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 逃婚
七梦JJ2021-07-27 18:353,025

  司徒千辰离开之后,宋元和凌剪瞳就乘上马车往凌府而去。

  马车上,宋元阴沉着个脸看着对面凌剪瞳嘴角还挂有的笑意,满心的不爽:“凌剪瞳,别怪我没有提醒你,虽然我们的联姻只是互利关系,但你作为妇道人家,既然嫁给了我,就不能再看别的男人一眼了。”

  这话中带刺啊,凌剪瞳一个低头抬头之间就换了一副脸色,她皮笑肉不笑打量着对面的麻子脸:“怎么?只准你去青楼找姑娘,就不准我去看看别的帅哥养养眼吗?”

  “这不一样,我是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你一个女人,最重要的就是三从四德。”宋元据理力争。

  “切,什么三从四德,狗屁封建。”凌剪瞳不屑地转过头,从鼻孔里哼出轻微的几句抱怨,宋元没有听清楚,但单从凌剪瞳的神情来看,就知道她嘴里一定吐不出什么象牙来。

  好男不跟女斗,宋元低头把玩着拇指上的翠扳指,漫不经心道:“刚才你不在府上,我已经和凌老爷,就是你爹商量好婚期了,就是在这个月的初五,你回去就不要乱跑了,好好准备一下吧。”

  一石激起千层浪,凌剪瞳这下来了精神,一拍身下的软垫,要不是这马车有蓬,她都恨不得蹦起来:“你说什么?这个月初五?!怎么这么仓促!”

  初五,那岂不是就在十天之后。

  宋元抬眸仰看着好像要吃人的凌剪瞳,语气微凉:“不仓促,这日子其实还是你爹提议的,我看你爹是怕夜长梦多,你再悔婚跑了,所以才想让你草草嫁给我吧?”

  这个老头……

  马车正好停在了凌府的门口,凌剪瞳一撩帘子,就急急忙忙地想要跳下车,回去问个明白,可身后还坐在车中的宋元却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神色暧昧:“你放心,你嫁与我,我一定不会让你受苦的,我定会好好对你的。”

  这语气,这神情,说出这般神情的话,只会让凌剪瞳看了更恶心,她一甩给他的手,狠狠道:“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说罢,便头也不回的往府中跑去,一路上,丫鬟下人都驻足停下跟凌剪瞳请安,可惜,凌剪瞳现在哪里还有这个心思,等跑到了厅堂,还没见到凌鹏,倒是第一眼就见到了之前要她性命的凌琳。

  “哟,这是怎么了?什么事情惹得姐姐这么风风火火的,难道是宋公子等不及,今晚就想娶姐姐走了?”凌琳话里有话,满是讽刺的笑意,让凌剪瞳一个凌厉给瞪了回去。

  她现在没有功夫跟凌琳斗嘴,她直接绕过,走到坐在锦榻上的凌鹏身边,张口就道:“爹,我到底还是不是你的亲生女儿啊,你难道为了权势,就这么着急把我嫁给那种渣男吗?”

  凌鹏微闭双眼,将手中摊开的书一把阖上,抬眸望着情绪激动的凌剪瞳,蹙起了眉头:“剪瞳,有你这么说你的未婚夫的吗?宋公子那可是刑部侍郎的儿子,宋家能看上我们家,那是多大的荣幸,你怎么就不懂得珍惜呢?”

  “珍惜?”凌剪瞳突然觉得好笑:“那是爹你看他好,女儿可没有那么认为,他要是真的真心在意女儿,就不会明明有婚约在身,还带其他的姑娘回府享乐,他……”

  “够了!”凌鹏赫然起身,打断了凌剪瞳的话:“男人三妻四妾没有什么不对的,你作为女人家就应该要安分守己,再怎么说你马上就是宋家的少夫人了,无论以后宋公子纳多少的妾室,你都是妻,地位比她们高上一等,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凌剪瞳瞪大了眼睛,我了个去,这凌剪瞳是凌鹏亲生的吗?

  本来还怒火朝天,可听完了凌鹏的一席话,就如同临头浇了一盆冷水,凌剪瞳现在是彻底清醒了。

  “好,我明白了,怪不得娘死了,你还娶了那黄氏,黄氏和她的女儿联手欺负你的亲生女儿,你都无动于衷,你这样的爹,不要也罢,既然你看中了宋元,那这婚你去跟他结吧,我是打死都不会嫁给他的!”

  凌剪瞳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了,她现在也不顾被气得涨红了脸的凌鹏,转身就要走,可没走几步呢,就听到凌鹏怒道:“来人,把大小姐给我绑起来,送到房中,不到成亲那天不准放她出门!”

  凌剪瞳脚下一顿,还没有反应过来,就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两个下人,将她结结实实地用绳子绑了起来。

  “凌鹏,你放开我!你就算是这样,我也不会嫁的!”

  两个下人押着凌剪瞳,渐行渐远了,凌鹏气的将手中的书一把扔到了地面上。

  五日就这样悠悠的过去了,小桃提着食盒麻利地解开长锁,走进了有点幽暗的房屋中。

  凌剪瞳面带倦容倚在柱子旁,半死不活的样子,任谁看了都会心疼。

  “小姐,您已经有五天都没有进一粒米了,您就好好心,吃上一口吧,要不怎么有力气穿上嫁衣见姑爷啊。”小桃端着香喷喷的米饭,忧心地劝慰道。

  米饭的香味顺着热气飘到了凌剪瞳的鼻下,可她依旧是目光呆滞,没有半点反应,也不说话。

  “小姐,小桃求求您了,您就别跟老爷作对了,其实,老爷还是很疼您的,只要您服个软,说不定老爷就……”小桃想要说下去,可蓦然撞上凌剪瞳那有点空洞的眸子,她就害怕的闭上了嘴。

  就在小桃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房门被推开,一缕刺眼的阳光照进来,让凌剪瞳不禁眯起了眼睛,这五天除了小桃之外,没有任何人来看过她,这个时候了,凌剪瞳能想到的只有她,也只有她会有闲工夫来看看自己的笑话。

  凌琳穿了一身翠绿色的裙子,一走起路来,衣摆摇动就像是盛开的花朵一般,可惜,穿在凌琳的身上,活脱脱就像是蛇精转世。

  凌琳很是高傲地瞧了一眼面色发白的凌剪瞳,而后伸手示意跪在一旁的小桃,让她下去。

  小桃虽然有担忧,但她也不得不退到了门外。

  屋内只剩下她们两个,不知怎么,周围的气氛开始变得诡异起来。

  凌琳望了望搁在桌上的粗茶淡饭,不禁露出一副可怜的表情:“爹也真是的,这饭菜明明是我们吃剩下,准备拿去喂猪的,怎么端到这里来了?”

  凌剪瞳的头倚在红柱上,一双倾城倾国的美眸这个时候也失去了往日的流光溢彩,可眼底的执拗和坚毅依旧存在:“妹妹,怎么有空来看我了?难不成是又带什么好消息,要跟我这个不受宠的姐姐分享吗?”

  凌琳用手捂住嘴巴,轻笑了两声,然后在凌剪瞳的面前转了个圈:“姐姐,这是爹特意嘱咐都城里最好的裁缝给我做的衣服,你看,好看吗?”

  凌剪瞳白了她一眼,别过视线:“你要是来跟我炫耀衣服的话,那我劝你,你是走错地方了。”

  “姐姐又错了,重要的不是衣服,而是我要穿着这身衣服去见的人,姐姐是认识的。”凌琳此刻弯下腰,眉头轻挑。

  认识?

  见凌剪瞳不开口,凌琳就只能自顾自地解开谜团:“七王爷今日来我们凌府拜访,爹有意让我嫁给他,所以才可以让丫鬟们把我打扮的漂亮一些。”

  原来是慕惊鸿。

  凌剪瞳嘴角蓦然扬起一抹笑意,像是嘲笑又像是丝毫不在乎。

  凌琳脸色一僵:“凌剪瞳,你这笑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只是想象不到,慕惊鸿会娶妻的场面。”凌剪瞳说完,又忍不住地笑出了声,的确,他那样的花花公子,要是都能娶上妻子,并且能对一个女人一心一意的话,那恐怕全世界的母猪都会上树了。

  “姐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分明就是羡慕我过的还有嫁的人比你好上千万倍。”

  凌剪瞳有时候也真是服了凌琳,她的阿Q精神不是一般两般的厉害。

  不过,她今日恐怕是见不到慕惊鸿了。

  凌剪瞳泛白的嘴唇蓦然勾起一抹狡黠的笑意。

  凌府的厅堂上,慕惊鸿把玩这手中的折扇,坐在椅子上,抬眸笑道:“凌老爷这次找我,可是有事?”

  凌鹏低眉浅笑,目光时不时地瞟向堂后,说好的这个时辰过来,怎么连影子都瞧不见呢?

  “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上次小女的婚事多亏了七王爷您了,所以我想请七王爷留在府上吃顿饭,以表谢意。”

  “哦”慕惊鸿微微扬起头,幽深的眸子转动:“我只是个跑腿的罢了,不知凌大小姐对这桩婚事还满意吗?我可是听说五日之后,就是成亲之日了。”

  “满意,七王爷有所不知,小女早就爱慕宋公子多时了,这不……”

  “老爷,不好了,不好了!”

  凌鹏最讨厌他在说话的时候,被人打断,他皱起眉头起身就厉声道:“嚷什么?没看到七王爷在这里吗?”

  小人满脸慌张,低下了头而后道:“老爷,大小姐……大小姐……她跑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王妃不将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王妃不将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