。”

  沈墨画正想答谢,抬眼却见凌尘脸色剧变,伸手扶住一侧的石桌,气息紊乱,面色霎时惨白。

  “不好!王兄的寒症发作了,怎么办?王兄,你有没带药?”见凌尘费力地摇了摇头后,凌羡更是不知所措,眼泪都快出来了。“怎么办?怎么办?”王致在一旁更是手足无措。

  沈墨画心下大骇,下意识奔向前扶住身形摇摇欲坠的凌尘,大声喝道:“别慌!羡儿你可知王爷的药一般放在何处?”见凌羡点了点头后便立刻说道:“羡儿,你快去给你王兄取药,王致,你赶紧去通知福伯,让他带大夫火速赶来。速度放快!”言罢,二人已经冲出院门。

  凌尘此时咬牙忍受一波又一波寒毒入侵之痛,似渗入骨髓,接踵而至的是自己所熟悉的冰冷,孤独,绝望。周身慢慢丧失感觉,仿佛置身于冰冷黑暗的泥沼,便是怎么也站不住了,高大的身躯向旁边倒去。沈墨画欲想稳住他,怎奈男女力量差别实在是太大,竟被他带得一同栽倒在地。沈墨画立即起身查看凌尘的状况,却见他脸色更是白了几分,身体冷的像个冰块,心中大叫:“不好!”连忙扶起凌尘,让他靠在自己身上。她能感受到他身体的颤抖,不似寒冷,倒像是在忍受剧痛。原本鲜红的薄唇早已是血色全无。现下,沈墨画也顾不得许多,将凌尘抱在怀中,不住地搓他的手臂。

  “喂!凌尘,你觉得怎么样?有没有好点?你撑住,羡儿他们很快就回来了。”沈墨画在他耳畔低语,凌尘本是痛极,却感到周身多了一重温暖,令他无比贪恋,痛楚少有缓解,似是有人在他耳畔说着什么。凌尘勉强睁开眼睛,看到的便是自己倚在沈墨画怀中,而她正在为自己不断搓擦身体。怎会这样?她应该是盼望自己死的,凌浩与她,是自己在没征求她的意见的情况下将她强行娶进来的。而自己,应当也是厌恶她的,可为何会……

  “你醒了,有没有好点?你再等等。”沈墨画的声音中有掩饰不住的焦躁与不安。

  “她这是在……担心自己?”凌尘觉得迷惑了。可是来不及多想,又是一波剧痛袭来,沈墨画只觉得凌尘身子一紧,竟是冒出了冷汗,于是将他搂得更紧了。就在她也不知所错之时,救星总算是来了。凌羡手中拿着一个小瓶奔来,福伯,王致和几个大夫打扮的人紧随其后。众人跑到门口看到这样的场景皆是一愣。

  “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救人?”沈墨画一身怒喝,一群废柴啊!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奔向凌尘,凌尘此时已然昏厥。凌羡给他喂了一粒药丸,捂住他的嘴强行让他咽下去。几个大夫又赶紧上前,好一番把脉,确诊无误后才想福伯点了点头。福伯松了一口气,抬头却狠狠地瞪向沈墨画:“敢问王妃,王爷为何会这样?”

  沈墨画愕然,这关她什么事啊!还不待她张口,福伯已大声说道:“吉王殿下,还是先将王爷移至‘尘然居’吧,那里药材齐全,也方便几位大夫为王爷诊治。”凌羡点头,从沈墨画怀中接过凌尘,背在身上,王致在旁边护着,几人快步离去。沈墨画望着他们的背影,咬咬牙,跟了上去。

  “尘然居”是凌尘的寝殿,待众人赶到后,凌羡将凌尘轻轻放置于寝榻上,眼中含泪站在一边。“吉王殿下放心,王爷不会有事的。”福伯在旁安慰到,可两人的目光均是离不开床榻上的人半分。

  “回禀吉王殿下,福管家,王爷已无大碍。只是近来略感风寒又加上操劳过度才会引起寒症复发,最近切记劳神费力。”一位年长的大夫在旁说道。

  “多谢大夫。”福伯谢道,抬眼便看到大夫身后的沈墨画。

  “不知王妃来此有何贵干!”福伯说的很不客气,像是认定了此事与沈墨画脱不了关系。

  “福伯不可无礼,刚才大夫的话你又不是没听到。此事与她无关。”凌尘已然转醒,听到了刚才的话,出口相劝。

  “王兄你醒了!”凌羡极为欣喜地奔向床边。

  “王爷你醒了。”福伯见凌尘说话了,刚才还板着的一张脸顿时笑开了花。

  “嗯,羡儿放心,扶本王起来。”凌羡扶起凌尘让他坐正了身子,凌尘对着福伯摇了摇头,“不关她的事。”福伯正欲开口,凌尘却抢先一步说道:“若不是她提醒帮忙,你们也来不了这么快。”声音已有震慑之力。福伯禁声,退至一旁,凌尘说的确实是事实。

  “王妃,福伯只是担心我,并非有意冒犯。”口中生疏之意明显。

  “王妃恕罪,老奴知错,愿受惩罚。”说这话的口气倒是恭敬,却是连眼皮都未抬一下。

  沈墨画漠然地看着这主仆二人一唱一和,自己救人落一身不是不说,受人冤枉后还必须接受这毫无诚意的道歉。竟是连回还的境地都没有。王妃又如何?却也不如一个管家,在这里,自己终究是个外人!既然这样,还要这颜面作何?!

  “不接受!”沈墨画冷声说道,言罢也不管众人是何表情,霍然转身,夹杂一身怒气,拂袖离去,不作丝毫停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妃常卿尘:妖孽王爷的绝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妃常卿尘:妖孽王爷的绝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