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白肆进内院 计童说前情
抚青2020-10-08 21:562,059

  柳安澜看见两人这般郑重的对自己说要保护修真界,心中真的很是欣慰高兴,他觉得柳氏有望,贺氏有望,修真界有像他们这样的人真是修真界的希望,多几个像他们这样的人那些‘歹人’就别想祸害修真界,想完抬头拉着二人的手对二人说"好孩子,你们有这份心我柳安澜很是欣慰,今日我们既决定了,就绝不悔,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不说拯救,只要心中无愧,尽我们该尽的力量,保护修真界,保护我们在意的人,还他们一片太平盛世。"

  "嗯"柳计童与贺珩重重的回答。

  片刻柳安澜冷静了一下问贺珩"白肆在哪?我去看看他。"

  贺珩说"在偏室客房里。"

  柳安澜问"昏迷多久了?昏迷前发生了什么?"

  贺珩说"昏迷半个月了 ,昏迷前中了水毒。"

  柳安澜疑惑的问"水毒?这玩意还存在呢?你说白肆替你中毒中的就是水毒?"

  贺珩回"嗯,是水毒,阿肆告诉我的,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毒已经不在我体内了,此次应该是在梁氏迷宫里中的,那迷宫里全是毒雾,我很小心了可还是中招了!"

  柳安澜说"是白肆告诉你的?那你为什么说白肆替你中毒?"

  贺珩回"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是阿肆替我受了。"

  柳安澜问"你八年前怎么解的毒?"

  贺珩说"八年前也是阿肆。"接着贺珩重重的叹了口气,像是在回忆什么,说"八年前是阿肆解了我的毒,我不知道他用的什么法子,只知道这次是我体内的毒被阿肆引到他体内了,上次应该也是如此,八年前阿肆一心求死,我猜测就是因为这个,是我,是我不小心,害了阿肆,八年前是,八年前后还是,八年了,‘呵’我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呵呵……。"说着贺珩就一句也说不出来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贺珩努力不让流下来,阿肆还昏迷着,自己哭解决不了问题,垂着头,冷静了一下,抬头就到了偏室。

  三人进去就看了躺在床上的白肆,柳安澜时隔八年再见白肆,竟有些心酸,对贺珩说"我要将白肆带进我柳氏内院,那里灵气比外院要浓郁很多,利于休养,但是白肆昏迷我可以用家主的权利将其带进,但贺二公子就不行了,贺二公子觉得呢?"

  贺珩听此感激忍了很久的泪水就此迸发,哽咽的说"没事,我没事,阿肆…阿肆就拜托柳家主了,贺珩在此给您……给您……给您跪下了。"说完朝着柳安澜就跪下,速度太快,柳安澜跟柳计童都没反应过来。"

  柳安澜没想到贺珩会为白肆做到这种地步连忙说"没事,好孩子没事。"说完拉着贺珩就要起来可是贺珩也不起,抬头直直的看着他。

  贺珩似是难为情的说"柳家主,我……我……我想求您一件事,我……我……我他……他……我阿肆中毒,我不会解,可否……可否让我进柳家书室,传闻柳家书室是整个修真界最全的,我不知道该怎么救阿肆了,我求您了。"柳安澜看着贺珩拉着自己的手,眼眶里满是泪水,不要钱似的往下流,这孩子也算是他看着长大的了,跪的时候都没有难为情和犹豫,现今却难为情了,看从前的善良淡然,这一刻顷刻崩塌,大概真的是进心啦吧!想着自己逼的那一下还是让贺珩看到了。

  "嗯"贺珩眼睛死死的看着柳安澜,听到‘嗯’时,贺珩满是泪水的眼睛闪烁着希望,闪烁着光,松开抓着柳安澜的手,腰一弯就要给柳安澜磕头,这次被柳安澜拦下了,认真的对贺珩说"孩子,进心了,就不要辜负,不要辜负白肆,也不要辜负自己,白肆对你怎样,我不知道你从前看不看得见,但是那天我看见了,现今你看见了,就好好的,等你休养好就去让小童带你进书室。"说完带着白肆就走了。

  贺珩听完柳安澜说到话心中疑惑不已,看见柳安澜走了自己也起来了,抬头看着柳计童的眼睛问"柳家主是什么意思?"

  柳计童被他看的怪不好意思的,却无法闪躲,因为贺珩正用力的板着自己的肩膀,让自己动弹不得,见他没有回答贺珩又问了一声"告诉我,柳家主是什么意思,说!"

  柳计童给他捏的肩膀都快断了,看他真的很执着,证开他捏在肩膀上的手,说"贺兄,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要发誓不给白肆说。"

  贺珩举起左手,划破手指,血顺着手指流下来,抬头望着天说"我贺珩今日从现在开始听见柳计童说的所有话绝不让白肆知道是柳计童说的,否则天打雷劈。"发誓完看着柳计童意思是你该说了。

  柳计童垂头盯着地,沉重的开口说"贺兄,你当年中毒,白肆一心求死确实是因为你的毒。"

  "当年你中毒,白肆也同你今日这般不知道该怎么解这个毒。"

  "贺兄,你知道从你荆州到我幽州最少需要十天才能到,但是柳氏刚知道你中毒,白肆就来了,当时是你中毒后的第三天,第四天白肆就来了,四天这个傻子从荆州赶到幽州,我到现在都不敢再看一眼当时的白肆。"说着柳计童有些哽咽,缓了一下接着说。

  "当时我只看了一眼,就让我记到现在。"

  "白肆满身是血,披头散发,来到溪九珺门前的时是第四天的丑时,第四天刚到,距离天亮还要一个时辰,大晚上跟个鬼一样出现在溪九珺的门口,路都走不稳了,只能用剑来支撑着他,左眼睛里蒙上了一层血,整个人比鬼还不如,直接把守门的侍卫给吓晕了,仅剩的那一个侍卫来找我,让我去门前领白肆,我当时吓了一跳。"

  "不等我开口他开口了声音又聋又哑看着我说"柳计童,带我去找柳家主,拜托了。"

  我当时给他这样吓懵了,知道他是白肆便带他去了内院前的悬崖处,我让他等等,片刻我带我二伯过来,白肆没开口,直接跪下,给我二伯磕了三个头,他说"柳家主,从前是我不对,我跟您道歉‘对不起’我给整个溪九珺道歉‘对不起’随后他看着我说"柳计童‘对不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弄情不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弄情不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