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白无垢
柴拾贰2020-11-02 17:162,242

  华生在自家大门口踩了一记急刹车。坐在副驾上的夏洛,手里那辣根冰淇淋险些蹭到漂亮的酒红色內饰上。

  华生看着夏洛的手,深深地皱紧了眉头。

  夏洛其实很想知道,如果刚才自己真的把冰淇淋蹭到了车上,华生是会立刻打死自己,还是会嫌弃地换一辆车……

  这几十天,夏洛也算是看明白了,华生这小子就是个洁癖怪……

  “下车了”

  此时华生的声音适时响起,打破了夏洛的胡思乱想。

  夏洛只能朝华生尴尬地笑笑,小心翼翼地看顾着手里的这玩意儿,慢吞吞地下了车。

  华生首先进了院门,门里头还是那两个熟悉的大高个儿,站在那里向他90度鞠躬。

  夏洛刚一只脚踏进院门时,内心其实经历了好一番斗争。

  到底要不要现在就把冰淇淋扔到华生头上,然后趁他浑身难受的时候拔腿就跑……

  “愣着干嘛”

  华生回过身时,正看到一只脚悬在门槛上的夏洛。

  “诶!”

  夏洛的眼神在门里头那两个大高个儿身上来回转了转,一个激灵,小跑几步快速跟上了华生。

  夏洛显得有些丧气,低着头一路跟着华生走到了大宅前时,才略显疑惑地抬起头问道;

  “嗯?大哥你是不是忘记我了……仓库不是往那边走嘛”

  华生原本径直往大宅里走,听到夏洛说话时回头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

  那眼神,探究中又带着一丝丝怜悯,有点像那个什么……关爱智障的眼神。

  “有房间你不睡,还是想回去睡仓库,你这是个什么毛病?”

  华生看着正愣在那里眨巴眼的夏洛,略微摇了摇头,转身往大宅里走。

  “我去……就赢了你几盘五子棋,怎么待遇一下子提升这么多……”

  夏洛还在原地小声嘀咕着。

  已经走远了的华生不耐烦地催促道“快点!”

  “是!是!是!等等我大哥!”

  ——————————————————————————————————

  夏洛跟着华生来到一间和室前。

  “你就暂时住这间”

  夏洛看着和室的移门,踟躇着不肯进去,偷偷抬眼望着华生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有事儿说事儿!”华生的语气明显开始有点不耐烦。

  “不是!不是!大哥……我一个女孩儿,这移门又不好上锁……”

  夏洛一边说着,一边抬眼偷偷瞟着华生。

  “不知道大哥家,有那种……就是那种一扇门的正常房间没有……”

  “本家只有和室,没有洋室。你爱住不住,要不你就还是回仓库里去”

  “住!住!住!”

  正说着,夏洛一溜烟蹿进了房间里。

  这间和室其实还挺大的。夏洛仔细数了数,地上放了九张榻榻米。

  “寝具在那个柜子里,厕所在走廊的尽头,没什么事儿别出来”

  华生就站在和室的门口却不进去,想了想又说道;

  “入会仪式就定在明天,晚一点椿会给你送来明天要穿的衣服”

  在华生准备转身离开时,夏洛扯着脖子喊道;

  “大哥!大哥!明天入了会之后我是不是就能走了?”

  “算……是吧”

  说完,华生就头也不回得走了。

  夏洛则一个人高兴地在榻榻米上打了个滚;

  “终于是可以回家啦~”

  刚刚入夜的时候,那位之前为夏洛送饭的老妇人果然为她送来了一个托盘。

  托盘上用白色菊字暗纹的佐贺锦盖得严严实实的。

  “您好,华生说您名叫椿,前段时间麻烦您了”

  听到夏洛的话后,老妇人抬起了眼。算下来,这好像是老妇人第一次正眼看着夏洛。

  “华生少爷,以后就劳烦您多多关照了”

  椿应该是地道的日本人,因为她非常熟练地跪坐在夏洛面前,甚至朝夏洛弯腰行了一个礼。

  夏洛心里虽然感觉有一丝异样,但是转念一想;以后入了会,她也算是华生的小弟了,自然是要多照顾老大的,这话倒也没毛病。

  “应该的,应该的”

  夏洛尴尬又不失礼貌地朝着椿笑了笑。

  椿随即为夏洛揭开了覆盖在托盘上的佐贺锦,露出了内里的一套雪白的和服。

  “明天的仪式需要穿得这么隆重?”

  夏洛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和服雪白的布料,摸出了一手金钱的感觉。

  “今晚请您早些休息,明天一早我会来为您穿上振袖和打褂”

  “这么麻烦的吗?我以为朝华生磕个头就好了”

  听了夏洛的话之后,椿显得略微有些为难;还好华生的声音忽然适时响起。

  “椿,你先出去吧,我有话跟她说”

  “是的,少爷”

  椿像是松了一口气,迅速起身出了门,只留下华生和夏洛两人在房间里干瞪眼。

  说来也怪,这华生自打进了门,见着了那套白色和服之后就一言不发地发着呆。

  夏洛自然也不敢打扰他……

  过了好一会儿,华生才问了一个不着边际的问题。

  “你老家是哪儿人?”

  合着这小子是大半夜的,是来找她唠嗑……

  夏洛虽然心里不大情愿,嘴上倒是挺自觉地回复道;

  “我是南方人”

  “那你这一口……半生不熟的东北腔是怎么回事儿?”

  华生这小子看样子是不打算立刻走,左右是要唠上一会儿,夏洛索性把腿一盘。

  “我呢,是地地道道的江南人士。但我祖上有一门远亲,嗯……当年因为剃头的手艺不错,就留在北京专门负责给毛大爷剃头。那可把我们家光荣得,一家门里都兴学点京腔,好像这样才算得上体面似的……学着学着,后来不知道怎么,就添了点东北味儿……”

  “噢,这是不是就是你们那里说的,‘红二代’?”

  “那可够不上!够不上!我们家小门小户的,而且前两年我因为懒得写思想汇报,连个党员都没混上……”

  见华生托着腮帮子听得挺有兴致,夏洛也试探着问了问;

  “大哥,您祖上是哪儿人啊?”

  华生用手撑着榻榻米,换了个惬意的姿势,说道;

  “我太爷爷是东北人,他小的时候还赶上过读了几天日文学校。后来镇上闹灾,他就跟着哥哥还有同乡一起来了日本讨生活。”

  “那文今组是您的太爷爷创立的?”

  “也不算……太爷爷的大哥当上文今组的头目时,这个组还很小”

  那天好像听华生说他是六代目来着,夏洛掰着手指头数了一数……

  “今天我来主要是想跟你再交代几句”

  华生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

  “明天的仪式上,你什么都不用说,只管站在我旁边,遇着人就笑。记住了,别乱跑,听明白了吗?”

  今天的华生,让夏洛莫名觉得亲近。可能是因为早上的稻荷神社,又或者是那个辣根冰淇淋的缘故……

  他可能,也不是个十分坏的人吧……夏洛心里如此想着。

  “收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好像被绑架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好像被绑架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