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番外
若尘消2020-10-04 01:292,495

  微风从缝隙吹进房间,冲散了一些暧昧的气息。在凉意的驱使下,容墨泽被迫醒来。正欲下床穿上衣服,然后就被段楚尧拉回了原位,他撒娇道:“师尊昨夜折腾得好晚,弟子困,师尊再陪弟子睡会儿。”

  “不是你折腾我吗?”容墨泽原本的作息习惯在段楚尧回来之后就被强行改掉了。容墨泽需要感谢段楚尧日日宣淫,他每日都要睡到午时三刻。前些天抱怨过后,这几日段楚尧就有所收敛了,不过容墨泽还是无可避免地腰疼。这小子做起来就没完没了,还特别狠。不过段楚尧总归还是心疼容墨泽的,在容墨泽受不了后就会自己解决了。

  今天是七夕,段楚尧回来之后过的第一个七夕,亦是他们两人今生前世过的第一个真正的七夕。前世容墨泽沉浸在含岭灭门的悲伤当中,段楚尧为他准备的最大的花灯让他一把火烧了,段楚尧的心意就这么化作飞灰。

  段楚尧在接到一封传音后,连饭都没吃就急匆匆出门了。已经好几天如此了,容墨泽担心是期叶教出了什么段雨缺处理不来的事。询问过段楚尧,他说不是什么大事,只是他必须到场而已。容墨泽便没将此事放在心上了。

  闲来无事将段楚尧养的花逐一浇灌后,容墨泽就听见那个熟悉的声音:“师兄,我来看你了。”是月珂,纵然前世的月珂犯了错,但容墨泽没有怪他,依旧把他当成亲弟弟看待,毕竟他们两个人的经历是那么相似。唯一不同的是容墨泽的身份相比月珂更加幸运。

  容墨泽放下水瓢后,回首笑道:“风翩,雨缺肯放你出来了?”在经历了许多事情之后,容墨泽就比从前开心很多了,至少不是那个冷冰冰的魔头,而是有血有肉的容墨泽。

  “别提了,阿盲最近不知道和你家段楚尧忙些什么,连我都瞒着。我啊,也只有晚上才能见到他这个大忙人。呵呵。”月珂下意识用手指磨了磨腰间的玉佩,这是他撒谎的表现,无论怎样都改不掉。

  这么一个动作,容墨泽脸上的笑渐渐收了起来,他走近一些,拍了下月珂的肩膀,道:“撒谎了。”然后拉着月珂走离竹屋,到了一个较为空旷的地方,容墨泽召出千机,将千机灌满魔气,同时放出威压。月珂受不住,跪倒在地。

  “打一架,输了说真相。”

  和容墨泽打架就是找死啊,要是伤了容墨泽一星半点,他家阿盲也护不住他,段雨缺打不过段楚尧的。段楚尧那人是狠起来连自己都杀的男人,何况自己曾是含岭门的人,虽然后来为了段雨缺叛出了含岭门,但是前世设计容墨泽那件事还是让段楚尧记恨了好久。更何况,月珂根本打不过容墨泽,一个含岭门的小长老,一个纯正血统的魔尊,不用比就能分出胜负。

  魔尊实力的威压月珂实在是撑不住,立刻求饶了:“师兄,我说,别打架,师弟我打不起这个架。是大哥要给你个惊喜,让我在晚上带你去一个地方。”

  威压收了,月珂又能动了。他松了一口气,抬手擦去额间的汗。

  “那小子还是没忘记那个花灯的事。”容墨泽收回千机,看向了期叶城的方向,“阿尧这个笨蛋,我那时怎么有心思陪你谈情说爱。”

  ———————————————————

  段楚尧前世为了那个最大的花灯,忙了好久,结果容墨泽却一把火给烧了,他想的是师尊应该不喜欢。于是就有了月珂天天对段雨缺埋怨,说是段雨缺这几天陪他的时间太少了的场面。段楚尧连着好几天拉着段雨缺设计七夕的时候给容墨泽的惊喜,事无巨细,每一个过程段楚尧都要自己参与。

  这种事以月珂的性子必然要插一脚,段雨缺在月珂去找容墨泽之后,他十分郑重地怀疑道:“哥,你觉得阿薄能不让嫂子察觉吗?”追了月珂两世的段雨缺十分清楚月珂的性子,表面是个狠人,实际上是纸老虎。

  “就是想让师尊知道,他也许会更加惊喜。”让人不能理解的脑回路,作为段楚尧的同胞弟弟,段雨缺从没弄清段楚尧到底在想什么。可是,容墨泽却能够精准猜中段楚尧的心思。这也许就是段楚尧和容墨泽之间独有的默契吧,即使身处两地,但是对方所想都能知道。

  夜晚来临,容墨泽根据月珂所指来到期叶城外的湖边。七夕时城内灯火通明,城外也会跟着温暖起来,往年皆是如此。今天城外却格外清冷,没有人来到这里放花灯或者孔明灯。

  “阿尧,你在哪?”

  接着,容墨泽听到一个响指。湖面上的花灯逐一亮起,漆黑的空中也如白昼一般明亮。是孔明灯,容墨泽看见每个孔明灯都写着“师尊,我爱你”。

  湖面上也被各式各样的花灯填满,烛光在孔明灯的光辉之下显得有些暗淡。而且有的花灯还因做工粗糙沉入水中,有的花灯很丑,很明显是个新手做的。段楚尧这人除了打架斗法,其它方面可以说是废物一个,例如做花灯。

  容墨泽环顾了周围,看见了离他十多米远的段楚尧手中拿着一盏花灯。那双修长的手骨节分明,上面还有许多细小的伤痕,他前些日子竟没有注意过。容墨泽冲过去抱住段楚尧,笑道:“谢谢你,我其实不是不喜欢那盏花灯,是因为我当时觉得你对我太好了,我不配你对我的好。我明明应该是十恶不赦的魔尊,应被正道中人所唾弃。但你对我真的太好了,当时的我是坠入了地狱的,不配这份好。”容墨泽的脸颊滑落几滴泪水,他没有想到这个傻小子准备的惊喜是这个,一盏花灯不喜欢,就亲手做了更多盏。本该仗剑天涯的人,为了他洗手作羹汤,为他做花灯,为他收敛少主的傲气。

  段楚尧抬手摸了摸容墨泽的头,说道:“师尊,你值得一切最好的。我可以为你学那些我不喜欢的东西,只要你开心。”

  满湖花灯,只愿你开心,只为博你一笑。段楚尧用了两辈子捂化这块冰,还要用余生来宠着容墨泽。他傻,他愿意,容墨泽伸出手扶起他时就逃不了了。容墨泽伸手扶起段楚尧,然后把自己搭进去了。如果再回到那日,容墨泽定会把段楚尧带出期叶教,带回千机阁藏着。

  “我希望你不要活得特别久,和我一样久就好,今世轮回路上你我就不用孤身一人。下辈子,我一定先找到你,把你藏起来。好不好,阿尧?”

  ———————————————————

  有一说一,段楚尧真的手残,他坚持所有花灯都自己做,可是效果真的差,花灯没做好,有好几个已经沉水了。孔明灯是段雨缺想出来的,这样兴许能弥补花灯的不足。

  看着河边相拥的两人,段雨缺用力握紧月珂的手,道:“阿薄,我绝对上辈子欠我哥的,为他和嫂子操了十多年的心。”

  “呵呵,阿盲,你哥这么浪漫,你怎么就不能学学呢?”

  冤呐!这些创意全是段雨缺帮段楚尧想的,他哥只是动手做了花灯而已。

  算了,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好好表现,他们还有余生可以浪漫。

  上一世,段雨缺没能在月珂犯错前拦下他,这一世,他提前找到了最凉薄的他。他没有认错过月珂,段雨缺一直知道,月珂就是自己等的那个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寒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寒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