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魅眼
雪小狸2021-07-03 12:133,101

  白色的墙壁,安静的有些吓人的医院,消毒水的味道冲刺着整个房间。付辛带着封邑到了医院。经检查并无什么大碍,他只是胳膊骨折,接好了骨头上了药,被夜猫花开的伤口打了破伤风针,其他的没什么大的毛病,封邑就跟着付辛去了申正佑的家。

  “阿辛,你住在男神家?”

  “是啊是啊!赶紧洗洗睡了,我领你去客房。”累了的付辛敷衍的回了几句,领着人给送到了客房。

  主卧里睡的申正佑被吵醒了,迷迷糊糊的开灯去了客厅,见两人拉拉扯扯的往客房去,顿时清醒了。

  “谁?”

  被抓包的付辛缩了缩头,顿住身体,慢悠悠的转过身,“那个,申哥,封邑掉了他家的钥匙,我就带他回来住一晚了。”

  “男神你好……啊呸!申哥你好,我来叨扰一晚上,明天就走了,不麻烦吧?”

  申正佑挥挥手,也没说话,转身就回了卧室。

  目送申正佑回了卧室,封邑侧过身,拉住付辛,脸上玩味的笑意隐去,多了一份严肃,“阿辛,还记不记得我之前跟你说的,在案发现场看到一团血雾的问题。”

  “恩,记得,你是发现了什么吗?”

  “对!”封邑一边说着一边拉着付辛去客房,锁上门之后,才继续道:“我在车祸现场看到的那团血雾,在今天回家的时候看到了。确切的说,是在我进入你说的结界里的时候,本来还不清楚什么时候进入那个空间的,但是刚刚看到申哥的时候,猛地就想到了当时的那团血雾。而且,还有件事我觉得很奇怪,今天攻击我的那个怨灵——是郑珠!”

  “郑珠?你是说那个被情杀的女生?”讶异使付辛张大了嘴巴。

  “对!正是她。联想车祸现场的事情的话,我猜,那辆肇事逃逸的车辆肯定就是我今晚碰到的那辆车。”

  “这么说来,我去找找纸笔,把我们知道的线索都列下来,然后一起来分析分析。你先去洗洗,等我把我知道的线索列下来。”急急忙忙的打开客房的锁,奔向自己的卧室,付辛一面拿着纸笔,一面列下目前为止所知道的一切线索,又慢慢吞吞的回了客房。

  白纸之上的黑字透着一股倔强的力道,刚硬的笔迹与他现在的内里有些相似,笔走龙蛇、铁画银钩这些词是他曾经敢都不敢想的形容词,而今渐变的性格也同样改变了他的笔法,人如其字、字如其人并不只是说说而已。

  等列完线索清单,封邑也从浴室出来了,穿着付辛的衣服。因为管理灵异社的原因,所以封邑常常回去锻炼锻炼。付辛虽然常常会跟着申正佑训练,但毕竟因为自己胆小的原因,跟在表哥身边会害怕别人异样的眼光,练习的时间就不会很长,所以身上的肌肉并不是特别发达,恰恰是一副修长秀气的姿态。因此,运动细胞比较活跃的封邑穿上付辛的衣服就略略显小了点,撑起来的衣服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

  “阿辛,你这衣服真小,感情你还没发育完全呢?”

  付辛一巴掌呼过去,不闹了。招呼了一声封邑,见封邑瞄过来,就问道:“赶紧过来,有穿的就不错了。来看看还有什么没写上去的?”

  “恩,基本上完了。但是这些乱糟糟、毫无头绪的东西堆在一起真的能够得到什么答案吗?”黑字写的不错,但是各种东西糅杂在一起还是有些叫人眼花缭乱的。

  “凡事都得尝试啊。呐,看看,这是你说的那团血雾,这是你在结界内看到的车和郑珠,这是车祸发生的地点,也是你遇到结界的地方,在哪里你也看到了血雾。首先,我们可以确定,那团血雾一定不是随便出现的,说不定它的出现就是一场车祸的发生。”

  “恩,有可能。”封邑附和的点点头,然后走到床边,躺下了。

  “可惜的是,我们不能闻到怨灵的气味,否则的话就能知道那个怨灵和郑珠之间的关系了。这其中肯定有什么人在背后控制整个局面,但是敌明我暗,情势对我们很不利。该死,明天就去问问鬼语,怎样去分辨怨灵的气味。”

  正想要问问封邑的看法,结果一回过头就看到倒床呼呼大睡的某人,只能是暗自摇了摇头,唤了声:“天琴”。

  红衣闪现,跟在付辛身后幽幽的飘出了客房门。

  这一天封邑的确是累到了,忙了一天之后还被怨灵差点杀掉,精神力的紧绷的封邑到此刻终于放松,因此很快就睡着了。

  “唤我何事?”付辛回到自己的卧室,天琴站定,问道。

  付辛沉默一瞬,回头,目光坚定的看向天琴,严肃地问道:“我想问问,有没有什么方法让封邑能够修习灵力?他这样整天不能自保,又因为我的原因接触这些灵魂体,我怕什么时候我们赶不及救他,他就……”

  微亮的鱼白已经快要侵蚀天际,天琴的沉默让付辛心里有了些底,大约知道了,修习的方法要么没有,要么有但十分麻烦,或者其他什么让天琴开不了口的东西。

  正要转移话题,天琴却回话了,“有个地方,那里有一颗聚灵珠,它能阻挡一切灵力攻击。封邑想要修习灵力是不可能的,但要是你真的想要保护他的话就去取聚灵珠吧。只不过以你现在的能力完全不行,就连接近的机会都没有。”

  “我知道,聚灵珠这样的好东西自然会有很多人觊觎,单凭我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自然不可能抢得过他们,更何况这些人都还没得到聚灵珠,说明这聚灵珠肯定不是那么容易的,天琴,我想要在最快的时间内突破第一层封印,有没有什么修炼的计划?”

  “我不能继续教你了,我的能力有限,跟着我学习只能修炼鬼瞳,你现在要提炼自身的灵力,这样才不至于等鬼瞳被阻挡时你手无缚鸡之力。”

  “被阻挡?天琴,你是不是有什么关于鬼瞳的事情没能告诉我?”

  红衣飘浮在半空之中,轻纱窗帘被风吹得忽轻忽沉,青丝缭绕眼睛,眼中含着的魅意全在此刻被释放出来。

  “阿辛,其实这鬼瞳还有一个名字,在妖界鬼瞳被称之为魅眼。鬼瞳并不是在你这里开始的,千年前它的主创者是一名叫钱清的,因为我所在灵气空间的原因,地球上的灵气越来越少,所以许多修真者就打起灵气空间的主意……”

  鬼瞳原本不叫鬼瞳,它的本体就是钱清的眼睛。钱清是妖修,其本体为妖界西芹山上的一块凝集了万年灵气的玄冰玉,当年在化形渡劫的时候,在最后关头因为灵气四散而导致玄冰玉表面碎裂,而一块不完整的玉是不能化形的。

  此刻已经有了意识的钱清自然不想放弃此时的机会,但是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日日苦等能有好心人帮它凝集灵力修复创口。

  左等右等却等来一只不怀好意的粉狐狸。狐狸先是假意想要帮助玄冰玉修复创口,一天只给它输入一点灵气,只能堪堪吊住玄冰玉,不让其意识消散,而作为回报,玄冰玉天生的聚灵能力让粉狐狸修为愈加高深。

  狐狸知道,玄冰玉的自我吸食灵气的主脉络被雷劈散了,所以在经历了多年的相互帮助之后,粉狐狸就产生了想要将它据为己有的想法。

  钱清在那时其实灵气已经聚集了一些了,如果在过个一两天说不定灵气就能完全修补了,但是却没想到粉狐狸突然发难,争斗一番是免不了的。

  争斗的过程十分激烈,狐狸已经修成了人形,而钱清还只是一块拳头大小的玉,于是在开始的时候就占了下风,本体在西芹山尖锐的山石上磕磕碰碰,虽然玄冰玉不同于一般的玉那么脆弱,但是拥有意识的钱清还是觉得身体碎成了很多块。但粉狐狸的攻击还没减弱,钱清只能节节逼退。

  钱清好不容易逃进了湖水中,只能暗自在湖底凝集灵力,恢复最终的能力。粉狐狸守在湖边,时常往水里丢一个灵符或者用结界捕捞,钱清每次都是心惊胆战的躲过。

  最后,粉狐狸不知道什么原因,不耐烦再和钱清这样耗着,于是在某天用结界撑起整个湖,将钱清抓了上来。

  只是结果却是钱清修复完了创伤,两人又是一场厮杀,但是这一次钱清是拼了命的想要夺得自由,结果自然是钱清赢了,粉狐狸最后死亡时血液流进了锵锵愈合的伤疤处,形成了一道粉色的痕迹,那道粉色的痕迹最终刻在了眼睛里。

  在今后的几千年里,钱清都是在妖界修炼,又因为一双重瞳的原因常常被妖界各色人马关注,于是在妖界,钱清的名气可以说是堪比妖王,所以那双融合了粉狐狸魅功的重瞳就成了钱清最著名的代表。

  这就是为什么鬼瞳被称之为魅眼的原因。也许还有其他什么故事,但是天琴并没有告知,比如为什么一双重瞳就能引发妖界所有人的关注,比如为什么除了妖界,所有的派别都会将它称之为鬼瞳?这一切都暂时还没有答案,天琴不说,付辛就不会知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眼鬼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眼鬼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