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衡水 梁氏
抚青2020-09-29 12:412,047

  衡水位于沈家的西南方,距离沈家更是远的不行,他这小侄子的身体还真是够呛,身体里那一星半点的灵气也是让他无奈了,身为他白肆的侄子16了,刚形成丹府,真是下毒都没地,天呐,就这点灵气,飞一个单程都不够,

  真是……(~_~;)。

  半个月后,衡水

  无奈灵气不足,只得让二哥哥再带他一次了,他感觉二哥哥应当是知道自己是谁了,可二哥哥为何不吭声呢?也是二哥哥问了他也不知怎么回,毕竟还没查清是不是自己害了小侄子。

  来到衡水城门口,发现这里与别的地界没有不同,梁氏应该没有动衡水的人。

  "糖葫芦,好吃不贵的糖葫芦"贺珩听到前方有一老头在买糖葫芦,那是白肆最喜欢吃的,看了眼白肆,向前走去,到买糖葫芦那里停下,说到"一根,谢谢"付了钱,回去找到白肆,轻声说"好吃,给你,尝尝。"

  白肆看到是糖葫芦,笑眯眯的接过来说"嗯,这是我最喜欢吃的了,谢谢…………二哥哥。"说完

  抬头看了一眼二哥哥,怕他不高兴,见他没有生气,便放下心了,就知道二哥哥知道是他了,破云扇这么明显的东西,二哥哥还认不出来,那他还是他二哥哥吗?"哈哈"低声的笑意从白肆的嘴里传来,让贺珩也跟着笑了起来,抬手摸了摸白肆的头,轻声带着颤抖的说"乖"。

  进入衡水城中心,发现城中心与城外围差别很大,整个城中心几乎就是一个大迷宫,建筑一样,街道一样,墙体还高的很,看来就是防止有人直接飞到上空,找到出口,可是现在这种情况如若不飞到上空,只靠一点一点的走,怕是根本就在浪费时间。

  看了眼二哥哥,发现他在使徒敲墙体来判断出口的位置,敲了一会,二哥哥说"这里不仅是迷宫,还是个迷阵,而且好像有一些雾气进来了,可能有毒,小心点。"

  他觉得在这么耗着也不行,毕竟空气弥漫着毒性,再不出去他二哥哥可能撑不住,看了一眼二哥哥,在看了一眼迷宫,攥着扇子的手愈发的紧了。

  贺珩看了一眼他的手就知道他要干什么,无奈说"先不要着急硬破,观察一下说不定能走出去,

  这里的毒气一旦运功,就会加速进入肺腑,到时才是穷途末路了呢,现在先平静。"

  他听见二哥哥说什么了,但并没有想听二哥哥的,因为八年前二哥哥的丹府中过毒,就算现在他没事了,但是一旦落到这种环境下,就算他死了八年,也知道中过一次毒的丹府不能再陷入这样的毒雾环境下了,否则怕是只能当个废人了,推测出了这种后果,眼神愈发狠厉,手中破云捏的更紧了,转头问"二哥哥有把握在半刻钟内出去吗?

  贺珩思考了一下说"我试试。"

  白肆听闻只能说"如若一盏茶后没有把握出去,我就只能强行破阵了。"没办法他对阵法了解不算多,二哥哥不同,他是阵法大家,但是这阵法不好破,本身阵法就是高阶法阵,而且他感受到阵法中央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干扰这里的频率,再加上毒雾,控制在半刻钟内破阵太难了。

  所以他才想强行破阵,这样快点,也能保证他二哥哥不会出事,手中紧握破云,观察周围,只等一盏茶后,不管二哥哥半刻钟后能不能破阵,他在一盏茶后一定得动了,真等半刻钟一到,单是这愈发浓郁毒气就能把二哥哥丹府彻底毁坏。

  二哥哥带着他在迷宫里走来走去,因为都是一样的原因,也不知道走到哪了,他感受到离阵法中心愈发近了,那个一直干扰频率的东西应该就在中心区域,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直到二哥哥带着他看到了祭台。

  白肆警惕这看着周围,拉住二哥哥不让他继续向前,说"先观察一下,以防有诈,刚来到衡水就这番阵仗,梁氏之心昭然若揭,咱们来衡水没有外人知道,这梁氏不但知道还布下如此陷阱,此毒雾分明针对你而来,这梁氏本事不小啊!你中过毒的事他都知道。"白肆心里想这梁氏怕是不能留了,本来沈白两家的死他不当回事,他只做了杀沈白瑶的凶手就行了,现今看来梁氏必死。

  贺珩感受到他的变化说"平静点,这祭台怕是有古怪,你看那祭台中央的法杖上镶嵌的是阴石,那阴石一直在吸取我们的灵力,之前在毒雾里面还没有发现,现今出了毒雾区,灵力运转正常,就感受到了,阿肆可有什么办法?"

  听到二哥哥喊他阿肆,他知道二哥哥是怕他硬闯,只是不硬闯怎么办呢!二哥哥在毒雾区肯定将毒雾吸进体内了,现今又在这里让着阴石吸取灵力,他怕二哥哥撑不住,他刚活过来,二哥哥绝不能死,细数着时间,一盏茶到了。

  白肆眼神狠厉运起丹府所有的灵力,周身灵气暴涨,手中破云全开,甩手而去,直直的碰上那法杖,将阴石打了下来,随后直向周围灵璧打去,只听砰……滋……滋,尘土随着声音而来,满天尘雾,随之阵法破了,阵法破了他二哥哥就没事了。

  白肆跪倒在地,手中拿着飞回来的破云,他知道这是灵力耗光的情况,他不怕,因为他刚刚硬破了迷阵,梁氏的人应该怕他再做些什么,现今猫在梁家不敢出,哼 ,胆子这么小,他还没出气呢!

  一想到他二哥哥刚才会死他就恨不得现在就让梁氏以死谢罪,可是二哥哥在身边不行,等他随后找个时间,自己来这里再会会这梁氏,梁氏嚣张的很啊!他一活过来了就惹上他了,是该让梁氏的人知道知道了,他白肆当年为何令人闻风丧胆,呵呵。

  看见白肆有点走火入魔的架势,贺珩连忙喊"阿肆,清醒一下,别走火入魔了,阵法已破,梁氏没有人出来,不确定是不是梁氏人做的,阿肆先冷静,我们回城外围,找个客栈休息一下。"蹲下背着灵力耗光的白肆在城外围的一家客栈交了房钱住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弄情不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弄情不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