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王雷
我家有小康2021-02-25 17:395,214

  非著名电影人康老师有句名言,“事情做着做着就成了,说着说着就黄了。”这句话在十年身上体现的尤为明显。从开始到现在,靠着信念磕磕绊绊录制了五期节目,虽谈不上风雨飘摇,但心里终究是没着没落的,尤其离开16058之后,那种前路未卜的感觉愈发严重。正所谓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迈出了第一步,那就往前走呗,实在不行,这不还有刘哥呢嘛,相信慈眉善目的他一定不忍心看着这位怀揣梦想的少…不,应该是中年黯然神伤。正当我刷着手机关注视频数据的时候,一个人名出现在我的眼前,王雷。或许冥冥中自有天意,老王的出现就像打开了潘多拉魔盒,至此十年变得多姿多彩起来。

  王雷,一个认识十多年的老友,但是我俩大概有十年没有见过面了。可能这就是大都市的特点吧,细细想来,同在一个城市,超过十年没有见过的“朋友”好像不少,而我们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状态。老王也是一个电影人,因为业务的交集,十多年前我们走动还是比较频繁的,因此,即使长久不相往来,倒也没有生疏感。说起来好笑,老王竟然是我朋友圈的黑名单,忘了什么时候,好像是2、3年前吧,我就屏蔽了看他,因为我真的受不了他一天发几十上百条的内容,那种感觉好像我的世界里只有老王,你们懂吧。当然,见面后我也如实的和老王坦白了我的恶行,希望他能原谅和理解,并表示会尽快将他从黑名单中移除。不得不夸老同志的觉悟和高度,哈哈一笑置之,留下一句:“没事,屏蔽我的多了,你算老几。”让我独自在风中凌乱,瑟瑟发抖。

  老王也许仅仅是一个出于礼貌的点赞,总之我没浪费哪怕一分钟的时间,厚颜无耻的用微信套起近乎来。

  我:老王,好久不见了啊。

  王:是啊

  我:最近忙什么呢,有空聚聚

  王:好啊,我还那样。有时间就来金湖呗,我还在这儿混。

  我:好啊,那明天吧,明天下午我去找你。

  之前担忧的生疏感并没有发生,我们用极高的效率确定了会面的时间,毕竟在节目人选的压力下,我不敢有任何矫揉做作,开门见山对我而言应该是最好的表达方式,当然,有些事我还是有所隐瞒的,比如老王并不知道我和他见面的真实目的,他可能还天真的以为这仅仅是一次老友重聚。总之,那一刻,他已经和十年理不清剪不断了。

  第X期(还没确定哪期发他的节目)人物王雷职业制片人编剧

  我:哈喽,老王好啊,一晃我们也有10年没有见了,很好奇,这十年你的生活工作是什么样子呢?

  王:这十年,我算是自由职业吧,离开上一家公司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在公司上过班。当然,我也不是改行了,还在电影这个圈里混。

  我:为什么突然不在工作了,以你的资源和能力,怎么没有选择开公司创业呢?

  王:哎!(老王长长的叹了口气,停顿了几秒,好像在回忆什么事)这十年我自己的私事太多,这么说吧,没有时间去公司上班,更没有精力去创业开公司。

  我:怎么说这句话?(我有点厚颜无耻的紧追不舍)

  王:最开始是我儿子出生了,作为一个父亲,我必须要陪伴他成长,看着他一天天的长大,我也乐在其中,享受着陪伴的快乐。在我看来,人生很短暂,能陪伴你爱的人,是最幸福的事,是值得你珍惜和回忆的事,如果让我放弃陪伴,去选择用忙碌、忽视从而换来所谓的物质回报,我更乐于前者,可能因为我对物欲没太多要求的缘故吧。后来呢我父亲就病了,2016年父亲走了。哎!没多久,母亲也病了,我又得不分时间的跑医院啊,照顾她,后来母亲也走了。

  我:孩子多大了?(从老王充满温暖的眼神里我能体会到他对儿子满满的爱。我识趣的不在提及让他伤感的事)

  王:我儿子8岁了,一个小帅哥,跟我一样多才多艺,哈哈,你看看。(老王不加修饰的咧嘴大笑着拿出手机翻出了孩子的照片)

  我:哈哈,孩子比你可帅多了。

  王:我年轻时候可是地道的大帅哥啊。(老王一本正经的反驳道)

  我:你的幸福和满足感能够感染到我,说实话,很羡慕你的状态,有些道理很多人貌似能明白,但是能做到的却屈指可数,我就是其中之一。这些年除了陪伴,你刚说也没有离开电影这个圈子,有在操作某个项目吗?

  王:嗯,因为时间和精力的原因,这十年当然没办法和之前一样专注的去干某一件事了,但是不论怎样,我都会挤出一些时间去写写自己的剧本,小说,帮朋友操盘一些电影项目。像今天咱俩现在呆的地方,通常孩子上学之后,我都会来这里待一天,写写东西,这么多年都是这个习惯。

  我:最早我们认识的时候,都是属于电影行业的业务口,并不是专业的影视编剧,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写故事的呢?

  王:其实我们家跟电影还是有很深的渊源,当然,真正让我喜欢并开始动手写作的还是从院线工作的那段时期开始。因为工作原因,我需要对档期内的电影有较深度的了解,所以就要保证每天不低于2部电影的观影,久而久之呢,我就对当下好多影片有了新的认知。比如说某个情节如果这么设计的话,应该会更有意思,有的故事有一个很好的内核,却被蹩脚的编剧编的不伦不类,诸如这些吧,我就慢慢开始动笔自己写了起来。当然一开始仅仅是写一些影评之类的,后来就越写越长。从小我就是一个爱写写画画的人,所以我特别享受写作的过程,你看我现在就有两件特别重要的事情要做。第一就是把之前的一部电视剧剧本改成小说出版,第二就是整理我父亲以及他们家族的一些物品和故事,然后开始写一部关于父亲的回忆录。

  我:过去的十年有特别让你难忘的事情吗?

  王:有,第一是陪着孩子成长,看着他蹒跚学步,到现在认真谈钢琴的样子,每一个画面都刻在我的脑子里。第二就是关于我父亲的记忆。怎么说呢,一直在回顾我和他之间的一些过去。一六年我父亲去世,那年我50岁,那50年来我仔细想想了,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不超过15年,剩下的那些时间,跟我父亲离得很远。当然这个远不是我们心里的距离,而是我们确实不在一个地方。我小的时候,父亲在文革时期被批斗啊下放啊,这些客观原因导致我们就没有办法在一起,后来等到85年的时候呢,我父亲就出国了。也就是从85年到2016年去世这个时期,他一直在国外。这个期间他也会经常回国,我俩就这么断断续续的见面,我算了一下,累积起来大概有就15年左右的样子吧。所以这对我来说,是非常遗憾的事情。我父亲是一个多才多艺的人,是一个翻译家。我们国家很多知名的文学作品都是由他翻译成英文出版到全世界各地的。比如《红岩》、《三言两拍》、《北京人在纽约》等等,还有他还翻译了很多国外的电影,像《星球大战帝国反击战》、《甘地传》、《远方的桥》、《最长的一天》等等吧,都是他翻的。我后来从事电影这个工作,也是受了他很大的影响。

  我:你们在一起的时间这么短,彼此之间会有生疏感吗?

  王:不会,一点都没有。我们之间的关系就像哥们,所以你看我现在和我儿子的这种关系和教育方式,完全是我和我父亲之间的一种延续,能说到一起,能玩到一起。我最大的遗憾就是跟他在一起的时间太短了,没有说够,没有玩够。(老王沉默了下来,陷入了对父亲的回忆,我并没有打扰他)

  他身上的很多东西,包括他发生的很多事我都不了解,我想知道。所以我现在正在找,去努力搜集他的一些过去,然后给他写一本传记或者回忆录之类的书吧。他完全能当得起传记这个题材,作为家中的长子,我父亲是个非常低调的人,但这不代表可以忽略他对社会,对家族做出的贡献。他的弟弟,也就是我叔叔,要比我爸的名气大很多。王德民,你可以上网查一查,我们中国著名的科学家,有一颗星星是用我叔叔的名字命名的,央视专门给他拍过纪录片。当然,我叔叔也是很低调的一个人,还有我的姑姑王耀玲,我国著名的钢琴家,中央音乐学院的钢琴教授,好像低调是他们兄妹骨子里的一种文化吧,我要不说,别人根本不知道其实老王的家世也不一般啊。

  摘自百度百科以下

  王德民【中国工程院院士油气田开发工程专家】

  王德民,1937年2月9日出生于河北省唐山市,油气田开发工程专家,中国油田分层开采和化学驱油技术的奠基人,被称为中国最帅科学家。

  1960年毕业于北京石油学院钻采系,同年赴大庆油田,在大庆石油会战中从事科技研究工作;1961年独立推导出地层测压计算公式“松辽法”;1965年首次研制了用钢丝起下的分层测试工艺;1978年,他组织研究的“偏心配水工艺”获得全国科学大会奖;1985年,主持完成的“大庆油田高产稳产注水开发技术”研究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1994年6月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20世纪90年代,组织完成了“化学驱”三次采油技术攻关,推广了聚合物驱油技术的应用。21世纪,提出并组织开展了三元复合驱、泡沫复合驱、高浓度聚合物驱、用三次采油方法开发三类油层以及与化学驱配套的工艺技术等项研究工作。2016年4月12日,国际编号为210231号的小行星,正式命名为“王德民星”

  我:关于父亲的记忆,你印象最深的是哪些事?

  王:我印象最深的,那时候我还很小,经常半夜起来上厕所的时候,看见我爸一个人坐在写字台边读毛选读老三篇,写心得写体会,那会他被审查,这些是他必须要完成的任务,那是我脑子里一直挥之不去的一幅画面。还有一件事,那是我高考前,有一天他骑摩托车在前面跑,我在后面追,那个画面,哈哈,倍儿帅。还有我们一起出去玩的时候,他拿着一把气枪,教我拿气枪打鸟,哈哈,好玩。对了,我父亲他还是个演员,在76年的时候,他参演过电影《黑三角》,在那里面扮演一个克格勃的少校,那个帅啊。总之有好多好多类似的事情吧,可能正因为和他在一起的时间比较短,所以好多事情我都记得很清楚。

  我:能感觉到你对那段时光的怀念,我也衷心的希望老王尽快将关于父亲的这本书写完,我想这应该是送给你自己最珍贵的一份礼物了。

  王:对的,没错。我正在抓紧搜集资料。

  我:老王,你现在有危机感吗?

  王:有啊。你别看我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其实内心也很慌,我的危机感主要来自时间上的压力吧。我现在说实话岁数也不小了,还有好多愿望和梦想没有实现,所以我要抓紧时间干自己喜欢干的事情,不然真就来不及了。

  我:现在的状态是你十年前希望的那样吗?

  王:不是,完全两个人。十年前我觉得自己应该是那种忙忙碌碌的,不是这事就是那事,就和现在这些上班的人一样,早九晚六,就像一只小蜜蜂,每天不停的飞呀飞。后来慢慢发现,这不是我,我不应该活成那个样子,做任何事情要温和包容,有时候平淡一些,对物质生活看的淡一些,自己的心态好很多。

  我:我也感觉你变化挺大的,我记得刚认识的时候,你是一个典型的鸡血型状态,常常外出拜访客户,打电话沟通业务,永远一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感觉。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样的变化?

  王:大概从11年前吧,我每天开始念心经,别人可能是在修行修心,我呢是在这个过程中琢磨,琢磨它里面每一个字的含义,然后跟我的过往种种去做对比,长此以往,突然发现自己慢慢的平静下来了。不在去争,只要你功夫下到了,量变产生质变,自然会达到自己的目标。我以前的性格非常急躁,属于那种一点就着根本不饶人的,现在不会了。和前十年相比,我觉得我现在的状态要舒服多了。

  我:十年前你有什么梦想吗?

  王:十年前啊,那会我最大的梦想是当一个演员,演一个类似憨豆那样的角色,当一个喜剧演员。我从小就喜欢看喜剧,尤其是憨豆先生,他的每一集我都看过,所以我就一直想模仿他。

  我:现在呢,还想当演员吗?

  王:想,还想。

  我:老王,咱俩回头一起策划个戏,到时你来当主演好不好?

  王:好啊好啊,哈哈。

  我:十年后,你希望自己是一个什么样子,对未来有什么期望?

  王:人生有几个十年呢,一个又一个,一个又一个……这其中充满了不确定性,未来会怎样,我不知道也不想去想,还是那句话,顺其自然,活在当下。

  ……

  1月27日录制完成发布日期待定

  ……

  和老王的采访结束了,进行的很顺利,感觉镜头完全是多余的,我俩就那么肆无忌惮的聊着,回去后竟然发现很多素材用不了。说实话,我们俩对这次访谈的画面都不太满意,我的不满来源于对画面背景选择的错误,以至于有些浪费金湖这个高档茶餐厅别致的灯光。老王的不满来源于我的突然袭击,让他对访谈内容没有一丝准备,用他的话来说,这次完全不能代表他的十年,毕竟他是个很有故事的人。原本我们很默契的表达出了改天重录的意思,然而在我静下心来认真看录制素材的时候,我变卦了,那份未加修饰的真情流露,那份对父亲的思念,十五年太短的遗憾,种种情绪深深的感染到我。或许这就是情感的玄妙之处,看似和自己无关,但总能在不经意间将亲人拉进自己的心里。我决定保留这段影像,哪怕未来我们为了追求节目效果,重新录制,我相信这一版一定是最好的一版。

  那天和老王聊了很久,聊的也格外开心,因为老王说特别喜欢十年这个栏目,觉得很有意义,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话,他一定尽力。抱着多说无妨的心态,我将十年人选的忧虑一股脑抛了出去。记得老王当时特别风轻云淡的说,人嘛,回头我给你约约。我呢也一副世故的道了声谢。原本以为这就是两个人的客套,可谁曾想,自那之后,十年翻开了新的篇章,我也被老王强大的朋友圈不断刷新着认知。

  我很幸运,十年已经不是康老师一个人的十年,老王注入的精力越来越多,前行路上,有人作伴的感觉真好。我也想认真的告诉老王,关于一起策划一部戏的事,我是认真的,所以老王的演员梦应该有戏。另外,你的故事真的好多,就想咱俩说的那样,我们在隔壁老王的栏目里好好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年访谈纪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年访谈纪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