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禁城
stardust2020-09-13 21:203,016

  裂风族大营,嘈杂的营盘也只有在每天的此刻才能安静下。就连被安排去巡逻的几个士兵也偷偷躲在火堆旁,裹紧身上并没有多厚的皮毡沉沉睡去,只有木柴燃烧时候的噼啪声响。

  靠近中间的一座小帐,周略坐在一张矮几前,一只手在上面时不时涂涂画画,若有所思。

  “呼啦”一声,门帘被人掀开,带进一屋寒气,角落的火把晃了晃,才没有熄灭。周略皱眉看去,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水淼,此刻正一脸怒气的看着自己:

  “周略你什么意思?刚刚我们明明已经登上寒铁关城头了,为什么就撤了?”

  “上不去的,”周略只是摇摇头,没有看她一眼,还是低着头在桌上写写画画。

  “按照大周帝国军律,寒铁关总兵在有战事时必须驻守在寒铁关,雷云那人我了解,天才说不上,但是毕竟在我老师身边了跟十几年,守住寒铁关还是绰绰有余的。”

  周略在袖子上擦干手指上的水,看着桌子上那幅用水印画出来的地图,不知在思考着什么。

  “可是……今晚不是已经……”

  “夜袭这种把戏,也就第一次用的时候有效,如果一刻钟占领不下来,那雷云提前准备的预备队就算再磨蹭也能反应过来了。”

  “那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水淼叹了口气,心情无比烦闷,她也没有想到,一道寒铁关居然如此难缠,难道自己的复仇计划这么早就要夭折于此了吗?

  “没什么能做的,就你手下的这些人,说他们是乌合之众都是看得起他们,连像样的攻城器具都没有,光凭蚁附攻城就想占领下这天下第一雄关寒铁关,呵,痴人说梦。”

  周略轻哼一声,语气带着一丝不加掩饰的嘲讽。

  “我让你指挥可不是让你说风凉话的,”水淼瞪了他一眼,“你要是有什么办法就快说。”

  “我先说好,这个办法的成功率只有五成,而且……在接下来的三天,我要所有的指挥权。”

  周略眼神中目光闪动,显然是下定了决心。

  “五成?”水淼皱皱眉,显然是有些不太满意。

  “这可是寒铁关,从建成到现在就没有被攻破过,有五成的基础已经很不错了。”

  周略毫不客气的瞥了她一眼,继续说道:“另外,如果我没有猜错,一直跟在你身边的那个护卫就是水家影卫吧。”

  帐篷角落中,躲在阴暗处的那名男人抬起头,眼睛不带丝毫感情的看向周略。

  “接下来的计划,我还要借他一用。”

  ……

  洛城,皇宫,整个大周帝国权利的中心。

  楚天河一身禁军铠甲,昂首阔步的走进禁城大门,门口守卫一个挺身,冲他行了个礼。楚天河向他们点了点头,便迈步向里走去。

  “统帅,这个人?”

  一名守卫拦下跟着他的林清麟,此时的她也穿着一身金色战甲,只是因为身材单薄而略显得不合身。

  “这是我特招进龙卫军的,以后你们就是同袍,我先带她来看看。”

  林清麟一句话也没有说,仿佛正在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无关。只是右手没几张和稍稍攥紧的拳头。

  “这……”两名守卫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出一丝一缕,龙卫军中何时有女流之辈加入了?当然,当着楚天河的面,他们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又站回了自己的位置,目送两人走进了皇宫。

  “记住,此刻你的身份,是晋州剑派的弟子,名字……就叫墨麟好了。”

  楚天河目视前方,说的话却一字不落的传到了身后林清麟耳中。

  “为何是晋州剑派?”林清麟微微皱眉,在她父母出事后,林清麟一直是在青州剑派习武,自然知道青州晋州两个门派的恩怨。

  “不错,”楚天河微微点头,耐心解释道:“晋州剑派与朝廷一向交好,也有不少弟子来这里求个一官半职。你借着这个身份,能少一些麻烦。另外,凭借我师母给你的教导,倒是也不用担心你被人识破,呵,毕竟是上一代晋州剑派弟子中的大师姐,她的女儿怎么说也不会太差。”

  林清麟只是轻哼一声,没有说话,回想起年少时父母教二人习武时的场景,不由一阵失神。那时父亲总开玩笑的说,他们两人算是集青州晋州两家剑派的长处,将来前途一定不可限量。那时楚天河也只是憨厚的笑笑,然后眼里带着光更加努力的练习,而母亲则是嗔怪的说,不需要他们能多厉害,只是希望一生平安喜乐,还时不时给两人端来糕点。

  没想到,那样的日子却是再也回不去了。

  “这里是御花园,我已经安排下去了,以后这里就是你值守区域。”

  七拐八拐后,眼前景色豁然开朗,林清麟也是眼前一亮,只见前方是一片清幽的园林,一条潺潺的小溪从假山留下,绕着凉亭蜿蜒而过,四周花团锦簇,各类娇艳的奇花异草争奇斗艳。

  “楚统领,好久不见啊。”

  正当林清麟还在四处观看四周景色时,花园内却出现了两道人影,冲楚天河打着招呼。

  “见过晋王,齐王二位殿下。”

  楚天河看见他们,却是向前一步,挡在林清麟身前,低头行礼。这时林清麟才看见从假山后面转出来的两人,都穿着宽大精致的华服,头佩高冠。左手边那人看上去二十出头,眼中始终带着若隐若现的笑意,让人一见就有如沐春风的感觉,刚刚冲楚天河打招呼的也正是他。而相比之下,右手边那人则只是漫不经心的冲楚天河抱了抱拳,就算见礼了。

  “这里也不是朝堂之上,楚统领不必如此客气。”被楚天河称为晋王的年轻人挥挥手,示意他不必如此约束,“今日天气不错,我和三弟来这御花园随意转转罢了,咦,不知这位是?”

  晋王的眼神一转,却是看见了一直跟在楚天河身后,低着头一言不发的林清麟。凭借他的眼力,这宫内大大小小几百号人,他也都是熟悉的,更不用说龙卫军这种,专门司职保卫禁城的部队,他一向是拉拢有加的。只是眼前这穿着一身龙卫军盔甲的姑娘,他却从未见过。

  “启禀二位殿下,前不久在御花园当差的护卫因病返乡了,这是我专门特招的护卫,晋州剑派出身,武艺不凡。墨麟,还不快来见过二位殿下。”

  说着,他冲身后的林清麟使了个眼色。林清麟也向前一步,抱拳躬身见礼。

  “原来是墨姑娘,”晋王笑容不变,示意她不必多礼:“楚统领的本事我们也是知道的,当今天下能得他称赞一声武艺不凡之人,可是不多。更不要说是墨姑娘这样年轻的俊杰,想必这次天选大会上,姑娘定能大放异彩。”

  “哪里哪里,晋王殿下太抬举我了。”

  这晋王的一番话,算是把两人都夸奖了一遍,楚天河口中连称不敢。而林清麟即使知道他便是自己仇人之子,对他的敌意也不由轻了几分。她就是这样的人,若是称赞她长相,那林清麟只会无动于衷,说不得还要给对方贴上一个轻浮的标签,但若是夸她武艺高强,却正好是挠到了痒处。

  双方又不痛不痒的聊了几句,便各自道别离开,转过一个假山,待确定看不见二人身影后,晋王收敛了笑容,回首问到:“阿烈,你觉得刚刚那个姑娘实力怎么样?”

  齐王,即当今的三皇子,名为周恒烈。整个皇城也只有晋王会这么称呼他了,听到二哥发问,齐王皱眉回想了一下:“没什么感觉,对于这种练剑的人来说,不出剑也看不出来他的实力,不过听她呼吸,似乎没有间隔,说明内功不错。”

  “嗯,观察的很细致,有进步。”

  晋王殿下,即二皇子脚步不停,淡淡夸奖了她一句,而齐王也是嘿嘿一笑,还没等他说什么,晋王就继续说到:“但是,还远远不够,你漏掉了最关键的一点……”

  晋王停下脚步向后看去:“那个姑娘不是楚天河说的晋州剑派,她是青州剑派出身。”

  “哦?”齐王一愣,也跟着他的视线向后看去,但是什么也看不到。

  “晋州剑派和青州剑派,自从分家以后,便争斗不断,俗话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他们两家都是以剑立足江湖,自然会不断摩擦。而为了区分,晋州剑派佩剑都会在自己身体左侧,青州剑派则是右侧,这对咱们来说或许无所谓,但是对他们来说,却是极其重要的。”

  “二哥你好厉害,这都知道。”齐王愣了一下,然后由衷赞叹道。

  “不过,在这个时间点上,楚天河为什么要费尽心机安插一个人来禁城呢,是自己的想法,还是……有人安排。”

  晋王并没有回应,只是继续走着,心中的疑问也一点点浮现出来,但是外表却没有丝毫异样,只是又挂起了那招牌的让人如沐春风的微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河万里录——杀破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河万里录——杀破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