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读书
锡兰2020-08-25 10:263,403

  瞿钰休息了一两日,便得继续去弘文馆念书。历来读书时,天还没亮就得起来,瞿钰小时候最怕读书,早起上课前,往往需要兰芝叫个三五遍才醒。

  然而今时今日境况已经不同了。待兰芝带着其他女婢端着盥洗的清水进来时,瞿钰已经从床上起来,坐在镜子自顾自梳着头发利利落落扎成一把。

  兰芝急忙过来:“殿下,我给您梳!”

  瞿钰摆了摆手:“不用。你到时候给我满头扎起辫子来还麻烦呢。就这样吧。”

  “但……您这也太简单了吧?”

  “也是。”瞿钰对着镜子里头照了照,朝兰芝招招手,“你帮我编起来,盘上吧。这头发甩来甩去的,也麻烦。”

  “盘、盘起来?”兰芝一双手悬在公主肩侧又一愣,“您这年纪的,哪有人盘头发呀?殿下,我还是替您扎两个辫子吧?”

  “扎什么辫子,都一把年纪……”这话说到一半,瞿钰也反应过来,讪讪笑了,“是哦……才十五,哪有人盘头发的。”

  兰芝上了手:“那我替您把头发重新扎一边?”

  这会儿瞿钰也不拒绝了,点了点头,任她在自己身后拆了长辫重新梳理。等洗漱完到前院去跟母妃请过安,便坐上了抬舆。弘文馆设于中朝门下省内,得出紫宸门。瞿钰打着哈欠坐在抬舆上一路晃出去。

  一行人自南向北,快到紫宸殿时,瞿钰抬了抬手,兰芝便让抬舆停下,靠过来问:“公主,怎么了?”

  “再走几步,该到东宫明德殿了吧?”

  “是,咱们顺着这条路,再往右一拐便是了。东宫寝殿毗邻内朝,为避嫌也就与掖庭离得远。”兰芝想了想,又凑过来小声道,“公主是想去看看太子殿下吗?殿下这会儿应当还未下朝。不如您还是先去上课,课罢回来了,再去也来得及。”

  瞿钰听她这话,想想就说:“派个人去明德殿知会声,就说我午膳要过来同皇兄一道用。”

  “是,我这就遣人去说。”

  兰芝找了个小太监去跑腿,转回身,瞿钰将手往扶手上轻轻一搭,她便招呼着抬轿的侍从往前继续行去。

  上午上课的是老学究柴紫风柴大人,一把白胡,两鬓如霜,老人家在瞿钰二十多岁时就作古了。今日见他教《尚书》里《洪范》那篇,瞿钰心下也感慨一句,想说既然回来了,这回一定好好听课。

  奈何才听不到半个时辰,她坐在桌前眼皮子就直打架。偏偏这弘文馆内,她坐在第一排,大皇兄要上朝,二皇兄去了太学。老四瞿甫一直低头在桌子底下不知道玩什么,老五这会儿黄口小儿还在上蒙学,余下官宦子弟也没可能与她同排。这般显眼便总少不了柴老先生在她桌前一拍,惊她美梦。

  “三公主,你起来说说,何为皇极?”

  瞿钰赶忙捧起了书。柴大人把她那册子往下一摁:“囫囵吞枣,死记硬背有什么意思?你直观解释。理解了,再背也不迟。”

  瞿钰心底直叹,她一个三十多岁的人了,想不到回了学馆竟还是逃不掉被先生点名提问。但好在他后面说的这话,便与柴大人答道:“皇建其有极,就是说君王如若要统治天下,那在建立政事的时候,必须要有章法。做君主的一定要为人之先,做人的榜样,对天下所有人都要公正,严明,严守法度,奖罚分明。绝不可有所偏颇。能够选贤举能,认清奸佞,无反无侧,王道正直。故言‘天子作民父母,以为天下王’。”

  “……答的倒也条理清晰。”柴大人捻着胡子,瞿钰松了口气,却听他下一句,“既然你有所感悟,今夜回去将《洪范》抄写五遍明日上课时带来吧。”

  “可……您不是说我答的条理清晰吗?”

  “既然你懂了,就该背了。公主不想抄?”

  瞿钰脸上强挤出笑来:“不,不。先生所言甚是。”

  “那明天就不要忘了。”

  听后头传出一阵窃笑。瞿钰余光往后一瞥,就看老四瞿甫脑袋埋在书后头,幸灾乐祸笑得双肩直颤。柴老先生直接伸手在他桌前点了一下,他忙直起身,两腿间“啪嗒”掉下本巴掌大的小人书。

  “四殿下,您是不喜欢老夫上的这课吗?”

  瞿甫今年十二,个头还没开始长,但看他那满身腱子肉就知道合该是个武夫,也是难为他坐在这儿背书。他挠挠头,朝瞿钰这探来一眼求救,瞿钰装没看到扭过头。他只能跟柴大人解释:“没没没有,您的课,对我来说特别……特别受教!”

  柴大人蔑了眼他那本小书,清冷一字:“哦?”

  瞿甫笑容尴尬地看着他。

  “四殿下应当已经对这篇《洪范》记得管瓜烂熟,既然这样,不如今夜先默五遍,明日到课后,再来我这儿背一遍,如何?”

  “这……我哪儿……”

  瞿钰憋了笑,转过身趁柴大人是背对着自己的机会,冲瞿甫竖起两个大拇指,做了口型和她四弟道:你可以的,四弟。

  柴大人一转回身,她又正襟危坐在桌前去了。

  “今日讲学就先到此,其他人将《洪范》抄一遍,明日带来。”

  言毕,一帮官宦学子都起身与先生鞠躬。柴大人走后,大家伙的也都各自散学。瞿钰等兰芝过来收拾东西,自己坐在椅子上伸了伸懒腰,感慨一句:“总算下课了。”,

  却听耳边响起个声音:“皇姐,你的伤都好啦?”

  瞿钰抬眼往旁侧瞥去,虽然如今的瞿甫不过12岁,上一世的他犯过的罪行,也不能就这么强压在他身上。可归根结底,也是见过他心狠手辣的一面,即便眼下是一副憨直的模样,她对瞿甫仍难有好脸色,冷冰冰答了一句:“嗯,好了。”

  “皇姐,我听我舅舅说他们马场新到了一批吐蕃军马,您有空要不要同我一道去瞧瞧?”

  瞿钰与兰芝使了个眼色,从桌前起身:“我还有文章要抄写,没空出宫去。四弟的《洪范》背下来了?”

  瞿甫皱眉为难道:“这背书哪那么快啊。也不急这一天,等哪日沐休再去也好啊!皇姐,我还想与你打马球呢!”

  瞿钰回头,给了他一个假笑:“我是真没空。沐休的事,沐休再说吧。”

  便带着兰芝跨出门去,留瞿甫一个人在后头觉得莫名其妙的望她背影,直犯嘀咕:“我是最近哪儿惹着三姐了吗……这前几日还玩的挺开心的呀。”

  出了弘文馆,兰芝跟在瞿钰抬舆旁也有些好奇询问道:“殿下平时不是与四殿下玩得最好吗,今日是怎么了?”

  瞿钰在轿上合着眼,闻言轻叹口气,反问她:“你觉得我过去与四殿下关系如何?”

  “您与四殿下?四殿下打小不爱和二殿下玩,就喜欢跟着您,这出了宫去马场打马球、练功、摔跤都是您二人结伴。”

  “我对他好不好?”

  兰芝就笑:“您对他当然好,上回陛下赐您两柄西突厥送来的匕首,您不就转手就送了四殿下一把吗?这太子殿下与您讨,您都不肯给呢。”

  “那他呢,他对我又如何?”

  “四殿下也常挂念着您。您昏迷那几日,他避嫌不敢来,怕被贵妃娘娘骂,就守在清昆门旁拉着帏宁宫出去的小宫女小太监询问,知道您醒了,还赐了那传话小太监一大粒银锞子呢。”

  瞿钰那原本闭着的眼这会微微睁开了,低声自语:“是啊……当初我对他那么好,他对我也如此在乎,可一双姐弟,如何会变成那个模样呢?”

  兰芝没有听清:“殿下刚刚说什么?”

  “没什么。明德殿快到了吧?”

  “是。这会儿太子应当已经下了朝堂回来了。”

  “便把我放在这儿吧,兰芝你们都先回去,我自己去找皇兄。”

  兰芝应下,待抬舆在地上停好了,她伸手搀着瞿钰起身,静静等着公主快到明德殿门前了,方才带着侍从往帏宁宫那儿走。

  春时宫柳飞絮漫天,洋洋洒洒得在高墙内飘散。瞿钰背着双手,腰间悬着那枚玉貔貅,边走便想着方才所谈及的瞿甫。其实到这四弟去戍守边疆前,他们姐弟俩的关系仍然密切,可不知为何,从他班师回朝后,他们之间便极少再有所交流了。即便偶尔瞿钰有意想找机会和他谈谈,瞿甫都会找些理由避而不见。他当年也有大将之风,可最后却成虎豹豺狼。这之间发生了什么……也许也只有他自己知晓。

  但他一定会变成那样吗?

  瞿钰停住了脚步,张开手,望着正朝自己眼前飘落得柳絮。

  “有没有可能……不会呢。”

  她正喃喃,却看明德殿门前有女医馆的一行人走了出来。其中便有文箬与她的小弟子映儿。瞿钰在门旁站定,那一行人见了她纷纷行礼。瞿钰点了点头,目光却是落在周映儿身上。

  女医们与她行过礼后便继续朝前走去,文箬低头看了眼不断往回看的映儿,又望了眼站在殿前显然是故意等待的三公主,便与她小声道:“去吧,一会儿记得回来用午膳。”

  映儿忙点头,背着包跨出小队,回头朝瞿钰那跑去。

  “三殿下,正好您在这儿,我有东西给您。”

  瞿钰看人跑到自己跟前,小脸还因奔跑微微泛红,便好整以暇问道:“什么?”

  映儿打开自己的小医箱,从里头取出一只香囊羞羞怯怯低着头往她面前递去:“开春以后……蛇鼠虫蚁多了起来,我用的是老家的古方。香囊缝的手艺不精,也希望殿下能别介意。”

  瞿钰接过香囊,看她那模样,笑着伸出一只手来,戳了戳她脸上那个酒窝:“不介意。你那么快一晚上就缝好了香囊?”

  香囊当然不是一晚上缝好的。可周映儿总不能实话实说,便眼神闪烁和她点了下头。瞿钰并不想拆穿她。将这香囊收下后,又问:“早膳好吃吗?”

  映儿仰起脸来,甜甜一笑:“好吃,桂花糕很香,紫米糕很甜。”

  “下次想吃了就来帏宁宫,我给你拿。”

  她害羞低下了头去:“那就多谢公主殿下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花开时百花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花开时百花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