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牧阳靖2021-01-09 21:103,999

  虽说我们这个房间看起来小,但是可以算的上是豪华游轮上的标准间了,而且在卫生间里面有台洗衣机和烘干机,这对我们来说绝对是目前最好的享受了,但是令人难受的是我目前没有换洗的衣物,所有的衣物全部都在最早的那辆小轿车上了。

  “你可以去船上的捐赠物品区里看一看。”一个穿着海军制服的女军官给我了一张地图,“就在这里,这里堆放着很多捐赠的衣物和鞋子。”

  在清空了一个背包之后我前往了船舱上的捐赠区,在路上我看到了许许多多没有房间住的难民不得不在床上的过道上打地铺,难民最集中的区域是船上的中心区,这是一个类似于室内公园的地方,而这里的难民是最多的,就连已经干涸的喷水池里都有难民。

  如果这里出现了感染者,恐怕不到半小时这里就会沦陷吧,一想到在这种封闭船舱内发生那种人咬人的事情我的脊椎就开始发凉。

  跟着地图的指引我来到了捐赠区,我没有想到这种像超市的地方居然还有两名陆军士兵在驻守,直到进去之后我才知道派遣士兵来这里是为了维持我们这些难民的秩序,想在这里“捡垃圾”的难民排起了长队,而且每次进入拿到自己需要物资的人只有二十人,为了防止难民冲突,或者可能已经有难民起了冲突,才决定在这里部署士兵来维持秩序的。

  这里看起来就像是个简陋版的大型购物超市,我之前一直以为这种捐赠区就是那种一堆旧衣服堆在一起让你自由捡垃圾的地方。

  “能不能快一点啊!”我前面的大妈开始着急了起来,“我们家孩子还没衣服穿呐!她现在可是浑身都是血啊!”

  “就是啊!你们也稍微为别人着想一下啊!”我后面的大哥开始推搡着我,于是人群开始互相推搡起来。

  维持士兵看一了一眼我身后那个大哥,他看起来像是挤的很开心的样子,于是这俩士兵互相对视了一样非常粗暴的就把那个大哥拖了出来。

  “唉?你们干嘛!”那个大哥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的手就被绑上了束缚带。

  “这是一次警告,下次再有这种情况我们将直接把你扔到水里喂鲨鱼。”接着,他们拿出催泪喷雾朝那个大哥脸上喷了起来。

  听到那大哥犹如杀猪般的惨叫,整个人群顿时都安静了下来。

  “姑……姑娘啊,要不你站这吧,我看你身上也都是血,肯定很难受吧……”那个起先叫得最凶的大娘笑着冲我说道,因为她旁边一直有个士兵瞪着她。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我也没打算客气,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早点拿到自己需要的东西早点回去淋浴休息。

  我正好是我们这一波的第十人,我推着他们不知道从哪里整来的购物车来到了衣物区。

  说实话,我并不知道朴老师的尺码,但是我想着身上衣服标签上有着尺码,我就照着身上衣服尺码拿就好了,在查看了尺码和鞋码之后我松了一口气,好在朴老师的尺码是M,但是像什么bra的尺寸之类的我就不知道了,而且我也不能把那玩意脱下来,但是我目测了一下拿了一条B的。

  在经过一番抢购之后我拿到了几件冲锋衣、T恤和各种样子的长短袖上衣、几条牛仔裤,甚至还有几条真正军版的Frog的裤子,这是真正让我喜出望外的好东西,由于我拿的东西太多,我不得不又拿了一个始祖鸟的40L的背包来装这些物资。

  回到我的房间内,我发现我的朋友们都聚集在阳台上看着些什么,我放下手中的东西好奇的走过去,刚到阳台上我就听到了飞机引擎的声音,我抬头望去,看到了满天数不清的运输机、轰炸机以及直升机,而远处的岛屿上开始亮起火光,接着爆炸声响起,岛上变成了一片火海。

  “真希望汉斯他们已经逃了出去。”约翰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岛上,我们都没有说些什么,只听到桑尼和娜塔莎的叹气声,过了一会我们都回到了室内拉上了窗帘。

  “这是好事,对吧?”娜塔莎问道,“证明我们现在还是有反击力量来对抗这次疫病的。”

  “这样最好。”由美子从浴室出来,头上围着一条毛巾,“能最快结束这场疫病最好了,万一拖到弹药告缺就不好说了。”

  “不好说,真不好说……”桑尼摇了摇头,“只要别像那些科幻大片里面演的那样就好了。”

  话题逐渐变得沉重起来,屋里面又再次没了声音。

  “整的跟世界末日一样,这还有一整船的活人呢,哪能说没啊。”我扒着自己带回来的那两大包的衣服,“看看,这么多好东西能让我找到快乐,或许你们该去尝试一下购物来缓解缓解自己的压力。”

  说着我从背包拿出来一个小气锤扔给了桑尼。

  “缓解压力是很重要的桑尼,如果你不想让自己变成神经病的话就趁现在找点乐子去吧,一旦我们到达难民营,那里的生活可不会像我们现在那么滋润了。”

  “你这家伙,现在连我学长都不叫了。”桑尼笑着在我头上用小气锤轻轻的敲了一下,“我会去找乐子的,带着我的娜塔莎。”

  说着,他把他的寝具扔到了上铺的娜塔莎的位置。

  “哦哟,看来今晚有人了过头了啊~~”

  “这还不是为了能让你上床睡觉嘛。”桑尼抓着娜塔莎的手笑呵呵的走了出去。

  “我打算去趟酒吧看看还有没有能让我喝一杯的东西。”约翰挠了挠头,“你们两个有需要点酒精的嘛?”

  “威士忌可以嘛?我一直想尝尝那是啥味道的。”

  约翰比了一个ok的手势,虽然我没成年,但是我现在样子是成年人,再说了,喝一点酒精还有助于睡眠。

  等到约翰走了之后屋内就剩下了我和由美子。

  “你还不打算冲一冲你身上的味道吗?”由美子瞪着我,“还是说你需要我帮忙吗?”

  “其实是有一点需要你帮忙的地方……”我尴尬的笑着,“我想在淋浴的时候你帮我把衣物放到洗衣机里。”

  “什么嘛,我还以为你需要我来帮你洗澡呢……”

  “为什么你要帮我洗澡?”

  “因为你现在不是女性嘛?”由美子一脸看变态的表情看着我,“难不成你真的对这个女的感兴趣?真的是恶趣味啊……”

  “我没有,你可不要瞎说!”我哄着脸说道,“我已经打算拿眼罩蒙着眼进去了,你看!”

  我挥了挥从书包里拿出的眼罩,不知道在炫耀着什么。

  “知道了知道了,你快点进去吧,你的衣物什么的就交给我来处理吧。”

  “好,那就麻烦你啰。”

  我走进浴室后将眼罩戴上,摸索着将身上的衬衫、套裙和袜子脱下来扔进了篮子里,接着我拽了一条毛巾就走进了浴室,我小心翼翼的迈着小碎步往前走,我的脚尖像是碰到了由瓷砖做成的东西,我伸手摸了一下,这是一个半圆形形状的物体,我想这可能是用来泡澡用的吧,但是我现在得把身上冲洗干净,于是我再次摸索着寻找着淋浴的开关,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摸到的只有光秃秃滑溜溜的墙壁,就是没有摸到淋浴开关。

  一气之下,我将眼罩狠狠的扯了下扔在了地上,睁开眼睛的我终于看清楚了淋浴开关的位置,但是很不巧的是,淋浴开关的墙壁上有一大扇落地镜,镜子反射出一脸懵逼的我,随后我的脸通红,像是发烧了一般,我很快的调好水温背过身去冲洗着身上的污垢和血浆。

  但是我的脑子缺像死机了一样,他就一直卡在我看到的镜子中的自己。

  像是被魔鬼勾引般,我慢慢的转过身去,镜子中那个看起来才二十三、二十四岁的女性红着脸咬着嘴唇。

  其实朴老师在学校中老师的颜值里面绝对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加上是刚参加实习的工作的老师,在学生中的人气还是十分高的。

  如果她没有做出那些杀害学生、优越至上的事情的话,我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还可能会有一点愧疚感吧,想到这里我突然觉得自己不想回到原来的身体里了,至少要让这个人赎罪,但是我并不是上帝。也不是什么高贵的圣母婊,我只是想找一个没那么尴尬的借口罢了。

  “阳,握把新的衣服放到外面了,一会你可以直接换上了,还有,你的bra尺寸买小了,我把我的借给你了,记得回来给我买条新的哦。”

  由美子的声音把我从自己尴尬的不得了的情况下救了出来,这让我属实松了一口气。

  我至少冲洗了身上、头发十遍以上,在确定自己身上没有任何异常的味道和没有任何没有冲洗掉的脏东西外我进入了浴池。

  浴池温暖的环境让我不禁产生了睡意,我将身体在浴池中找到了一个舒适的位置,再将湿毛巾放到了头上舒舒服服的睡着了。

  或许是我太累了,我的梦境也都是关于那些怪物以及逃跑的内容,还有一些朴老师的记忆也浮现在了我的梦境中,我甚至在梦中以朴老师的视角再次观看了一遍办公室发生的事情,当我用力朝我自己另一个身体的腿砸下的时候我猛地醒了过来,发现水的温度也已经变成温的了。

  我擦干净身子穿上了由美子给我准备好的衣服回到了卧室,大家似乎都因为疲劳而睡着了,而我也没有吵醒他们,我自己一个人独自拿了一瓶威士忌走到了阳台喝了起来。

  威士忌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喝,但是我还是一口一口的往下咽,清爽的海风掠过我的脸颊吹过我的头发,海上是那么的平静、只有游轮发动机的声音与我作伴。

  这就是海上平常的样子么,看起来是那么的平静,美好,仿佛一切都没有改变一样,人类最终的归宿果然还是大海吗,生于大海死于大海,或许等到陆地上都是那些东西的时候我们真的要在海上建立城市了。

  在路过一些废弃的游轮、货轮和小型游艇的时候,我还能看到那些感染者在船上面游荡着,我很动情这些没有逃出来的人,他们的命运是不幸的,漂洋在这种一望无际的汪洋大海中,饥饿、口渴,这些都是他们的敌人。或许这是人类的退化吧,这些盲目出逃的人们显然是没有目的性的,他们或许只是想着逃离岸上的那些怪物就好,但是他们并不是专业的水手,他们并不了解自己没有做准备就打算投往大海的怀抱,这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他们自己死亡或者变成感染者的命运只不过延后了那么一丢丢而已,与其这么拖延着等死,不如直接自杀来得快。

  我晃晃悠悠的走进屋子躺在床上,威士忌的酒瓶从我手上滑落,我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但是这确实能让我在床上而不是浴缸里面踏踏实实的睡一个好觉。

  而我这次在梦中变成了一个叫做朴慧娜的小女孩,这个小女孩就是朴老师。

  朴老师的记忆就像是一个第一人称的电影一样在我梦中放映着,同时。我也感受到了朴老师的各种感情。

  快乐、悲伤,甚至还有恋爱时候的感觉,以及第一次去约会,穿上那个人喜欢的裙子时候的兴奋感。

  这让我感觉十分惊讶,要知道我以前的能力是做不到这种这种地步的,虽然我不知道附身后,真正的朴老师去了哪里但是我在心里还是能感受到她的存在她还活着,至于她在哪里破口大骂着我就已经无所谓了。而你的身体这件事就是个报应,但是真正让我感觉惊讶的还是我的感情情绪,我能感受到自己的一部分和她纠缠到了一起,就像一条双绞线一样,我们同为一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凭依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凭依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