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索然无味(二)
任文末2020-09-08 15:425,598

  根常在即林阴之的母亲这会儿正在厨房忙的不亦乐乎,锅碗瓢盆敲的叮当乱响,餐桌上已经摆了好多菜,但再看她的架势,仅仅热身而已。

  关于菜谱,显然早已想好了的。在她眼里,今天的日子不同寻常,其心情比起她自己过生日还要高兴,或许她也只能做到这些,亦或唯有如此才能更好的表达对林树有的感情、对这个家的感情。她清楚自己只是一介妇女,直到现在对这个家庭唯一的贡献就是生了个儿子,所以一直以来在她心里始终认为每一天都是老天对她的眷顾,既是眷顾就要感恩,投入到家庭中的感情还不算,更要在此基础上始终保持一颗报答之心,尤其对于林树有,只有这样才能使得根常在在每每想起林树有这么多年风雨历程的时候稍有安心。不过近一年家里又添了一位新成员,即儿媳妇周小叶,所以在做菜的时候就要考虑到周小叶的口味,然而,在根常在的认知里作为一个新媳妇普遍的口味无非就两种,酸和辣,想到这,根常在不禁叹了口气,媳妇娶进家来有一年了,可媳妇的肚子并没有随着时间推移而有丝毫起色,即便之前没有动静总不能一直没有动静吧,说不定已然有了也未可知,于此倒不如多做一些酸辣菜试试周小叶的胃感如何,根常在想着。

  周小叶:“妈!”

  一声清脆的喊声远远传来,远到离看见人还要等上一会儿,很难想象这是出自周小叶之口。听上去好像不管声音多大都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且来之前不管心情有多难过而在这一刻仿佛都烟消云散一般,以致脸上的表情无不透露出如同见了亲妈似的那么高兴。确实,单说如此举动的儿媳妇有谁不喜欢,尽管林家是个数一数二的富贵之家,但周小叶的种种表现以及本身的美丽动人尤其交际方面的为人处世哪一样不与林家媳妇有着处处相符,唯一的遗憾是还未曾像根常在一样再为林家生个孙子,不过这也不要紧,至少现在还没有表现出永无迹象的任何现象。至于林阴之,缓缓而来,他才不管为什么周小叶还没进门就先一声大喊,他也没心思去弄明白为什么周小叶每次来这里都要比平时显得高兴许多,见他仍然无精打采,直到在临进门时突然收到一条短信这才来了精神头,迫不及待的回复过去,再等着对方回复过来,以致在门口处站了好久才魂不守舍的挪步进家。

  周小叶:“妈,大老远就闻见香味了,我得跟您好好学学,省的阴之整天闲我做的不好吃。”

  根常在:“哈哈……这个臭小子,饿他三天吃什么都香,对了,我做了好多又酸又辣的菜,喜欢吃吗?”

  周小叶:“爸和阴之喜欢就行,我不要紧的。”

  没明白?还是装糊涂?不过从话里也挑不出毛病来,毕竟是林树有的生日再加上以林阴之为主,即便自己喜欢在这种特殊日子顾全大家也是完全理解的。按正常人的思维都这么想,然而对于一个急切盼望孙子的婆婆来说,这种顾全大家还是没有的好,也就是说根常在所希望的就是周小叶能直接了当的回答喜欢,且以此能明确说出已经怀孕就更好不过了。但上述都没有,根常在难免有些失望,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累计叠加总有变成生气甚至愤怒的时候,不得不说,倘若今天不是林树有的生日说不定就按耐不住了,她要问问到底怎么回事。而关于此事的直接关系人即林阴之在这一刻与根常在却有着明显区别,见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沙发的宽大绵软并没有让他有丝毫分心关于手机的对方短信回复,当然也全然没注意到餐桌上已然摆了好多菜的香味飘飘。等了半天终于得到对方的回复,暂且不说内容是什么,但从林阴之的表情可以看出其高兴程度早已盖过了今天老爸的生日,甚至可以形容还从未有过这样值得他高兴的事情,不难猜到,能如此让他高兴定是与对方有着某种约定且事情已经定局,或者说经过他的一番努力终于看到了希望,而这种因有希望的高兴却有些类似于和周小叶当初的情景,尽管程度稍高,但如果被周小叶看到定能感觉出似曾熟悉。

  林阴之:“妈,我爸怎么还不回来?”

  根常在:“跟他说了早点儿回来,应该快了。”

  等林树有回到家已经十一点了,一家人各怀心事,唯一能证明今天过生日的也就餐桌上的菜了。林树有想着,李大爷的话着实有道理,在这么多年从未与余杨有过交往的情况下,余槐为什么突然来访呢,而他俩作为亲叔伯兄弟,余槐的这一突然举动当然不能不想到是出于余杨的指使,既然是余杨,那他到底欲意如何呢,还是李大爷说的对,不管他们是否设的圈套只要不往里面钻或者不给他们有机可乘的机会不就全然没事了,不过依照林树有的打算还是想找人打听一下余杨那边的情况如何,若是能打听到他们此举着实有因就更好不过了。而根常在则想着,之前在说话时没能套出什么,等到真吃的时候想来就能露出马脚,因为因怀孕导致的喜欢酸辣和平时的喜欢是完全不一样的,倘若怀孕了在吃的时候定能表现出不肯罢休的状态,假如没有怀孕虽然也会吃但吃的量就会明显少很多,且前者绝大多数吃的都是酸辣,后者则会什么菜都有照顾了。而周小叶心里不是不明白,尽管明知自己没有怀孕,但她仍试图多吃一些酸辣得以表现出怀孕应有的样子,至于以后也只能再想办法了,这个办法不太明智,可她着实不想过多的让老人感到失望,况且不是她不能生,可对于一个没有怀孕的人又怎能表现的和怀孕的一样呢,尤其没完没了的吃着酸辣,看来也只能走一步说一步了,倘若被看了出来那也不是她的过错。而林阴之全然没有把心放在这里,或许早就飞离了此处,但看他的表情依然高兴,要说明的是他的高兴是从刚才的极度兴奋中还没有回落下来,而且既然心已飞走,那人的种种表现就会显得急迫,见他狼吐虎咽,塞得嘴里都装不下了还不停的夹菜继续送着,也尽管开始的热菜几乎都变成了凉菜,但这对于急于想走的林阴之来说却反而恰到好处。

  林树有:“小之(指林阴之),公司里的事你以后多盯着点儿,我老了……”

  林阴之:“嗯,知道了。”

  林树有:“余杨公司的余槐来找我,我不知道他们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你先去打听一下,看看情况如何。”

  根常在插话道:“他们今天又来了吗?”

  林树有:“没有,李大爷怀疑这是个圈套,我也觉得不对。”

  林阴之:“我有时间就去。”

  林树有:“有时间就去?你下午干什么去?”

  林阴之:“有事。”

  林树有重重的放下酒杯,听声音好像碎了一般。也难怪,在他眼里林阴之一直以来的所谓有事无外乎吃喝玩乐,于此他也不知骂了林阴之多少次,直到现在每每想起仍有着一肚子火,什么晚上不睡早上不起,起来以后东串西逛的以致整天都见不到一个人影,又什么跑车不断酒吧不停的,正经的事一件没有,不正经的事排到预约,而现在都已经是结了婚的人仍然并无改进,尤其在有关公司的事宜上更是从未表现出有丝毫的关心,致使林树有都这般年纪了还要操劳着有关公司的一切事务。周小叶坐在一旁,听得林阴之说出有事后就觉得稍有不妙感,或许也为公公即林树有的这一举动而暗自高兴,静等下文岂不更好,说起来,她巴不得林树有对林阴之臭骂一通,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林阴之不断改进,暂且不说能否改进,至少对于她来说能够挽留感情倒是个不错的契机。林老太显然看出老头子又是要冲儿子大发脾气,也尽管今天是老头子的生日,但在她眼里无论何时的大发脾气只要针对儿子都是不容许的,因为她始终认为,即使儿子错了也不能这样,当然,对于她这个母亲来说儿子也没有错过。

  根常在:“行了,吃你的菜喝你的酒吧,有什么话就不能好好说。再说小之也没说不去啊,你就这么着急?就算着急也不能在一家人团圆的时候乱撒气,小之都这么大了,儿媳也在,怎么就不知道注意点儿。”

  毫无疑问,根常在是以此想堵住林树有的嘴得以有什么事等吃过饭后,当然,对于一个家庭来说想必都会有这种事,更会有像根常在这样的人,这再正常不过。其实,根常在主要的心思还是在周小叶的肚子上,在她眼里这才是真正的大事,前面说过,作为一介妇女也只能做一些以家庭为主的事,尤其在传宗接代这一方面。然而林树有却因为有想说的话没能说出来而导致尤显窝火,更来气的是每次说的时候或者打算要说的时候总是被根常在保护的水泄不通,小时候说,根常在会说孩子还小呢,大了说,根常在又会说孩子都这么大了,真让人无奈之极,转念又想,儿媳确实也在,唉……林树有叹了口气后不知道从哪个盘子里夹了一筷子什么菜放在嘴里后看着屋顶的什么嚼啊嚼……这一情景对于林阴之来说倒是个很好的机会,不过要快,只见他放下筷子,尽管嘴里还仍有着很多东西,但这并不影响他说走就走,喝了口水帮助还未咀嚼要的食物送下,然后擦嘴,起身,一边说着‘等有时间肯定要好好的打听一下’一边又淡定且不失速度的向外走去。果不其然,等根常在的一句‘你开车慢点’远远传来时,林阴之早已开车飞奔而去。

  林树有:“你看你把他都惯成什么样儿了!”

  女人是直觉动物,且随着林阴之逐渐离去尤其毫无顾忌的状态使得周小叶刚才就有的不妙感急剧升温。尽管表现的依旧像之前一样,但已然升温的不妙感尤其在临走时都没有跟她打个招呼以致周小叶再怎么强颜欢笑仍难免透露出些许的失落感,想哭,却又不想在此基础上更是扫兴了今天难得的日子,无奈,只能强忍泪水默默的低下头去,手里的筷子虽然偶尔也夹上一些菜,但夹菜到嘴边时却实在拿不出心情再吃进去,于是便再放回去,而正当放回去之时突然又意识到不能因此使得两位老人感到不快,只好又夹回来,一来一回不难引起两位老人或多或少的疑虑的同时殊不知在周小叶愣愣的眼睛里早已注满了泪水在那荡漾徘徊,感觉稍微一碰就能一泻千里一般。不管周小叶不想表现出来也好、觉得不合时宜也罢,总之在她的脑子里倘若林阴之有错也只不过一人之错而已,而她不能错上加错,不光如此,她还不能假定林阴之有错而表现出来的不愉快,也就是说即便林阴之真的有错在证实之前都要表现的全然无事一样,一旦证实,就再说证实的事。所以,对于周小叶来说眼前最重要的则是忍住痛苦从而去宽言安慰两位老人,她必须这么做,因为除此之外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或者说即便有到也着实不合时宜对于能够顺利的继续当做林家的儿媳妇,当然,同时给予她最大的安慰就是,或许之前的不妙感是自己想多了也未可知。

  周小叶:“爸,您别生气,可能阴之是真的有事要办,等他回来或者等晚上我再叮嘱他一下,您也别喝那么多酒,多吃点菜。”

  根常在:“就是!小叶,你也多吃点,看你瘦的!”

  周小叶:“我没事,就是最近减肥……您吃您的,我会吃好的。”

  减肥?怀孕的人怎么还会有心思减肥,理应是时常都会饿感才对啊,而每次饿感一来就会顾不得身材如何了。想到这,根常在全然明白了,周小叶压根就没有怀孕,或许是因为刚怀孕不久或者还没有确凿是否怀孕才使得周小叶对于身体仍没有明显的感觉,这么猜测也对,但根常在再想起周小叶刚才说到减肥时明显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才导致的停顿些许,之后又慌忙以做掩饰,这么说来那周小叶肯定是明知自己没有怀孕,以此推测,那周小叶在这一期间尤其林阴之走之前的夹菜猛吃都是装的了,她为什么要装呢,根常在想着周小叶定是因为知道此事的重要性而害怕自己的嫌弃,那她为什么要害怕呢,至此根常在突然明白,原来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怀孕并不是像周小叶以前说过的‘等等再要’,而是要不了。周小叶有些后悔,后悔本来想劝劝两位老人多吃些东西,可在劝的过程中一下子露馅了,即所谓的减肥,若在平时的减肥二字总能算的上一个不错的推辞理由,但现在不同,尤其在根常在对于孙子这一方面紧绷神经线的时候,周小叶暗叹一声,本想露脸却反而出了丑,幸好今天日子特殊,再加上本身就不是她的问题这一事实,所以虽有些后悔但也没产生多少愧疚之感。而此时的周小叶全然没注意到根常在的表情,说冷,同时也透露出正在竭力的压制,说不冷,但也着实让人一眼看出,好在无论什么原因导致的没有怀孕还尚未证实,不过,在根常在的急迫下,留给周小叶的时间仿佛不多了。

  林树有依旧喝着酒,一杯接着一杯。关于林阴之的所做所为着实让他生气,但也知道自己儿子一直如此且就这么一个孩子,所以并没有气到全然不顾。单论林树有与根常在比起来,显然,一个十足的生意人无论如何都要比家庭妇女在处理起事情来冷静的多,而这方面其中就表现怎么对待周小叶上,尤其在关乎到孙子的问题上两人更是有着明显的区别,当然,并非林树有不想要或者不着急,而是比起根常在虽然有着同样的心情但在态度上并没有表现的那么强烈。而且当根常在每每因孙子问题责怪周小叶时都是林树有给予阻止的,也就是说倘若没有林树有的阻止关于孙子的事根常在早就挑明了,甚至开骂也大有可能。其实,说起林树有的想法即林阴之和周小叶还都很年轻,其一随着社会的发展关于下一代的执念在现如今的年轻人眼里已然变得越来越淡了,其二即便照常遵循自然规律在年轻人心里仍有着强烈的能多玩会儿就多玩会儿的念头,况且说到自身问题上,这么长时间没有怀孕不能盲目断定只是周小叶一人之责,所以能怀孕最好,若没有怀孕那就不妨再等等。这些话说的没错,听在根常在的耳朵里也觉得有道理,而这也只是关于孙子问题的单一事情,最关键的还是林树有一直觉得周小叶为人很好,且由于闯荡多年使得他在看待事物时重视本质而非表面,至此,包括周小叶的家庭背景以及学历等等在他眼里实则更看重的是周小叶的心地善良,然而,若把如此心地善良之人与迟迟未能怀孕联系起来着实让人很难相信,当然这些都是建立在周小叶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的基础上。

  身体是否有问题是谁也不敢想象的,但同时也是个不能否认的事实。好在林阴之与周小叶二人均没有透露过此事,既没有透露那就说明可能性很小,但凡稍有察觉,即便周小叶不想说而林阴之也会透露的。林树有看事情比较实际,虽说无论行动上还是在心里都很赞赏周小叶这个儿媳妇,但这么长时间没有动静尤其还被根常在不止一次的催促过使得他也或多或少的产生一些疑虑,而这个疑虑经由他想来想去最终就落到了问题是否出在身体上,关于这一点,根常在当然也想到了,她倒不是实际,而是对这个儿媳妇一直就有意见,不过她的想到比起林树有似乎已经认定了就是周小叶的身体有问题,之所以不挑明无非就是依照林树有的想法即再等等。问题是,既然林树有也有这方面的疑虑,那他为什么还要再等等且要求根常在一并继续等呢,不难看出,与根常在相反的是,林树有是想多留周小叶一些时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聊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聊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