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九重劫道祖赵灵台
江风眠2021-02-25 13:132,248

  自三仙山归来之后,李长生几个年轻人也只是在长生殿稍作停留,就各自去休息去了,不为别的,只为了明天的营救。

  当天晚上,袁三河向赵灵台简单的叙述了他闭关这几年所发生的事情,包括此次三仙山之行,赵灵台认真的倾听着,时不时的点点头,似乎对袁三河这个代师很是满意,在听闻袁三河终于收了徒弟时,赵灵台也颇感欣慰,在得知自己曾经的几个徒弟猜到他还活着时做出的反应,赵灵台则是嗤之以鼻。

  袁三河将周旭的身世告诉了赵灵台,后者大发雷霆,周旭的父亲与他也是故交,得知故交已亡,而且此时还与神魔殿有关,这让他在心里又给辛十六那个逆徒记了一笔。

  但是随后江晴雪与李长生结成婚约这个消息则又是让老叫花开心了半天,闭关这几年,他一直放不下两件事,一个自然是徒弟李长生,另一个则是和自己这弟子有着前世之缘的玉丫头,得知这两个小家伙终于再续前缘,赵灵台当然打心眼里开心。

  赵灵台并没有收青灵子为徒的意愿,但是却愿意将他在丹修之道所学的本领倾囊相授,至于剑十三,他却没有提出任何看法,反而对他背后的皓月宗十分感兴趣。

  彻夜长谈,两个故交老友喝了一夜的酒,似乎并没有将第二天的事情放在心上。

  第二天一早,一众人又聚集在了长生殿之中,本来这次赵灵台只想与袁三河带着李长生,三人一同前往,可让赵灵台没想到的是,自己这徒弟才结识不久的几个朋友却执意一同前往。

  袁三河自然表示拒绝,这几个小家伙去了也是添乱,几人之中也就周旭能派上些用场,但话说道一半却被赵灵台打断了:“愿意去就去吧,去长长见识,对他们也有好处,区区几十个小虾米,抬抬手就解决了,有不了危险。”

  见赵灵台这么说,袁三河也不再坚持,一行人出了长生界,便各自御起法器,朝着北方飞去。

  已经度过天劫的赵灵台,如今已经不必在封印自己的修为了,出了长生界,依然是那副英俊道士的打扮,这倒让他身后不远处跟着的李长生心里有了些怪异的感觉,他竟然有点想那个邋里邋遢的老叫花了。

  赵灵台感受到李长生的目光,回头看了他一眼,笑了笑道:“傻徒儿,怎么这般看着为师啊?”

  “师父,这次出去怎么不乔装打扮了?”李长生愣了一会儿,才提出自己心中的疑问。

  赵灵台也愣了一下,回答道:“原来你这小子在想这件事情啊,之前那副打扮,是因为为师封印了修为,至于为什么扮作花子,可能是习惯了吧。”

  “为什么要封印修为啊?”李长生又问道。

  赵灵台笑着说:“为师已经躲了那第九重天劫三百年了,九重天劫,不仅仅是九九八十一道天雷,与之一同而来的还有心劫,风劫,火劫,想要渡劫,可谓是九死一生,没有万全的准备,为师也不敢轻易为之,只好把自己的修为封了,你之前见过的那个紫金葫芦,里面装的是醉仙酿,就是你袁师伯常喝的那种,不过为师的那个葫芦里加了些特殊的作料,可以暂时隐蔽服用者的气息,但每次时间却只有一炷香的时间,所以那三百年里,为师在外界大部分时间都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叫花。

  现在不同了,为师成功渡劫,距离下一次面临天劫至少又有三百年的准备时间,所以就没必要再装下去了。

  你怎么突然想问这个了?”

  李长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没什么,还是觉得师父那个模样比较亲切。”

  赵灵台哑然失笑道:“你小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李长生道:“那时候是不愿意随师父上山苦修,在阳安城多好,有吃有喝,还有宠爱我的父母。”

  一提到父母,李长生的神色又黯然了下来,赵灵台御剑来到他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等李长生再抬起头时,眼前的已经不再是那个年轻俊美的少年道士了,取而代之的是那个曾经无比熟悉的老叫花,此时正咧着一嘴大黄牙,冲着他坏笑。

  “放心吧,你父母不会有事的。”老叫花道。

  李长生闻言重重的点了点头,抹了抹眼角的泪水,一行人朝着北方飞驰而去。

  通过清风明月传来的消息,李长生一行人只用了两个时辰的时间就赶上了押解李家族人的队伍。

  只见一片茫茫的群山之中,上千人的队伍押解着百余名身穿白色囚服的李家族人向着北方缓慢的行进着,队伍中时不时会传出几声打骂声,和哀嚎,李家族人眼神空洞,麻木的迈着双腿,似乎已经认命了。

  在苍穹之上,两只雪白的丹顶鹤隐藏在云层之上,时刻关注着队伍的动态,正是清风和明月。

  在察觉到李长生几人的气息后,清风明月来到了一行人面前,化作两名童子,对赵灵台三人躬身行礼,赵灵台点点头,吩咐两人照看好青灵子等人后,和袁三河拉着李长生,落到了离押解队伍不远的一旁树林之中,隐去了气息,静静的看着不远处的队伍。

  押解队伍似乎察觉到了几人的气息,队伍中两名蒙面的将领对身后浩浩荡荡的队伍作出了一个停止的手势,之后便传令下去,队伍原地休整,上千人停在原地,黑甲士兵围在一众李家族人外围,警惕的观察着周围的风吹草动。

  “师父,我们好像被发现了。”李长生轻声对身边的赵灵台说道。

  赵灵台咧嘴笑了笑道:“发现了又能怎样,徒儿,知道什么叫做境界上的绝对压制吗?”

  李长生不明所以的看了一眼赵灵台,一旁的袁三河听到这也笑了,对李长生说道:“长生小子,你站稳了,你师父要装大尾巴狼了。”

  赵灵台白了一眼袁三河,对李长生说道:“徒儿,记住了,在境界的绝对压制面前,即使对方有再多人,也是白给,为师今天给你表演招绝活,只此一次,注意看了。”

  下一刻,李长生还在愣愣的看着两个老头故弄玄虚呢,就感觉到赵灵台的气息仿佛一张无形的网,铺天盖地的涌向了押解的队伍,接着一个死字从赵灵台口中风轻云淡的吐出。

  只见那上千人的队伍除了几十名轻装打扮的明面黑衣人和穿着白色囚服的李家族人,剩下的身穿黑甲的士兵全部倒地。

  李长生看的清楚,那上千人的队伍竟然在赵灵台轻描淡写的一个字之后,全部七窍流血,暴毙而亡。

  “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转长生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转长生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