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新的一天
楼枯2021-07-08 14:342,640

  一觉睡到日上三杆,沐离长长伸了个懒腰,这觉睡的正是香啊。

  记忆中似乎从来没这么晚起过。

  一股扑鼻的肉香传来,还有些烟火味。

  司空湖升了堆火正在烤肉,报仇未成的黑龙如今成了司空湖的口中美食,他把蛇肉割成长条状,缠裹在青树枝上烤的滋滋作响,浓郁的香味四溢开来,闻之,令人食欲大动。

  司空湖跪在火堆旁,他的伤口位置特殊,坐不得也蹲不得,跪是唯一的正确选择。沐离看到自己的剑就插在他身边触手可及处。

  黑龙的皮坚韧如铁,普通刀剑根本伤不了,不用说,他肯定是借用了自己的剑。

  沐离苦笑了一声,心想这人看起来也不是个坏人嘛,否则架在火上被烤的可能是我呢。

  这个奇特的想法让沐离本来很好的胃口突然没了,没有了欲望的迷惑,他的脑袋清醒了下来,于是他问司空湖:“升这么大火,不怕短腿矮人看见烟寻过来吗?”

  司空湖扭过头来,脸和鼻子上沾染了黑灰,看起来颇为滑稽,他笑着回答道:“没事,短腿矮人是下午和晚上出来打猎,整个上午他们都躲在地洞里睡觉。”

  沐离松了口气,奇怪的是这回他没有因为被司空湖窥探到了自己内心的无知而紧张,从这一刻起他对司空湖基本上已经撤除了戒心。

  “短腿矮人很奇怪啊。”一旦没了戒心,沐离心里的好奇心滚滚而来,他很想知道树人是怎么回事,那些鸡头马又是怎么回事,那个要杀司空湖的壮汉又是怎么回事,总之,太多的疑问,需要得到满意的解答了。

  “树人嘛,又叫短腿矮人,是矮人的一个分支。矮人这个物种很奇怪,不是人又是人,说他们不是人,有太多理由啦,譬如长相、生活习性,等等等,就像人跟猴子的区别一样大。但他们跟猴子不同,猴子再聪明也是畜生,顶多是聪明的畜生,但矮人的确是人的一种。矮人或许一辈子都学不会讲人话,但跟人待久了,矮人是能听懂人的话的。”

  沐离笑了笑,不以为然地说:“猴子跟人待久了,不也能听懂人说话吗?”

  “那不一样,猴子嘛,能听懂一点意思,复杂了它就不明白了。矮人不一样,他除了不能说人话,人说的他全能听的懂,而且能用他们自己的语言回应,通晓矮人语的人,与他们交流后,会惊讶地发现他们的智商跟我们其实差的并不多。”

  说到这,司空湖咧嘴一笑,压低了声音说:“有个秘密你恐怕没听过。”他把声音压的很低,深怕被别人听去一样,看起来十分神秘的样子。

  “你知道嘛,人跟矮人那个以后,是能生出孩子的。”

  “啊?!”沐离这回吃惊不小,人和矮人在一起能生出后代,这个消息太耸人听闻了。

  “要是这么说,他们真是和咱们同祖同源的。可咱们为何死活不肯承认他们是人呢?”

  “有什么好奇怪的?蛮人是人吧,地地道道的人,可咱们有些人不也直斥他们为畜生,把他们与灵兽化为一类,甚至还被化为低等灵兽。人呐,就是这种古怪东西,总喜欢自相残杀。”

  沐离说:“动物也自相残杀。”

  “动物只是为了抢夺食物和老婆才自相残杀,人呢?吃饱喝足,为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事也自相残杀个不停。”

  沐离笑了,说道:“动物为了欲望自相残杀,人不也是为了欲望自相残杀,谁又比谁高明,只不过人是万物之灵长,欲望比一般畜生更多些罢了。”

  司空湖听了这话微微点头,没再吭声,他把烤好的肉递给沐离一串,说道:“草风蛇的肉十分鲜美,比牛肉、羊肉都强,这蛇这么大,肉味无比鲜美,你尝尝。”

  沐离知道草风蛇的肉质鲜美很可口,可他现在没有胃口,不知怎么的,他总是想起要杀司空湖吃肉的那个壮汉。

  于是他问道:“抓你的那个人,他是什么来头?是蛮人吗?”

  司空湖正穿好了一片生肉往火里送,听了这话,就把树枝收了回来,认真地回应道:“不是蛮族,只是假扮成蛮人的样子,一说话我就听出来了,他们是熊族人?”

  “他们?不就是一个人吗?还有其他人吗?”沐离心里一阵紧张。

  “有啊,有一队人,约五十多个,不过不在这,在东面,距此六十里外呢。”司空湖回忆起自己此行的倒霉经历,徐徐说道。

  “我从道州本打算去岱州的,走到靠山郡边界,发现了这帮人,行踪鬼鬼祟祟的,本来也没放在心上。虽说咱们真龙国正跟蛮人打仗,但私底下多少人跟蛮人做生意呢。我们真龙国的人深入蛮境,贩卖兵甲、食盐。蛮人商贩越过长城南下贩卖灵物、珠宝,两相得力,北方各地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但是到了道州以南情况就不一样了,洛州是京城所在,自然不必说了,洪州是天子直辖领地。当地官府再胆大妄为也不敢在天子眼皮子底下跟蛮人勾勾搭搭。

  “中州尹家嘛恨蛮人抢了他们的珠宝生意,恨的牙齿痒痒,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抓到蛮人商贩定是要挫骨扬灰的。至于江南各州,向来自诩是文明开化之邦,对蛮人那是一百个瞧不上眼。蛮人商贩去了那边就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这做生意嘛讲究个和气生财,人家瞧你不顺眼,你有什么办法?所以呢,蛮人就挑了熊族人做他们的代理。把货物交给熊族人,让熊族人替他们南下寻找买主。”

  这事倒是挺新鲜,不过沐离也没太多惊讶,利益所在,干这点破事又算什么。商人们都是逐利的,只要有钱赚,命都能舍出去,还在乎王朝的律法么?

  堂堂的镇海国不就私下跟海盗勾勾搭搭吗,他们不仅劫夺商船,更走私精钢、食盐、药材给蛮人,这就绝不是贪财那么简单了,这简直就是里头外国吗?可又能怎么样,天子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着没看见。

  堂堂的公爵私下里都干这种勾当,商人们和蛮人勾勾搭搭,有什么好奇怪的。

  “很奇怪啊。”沐离说,“你没得罪他们,为何会落在他们手里呢。”

  “唉,说起来真是够倒霉的,有天夜里我和那帮熊族人同宿一家酒店。你也知道熊族人都是些什么人,天生的酒鬼和赌徒,无酒不欢,每喝必醉,醉了必闹事必打人。他们是天生的武士,也是天生的闯祸鬼。我倒霉就倒霉在,熊族人撒酒疯闹事时,站了起来……”

  “不是要为谁说句公道话么?”沐离肃然起敬。

  “嗯……不全是吧,其实我主要是想出去撒泡尿……”司空湖的面皮微微有些发红,他嗫嚅道,“后面的事你都看到了。他们追了我两天一夜,到底还是被他们得手了。若不是你救了我,我这会儿怕都化作他们的大便给排了出去。”

  沐离很想骂人,刚把烤肉送到嘴边,这家伙大便就出来了。

  “对不住,抱歉,抱歉。”司空湖满脸堆笑,连声道歉。刚才那番话他是故意说的,目的就是扰乱视听,眼前这少年年纪虽然小,眼光却狠毒,在他面前公然撒谎还真有点提醒吊胆呐。

  司空湖绕了这么大的一个圈子撒谎,目的嘛无非是想掩饰自己行窃被捕,半路潜逃的光荣历史。这段历史在某个特定场合抖露出来,说不定能博个满堂彩,对某人些提起,或许可以赢得一片叫好。但对沐离不行,要是让他知道自己曾偷过他的钱袋子,不定这小子要怎么对付自己呢。

  这家伙不仅杀了一个蛮人,还轻松地干掉了一条那么粗的黑龙。

  他即便不是那个变态杀人狂,也绝不是个好惹的家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族百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族百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