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待字闺中
长不大的小怪兽2021-08-11 20:511,117

  正熙三年三月初三,殷府内比平时多出好些人,原是因为殷府的嫡次女殷嘉宁及笄礼邀请了许多显贵人家娘子太太来观礼。

  能有如今这场面,也是因着这家主殷正廷为当朝太傅、家中嫡长女为中宫皇后,加之殷家世代家风清正廉明,为人尊敬,不少人家也是愿意与殷家交好的。

  此时的殷嘉宁正面向西跪坐在笄者席上,赞者为其梳着头,再到初加、一拜、二加、二拜、三加、三拜及其他礼仪的完成,听着正宾一句一句地念着祝词:

  “令月吉日,始加元服。弃尔幼志,顺尔成德。寿考惟祺,介尔景福。”

  “吉月令辰,乃申尔服。敬尔威仪,淑慎尔德。眉寿万年,永受胡福。”

  “以岁之正,以月之令,咸加尔服。兄弟具在,以成厥德。 黄耇无疆,受天之庆。”

  “甘醴惟厚,嘉荐令芳。拜受祭之,以定尔祥。承天之休,寿考不忘。”

  成礼到最后,殷嘉宁对父母亲说:” 儿虽不敏,敢不祗承。”

  然后对父母亲行跪拜礼,对观者揖礼感谢,她今天的及笄礼便完成的差不多了。

  等到宾客们离开后,殷嘉宁就回了她的香茗居。

  香茗居是祖父亲自命名的,香表示美好、香雨、香楠;茗表示茶叶、茗旗、茗柯,字意吉祥,意义优美。她有两个贴身丫鬟,一个名为半雪,一个名为半雨,都是自小服侍她的。

  “娘子今天真真的好看,”半雨朝着殷嘉宁说,“奴婢在旁边看着眼睛都快直了。”

  没等到殷嘉宁开口,半雪接了话说:“净瞎说,娘子哪天不是漂漂亮亮的。”

  ······

  而此时的殷嘉宁满脑子都充斥着一个问题:她的婚事怎么办?虽说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种事轮不到他自己做主,但是哪个女子不会对自己未来相伴一生的郎君憧憬呢。

  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她的婚事还由不得殷府自己做主。虽说殷府是清流名贵之家,但也是抵不过皇权的强大,新帝明里暗里的暗示过殷府多次,将来殷嘉宁的婚事由他做主,以至于殷嘉宁并没有像大多贵女一样在及笄前与旁人定亲。

  前些日子,殷嘉宁在去给父亲送冬瓜芡仁糖水汤时,不经意间听到父亲与母亲在说她的婚事,自那开始她才知她的婚事不仅不由己也由不得自己的父母。

  在这之前,身边的许多贵女们定亲后,她潜意识地认为父母应该会给她找一个“如意郎君”,让她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毕竟嫡亲姐姐已经贵为皇后,加之父母的疼爱,她确实不再适合高嫁或者平嫁。

  可惜,世道偏不随人愿。

  回到香茗居后,殷嘉宁沐浴后便在美人榻上小憩,却没想这一睡便到了未时,还是被半雪叫醒的,“娘子,快醒醒,该到主院去用饭了。”

  “什么时辰了?”殷嘉宁还没有从睡梦中缓过来,有些愣愣的。

  “未时五刻。”半雪边服侍殷嘉宁更衣边回答着。

  “那快些·····你们也不早点喊我起来······”白白嫩嫩的脸颊被撑了起来。

  “这不是看娘子睡得香嘛,想来去主院也不会晚······”

  “看我下次······‘

  衣摆在石子路上轻轻地飘过,留下一缕缕清香。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郎情妾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郎情妾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