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血染城头
stardust2020-09-19 02:203,307

  “快一点,再快一点!”

  距离寒铁关不到二十里的位置,一支骑兵部队正沿着官道疾驰,为首一人身材魁梧,穿着寒铁关守军制式盔甲,脸庞还有些稚嫩,正是雷云之子,雷成。

  他之前被派去向青州求援,青州总兵方思杰和雷云关系匪浅,自然明白事情的严重性,只是大周帝国铁律,没有皇帝命令,跨州的军事活动一律视为叛逆。

  因此,他也早早的准备好了轻骑和粮草,一人三马的配置,在圣旨来到青州的同时,这支部队就在雷成率领下,向燕州寒铁关出发了。

  虽然他们一路日夜兼程,但是真正接近寒铁关的时候,已经接近一个月了,雷云也不由得揪起了心。

  “雷将军,我们得休息休息了,还有二十里地了,现在这个状态,就算我们到了也没有什么战斗力。”

  说话的是青州领兵岳峰,也是方思杰的心腹,他看了看身后,虽然方思杰选出来的都是精锐,不过这样长途奔袭,已经让大多数人吃不消了。

  “这……唉,行吧,原地休整半个时辰,然后我们直接去寒铁关。”

  雷成叹了口气,知道他说的是真的,只得下令。骑兵们默默松了口气,三三两两的坐下休息,放松着有些麻木的小腿。

  “小雷将军,你别太着急了,咱们上午前一定能赶到,你也累了好几天了,趁现在多恢复恢复体力,到时才好上阵杀敌。”

  岳峰年纪比雷成大不少,也能看出来此刻他已经乱了阵脚,便好心劝慰道。

  雷成也知道他说的在理,强忍着内心的焦躁,叹了口气席地而坐,拿起随身的干粮啃了起来。

  “小雷将军你放心,裂风族攻城啊,每年冬天都要来一次,这也算是个传统了,一帮乌合之众,怎么可能攻破寒铁关。雷总兵已经镇守了这么多年,不会出什么事情的。”

  岳峰看得出来他还有些闷闷不乐,坐到他旁边,递过自己的水囊。

  “唉,话是这么说,但是今年情况有些不对,否则我父亲也不会连发十二道流星骑前去洛城请援了。而且您也知道,咱们这只是先锋部队,洛城那边甚至还派出了朱雀卫和青龙卫,要跟着青州援军一起支援。这么大阵势,以前什么时候见过。”

  雷成接过水囊仰头灌了几口,才忧心忡忡的说道。

  岳峰拍了拍他的肩膀,也不知道说什么。雷成说的也是他所疑惑的,青州援军就算了,北境的燕州云州在面对裂风族南下入侵时,请求青州救援支援虽然不常见,但是也有几次,不过惊动了洛城,甚至派出了朱雀卫和青龙卫,上次见到那四支部队出动还是什么时候了……几十年前了吧。。

  岳峰还在思索,忽然从道路前方跑来被派去警戒的士兵。

  “岳统率,前面有部队来了,似乎是从寒铁关来的。”

  岳峰雷成对视一眼,眼神里有些疑惑,站起身一起向前走去,转过个弯,只见确实是打着寒铁关的旗号,不过这支部队,看上去实在是有点过于惨烈了,虽然只有不到一千人,但是几乎所有人都带着伤,而且其中更是大部分人只能拄着武器前行,其他一些带轻伤的,则牵着马车牛车,上面躺着的则是无法自己走路的重伤士兵。

  见到有人过来,这支部队小小的骚动了下,然后其中带队之人便走了过来,看清楚雷成岳峰面容后,脸色一喜:“小雷将军!”

  雷成也是一愣,这人是自己父亲雷云麾下的一名队率,唤做柳志,在军中素有智勇双全的名声,不过此刻他也和其他人一样,盔甲上带着数道触目惊心的伤口,整个右臂也被包裹住,似乎受了不轻的伤。

  “柳大哥,你怎么在这里,寒铁关怎么样了?”

  雷成向前一步扶住他,连忙问到。

  “我们上午刚出发,雷总兵让我们先带着伤兵撤下来,怕万一……万一寒铁关失守……”

  柳志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只剩下了苦笑。

  “失守?怎么可能?寒铁关可是从建成以后从没有被攻破过啊。”

  雷成一惊,他之前的担心,最多是父亲在寒铁关镇守时受伤,但是从来没有想过寒铁关会失守,不只是他,岳峰也是眉头紧锁,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比他预料的还要严重许多。

  “裂风族不只是一帮蛮子吗,怎么会把雷总兵逼到这个份上。”

  他向北看去,似乎想看到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谁知道呢,今年真是见了鬼了,”柳志满脸苦涩:“往常来说,那些蛮子在城下围个几天,爬爬城墙,丢下几十具尸体就撤了。但是今年,先不说他们疯了一样的蚁附攻城,夜袭,甚至还知道排兵布阵,就像……就像是一支军队。”

  岳峰和雷云心跳顿时一顿,数以百万计的蛮子根本没有什么可怕的,但如果他们被组织起来,变成军队,那么……

  “所有人,全部上马!在到达寒铁关之前没有休息了,冲过去,将所有看到的蛮子杀个精光!”

  岳峰大声吼道,而雷成则已经冲了出去。

  ……

  寒铁关,正午。

  雷云从来没有觉得手中的大刀如此沉重,身上的盔甲也宛如一座大山,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看见城墙后又冒出一个人头,他条件反射的倒拖着刀冲了过。“给我去死!”他大喝一声,用尽整个身体的力气,大刀划出一道致命的弧线,将那人头颅砸碎。

  然后他便再也站不住,重重的摔倒在地。手中长刀也滚到了一旁。

  “保护总兵!”

  “快!扶他下去!”

  耳边传来护卫焦急的声音,时远时近,雷云想努力爬起来告诉他们,不要管自己,守好寒铁关,但是身上却提不起半分力气。

  终于,在护卫想把他付下去的时候,他借力站了起来,扫视了一圈,喘着粗气问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我们还有多少兄弟。”

  “已经数不清了,总兵。”护卫扶着他远离城墙头,避免被伤到:“现在预备队也上来了,所有受伤的就在下面休息,能动了就自己爬上来,韩统领受伤了两次还想上来,结果不久前晕过去了,现在已经跟着最后一批撤离的伤兵走了。”

  “也就是说,我们是最后留下的?”

  护卫无声的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也无需他多说什么。

  “走,我们再杀几个蛮子,老子就不信了,咱们大周帝国的好男儿,还能输给这群野人!”

  源源不断的裂风族战士顺着绳索,云梯向上攀登。虽然寒铁关的守军仍然非常英勇,但他们毕竟是人,不是机器。在这么长时间的厮杀之后,动作也会逐渐变得迟缓,而这,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则意味着死亡。

  寒铁关下,裂风族营帐内。

  周略仍然面无表情的背着手,看着眼前这座被称为天下第一要塞的寒铁关,心情起伏不定。

  终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眼前的场景并不在他预料之内,他只是用计挑拨了裂风族内几个有冲突的部落,但很快整场行动演化成了整个联盟的火并。一夜之间,各个部落有趁机报仇的,也有趁火打劫的,裂风族本就是由上百个部落组成的松散联盟,都生活在同一片草原上,可以说有冲突矛盾很正常。

  而当周略想到这点时,他便顺水推舟的做了一次幕后推手,现在,整个裂风族的部落大概分为了四个派系,实力也较为均衡,而他所代表的圣女一系,则掌握着联盟的最高决策权,至少是名义上的。

  仅仅这么一个改动,却让裂风族的战斗力上升了不知一个台阶。以前的裂风族作战,毫无战术可言,只是一拥而上,然后溃败逃命。就算周略想指挥,面对数百个部落,命令不通,他也无从下手。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他只需要指挥四个队伍就好,经过简单的调配,便可以发挥出巨大的威力。

  甚至……有可能将寒铁关攻破。

  只是,自己真要这么做吗。

  他已经可以看出来,现在寒铁关已经在悬崖的边上,只要自己推一把,便能打破平衡,将城头占据下来之后便可以发挥人数优势,破坏城门进入巷战,那么自己占领寒铁关这座桥头堡,便不费吹灰之力。

  再之后,有了寒铁关这个据点,自己无论是南下青州袭掠还是转向云州继续割据,他便再也没有后顾之忧了。同时,他的名字也会被记载在史书上,伴随着浓墨重彩的一笔: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攻克寒铁关之人。

  不过,引外敌南下,他将来真的不会后悔吗。

  周略的拳头捏紧了又放松,闭上眼,脑海一片混乱,时不时夹杂着之前的回忆。

  “周略,这次出关清剿,一定要谨慎谨慎再谨慎,可别丢我的人。”

  “哥哥,你放心去吧,我和娘在家等你。”

  “将军!我们的物资被大雪吹走了,而且已经被包围了!怎么办?”

  “事已至此,罪在将,不在军,你们四散逃吧,向南逃,逃回寒铁关,找我师傅,告诉他我没有丢他的人!”

  “将军不要!将军,不如我们投降吧,秦总兵会来救我们的,到时候我们又是一条好汉。不是兄弟们怕死,是自杀在这里,太憋屈了。”

  “圣旨到:罪将周略,率军叛国投敌,命寒铁关总兵,秦昊天,立即将其抓回洛城等候发落。抄家,其母打入大牢,其妹发配扶西城官妓。”

  “你,还觉得自己是帝国的明日将星吗?认清自己的身份,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

  最后,水淼在他耳边说的话又一次响起,他的眼神逐渐冰冷,也不在犹豫,扭头对身边传令兵说道:“通知阿不都外力和谷穆蔡,集中所有兵力,把西城墙给我攻下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河万里录——杀破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河万里录——杀破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