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大和尚 初见柳计童
抚青2020-10-21 23:092,440

  "施主,请留步。"刚想走的二人被一名年龄偏大的和尚叫住。

  二人不解的问"大师,有何事。"

  和尚做出个请的姿势,将二人带至内院,进入内院嘈杂的人声不在耳边,空气也好很多,眼前清醒了一下,和尚让二人坐在石桌处,自己则给他们倒茶,缓缓开口道"贫僧,想问这位身着白衣的少年几句话,不知可否?"

  白肆正喝着茶水,谁知这和尚要问他,一下子有些愣,不解的问"大师要问我什么?可以开口问的。"

  和尚看着他问"施主,我想问你悔不悔。"

  白肆被他问的一头雾水???"啥意思???"

  和尚只说"我只是问问以后的你,你在看着我。"说完就不见人了,留下一头雾水的二人,尤其是白肆,懵的很"二哥哥,他,他,他这是啥意思?"

  贺珩也上头"不知道啊!阿肆我们走吧!"

  走到城内一家成衣铺,贺珩停下来买了四身冬衣,自己两身,阿肆两身,又买了两双冬鞋,不渗水加绒加厚的那种,又买了两个绒披风。

  走到杂货铺白肆买了些佐料,贺珩买了四床加绒的厚被子,又买了大一点的帐篷。

  又去药店买了点止血,防冻伤,疗伤的,退热的药。

  雁荡山外,雁荡山脉终年积雪,白雪皑皑银装素裹,还没进去就感受到里面的寒冷,

  ‘呼——呼——呼’

  朔风寒冽,吹得人看不起远方,艰难的向雁荡山里走去,一步一步一路上两行脚印慢慢拉远。

  "阿肆,雁荡山里有一条‘朔冽寒蛇’,此蛇的蛇胆对热毒的质量有很好的疗效是难得一见的珍品,而且此蛇的蛇胆还具有压制戾气的功效,我们这次来就是历练,顺带找它的。"

  "二哥哥,那蛇厉害吗?"

  "这不正好试一下阿肆的修为,现在阿肆有了破云扇的加持定然不同与他日。"

  夜影婆娑,月辉凄冷,茂密的丛林中,几乎看不多少月光,仅剩的一点显得像是取人命的银丝。

  "嗷呜——嗷呜——嗷呜——呜——呜呜。"

  "这是什么。"突然的叫声让二人陷入困境,这是‘寒冰狼’且现在是狼群,这下子不好对付了。

  贺珩从睡梦中惊醒,抬眼一看只见周围满是月银的光团,白肆也看着周围,开口说"这是狼群。"

  "阿肆,这次要拼命了!"

  ‘咻’——

  话音刚落贺珩先行发动了攻击,羡世破风而去,伴随着凌厉的蓝光,首先斩杀了两个光团,继而迂回到贺珩手中,贺珩奔前方而去,狼群也发动攻击。

  ‘呜嗷————’

  ‘哒——哒——哒’的脚步传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白肆转个身手中的破云顺势甩出,打了个圈,将逼近的狼群吓退几步,但顷刻狼群卷土重来。

  ‘嗷——嗷——嗷’

  白肆跳身一跃,扇叶碰上狼的脖子直接毙命,随后将破云扔出去,

  ‘沧海三式,风云起——’

  ‘砰——砰——砰’

  血染白雪,一片凄惨,

  ‘嗷呜’——

  狼群呲牙咧嘴,目光狠厉的看着二人,伏第身体,顷刻狼群齐齐向二人袭来,二人背靠着背眼看狼群越来越近,狼群开始发动攻击,狼爪一下子将贺珩的衣袍抓烂,勾住皮肉露出血骨,顷刻血肉淋漓,血液顺着手臂的摆动撒在雪地里一滴一滴状如梅花犹如红梅报春。

  贺珩见狼爪抓住自己顺势拖住羡世剑身直接穿透狼体,狼群闻见人类的血液更加兴奋不已,一只一只围涌而上。

  白肆这边白玉的扇身已经全部是血迹斑斑,二人拼尽全力斩杀着最后的几匹狼,羡世的剑身与狼爪砰在一起发出

  ‘滋——滋——’

  刺耳的声音不绝于耳,再看那狼时已经死于剑下,仅剩的几匹狼见二人如此凶猛,慢慢撤退直至不见。

  贺珩见狼群撤走,紧绷着的精神放松,身体顷刻间软下,用剑支撑着自己,不让其倒下。

  白肆这边也是累的不行,喘着粗气

  "呼——呼——嗯——"多亏了破云,否则怕是真得驾鹤西去。

  远处‘咯吱咯吱’的踩雪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咯吱咯吱"

  一名身着青衫的少年,缓缓而来,看见两人狼狈的瘫在雪地上快速走来问声"怎么了?"

  白肆警惕的看着少年,见少年想抚他起来,躲避了一下,问"你是谁?"

  青衫少年看出二人的警惕,开口道"我叫‘柳计童’,幽州人士,家住溪九珺,不知二位可知道?"

  贺珩抬眼看着少年,慢慢开口道"知道,原来是千年仙门柳家,刚才失礼了。"

  "哦,没事的,你们是怎么了?"

  "我们被狼群攻击了。"

  "你,你们被狼群攻击了,而且还战胜了快,快走,狼群只是暂时性的撤退,它们是回去召集同伴,然后再回来,快走。"

  二人听之将东西收好,跟着柳计童到一个山洞,柳计童开口说"这是我住的地方,你们先歇息一下,在山间历练千万不能随地就睡,很容易招惹狼群,蛇群,还有各种的怪物的。"说完又看见二人的伤口"你们有没有药啊?先疗伤吧。"

  白肆警惕不减,转头扶着二哥哥的手臂,将破碎的袖子扯掉,露出光滑的手臂有些白,拿出储物袋里的止血粉,撒上去血流的慢了 ,慢慢的血止住了,又拿出愈合伤口的药膏抹上去,淡淡的药香被白肆用绷带缠住了。

  渐渐的贺珩觉得手臂不疼了,额头上的冷汗停止流出,眉头舒展,脸色恢复红润。

  这边白肆拿出披风给贺珩披上"二哥哥,要是困就再睡会。"

  "不用了,阿肆先睡,我看着你。"

  白肆摇头,拿着被他扯掉的袖子,退到贺珩身后,侧对着他,拿出针线安安静静的缝补着袖子,不说话,没有表情。

  柳计童看了两眼白肆,收回眼神,看着贺珩问道"你们来雁荡山干什么?"

  贺珩淡淡笑了一下"历练。"

  "只是历练?"

  "那到不全是。"

  "可否告知?"

  "那柳兄来雁荡山干什么?"

  柳计童有些恼怒"我问你,你却反过来问我,我可到现在都没有问你们是谁,你们这样什么都不肯说,可是让我觉得自己救回来的是豺狼虎豹。"

  贺珩依旧如此只是语气软了些"我们是荆州人士,家住赤云台,在下贺珩。"随后指着白肆道"这是我家弟。"

  柳计童态度转变了些许"你就是贺二公子,只是你不是排行第五吗?为何都叫你二公子,你不是贺家这一辈最小的吗?"

  贺珩笑着说"我更愿意让人叫我二公子,我二房中我排行第二。"随后语气有些不善"他是我弟弟,叫白肆,家主伯伯见过了的。"

  柳计童听他语气有些不善,软下来说"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别误会。"

  "嗯,我自是知道柳公子不是那个意思,就像刚才柳公子问我二人来此何意的时候我也只是慢慢回答对吗?"

  "哈哈哈"柳计童被贺珩怼的干笑两声。

  "其实,我们来也没有什么目的,只是历练,顺带想要这雁荡山独有的朔冽寒蛇的蛇胆罢啦,有就有,没有就没有。"

  见贺珩说出了自己的目的,他要是不说是不是…"我来这是为了‘绿枝寒’这种草药很是名贵,在外界根本不知道此物的存在,我也是在我家的书室里看到的,正好本来出来是为了围猎的,现在围猎推迟我就来这里了,半个月了,连个影子都没看见。"

  "你要它干什么?"

  "倒也不干什么,就是出来历练,顺带吗,有就有,没有就算呗,也不是抢着救命,非要不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弄情不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弄情不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