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谈判
桃小妖2021-02-19 09:182,206

  虽然已经是深夜,但太子府还是一片灯火通明,黑衣人带着秦玄月从后门进去,便悄无声息地退走了。

  慕唯笙还是像之前那样,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锐利的视线迅速打量了秦玄月一圈,淡淡道:“有事?”

  “太子殿下,我来找你做个交易,可以吗?”秦玄月调整了一下表情,努力让自己的笑看起来真诚而无害。

  跟在她身后的黑衣人抖了一下,却没说什么。

  “……交易?”

  慕唯笙皱眉重复了一遍,突然笑了起来:“本太子可以让你一夜之间一无所有,你还想谈什么交易?”

  “太子殿下权势滔天,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当然是想做什么都可以。”秦玄月的语气既像吹捧又像嘲讽,听得人牙根痒痒。

  伸手不打笑脸人,既然慕唯笙最烦和他对着干的硬骨头,那么干脆顺着他,做条滑溜溜的泥鳅,让他揪不出错来。

  果然,慕唯笙的眉头越皱越紧,语气不善道:“说,你到底来干什么?”

  秦玄月冲着慕唯笙行了一礼,做出一个委屈的表情:“先前那件事,太子殿下教训了我,我也知道错了。”

  “所以,我才特意来告知殿下,苏莹身上的蛊毒,也许我能找到破解的方法。”

  听到这句话,慕唯笙的表情在一瞬间变了,一向的冷静沉着终于出现一丝裂痕。片刻之后,他却突然发难,一把掐住了秦玄月的脖子,咬牙问道:

  “你是怎么知道的?!”

  慕唯笙并没有用十成力,可秦玄月仍觉得十分难受。察觉到她的不适,慕唯笙微微松了手,却没有放开,逼问道:“快说!”

  秦苏莹身上的蛊是慕唯笙多年来的心病。他性格高傲,从小到大无往不利,却在一个蛊上栽了跟头。然而只有秦玄月知道,这并不是慕唯笙能力不足,而是这蛊,从头到尾就没有任何解除的方法。

  但她绝对不能让慕唯笙知道详情。不仅如此,她还要利用这个无解之蛊,将主动权重新夺回来。

  “太子殿下,解蛊之法我可以告诉你,只不过有个小小的要求罢了……你能先松开么?”秦玄月呼吸有些不畅,艰难地说。

  “要求?本太子最讨厌被人威胁,你的胆子倒真是不小!”

  慕唯笙嗤笑一声,他盯着秦玄月因为呼吸不畅而泛红的脸,表情突然变得莫测起来:“不过,让你开口的方法有无数种,你要不要试试?”

  说完,他的另一只手也摸上了秦玄月纤细的脖子,却渐渐往下,眼看着就要撩开她的衣领。

  “让一个女人开口的方式有很多种,本太子不介意亲自来教你,如何?”

  他的声音故意压得很低,透着难以言喻的暧昧和危险。

  秦玄月:“……”

  她一心想着复仇,清白,名誉都不在意。即使嘴上说着喜欢慕唯笙,可也不过是逢场作戏。但即使如此,秦玄月也并不想和他有太多的纠葛。

  于是,秦玄月只犹豫了片刻,就用了个巧劲儿推开慕唯笙的手,故意低下头道:

  “太子殿下,你我之间已有婚约,又何必急于这一时半刻呢?”

  慕唯笙:“……”

  他猛地松开手,冷冷地瞥了秦玄月一眼,道:“少惺惺作态,真是让人倒胃口!”

  危机解除,秦玄月悄悄松了一口气,但她还是做出一副被拒绝后伤心欲绝的表情,就差“嘤嘤嘤”给慕唯笙看了。

  慕唯笙骨子里带着一股傲气,不肯轻易低头。可秦玄月这么一装傻,弄得他像一股蛮劲砸在棉花上,一肚子气只能硬生生憋在心里。

  “说,你到底想要什么?”慕唯笙不耐烦地质问道。

  “太子殿下,我要求不高。妹妹能做到的,我也可以,至少应该给我个机会吧?所以,假如殿下能不再插手我们二人之间的事……”

  秦玄月意有所指地说:“我只想要公平一点,这不过分吧?”

  慕唯笙没有立刻回答,他眯了眯眼睛,随后才说:“本太子凭什么听你的?”

  “因为殿下也舍不得看妹妹继续受苦吧。”

  秦玄月的笑容里染上了一丝淡淡的“忧伤”,缓缓道:“当然,殿下大可以严刑逼供,但是,我不觉得自己的要求很过分。”

  话虽如此,但只要一个不慎,这将会成为一个永远的秘密,连带着秦苏莹的性命也会受威胁,慕唯笙一向谨慎,他不会冒险。

  “哦?”

  令秦玄月意外的是,慕唯笙并没有因此暴怒,反倒眯了眯眼睛,意味深长地问:“秦玄月,本太子很讨厌你的小聪明。可是现在我也很好奇,你费尽心机,到底想要什么?”

  “太子殿下不是很清楚么?”秦玄月抬眼看向他,笑着回答。

  两人对视了许久。秦玄月努力收敛起自己的情绪,不流露出半点真实的意图。

  慕唯笙的表情始终很冷,眼里还透出一丝不满和嫌弃。他的食指轻敲着桌面,半晌之后终于道:“好,本太子答应你。”

  听到这句话,秦玄月微微一愣,继而松了一口气。虽然表面上慕唯笙仍然占据上风,可这件事绝对会让他尝到吃瘪的感觉,这让她很爽。

  毕竟,这是眼下秦玄月手中唯一的筹码,必须利用到极致——纵然秦苏莹可以凭借原著中积累起来的一切暂时压制她,可这所有的一切,都离不开慕唯笙的推波助澜。

  一旦秦苏莹没了这一切,那么两人便是真正的势均力敌。到那时鹿死谁手,才真的难说。

  “殿下,如果没什么其他的事,那我先走了。”

  秦玄月临走还不忘恶心慕唯笙一把,故意丢了个“恋恋不舍”的眼神给他。

  慕唯笙:“……”

  他看着秦苏莹离去的背影,皱着眉头,似乎在思索什么。片刻,他才开口:

  “朔风,明日起把护国公府的人减一半。如果秦玄月没有大动作,便不必汇报了。”

  叫做朔风的护卫是慕唯笙多年的心腹,此时犹豫半天,才问:“殿下,您大可逼问她,为何要这样大费周章?”

  慕唯笙嗤笑一声,摇摇头,道:“你瞧她那副样子,比那些两面三刀的大臣还会装模作样。若不答应,指不定这丫头还想着怎么反咬本太子一口。倒不如顺水推舟,看看她到底想做什么。

  “更何况,坐山观虎斗,岂不是更有意思?”

  朔风:“……”

  他本以为,太子殿下多年来对秦苏莹经常留心,颇多照顾,是对对方有意——可如今看来,殿下真正关注的,似乎是秦玄月如何得知他的秘密,而并非秦苏莹的死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良太子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良太子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