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孝子救母
豆豆丁2020-08-22 10:452,945

  莫言和黎邱密谈到半夜,最终达成共识,苏木去九重天受仙籍,初桃去九重天寻他,如此一来,龙宫送走大魔王,天虞免遭大魔王祸害,苏木也能在天族的庇护下求的一丝生机,皆大欢喜。

  苏木上九重天前就觉得山上气氛怪怪的,一直在自己院子里焚香斋戒的他一出来就发现师兄弟不知道犯了什么错,被大师兄下了集体的禁言术。

  问大师兄,大师兄也不肯告诉自己为什么。

  现在大家看自己的眼神都心事重重充满怜悯,难道是因为大家觉得师尊有了小奶娃娃就不稀罕我这个徒弟了?

  苏木在大家沉默的灼灼目光和列队欢送下上了九重天。

  黎邱在苏木走后,回了龙族,但是很快又带着三皇子上了天虞山,与师尊一同闭关了。

  初桃在九重天等苏木等的无聊的很,长生大帝手下负责受仙籍的司乘很是小气,不肯让她住在自己殿里,说大帝只管男仙不管女仙,把她推给了西王母。

  西王母又很是“凑巧”的云游去了,不在天宫,一推二去的初桃被安置在司命星君府上。

  司命星君是天族有名的好脾气和八卦好手,美滋滋的把初桃这个烫手山芋接到府上,暗下决心要在初桃离开前把长生大帝的八卦扒出来。

  初桃看着盯着自己两眼放光的司命心里有点毛毛的,最开始上九重天的新鲜劲已经过去了。

  九重天的仙人们一点也不热情,比寒江龙族差远了。

  南天门的守卫从来不跟她打招呼,伺候的小仙娥们也不爱聚在一起聊八卦,各个仙宫里的仙人们更是一个个清心寡欲闭门休息,很是无聊。

  初桃无聊透了,天天数着日子盼着苏木快点来。

  这天,司命又来给初桃送糕点,说是嫦娥宫里新作出的桂花糕,香甜软糯。

  初桃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桂花糕,看着又直勾勾看着自己的司命呵呵的干笑了几声。

  “阿桃今日怎么没有去泡汤?”

  初桃最开始来的时候沉迷于去天池泡汤,那里的小仙娥人美歌甜酒好喝。

  一连去了三天,天池的小仙娥一天比一天少,最后竟是除了每日值班的仙娥和自己便再没人去了。er初桃想着可能是仙人们每月只有几日的清闲日子可以休息,真是辛苦呢。

  “没意思,没人跟我玩,之前泡汤的小仙娥们好像都忙了起来,我一个人无聊的很。”

  司命讪讪的腹诽:“平日人挺多,就是听说你日日去,才没人敢去了。”

  “不知阿桃与那苏木是如何结缘的呢?”

  阿桃来了兴致:“他渡劫被劈到我极寒之地了。”

  司命:“哪怕是上神去极寒之地也是需要姑姑引领的,更何况他一个刚历劫的小仙。”

  “我也奇怪,不过当时时间紧我也没细问,反正他要来给我报恩的,等他来了一问便知。”

  “嗯~如此便是天定的缘份了。”

  阿桃拜拜手:“什么天定的缘份,我去给寒江之主贺寿,路过救了他,既是我救的,那自然是我定的缘份。”

  司命频频点头:“救命之恩英雄救美。”

  阿桃兴奋的点头:“确实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哪怕是我姐姐也不及他好看。”

  司命心中一动:“百歌,是个八卦的好机会。”

  “比百歌族长还好看吗?”

  “对,我自有了认知以来,见过这世间万万千千之人,以前只觉得百歌姐姐是最好看的,自打见了苏木,才知道这世间也是有比我姐姐更好看的人呢。

  “面如冠玉,玉树临风。”

  阿桃感慨“他本来就是树生的,自然是玉树临风。”

  “阿桃口中的认知是什么?”

  “我雪妖一族,生来就要守护极寒之地。但你也知道这极寒之地的寒气非一般精怪可以承受,千万年来从来没有人入侵过我极地,所以我们雪妖日子也就过的清闲,一心修炼,有的一辈子都没有离开过那里,外面的世界跟她们无关,她们也不需要对外面有什么了解。”

  “但既位列五族还是要和其它族有些来往,共同进退的,所以飞升上仙的雪妖在离开极寒之地时,族长就会将她万年来对外界的认知传输一些给他们,这样他们虽从未离开寒界,却也能对其它四族和世界规律有所了解。”

  司命恍然大悟:“怪不得雪尊在的时候,飞升的雪妖那么受欢迎,而百歌任族长之后,飞升的雪妖就无人敢问津了。”

  “那如此以来,继承认知,岂不是要在短时间经历你们族长的一生?”

  “当然不会了,这些认知就像是人间说书的戏本子,她只会知道族长想让她知道的,也不会有感同身受的共情。只是简单的了解而已……”

  “要是每个雪妖都要经历一遍族长的经历,那就跟复制一个个法力不同的族长有什么区别。”

  “几百个百歌·····”司命咽口水:“一个就够吓人了,不敢想不敢想”

  “那阿桃呢?”

  “我是下代的族长,自然会接受百歌姐姐的全部认知了。”

  “全部!”

  “对啊,我出生前百歌姐姐的全部认知几乎是全都传给了我,但是我出生之后她的认知就不会再给我了。”

  “长生大帝是不是你爹?”司命脱口而出。

  “你爹!”

  司命讪讪:“小仙可配不上这么好的身世。”

  阿桃:“我们雪妖都是天生地养的,无父无母。”

  司命打量着阿桃:“可是我看你的真身也不是雪妖啊。”

  “我不是雪妖是什么?”

  “小仙看不出。”

  “你当然看不出来了,我是寒井里出来的,嗯,生命之力是女娲娘娘给的,非要究其根源算是女娲一族吧。

  司命摇头表示不信:“女娲一族是蛇尾,阿桃的真身雾蒙蒙的看不透。”

  “看不透就对了!”

  阿桃俯身上前:“我再告诉你个秘密。”

  司命犹觉的得阿桃的真身一定是百歌用术法掩藏了,目的就是为了掩饰她的生父便是长生大帝的秘密,想再找机会试探一番。

  阿桃摆弄着盘子里的糕点,把糕点堆成井的形状:“你有没有听过一个传说,说我们极寒之地的寒井可以满足世人的愿望?”

  司命赶紧捂耳朵:“我不想知道寒井在哪里,你不用诱惑我,我不想被冻成冰棍。”

  “我呸”阿桃拉开司命的手:

  “其实不是那么回事,我们每一代族长从有生命开始,她的意识和寒井是相连的,每一代族长几十几百万年对世界的了解和认知都会存在寒井里,所以从女娲开始千万年来世间的一切几乎都被记录在寒井里。它几乎是无所不知的,就好像天道一样。”

  司命虽没有听到自己想听的八卦,但还是被这个消息震惊的说不出话。

  “要是族长的经历里有偏差和误会呢?”

  “这个世间哪有什么误会和偏差,只要你活的够久,你总会纠正所有的偏差,解开所有的误会的。一代传一代无穷无尽。”

  初桃意犹未尽的看着司命:“所以寒井不能满足你的愿望,但是却能给你解决办法。”

  司命摇头:“还是不一样的,天道循环往复,看破天道的人可以通晓过去,预知未来。但是寒井只是知道过去而已。”

  初桃扁嘴:“废话,不然那就有两个天道了,那岂不是就乱套了。再说看破天道可比找到寒井难多了。”

  “极寒之地的寒气可是连上神都难以抵抗的啊?”

  “那是你无所求,真正有所求的人,哪怕是凡人也是可以抵住寒气的。”

  司命想到之前自己在凡间听说的孝子寻寒井救母的故事,便向阿桃问起:“所以凡间传说有个孝子找到寒井救母的故事竟是真的?”

  阿桃略带遗憾的摇头:“半真半假吧。却是曾有凡间男子到过极寒之地,但是并不是主动救母,百歌姐姐外出云游的时候,曾经因为在魔界贪杯,喝多了去人间大闹,差点被一个一心修仙的树妖当成祸害人家的妖魔打伤,阴差阳错被这个凡间男子所救,姐姐酒醒后,法力恢复许诺满足这个男子一个愿望,再后来男子的老母病重,姐姐便带男子和他的母亲去了极寒之地,这个男子经受住了寒井的考验,姐姐便用生命之力救了他的母亲。”

  司命大大赞叹世间至孝之人,竟有这番奇遇,只是不知道后来这个男子怎样了。

  阿桃摇头表示她也不知道,各种曲折姐姐没有说,也没有把这些记忆传给她,姐姐说这些记忆无关紧要,不传也罢。

  司命便更加怀疑百歌隐瞒了阿桃的身世了,也更加笃定阿桃是长生大帝之女,万万得罪不得。

  但若真是这样,自己带阿桃去见见长生大帝也未尝不可啊,司命的小算盘噼里啪啦的打了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曲笙歌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曲笙歌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