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黑市
抚青2020-10-27 01:373,106

  ‘咚咚咚’"阿肆,起床了,吃完早饭我们就回家了,阿肆。"早晨卯时过半贺珩在白肆的门前叫他起床,他今天手臂好了,回一趟家里拿点东西就前往东部了。

  ‘咚咚咚’"阿肆,怎么了,起床了,都快辰时了,阿肆!阿肆你再不开门我就进来了?阿肆?"怎么回事,贺珩往后一退一脚直接将门踹开‘哐当’一声惊的掌柜的赶忙上楼,瞪眼一看面前一片狼藉,门框被踹的半半拉拉的,门已经在面前那位公子脚下了,正想发难一想这位公子出手很是阔绰,便小心翼翼的问"这位公子,小店有哪里没做好惹了公子?"

  贺珩踹开门就看见眼前这副没有人气的屋子,气的问掌柜的"这里住的小公子呢?"

  掌柜的满脸冷汗"这这这,我,我也不知道啊!"

  贺珩转头看着他"你是这的掌柜,你给我说不知道?"

  眼看掌柜的就要被吓晕过去了,赶来的柳计童说"贺兄,你别生气。"说完又对掌柜的说"这个给你,下去吧,这里就不要管了,不管你的事。"说着将一锭金子递到掌柜的手里。又接着对围观的人说"都回去吧,这里没事,赶紧走。"等人都走了柳计童对贺珩说"贺兄,别着急,说不定是白肆有事情,过一会就回来了。"

  没人了贺珩更激动了"怎么可能,阿肆做什么都会给我说的,他有事一定会给我说一声再走的,他不会自己不声不响的就走了,柳兄,阿肆他会不会出事?"

  柳计童没想到贺珩会如此担忧白肆,只好想了个折中的法子"贺兄,要不等一等,到午时白肆还没回来,我们就马上出去找,好不好?"

  贺珩想事到如今只能如此了,但是整个人坐在白肆的床上想着白肆可能去的地方,突然开口"柳兄,阿肆会不会被人绑架了,会不会出事了,柳兄你可知阿肆喜欢去的地方,或者他想去的地方,他有没有跟你提起过什么地方之类的?"

  柳计童无奈的说"贺兄,你先别着急,现在都辰时了,你先把早饭吃了,这样午时找白肆的时候才有力气。"

  贺珩现在心里堵得慌,站起来跟柳计童说"柳兄你吃好了,我等不了午时了,离午时还有两个时辰,万一阿肆真的出事了,阿肆等不了两个时辰,我现在就去黑市问问这里都有哪些个帮派,或者家族,做绑架人的事件。"

  柳计童见他说走就走,只好跟在他后面"贺兄啊!你要相信白肆,他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他是修仙者。"

  贺珩听见他说的话了但是并没有停下脚步"柳兄,阿肆是我弟弟,这种家人突然不见的心情是无法感同身受的,我现在真的很担心阿肆,只是柳兄你就不要跟我一起这般奔波了。"说完走到一个小巷子里,在看已经不见人了。

  "这这这,这是直接用上灵力了。"柳计童无声的控诉着,再一看柳计童也不见人了。

  黑市入口一群三教九流的人围在一起赌博的赌博,喝酒的喝酒,划拳的划拳,打架的打架,闹事的闹事,"诶,你们,新来的?"这话是一个赌徒对二人说的。

  贺珩看这人的打扮,还有他一说话周围都小混混都会看向他,看样子是老大啊,他应该就是看守黑市的人,看着他回答道"是,新来的。"说完就从怀里拿出一张十万两金票,又开口道"只是新来的若是有不懂的还请这位老大多多指教。"

  那人看了眼金票哈哈大笑,开口道"我叫龙四,他们都叫我龙哥,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我就不为难你了,进去吧!"说着按了一下股盅,前方地下开了一个口子,大概能过下一人,见入口开了,贺珩又拿出一张十万两金票,递给龙四"我有家人突然不见了,我怕被人绑架或者出事了,龙哥愿不愿意再给我一个方便呢?"

  龙四没见过有人这般体面的给一个看门的这么多钱,他是老大但也只是这几个人的老大,其实就是个看门的,但他懂的道道确实不少,像他这样知道自己就是个看门的时候还如此以礼相待的,这么多年就他一个,"哈哈哈,你叫什么名字,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给自己朋友方便那是必须的,跟我来。"说完就带二人进入黑市,黑市没有想象中的暗,但绝对不亮,毕竟在地下。

  "哎呀呀,龙哥,今儿怎么下来了,后面这两位什么情况?"

  龙四好像跟这些人很熟,大声的说道"这位是我朋友,他身后那位是他的朋友,今儿下来就是帮我朋友忙的。"

  走了大概半个时辰左右,到了一栋大的很的楼里,这楼叫‘凤漓江楼’进去才知道这哪儿是大,这是几乎比整个赤云台都要大啊!一座黑市而已,为何里面却有这么大的建筑,这太古怪了。

  左拐八绕,到一间名叫‘流云阁的二层楼处,龙四说"我不能带你们进去了,你们自己进去吧,不过只要这里的人肯收你的钱,那就肯定会办好你要的事。"

  站着门口看了一会抬腿进去,敲了一下门,片刻穿出一道沙哑的声音"进来"

  ‘吱呀’一声门开进去,二人站在室内,屋内就燃一盏烛火,有些看不清里面的样子,贺珩面相前方俯身握拳道"我家弟失踪了,今日来向前辈求助,多少钱都行。"

  沙哑的声音再次穿出"你弟弟叫什么?"

  贺珩辨不出声音来自那边只能继续对着墙说"家弟名‘白肆’。"

  沙哑的声音过了片刻说"五百万两金票。"

  贺珩一口应下"好,只要前辈能够找到我弟弟,但我弟弟必须活着。"

  沙哑的声音‘哼’冷哼一声"要求很高,如若我找到你弟弟,但你弟弟却出了事,钱还不给我们了,哼,好一个半大的小子,口气如此不让,明天,你弟弟必定回去,必定活着,只是小子日后还想再来我这做买卖,可不容易了,走吧。"

  见他如此赶人贺珩拿出钱开口"谢谢。"转身就走了。

  两个时辰后贺珩在客栈坐不住,问"柳兄,你说阿肆他到底去哪了,那流云阁的前辈真的这般厉害?"

  柳计童坐在一旁疑问的问"为何是明天,不是今天?"

  柳计童突然想到白肆说,只要贺珩想要他一定会给,这句话,这白肆不会自己一人去,去雁荡山吧,如若被困在迷雾内,那确实要到明天太阳出,只是这白肆真的一个人去了,又想到白肆前两天前起晚那一次,说不定就是去下毒了,这这这,该不该跟贺兄说呢?"

  贺珩看见柳计童都眼神了,连忙问他"柳兄,是不是想到什么了,快告诉我。"

  柳计童犹豫的说"是,我想起白肆给我说的话,我想他有可能去,去,去…——

  贺珩急得不得了"哎呀,柳兄,你快说去哪儿了?"

  柳计童一闭眼说"雁荡山。"

  贺珩不可思议的看着柳计童,半晌吐出三个字"雁荡山?"

  "阿肆,他去雁荡山了?你是说他去取蛇胆了?他一个人他怎敢,怎敢孤身犯险,他,他,快快我们走,去雁荡山。"说完在房间里就使用瞬移符直接在雁荡山脚下了,瞬间变冷让二人都有些不适应,半个时辰后迷雾河流处,贺珩大声喊"阿肆,阿肆,听得见吗?阿肆在不在里面。"

  窝在秘境里的白肆无聊的看河水的变化,突然听到二哥哥的声音回声道"二哥哥是吗?"

  终于找到人的贺珩喜极而泣"阿肆,阿肆,是我,是我,你怎么敢一人就来这里,万一出点什么事可怎么办啊!你是要担心死我啊!你要吓死我了你知道吗!我以为你被绑架了,吓死个人,一后不许这样了知道吗?"

  白肆也觉得很愧疚,让二哥哥如此担忧,"对不起,二哥哥,我下次不会了。"

  "阿肆,你来这干什么啊!"

  "我想要朔冽寒蛇的蛇胆,就过来取。"

  "可是那样很危险知不知道。"

  "我,我知道。"

  "你知道为何还要如此不跟我们商量。"

  "因为,因为——"

  "阿肆,你现在能出来吗?"

  "出不来,二哥哥,别担心,回去休息吧!我明天就回去了。"

  "阿肆,你一人在里面,我怎能放心,阿肆饿不饿啊,食物能进去吗?"说完贺珩将怀里的糕点裹着扔进去,发现扔不进去,这结界只能阳光,别的百毒不侵,真是怪了。

  "阿肆,吃的扔不进去,你先忍忍,阿肆你冷不冷,你储物袋里还有没有衣物吃食啊,拿出来别冷着,别饿着,阿肆你有没有受伤啊,哎呀!你看看我净问些不顶用的,都忘问你受伤没有。""阿肆,你,你,你下次可不许这样了,有事可一定要跟我说一声,这样太让人担心了,阿肆。"

  说着说着白肆在这边都听到贺珩有些哽咽了,二哥哥不会哭了吧"二哥哥,你,你别生气,都是我的错,我混蛋,二哥哥你别生气,我错了,我不该不跟你说一声就乱跑出去,我错了,没有下次了,您别生气。"

  贺珩摇头"没有生气,可能是我不够关心阿肆,才让阿肆一人跑来夺取蛇胆,柳兄,阿肆是不是很喜欢那蛇胆,我是不是不该那么强硬的离开?既阿肆他喜欢,就算不用毒我们三个说不定也有胜算,只是我都没有想过,直接就让走,阿肆他那时一定很不解很委屈,毕竟我当时的语气真的很重,可能让阿肆委屈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弄情不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弄情不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