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路拿2021-06-18 08:311,243

  文远接到家书,他妹妹文兰偷偷托人写信给他,说姨妈虽得了他寄来的银两,这两天尝了银钱的好处,又准备偷偷把她给乡里的老爷当九房,好得一笔聘礼。她偷听到了,不想嫁给那个糟老头子,收拾了衣裳和平时做活攒的私房偷偷跑了,要来庐山找哥哥。按时间算,五月初五端午就该到了,让哥哥去九江渡口接一接。

  文远又急又气,直锤桌子。

  急在妹妹一介女流,不到十六,担心她旅途遇险;气在姨妈一家不知足,父母双亡后为着王家的田产收养了他俩,败光后又打起了妹妹的主意。

  末了,又有些无奈:书院不允许家眷探亲,更何况是要住在这里。

  赵景在一旁安慰:“不要担心,我这里还有些银钱,在江州找个熟识的店家照顾着令妹,总能解燃眉之急。”

  “总不是长久之计。 ”文远叹息着。

  “慢慢想办法,我们明日下山去江州,后日我与你一起去渡口。”

  翌日,二人下山去到江州,赵景带着文远找到一家僻静的小店。这店食宿均可,赵景和杨榕经常来店里吃饭,老板夫妇人很老实,家里也有一个女儿。待谈妥,要交钱,赵景知道文远囊中羞涩,便要掏出自己的钱袋来。

  未及掏出,忽然想起,钱袋昨日空了。

  尴尬了片刻,转头对文远说:文远,在此等我一会儿,我去取点钱。

  文远担心地问道:“赵兄,这钱该由我来付。”

  “没事,我姑母好歹是卢府的人,你看我什么时候缺过钱。不用担心。”

  赵景笑笑,转头消失在了街口。

  错综复杂的小巷里兜兜转转确定没人跟来,却不是去票号,熟门熟路地拐进一条青石巷。这巷子很长,却只有一家,墙内斑驳溢出的是名树贵枝的影子,墙内人家好似非富即贵。箱子转角不合时宜地支了一个破面摊。

  摊子上的挑子早已破旧不堪,桌子倒还干净。

  赵景大摇大摆地坐了上去,用力地摇着桌子上的铃铛。

  三年前,他托姑母的求情得以来书院读书,卢多逊为他交了束脩,却每月只给他两吊钱的月钱。连学校里的伙食费都不够,后半月他只好每天只吃一顿。

  朋友请他下山吃酒馆他总不敢去。无人之时就写些发泄的酸诗。

  杨榕是个愣头青,修已却发现他连饭也吃不饱,提出要借他钱,他却从不肯接受。

  无法,修已想出办法,建议他旬假下山帮人写信,总能赚一些补贴饭钱。

  放下面子去江州城熙熙攘攘的街上摆摊,却被前呼后拥的杜雷认出,在街上好一顿羞辱。

  好容易挣出人群钻进小巷,他却迷路了,身体寻着香味进入这条巷子时,已是午后,又累又饿,看到面摊前面排了长长的队,原是这家主人在后门给穷人派热面汤,他几番挣扎,看着前面穿着破破烂烂的老人和孩子,哪怕是要饿晕,终是没有排队的勇气。一声长叹:“何处能有诗书换肚腹?”正要转身离去,一声清脆叫住了他:

  “哎,那个书生。”

  “叫的就是你!我家主人邀你进门一叙!”

  这天,他用诗书换了人生中第一顿自己挣得的饭和以后不缺的零花。

  从此,这家主人楚缘也渐渐成了江州城第一青楼才女。

  回忆结束,门响了,丫鬟雁儿打开后门朝他招招手儿示意他进来。

  “今儿不能上前面去,小姐正陪客人赏画呢。你写吧,我拿钱给你。

  赵景熟门熟路地进了后廊上的偏房,自顾自地录着最近写得几首词。

  “你上回的词小姐谱了曲,那些老爷们都喜欢的不得了,小姐说下次亲自唱给你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尘满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尘满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