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措手不及
枫倾诺2021-09-22 13:552,430

  正在思索,萧墨出声打断了她的思路,“明日去南宫府。”

  南宫若侧头看他,也许萧墨一直在看她,也许她侧头的力道太大,萧墨的神色在她眼里,有点古怪。

  没有听到她回答,萧墨问道:“不愿去?”漆黑的眸子里的却是叫人看不出意图。

  “我去。”南宫若淡淡道,不管萧墨是什么意图,她总是要去一趟南宫府的。

  萧墨扫了一眼南宫若,不再说话,只要他再理智一点,就会发现自己对她的态度越发的宽容了,换作别人,别说在他面前摆出一副不耐烦的态度,就是连大声说话也不敢,只是他不曾细想,南宫若更不曾去想。

  “明天去南宫府?”南宫心有点惊讶。

  南宫若点点头,“不知道他有什么目的,但是,我这次是必须要去的。”

  南宫心看着她平静的表情,问道:“发生了什么事?”又补了一句道:“不要对我隐瞒。”

  “萧墨一直在查我的事,这次去南宫府,也许是为了验证他的调查结果吧。”

  南宫心看着她的神情,定定的道:“明天你去南宫府,那群天杀的没什么好心思,萧墨对你的态度诡莫难测,你一定要小心,要保护好自己。”

  南宫若回望着她,心中烦躁的情绪褪去了些。

  几滴露水滴在了南宫若的青蓝色云锦裙上,右手轻抚,裙上的露水瞬间凝成冰晶滑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叮叮声,视线却是望向那刚刚泛白的天际,神情淡淡,看不出任何情绪,一阵微风吹过,一缕发丝滑到脸侧,冷艳绝美。

  她的衣裙是萧墨早就准备好的,阙衣为她梳妆,一切妥帖后,阙衣悄悄告诉她,今日萧墨让几名侍女全部留在月苑,不必跟随。

  不知萧墨是何想法,南宫若等着,等着有人来通传去南宫府的消息。

  萧墨却在她神游天际时出现在月苑,“走吧!”简洁的两个字,不带任何情绪。好似并没有看过她一眼。

  身后的齐岩很不淡定的看了一眼萧墨,其实这种事,不用亲自来的,而且就为了两个字,这不是萧墨的一贯作风。

  轻应了一声,便随他而去。萧墨的态度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要去南宫府。

  当萧墨的马车在南宫府门前停下时,下人才传来消息,南宫烈此时正在正衣冠准备去上朝,在心里把南宫若骂了千百万遍,忙不迭地的出去迎接萧墨。

  一路上,南宫若已经清楚,萧墨前一日便告知皇帝,今日他会去南宫府,所以今日朝上萧墨与南宫烈都不会去了。

  只是这件事是没有告知南宫烈的,萧墨这样做的目的也许是想打一个措手不及,判断自己是否是南宫烈的棋子。

  当南宫烈在门外躬身道:“不知辰王驾到,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萧墨这才看了一眼南宫若,牵起她的手,带着他出了马车,并未回南宫烈的话。

  南宫若懒得在这事上与他计较,顺从的出了马车。

  南宫烈对萧墨把他晾在一边的行为不敢有任何异议,只是低着头。

  南宫若在萧墨的牵扶下,下了马车,萧墨才松开手。

  “昨日本王已禀报父皇,今日南宫大人不必上朝了。”

  南宫烈乍听之下当场懵了,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是弥补归宁省亲这才略略放心。

  “既是如此,辰王可早些告知于臣,臣可准备好一切,方不怠慢了王爷。”南宫烈堆着笑,一脸的讨好。

  萧墨冷笑,“南宫大人对自己出嫁的嫡女,本王的王妃,倒是冷漠的很?”说完,看着南宫烈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再度徐徐开口,“怎么,辰王妃不值得你拜见?”

  南宫若不明白萧墨究竟想做什么,南宫烈脸色变了又变。

  “臣参见王妃。”南宫烈对着南宫若行了一礼,低头的那瞬间,掩下了眼里的憎恨。

  南宫若淡漠的瞧他一眼,“不必多礼。”

  南宫若懒得惺惺作态,看向府内。

  南宫烈先是呵斥了管家立即去准备,这才邀请萧墨,南宫若进府。

  南宫烈在出门迎接时,府内已有人通传,南宫烈的几个子女皆已在正厅候着。

  待萧墨,南宫若行至门前,屋内几人都行礼拜见。

  南宫若扫了一圈,南宫烈的几个子女,到场的有庶二女南宫梦岚,三公子南宫赋,四女南宫念双,六女南宫雅琴。

  至于他的第五子南宫文,并不在此。

  南宫梦岚姿色尚可,性格傲然,打小就看不起谁,对比她貌美的南宫若更是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因她不在府中,平日里没少欺压她母亲。

  南宫念双的母亲是苗疆女子,她遗传了母亲的美貌,是给自己母亲下蛊,害死她母亲,害自己受伤的罪魁祸首。

  南宫雅琴与南宫梦岚是一母同胞姐妹,事事以南宫梦岚马首是瞻,她们的母亲何氏是青楼女子,身份摆在那里,抬不上正室,却也因颇受南宫烈喜爱,在府内身份与当家主母并无二样。

  南宫烈纳何氏时,跟自己的母亲闹了好久,说何氏出淤泥而不染,清清白白跟了他,他就要负责,最后死活将何氏纳进了府,老太太没几年就撒手人寰了。

  虽老太太也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对门楣看重,在世时,她的母亲还不算太难过日子。

  南宫赋的母亲是通房,身份低微,自小看似性子懦弱,实则心机深沉,做事阴毒。

  南宫念双,南宫文的母亲是苗疆女子,身段婀娜,南宫烈也是看上她貌美,当初南宫念双的母亲不知因何遭族人驱逐,是南宫烈救了她,因此自然而然进了府。

  南宫烈府上现在的几个姨娘,都无法抬做正室,南宫烈在南宫若母亲去世后,卑鄙无耻的对族人宣称,自己的正室夫人永远只有白欣妍一个。

  这些事,南宫若是不会去告诉萧墨的,收回视线,不想脏了自己的眼。

  齐岩早已将南宫烈的几个子女是何性子为人告知了萧墨,心中自己知道这几人有几斤几两。

  唯有南宫若,府中众人,无一人对她有任何好言好色,越是这般,背后之事越不单纯。

  萧墨,南宫若落座后,众人才纷纷坐下。

  南宫梦岚娇滴滴的开口,“长姐,你归宁怎么也不提前告知妹妹们,妹妹们也好做准备呀!”

  准备?准备弄死我?南宫若冷笑一声。

  不愧是父女,都是一样的说辞。

  南宫若没有接话,南宫梦岚很是尴尬的绞着手帕,心中却是咒骂着南宫若。

  南宫烈打着圆场,“若儿啊,难得与妹妹们聚一聚,不如去跟妹妹们谈谈心?”

  南宫若没有回话,冷眼看向南宫烈,“我去母亲房中看看。”说完,起身,谁也不理的就走。

  “本王也去。”萧墨起身。

  南宫烈也跟着起身,“梦岚,带王爷还有你长姐去。”

  南宫若冷笑,“不必费心,我母亲的房间我还是记得。”

  南宫若,萧墨一前一后走出了房间,南宫烈几人面面相觑。

  这萧墨对南宫若的态度似乎格外不一般,如此无礼,他居然毫无反应,今日来此,是试探还是什么,都在心中暗暗揣测。

  “爹,王爷性子那是出奇的冷,南宫若那么傲慢无礼,他居然无动于衷?”南宫梦岚凑上前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烙骨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烙骨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