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阴谋
雪小狸2021-07-03 14:353,104

  夜,明亮。

  横宇大学里的灯光依然不变的照亮着行走的道路,此时正值七八点,是学生们晚间活动最热闹的时间。

  在学校的卿华亭的西边有一片稀稀疏疏的小树林,虽然白天看着并不大,但是在这一片没什么灯光的地方,晚上来这里还是有些恐怖的。

  小树林旁边有一条静幽小道,那里本是连接教学楼之间的通道,只是后来因为开通了另一条道路之后便没什么人往这条路上走,但是这条道并没有荒废掉,反而因为是在树荫底下,一到夏天,这里的树荫正好遮住头顶的太阳,等凉风吹来,这一身的烦躁都舒爽了,因此颇受那些爱看书的孩子们的喜欢。

  不过,这小树林中的林荫小道在夜晚并不会有谁往这边走,一来是这树的影子,隐隐约约,在看不明晰的情况下,些许有些吓人;二来,夜风吹过树间的缝隙时,空气会因为这些缝隙而发出“呜呜”的声音,晚上听着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哭号,所以大部分人都不会在晚上来这里。

  但是,今天因为公共课程调课的原因,往这条路上走的人还挺多的,这之中就包括姜圣宇。

  “喂喂,刚才在课上回答教授问题的那个,是付辛吧?我靠,他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以前不是一副’我很好欺负,快来欺负我’的样子吗?我记得我当初因为考试挂了还去参加揍人队的揍了他几拳的,卧槽,你说他该不会要复仇了吧?”

  旁边一起走的人鄙视了他一眼,但是因为天黑所以那人也没看着,“我说你丫的天天打撸去了吧,这半个月发生了什么事你居然不知道?我们学校一个女学生跳楼你知道不?”

  那人抓了抓脑袋,嘿嘿笑了一声,只道听过,但真听过还是假听过也没人计较了。

  “听说啊,那女生是被谋杀的,从楼上被人推下来的,死相特别惨。我室友的哥们的表弟那天正好在案发现场,他说那女生死的时候眼睛是睁开的,面目格外狰狞,那鲜血从脑袋里崩出来,方圆一米内都涧满了血,还有白色脑浆也到处都是,吱吱,那场面真叫人作呕,听说那女生四肢都不齐全,被人割掉了从楼上一起给扔出来的……”

  “哎哎,行了啊你,这些都跳过,马的,这都什么鬼,甭恶心人行不?讲重点!这乌七八黑的地方,阴森森的,给老子讲这个,晚上不睡觉了是吧。”

  “切,就你胆小。行了,我讲重点。我室友的哥们的表弟说这案件是付辛破的,听被人说当时的情况就连警界第一称号的申正佑男神都没看出什么破绽,结果付辛一去就指着窗户上的烧痕说出了这个案件的起因经过和结果,吱吱,你是没看到,当时那些警局的成员惊呆了的表情,真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啊。”

  “唉,我去,真的假的,居然连第一男神都比过了,妈呀,这家伙真牛!但是!老子的问题是他会不会复仇,丫的,老子还没活够!”

  “呵呵,这叫做自作孽不可活,自求多福吧!”

  幸灾乐祸的声音夹杂着郁闷至极的声音渐渐远去,走在后面封邑拍了拍付辛的肩膀,嬉笑两声,道:“我说阿辛啊,郑珠居然是被人割了四肢后扔到窗外的?我们在法医江玉琴江姐那看到的那具没缺胳膊少腿的尸体,难不成是江姐为了美观用了胶水粘上去的?还有,什么叫做你比男神还厉害?一眼看出事情的经过,艾玛,神话了啊,下次有什么传言会不会比这个更劲爆?啊,想起来了,灵异社这一期的稿子还没出,要不咱就把这个版本的给写进去?票票啊,说不定又是滚滚而来了。”

  付辛一脸黑线,伸腿就踹了封邑一脚,“闭嘴,赶紧走。”

  受伤的某人揉揉被踢疼的腿依旧嬉笑着逗趣着某黑脸小生。

  渐行渐远的脚步声淡淡消失,呜咽的树林间显出一抹人影,那人隐在树下,模模糊糊看不全,但是那双愤恨的眼睛却像是森林中的野兽,仿佛透出银绿色光芒,猛地一看,着实有些吓人。

  “该死,凭什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受到被人的尊敬,你怎么可能被人喜欢,在我之下的人永远都不能超过我,我才应该是全世界瞩目的焦点,你付辛算什么,不过是我曾经踩在脚下的一条狗而已,凭什么翻身,咸鱼永远不可能出现在正席之上,等着吧,我会让你痛苦一辈子,敢和我对抗的人永远从来都没有好下场!”

  乌云散开,月亮亮了起来,原来隐隐约约的树影更加的明晰了,只是今时的月亮却与往日不同,荧光之下是厚厚的黑雾,就像是从半空中升起的一股抹不开的浓烟,只是那“浓烟”上似乎承载这什么东西,一步一步的迫近树林中沉浸在愤怒中的姜圣宇。

  阴冷之气接近姜圣宇的时候,他猛地抬头,愤怒的眸子瞬间对上那团藏在“浓烟”之下的血色团子,呆滞了瞬间。那团东西不论从外观上看还是从气味上闻,实实在在的就像是从人身体上掉落的血块。

  团子不大,和刚出生的小猫差不多,颜色却是艳丽的血红色,不少不知名的液体顺着团子身上乱七八糟的纹路滴落,而后混在托着它的黑色“浓烟”里慢慢转变成黑色。血腥味弥漫着整个空间,更糟糕的是,讶异之后的姜圣宇,回神之后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不受控制了,自动的伸出双手触碰那团血块,黏黏的液体顺着手臂滑落进身体,那股莫名的虔诚就像被人灌输进脑海地,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匍匐在地。

  姜圣宇颤抖的发不出声音,恶心和胆寒让他跪在地上的身子侧倒在一边,阴风吹过脖颈,鸡皮疙瘩立刻站起来,密密麻麻地附着在皮肤上,在团子的液体流经之际泛起诡异的红光。

  “愤恨可是很好的保养品呢!你,可愿意跟在我身边,我助你达成你的愿望,但是你必须给我办事,这样的交易,如何?”那黑雾消散,团子的真身显露出来,小猫大小的血块上“长”出一双浓黑的眼睛,一丝一毫的眼白都没有,纯正的黑色在那双眼睛中不断的旋转,就像是宇宙里的黑洞,不断的吸引着东西沉溺。

  苍老的声音略带一些蛊惑,但其中的威压却不输给任何事物,然而姜圣宇此刻早已经被吓到尿裤子,腥臭味沿着空气中每一缕的氧气传进鼻子里,因此他并不曾听清楚那苍老声音中告知的交易,只能胡乱的点了点头。

  那血块动了动,眼睛消失了,却在下一刻长出了无数只触手,眨眼间飘起来,触手就在那一刻缠绕住了姜圣宇的身子,将他从地上拽起来悬空在半空,尖叫声响彻整个空间,但是却没人回应,毕竟在血块出现的时候周围的空间就被结界包裹了起来。

  姜圣宇发现自己能说话,拼命地喊着救命,挣扎地越来越频繁,但是那些触手似乎更加喜欢这种被反抗却的不到回应的感觉,于是愈发欢快的凌虐他。

  “从今以后,你,姜圣宇就是我无崖子的弟子,我会将我的法术交传给你,你可以肆无忌惮的运用你的能力杀死你的仇人,人性的软弱就是弱点,你的眼睛就是蛊惑一切事情的源头,所以,不要挣扎,这只血环兽就送个你了。想要杀掉付辛,去无花街东霖大厦,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

  随着血环兽触手割开姜圣宇身上的皮肤,把吸走一部分血液之后,触手就一根根的收回了,姜圣宇身上原本被割开地鲜血淋漓的伤口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呵呵,我自然不会让您失望,师父!”默然抬头,那双一刻钟之前还正常的眼睛已经染上了浓浓的血腥红。

  “知道便好,记住,杀死付辛之后一定要挖出他的眼睛!”无崖子的声音淡淡消失在血环兽的身上,软软的血环兽“啪叽”一声摔在地上。五官在无崖子消失之后就显现出来了,不是之前的那团血色团子,虽然还是红红的一片,只不过没了流转在身上那种红红的液体,取而代之的是软软的毛发,小小的身体软糯糯的,抬起的头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盛满了委屈,猫儿似的三瓣嘴瘪了瘪,小巧的鼻子一抽一抽的,柔柔小小的身子一停一顿的从地上爬起来,萌萌的声音从一张一合的嘴中传出,含着浓浓的委屈:“主人,你不爱我,都不抱我。”

  “……”刚才那么一副凶悍的样子,谁敢啊!

  “主人,你不爱我,你居然不爱我,你敢不爱我,呜呜,你竟然不爱我。”萌萌的小爪子扯着姜圣宇的裤子,猛地想起刚才似乎主人吓……尿了,于是在姜圣宇目光的注视下,毫不掩饰的在地上蹭了蹭红红的小爪子,眼中的委屈瞬间被鄙视取代。

  “……”刚才的软萌呢!

  不管怎样,血环兽软萌地成了姜圣宇的灵宠,虽然时常卖萌、不在状态,但是战斗力还是不可小觑的,只是现在安稳的修炼着的付辛还不曾意识到危险的靠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眼鬼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眼鬼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