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信仰
抚青2020-11-13 18:315,114

  ‘踏踏踏’白肆一行人走在沙漠中,炽热的太阳在头顶烧到头皮疼,旁边很多年没出过门的医师霍真抱怨道"我去!这沙子也太多了吧!无孔不入啊!搞得我鞋子里都是!"说着停下脚步,脱鞋将鞋子里的沙子倒出来。

  "唉!唉!唉!你们别走啊!等等我啊!我们休息一下吧!"鞋子还没倒好,一行人除了小秦,都往前继续走,没有要等他的意思。

  白肆倒是没说什么,毕竟是救命恩人,还是可以忍一下的。

  贺珩倒也不是个爱开口之人,只是现今地势不适合休息,劝说道"医师,不若坚持坚持,现在这个地势平坦,等我们到一个有遮挡之地在休息,现在休息一旦有龙卷风,我们根本无躲避之处。

  柳计童道"你们这么弱鸡真的是修炼之人吗?"

  小秦自知二人给这一队人添麻烦了,歉意道"实在不好意思,我们这就启程。"

  小秦伸手将霍真拉起来"师傅,这处确实不好休息,等到一处安全之地,就能休息了。"

  霍真看着小秦都比自己能坚持,摸了摸鼻子,开口道"我就是说说,没别的,不行就算了。"

  乐清望向师徒二人,安抚道"两位施主,此处地势平坦,此沙漠中龙卷风频发,但以我来时的路线,算算照这个速度还有两个时辰就到一处可以休息到地方了,霍施主现在可能坚持坚持?"乐清笑眯眯到看着霍真,这话问的霍真闹了个红脸。

  呼~呼~呼~沉寂很久的白肆,看着前方,有些迷茫"二哥哥,这里我们真的要半途而废了吗?"

  贺珩走着突然听到白肆说这话,倒是让他一愣,半会笑了,"阿肆,不是半途而废,而是要更好的再来,现在的我们太弱了,我到不怕自己死,只是不能连累你跟柳兄,如若这样才真的是半途而废,背弃信仰。"

  "信仰?二哥哥何为信仰。"白肆不懂信仰,可却对信仰二字亮了眼。

  贺珩解释道"信仰,就是心之所向,那是一个在心中最最干净的存在。"

  白肆摸了摸胸口,沉默道"干净?"

  "二哥哥,你的信仰是什么?"

  贺珩道"我的信仰就是铲除世间罪恶源,我想让世间变得不再有杀戮,不再有欺凌,不再有谩骂,不再有偏袒,我想世间和平,我想保护身边人。"说起信仰,贺珩眼中好似有星星在闪耀,心中的坚定自是不可轻易放弃。

  "阿肆,这次我不是放弃,不是胆小,不是怕死,只是一个人死,可以,可若要因自己的几句话拉着别人一起死,那就罪过了,我的信仰不说求世间没有死亡,只求少一些非自然死亡,生老病死我自是管不着,但阿肆,你看,他们都说鬼火没得治,可阿肆不还是被医师救过来了吗,我就想努力学习医术,为那些治不好的病努力。"

  贺珩看着阿肆,希望能得到他的支持,这条路不好走,贺珩看着阿肆,像是在要去阿肆与他一样的想法,犹豫半会,还是开口到"阿肆,其实……。"

  "二哥哥,我与你一起努力,朝着信仰。"白肆知道二哥哥想说什么,打断是因为他确实要与二哥哥一起努力,因为刚刚半会时间,他确定了信仰‘贺珩’。

  和平的信仰,他白肆自是不太可能有,但二哥哥的信仰是,那他的信仰自然也是。

  贺珩没想到白肆会这样回答"谢谢你,阿肆。"

  "我们之间,不必言谢。"

  "你们两个再说什么呢?怎么不叫我?"半天了,柳计童就看见这两个人说不完的话。

  白肆道"柳计童,你的信仰是什么?"

  "嗯?"柳计童没想到,问题没得到回答,反而多了个问题,问道"干嘛?"

  白肆道"不是那问我们在说什么,我们在说信仰,柳计童你有信仰吗?"

  原来是在说信仰,柳计童想到五年前。

  那时的柳计童只有五六岁,可他的大哥哥柳计然已经十七八了,那时大哥哥经常不在家中,一年到头除了过年时回来一次。

  其他时间都是在外面历练,不是围猎,就是除妖人,保周围村民城池安全。

  每次大哥哥回来柳计童都要睡在大哥哥屋内,只为听到大哥哥讲的外界,讲的外界繁华,讲的众人齐心,讲的外界妖魔祸害一方,他与同伴一起铲除,还平安顺遂,讲的有些无法入轮回的鬼魂,不由自主的祸害别人,只需超度一下便可入轮回。

  大哥哥说,这种不由自主是人死后的不甘幻化而来的,大哥哥说,不管怎么死的,人死很多都是不甘的,怨恨会随着人死后的时间一天天的持续增长,直到一百天后还没被人超度,那这抹鬼魂就化身为鬼,这就是鬼的诞生。

  鬼魂成了鬼就具有攻击力,之前是鬼魂的时候顶多弄得人失眠,经常咋咋呼呼的,但有些踩巧了,在河边被吓到的话,那就是作孽了,倘若下水那位更巧死了,那鬼魂被超度后进入阎王殿,会有惩罚的。

  大哥哥说这就是为什么有些大家族的人一旦死了就会请人做法超度,就是怕已死之人祸害别人,为家族小辈招来祸患。

  柳计童道"我,的,信仰是,我要惩恶扬善,我要铲除危害一方的妖魔,还平安顺遂,还要保护家里的人,保护我想保护之人"其实,就在刚才白肆问他时他还没有信仰,突然想到大哥哥,便有了信仰,可能他的信仰很久之前就有,只是不知,他出历练就是为了成为大哥哥那样的人,惩恶扬善,打抱不平。

  贺珩道"柳兄也是如此,我也是,老天赐予我们天赋修炼,我们也应当与天帮忙,帮他分忧地下之事。"

  "嗯,贺兄,我们既承了老天爷的天赋,就该保护那些没有修为,被欺辱之人。"

  远远跟在后面的师徒看着三人聊的如此投机,便与乐清道"乐清小师傅,外界是什么样的?您能与我们讲讲吗?"

  乐清徐徐道来"这外界与东部是不太相同的,那里有四季,有雨雪,满是绿树,遍地红花,有小桥流水,亦有大河不息,有荷花酥,有栗子糕,还有红楼高瓦,绿墙玉砖。"

  "外界的钱币与东部是不一样的,不知二位可知?"

  小秦回道"知道,贺公子在走时让我去换了些夜明珠,说是外界夜明珠比较值钱。"

  乐清道"东部一直都是这样奇珍异宝的吗?"

  霍真结果话"倒也不是,据说是百年前的一场地龙翻动将这些宝石之类的从地下翻上来了,其实据我家族籍写百年前钱币是金银,只是百年前为记念一个家族才换成了现在的月牙币。"

  乐清问"记念一个家族?是什么家族,竟能让一块地域之人换了钱币!"

  霍真道"好像是百年前有一场灾难,而这个家族为救修真界而牺牲了,因为这个家族驻地在东部,所以东部为其感谢也为其记念,改了月牙币,好像听长辈们说这月牙币是跟着这个家族的族徽编制而来,只是不论是哪里都未曾记载这个家族是谁。"

  乐清听完半晌道"我在寒山寺的书室中看到百年前发生过一场很可怕的灾难,好像是关于寄生的,只是资料太少,我问主持师傅,可却绝口不提,只知道百年前确实有一个家族因为这场灾难牺牲了,甚一个后人也没留下。"

  霍真来了兴趣"寄生!是病毒,还是什么别的?小师傅还知道什么能与我说说吗?"

  乐清道"差不多是病毒吧!书上写此物砰到人的皮肤便可寄生与人的身体内,继而开始在人体内繁衍生息,被寄生的人会痛不欲生,偶尔可以看到有虫子在人脸下的皮肤处蠕动,甚是可怕,当年有人拿刀划破自己的皮肤,只为将虫子取出,其实当年很多人都是受不了自杀的。"

  "而那个家族因修炼功法与他人不同,他们的功法可以将虫子杀死,但被寄生的人却是救不回来,但他们的功法虽可以杀死这些虫子,但虫子太多,最后他们想出一个法子,就是牺牲他们整个家族,保全整个修真界。"

  霍真问"如此说来是英雄了,即是英雄为何没有名字?期间定有秘密。"

  乐清道"可能吧!但我却觉得此举却是为了不让人过度去吹捧那个家族所修炼的功法吧,有可能是那个功法比较逆天而为。"

  霍真道"其实东部有很多的家族的功法都很逆天。"

  ‘唉!’霍真叹了口气,想起悲伤往事。

  "其实,你们这些外界人刚来不知到‘霍性’这个家族。"

  "其实,我们这个家族,是现今整个东部最大的家族,呵呵,我也不瞒你,实话说,你们这一行人的背景怕是不比我差吧!"

  看着乐清问道"知道东部国师大人吗?"

  乐清点头知道。

  霍真缓缓道来"他叫‘霍光’是东部的国师大人,还是霍家现任家主,最年轻,最强大的一个。

  "他的光芒太盛,与他的名字一样,光。"

  "霍家世代主修医术,与秘术,这两样是我霍家在东部的立根之本,只是霍家医术太过逆天,便一代一代的失传,也不知为何,传承之时不是失忆就是出事,霍家的医术只能写在书纸上,可能遭了老天的不满,霍家医书,霍家小辈竟没几个看的懂的,每一辈只有一到两个看的懂医书,其余人看见医书就会晕厥。

  "百年前的一场灾难,带走的不止是万千生灵,还有东部的绿洲,东部自百年前,便开始逐渐沙漠化,番禺界最近的一个湖泊,已经是东部唯二的湖泊了,百年间,几十个大大小小的湖泊,陆陆续续的消失,国师说这两个湖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也没了那时候才真的是东部的末日啊!"

  乐清不解问"那为何不出去,寻求帮助。"

  霍真反问"出去?"

  霍真接连摇头"出不去的,如若今日没你们的带路,东部的人出不去的。"

  乐清问"为何?"

  霍真拿出地图,指着前方的一个高地说"看,就是这里,我每次走到这里就会莫名自己走回去,我从小到大试过不下百次,总是不行,不然出去我也不用找人带啊!"

  乐清问"难道找人带就能出去吗?"

  霍真摇头"不一定,但总要试试,不然东部,我霍家就真的完了。"

  乐清沉默,确实,出不去,里面的资源还在一点点的消失,等待的结果只有灭亡。

  "霍医师,不知霍医师与小秦可愿戴上这条链子?"

  乐清拿出他的佛珠,他平常不甚使用,变长后就变成一条很长的链子,每一刻珠子都有着佛印,用它应当可以带二人出迷境,别的不说,这东部少说几百万人的性命他不能坐视不理,这有违他做人的道理,亦不对他身为佛祖下的信徒。

  "霍医师,将链子缠绕在手中死死拽紧就好,小秦亦是。

  "霍医师,小秦还小,不若让小秦走在中间,我们二人也可保护他。"

  霍真问"牵着链子就可以出去了?多谢乐清小师傅。"

  "不知贺公子三位可要与我等一起拉着链子以防万一?"

  贺珩回头,看着链子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霍真与三人说前情。

  贺珩说"阿肆,柳兄,我们也拉着链子吧,以防万一不是,前方就到高地了,我们要确保大家的性命啊。"

  贺珩开口与所以认说"大家,前方两百米处就是休息地,于那再走半个时辰就是霍医师说的高地,现在已经快天黑了,我的提议是在休息地休息一晚上,明天太阳升起时再走,各位意下如何?"

  陆续说道"没有问题,听贺公子的。"

  说着一行人就到了休息地,几人一起将帐篷支起来,打上钉防止帐篷飞走。

  贺珩道"大家,由于此处龙卷风频发,我们要轮流守夜,不若小秦,与霍医师先,从现在到子时初,然后是我与阿肆,从子时到寅时初,最后是柳兄与乐清小师傅,从寅时到卯时,当然到柳兄这一队,醒了就不能在睡了,各位可以异议?"

  沉默几许没人反对,"好,就照这样,各位现在还不晚,我们先吃点东西,吃完就歇息。"

  火噼里啪啦的燃烧着,几人在火上烧着吃食,便做饭边聊了起来。

  霍真接着同乐清说"知道鬼火吗?"

  乐清点头知道。

  霍真说"其实到现在我都不知道白公子的鬼火是怎么治好的,我总觉得没那么简单。"

  "其实说起来鬼火可能没那么可怕,主要是因为我们这里的资源一点一点的,消失,霍家医术无法传承的主要原因也是这个。"

  "逐渐的沙漠代替了绿洲,很多植物,药材,树木,都无法适应生长,逐渐枯萎直至消失,这才有了鬼火杀人的说法,全都是无能为力啊!"

  "我们有时候感慨,是否当年那个家族的存在不止保护了修真界,还保护这整个东部的存活。"

  "现在也不知是上天对东部太狠,还是大势所趋,东部再如此下去,国师说不过百年,东部必定消失。"

  "但可怕的不是东部的消亡,而是消亡过后的蔓延,小师傅定然懂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吧?"

  乐清沉默不语,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料想到会灭亡,却没想到这么快,亦没想到会蔓延,这就意味着东部只是个开始,外界才是烈狱的进行,该怎么办,他不懂,不会,如今只能快些出去找主持师傅商量。

  他终于懂了‘缘’,缘代表的不只是人与人的缘,还是人与事的缘,此次前来主持师傅定然知道怎样,主持师傅是让我来吗?

  "霍医师,不知我能做什么?"

  霍真道"既乐清小师傅肯帮助东部那自是最好不过了,真是感谢啊!"

  乐清摇头"没事的,今我来此是主持师傅让我来的,既他让我来,就定然是让我来帮助你们的。"

  霍真道"我就想出去,如若我能出去,烦请小师傅帮帮东部,帮忙查出东部为何这样,东部蓦然沙漠化定然是有原因的,只想请求小师傅问一下贵寺主持师傅,问东部此景可是老天之意。"

  吃过饭后几人陆续进帐篷休息,霍真与小秦坐在火堆旁。

  看着火噼里啪啦的燃烧着,小秦几欲开口,但终是张嘴又闭上,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师傅的事他不该插嘴,但此事关乎东部存亡,还有霍家世代守护的东西,但虽然很严重,可他还是不希望师傅变成一个骗子,更况……

  "师傅,他们还都是孩子,您……?"小秦为难的开口,这些人不是以往的大人,师傅如此做,那群孩子只有一成到机会活下来,而且那群孩子,各个都是出身大家族的孩子,一旦出事,霍家根本无能为力。

  霍真压低了嗓音,"小秦,为了东部,我不得已,如若东部这次真的得救了,我愿一死偿还。"

  "可是,师傅,如若他们的家人知道到话,东部就算得救了,也很可能会因为他们的家族立即灭亡,师傅可曾想过?"

  "小秦,你见过湖海,消失在你眼前吗?"

  霍真与小秦说着话,思绪飘到小时候,一池不是很多的水,国师说那曾经是东部最大的湖泊,说着那一池水,就逐渐消散,霍真拼命的用手去捞,可就是留不住一点。

  思绪回来,霍真继续说"我见过,一池子水,两句话的功夫就消散了,太可怕了!小秦,你知道吗,东部有多少湖泊都是如此一点一点的消散的,一点一点的水被沙漠代替,东部马上就要灭亡了,我不管是谁,只要有希望,我绝不放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弄情不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弄情不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