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沉筠2020-10-30 00:295,715

  德世门。

  潇清在溪兰殿醒来后,便一直在到处打听梁宿净的消息,可是问了一圈德世门的弟子,都没有人知道梁宿净在哪。虽然梁宿净之前就说过让潇清放心,可是潇清心里还是担心。

  就在潇清手足无措时,潇澜突然拿着一封信从瑾瑜殿外面跑来。

  潇清第一反应就是梁宿净,可是,拆开后,潇清的脸色立刻变得煞白。

  清儿:

  是我,陈奕哥哥。那天走得急,很多事情还没来得及跟你说,明天到德世门的后山与我一见可好?

  陈奕

  这陈奕又想搞什么花样?

  思考了许久,潇清还是决定要去赴约。毕竟,这段时间因为梁宿净关于人偶术和父母的死潇清已经很久没放在心上了。如果他真的知道关于潇清父母那方面的事,潇清自然感激他,如果他不知道,潇清也需要把话说清楚了,毕竟他的出现,梁宿净产生了很大的反应。

  潇清到了德世门后山的山顶上,看到了悬崖边上站着的陈奕。

  潇清和陈奕保持着距离,害怕陈奕再次做出不合礼数的事,“说吧,还有什么事情没跟我说,今天一并说了。我挺忙的,没那闲工夫跟你瞎聊天。”

  “清儿。”陈奕转过身来,“你不就是想要知道你也什么会杀你爹吗?”

  他知道?

  “我今天你跟你说白了。我们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你爹看我们情投意合,便替我们做主,给我们定亲。后来,出现了梁宿净,他喜欢你。他天资聪颖,是三界难得的奇才。不如我所料,你还是选择了梁宿净放弃了我。可是你爹却不允许你和他在一起。毕竟,天资聪颖与人品无关。他表面上正义凛然,暗地里却不知做了多少见不得人的勾当。但他对你是真的,所以,他就对你用了人偶术,控制你的心智,让你杀了你父母。最后又把你困在德世门,用法术封印你的记忆。!”

  陈奕说了许多,潇清并没有相信。反而潇清觉得这个人更讨厌了。重点是,他的话,句句针对梁宿净,况且无凭无据,潇清实在不知道怎么相信起来,也不想相信。

  “我师父对我下人偶术?”潇清冷笑道,“那你给出个证据来,无凭无据的,你居然也好意思说?”

  “证据暂时还没有,但你相信我……”

  “算了!”潇清直接打断陈奕的话,“刚开始你出现救我的那一瞬间,我觉得你可信。但是慢慢的,你的各种行为已经全部消耗掉了你给我的信任。准确来说,我俩并不相识,也没必要有过多的纠缠。没什么事我就走了,万一师父回来找不到我他该着急了。”

  看到潇清面色不改,陈奕发现事情有些棘手了立刻说道,“那你说,山下的大夫怎么会治不了你,德世门的长老怎么会不愿帮你?清儿,跟我走吧。你以为你今天和你心爱的人在一起很幸福了,却不知,你的幸福,是踩着你父母的尸体得到的!”

  “陈奕你够了!”听到陈奕居然知道了自己的行踪,还说到父母,潇清气不打一处来,她最恨别人跟踪她,还说她的父母。“陈奕,你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清儿,若他不是当年的凶手,又怎么一直反对你恢复记忆。”

  “关你屁事!”

  说完,潇清坚决的转身。她知道,此刻她必须走,这个陈奕无凭无据的就想让潇清离开梁宿净,潇清知道自己不可再听他编出的谎话。

  “赫连清!”陈奕突然在潇清身后大喊,“你这样你爹在九泉之下能安心吗?”

  “我父母的死跟你无关,跟梁宿净无关!我自己的事情,不需要你来掺和。”

  “赫连清!”陈奕突然退后了几步,眼中泛着泪水,他靠近了悬崖,“清儿,此生你不再信我,也忘了父亲的仇。就当作是我陈奕瞎了,才会爱上你这不忠不孝之人。今日,我就以死明志,我陈奕,无愧于天,地,无愧于你爹,和你。”

  才说完,陈奕就转身俯下悬崖。

  “陈奕……”潇清顿时愣神了,连忙跑过去。一把抓住了陈奕的手,潇清以为自己救下了他,没想到,两个人一起坠入悬崖。

  两个人同时下坠,而陈奕,紧紧握着潇清的手。

  潇清不知道,陈奕说的话,她居然已经听进去了。

  风声在潇清耳边阵阵掠过,二人急速下落,潇清闭上眼不再多想。潇清知道,等待她的,是粉身碎骨。

  不知过了好久,当潇清睁开眼时,是躺在一片绿荫下,这里虽说寂静吧,却又能听到山野间的鸟叫,还有旁边小溪的水声。潇清感觉全身上下没什么疼痛,就只是觉得心悸。从悬崖掉下来的那种恐惧还没过去,但此外,潇清完全没有任何不适。

  潇清全身酸痛,连站起来都费劲。潇清走在河边,四处张望。这里有一条小溪,应该是德世门山脚下河流的一条支流。潇清走在布满石子的溪边,另外一旁,便是仅比人高的小树林,树木朝小溪斜侧过来,刚好成为溪边的一片绿荫。

  “清儿,你醒了。”

  听到陈奕的声音,潇清转过身去,看到陈奕捧着几个果子从小树林那边走过来。

  没想到,两人从山顶上坠下,居然毫发无损。潇清没管陈奕,一直朝前走。潇清已经不想再从他口中听到关于她父母是梁宿净杀的事,是真也好,假也罢,潇清不想再管。

  “清儿,我知道你心里还是有我的,只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罢了。没事的,我陪你一起,我陪你慢慢接受。”陈奕一直跟在潇清身后。

  潇清没管陈奕,一直朝前走。她想找到回去的路,她想找梁宿净。这个时候,会不会梁宿净已经回来了,若是他回来了,发现潇清不在,他一定会急死的。

  “清儿,难道真的要我死了你才信我?”

  潇清停了下来。

  “我们先想办法回去吧,我不想困死在这个地方?”潇清冷冷说道着,不带任何感情。

  看到潇清停下来,陈奕连忙跑到潇清面前,将手里的野果递给潇清。潇清随便拿了一个,一口咬去,感觉没什么味道,便丢下了。

  “我们怎么会没事?”潇清冷冷问道。

  “在我们即将坠到地面时,不知从哪飞来了一只金黄色的凤鸟接住了我们。你受得惊吓太大,昏了过去。”

  “凤鸟呢?”

  “将我们安全落地后,便飞走了。”

  两个人在山崖下走到了天黑,还是没找到一条像样的路。

  潇清有些累了,停下说道,“先停下来吧,养养精神,等天亮了在找。”

  两个人坐在地上打坐,潇清法术太低,飞不上去。对了,潇清突然想到,陈奕功法不低啊。

  “陈奕,你就没办法带我们回去吗?”

  陈奕睁开眼,“那天着了梁宿净的道,还没恢复过来。本来也是抱着以死明志的心态,所以也没怎么重视,以至于到现在伤还没好。你是否怪我功法不好,无法将你带上去?”

  又是那种痴情的眼神,潇清已经不想再朝陈奕看去。

  突然,陈奕吐了一口血。吓得潇清连忙跑过去,用潇清的袖子帮陈奕擦掉嘴角的血,“你没事吧?”

  “清儿。”这时,陈奕突然抓住潇清的手,有些虚弱的说道,“我就知道,你是在乎我的。”

  都这个时候还想着这个?

  潇清想摆脱陈奕的手,可受伤的陈奕手劲还那么大。

  “陈奕,你松手……”

  “清儿……”

  这时,树林那边有火把的亮光。潇清侧眼朝那边看去,看到德世门的众多弟子拿着火把站在那,他们前面站着的,是梁宿净。

  潇清一激动不知道从哪来的力气推开了陈奕,连忙朝梁宿净跑去向梁宿净解释道,“师父,事情不是这样的?”

  梁宿净不说话,转身就走。

  “师父。”潇清立刻抓住师父的手臂,眼角已经冒出了泪水,“师父,你要相信我……”

  梁宿净有些不耐烦,立刻化作一道光飞走了,只留潇清的手干巴巴的悬在那,只留几个弟子带潇清回去。

  一到德世门,潇清就赶紧跑去溪兰殿。才到门口,就有两个弟子拦住潇清,“潇清师妹,掌门说门中事务繁杂,不准人打扰。”

  平日里,梁宿净是根本不会让人在溪兰殿门口守着的。

  “两位师兄,求求你们,让我进去好不好?”潇清真的急哭了,她突然想到,是陈奕……陈奕一定知道梁宿净过来了,故意做给梁宿净看的。

  “师姐,回去吧!”这时,潇澜来了,站在潇清身后劝道。

  “潇澜,你别管我。我一定要跟师父释清楚,事情真的不是那样的……”潇清哭得快没力气,可是,梁宿净还是不愿意出来,也不愿回答潇清。

  “师姐!”潇澜拉着潇清,“回去吧,师叔还在气头上,等师叔气消了就好了。”

  “师父……”潇清没管潇澜,继续朝着溪兰殿内说道,“你听我解释啊!”

  里面还是没动静……

  “师姐,你先回去,我来跟掌门师叔说,他一定会听我的。师姐,山下寒气重,你身体还有些虚弱禁不起这般折腾的。”

  “潇澜,你根本不知道,本来陈奕的出现就足够让师父不舒服了,这一次我要是不跟他解释清楚,恐怕后果更严重。”

  “师姐,你已经发烧了,再这样下去,烧坏了怎么办?”

  一听到发烧,潇清这才摸了摸自己额头,怪不得眼泪这般滚烫,原来整个脑袋都是滚烫的。

  突然,一阵强烈的眩晕袭来,只听到潇澜大喊了一声“师姐”,潇清顿时失去了全部知觉。幸亏潇澜及时扶起了潇清才不至于潇清倒在地上。

  潇清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熟悉的房间。潇清感觉头有些痛,晕乎乎的,居然还在发烫。潇清扶着床边费力站起来,朝门口走去。她知道,她还欠梁宿净一个合理的解释,她必须让他相信她。

  “清儿?”刚到门口,陈奕又出现了,他连忙扶起潇清,“你在发烧,不能出去。”

  “你让开!”潇清一怒之下用力推开陈奕说道,“都是因为你!”

  “清儿,跟我走吧!”

  “你若是真为我好,就赶紧离开德世门!只要你离开德世门,一切,就可以原来的样子。我真是服了你这人了,怎么赶都赶不走!”

  “师姐!师……”潇澜从门口跑来,看到陈奕后,潇澜的脸色都变了。之后,潇澜又立刻跑过来推开陈奕护住潇清,“你走开!德世门什么时候能让你们这些毫无相关的人进来了?”

  “清儿……”

  “信不信我叫人了?”潇澜立刻喊道。

  看到眼前局势,陈奕只好无奈转身走开。

  潇清扶着墙,用力挤出了一丝笑,“只要陈奕走了,师父就不会再误会我们,只要陈奕走了,我就不会再想着爹的仇,也不会将此事和师父牵扯在一块。陈奕的出现,对我和师父的影响太大。为了师父,我宁愿做不忠不孝之人。”

  潇清连自己都没想到,她真的被陈奕的话影响到了。

  “师姐。”潇澜扶着潇清,“没事了师姐,我把他赶走了。”

  真好,真好……

  潇清又晕了过去。

  潇清也一连发了几天的烧,反反复复,睡了几觉都晕乎乎的,半梦半醒。从醒来至今,身体不断好转,这一次,又跌入谷底了。

  有时候,潇清梦见她一个人待在寒冷的冰洞,里面到处冒着寒气,寒冷刺骨,门口一亮,梁宿净走了进来,脱下外袍盖在潇清身上,抱着潇清离开了冰洞,接着,潇清模模糊糊醒来了,这里还是瑾瑜殿。

  不知不觉,潇清的眼睛又沉沉塌下,这一次,终于不是冰洞了,这里是玲珑阁,梁宿净发酒疯了,紧紧抱着潇清不让潇清离开了,潇清准备握紧梁宿净的手结果一手抓住了床上的被子,潇清再次醒来。

  潇清又做梦了。这一次,实在德世门后山的悬崖下,潇清的手被陈奕握紧,梁宿净淡淡看着这一切,潇清想要跑过去解释但梁宿净化作一道光离开了,潇清的眼角滑下一行泪,潇清又醒了。

  额头还在发热,朦朦胧胧,潇清又梦见梁宿净到她床边了,梁宿净摸了摸她的额头,眼睛滴下了一滴泪。之后,梁宿净开始对潇清施法。潇清感觉头不再那么痛,全身的温度也降了许多。整个人,也清醒了一些,这,不是梦……

  “师父!师父!”梁宿净真真切切的出现在潇清面前。

  梁宿净不理潇清,转身就走了。

  潇清连忙抓住梁宿净的手臂,那么真实,怎么会是梦?

  梁宿净还是拿开了潇清的手,朝门口走去。

  潇清一激动连忙朝梁宿净挪去,不料整个人一下子摔倒在床上,梁宿净停了一下,潇清知道,梁宿净一定是心疼了。

  “师父,那天是陈奕握紧我,我根本挣脱不掉……”潇清哭得像个孩子,“师父,我从未想过要背叛你。是陈奕,一直在挑拨我俩的关系,我不知道他接近我到底有什么目的,可是,我真的很尽力在摆脱他了。那天,是他说知道我爹的事,我才赴他的约的,后来,我们不小心坠入山崖,我们在下面迷路了。陈奕骗我说他受伤了,我不可能见死不救。师父,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相信我!

  “师父,我知道你对我好,平白无故的,我根本不可能去喜欢上别人,和别人纠缠。师父,对不起,我下次再也不见他了……”

  师父不再有向前走的趋势了,真好,师父相信我了。

  梁宿净转过身来,准备扶起潇清,潇清趁机紧紧抱紧他。

  “师父,不要走…”潇清哭成了个泪人,“没了你,我就真的什么都没有。师父,我真的,离不开你了。这几天,我怕,我怕你永远都不再离我了,我怕我们渐行渐远,永远回不到以前。”

  梁宿净还是心疼了,轻轻抚摸着潇清的背,潇清却感觉,心里暖多了。

  “师父,你原谅我可好?”

  “对不起,是我错了。”梁宿净终于肯说话了,他的声音有些颤抖,“是我当时失去了理智,不信任你,是我的错。可是,你真的不知道,你和那个人在一起给我的打击有多大。我真的害怕,我怕你跟他走。你是这世间我唯一的留恋,若是你不在,我真的不知道,我还不知道怎么度过以后的日子。”

  “师父,我答应你,再也不和那个人来往了。对不起,师父,是我让你难过了。”

  终于,冰释前嫌。

  后来这段时间,梁宿净几乎每日都到瑾瑜殿,给潇清看病,喂她喝药。他那温柔的眼神,总是能让人沉迷。他的无微不至的爱,总是能让人无法抗拒。在他的照顾下,很快的,潇清的风寒好了。潇清居然有些留恋生病的日子,那样,就可以让梁宿净抛下德世门的一切来照顾她,来陪她。病好了,梁宿净又要那么忙碌了。不过,病好之后,潇清便经常去溪兰殿找他,靠在他案几上睡觉,陪他一起看书。

  也许是因为陈奕的出现,德世门的戒备开始变得森严,森严到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每天,德世门上下都会有很多弟子在巡逻,尤其是,瑾瑜殿附近。

  不得不承认,陈奕的出现让梁宿净有了很强的危机感。有时候潇清去溪兰殿太早,梁宿净还在睡觉。潇清就坐在他床边,静静地看着他。因此潇清经常看到,他在梦中呓语,有时候他甚至会激动得抓住潇清的手,嘴里尽是不要潇清走的话。

  有空的时候,梁宿净还是会带潇清出去玩。从上次以后,梁宿净就特别喜欢买糖人。他会买好几个,给潇清一个后,其他的全部送给街上的孩子。梁宿净还爱带潇清去酒肆,但他不让潇清喝太多酒,自己更是不敢再沾半滴。有时候,梁宿净还会带潇清到小镇的一个阁楼上,在阁楼能够看到整个小镇的夜景。能看到小镇每一个角落在发生的事,在玩过家家小孩,手挽手回家的新婚夫妇,真正白头到老的夫妻。

  潇清看着安静目视前方的梁宿净,轻轻笑了笑,心想,“人间其实很美好,我希望,师父永远不要厌倦这些美好,繁华。”

  可能碰巧,小镇哪家在办喜事,会看到某个地方有一道光直冲苍穹,而后迅速绽放,开出绚烂的烟花,接而,又是很多道光冲向苍穹,然后又迅速绽放。

  两个人站在阁楼上,共赏人世繁华。

  玩够了两个人便走回去。漫步在山间,梁宿净和潇清在一起,从来不想用瞬行,因为瞬行花的时间太少,和潇清在一起的时间也就太少。两人步行,可以走一两个时辰,不赶时间,慢慢走着。这样一走,便是从天亮走到天黑,能看到西边金光闪闪的残阳,天黑了便能够听到宁谧的山间传来鸟儿的一唱一和。

  平静的日子真的过了好久,久到所有人都已经忘了陈奕这个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瑾瑜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瑾瑜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