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昏迷不醒、溪九珺
抚青2020-10-05 23:332,199

  马车陆陆续续的走了半个月,半个月内白肆一直没醒,期间梁氏的人大肆宣扬贺二公子纵容身边的小厮与其一起炸毁梁氏书房,并且炸死梁氏一名很重要的客卿。

  柳计童听闻只觉这梁氏简直绝了,这倒打一耙的本事他也是不知该说什么好。

  倒是贺珩听见没什么反应,贺珩现今没有空管别的,白肆这次伤的太重了,看着半个月都还没醒的白肆,眼睛酸酸的,泛着红圈。

  这边马车已经进入幽州城池两天了,柳庭说"贺二公子,马上就要到溪九珺了,您坐稳点,我这边快点。"说完‘驾’的一声马车的速度果然快不少,车内贺珩怕白肆颠的难受用手托住白肆的头,轻声说"阿肆,快到溪九珺了,忍一下就到了。"

  一个时辰后

  马车停在溪九珺的门口,柳计童下来让柳庭驾着马车到青藤园,柳元跟着一起去将马车带到青藤园。

  然后又去贺珩那问"白肆的事,我二伯那?"

  贺珩自是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没说话点了点头意思可以说白肆活过来的事。

  知道自己可以说的话,吩咐完手底下的人自己前去溪九珺主院青静院。

  溪九珺青静院在溪九珺的另一边,要去主院要经过悬崖,溪九珺的占地很大,当时只划了一小个山头作为柳家住宅区那时叫青静院,慢慢的客卿弟子越来越多,一点一点的向外面延伸,才有了溪九珺这个名,现今已经占了一座山的面积。

  只是主院与外院中间有一道桥,几百年前一道天雷将溪九珺劈成了两地,一大一小,其中一小块地作为了主院,一大块就是如今人们看到的溪九珺柳氏仙门。

  溪九珺的主院非嫡系子弟不可知,到柳计童这一辈嫡系子弟还是比较多的。

  柳计童排行第三,上头还有一个大哥,和一个二姐,下面还有两个小弟。

  柳计童这一辈还是比较不错的,毕竟他父亲这一辈就三个孩子,他父亲倒是跟他一样排行第三,是爷爷最小的一个孩子。

  柳计童是他父亲唯一的一个孩子,毕竟是唯一的一个孩子,宠着些是肯定的,所以柳计童养成了除恶扬善的性子。

  一身热血闯江湖,就遇见了与他有着一样热血扬善的贺珩,还有一身桀骜不驯脾气的白肆,从此二人成为柳计童唯二的知己。

  这边柳计童走了一盏茶的时间,快到青静院了。

  一路上满是花草树木,竹子很多,从府门前就有遍布整个溪九珺。

  眼前是一座小桥,下面的水清澈见底,还有金鳞、红鳞。

  旁边土地上栽着桂花树,只等秋天到,桂花遍地黄。

  再往前走就看到一座桥,这桥链接一山之间的巨大缝隙,走过这桥就是青静院,到桥这头的抬头看衡门上写着青静院三个字。

  隐隐能看到衡门覆着一层光芒,那是主院结界。溪九珺的大门处也有结界,只是没有主院的强。这主院的结界是与每一届家主结契约的,家主不死,结界不散,而且是家主,那定然是天赋异禀,修为高深,不然无法护好柳氏根基。

  这一届的家主是柳计童的二伯,柳安澜,二伯是父亲这一辈天赋最高修为最高的子弟。

  柳家嫡系很团结,所以他父亲这一辈二伯继承家主之位他大伯柳安天与父亲柳安仁一句话都没说,而柳计童这一辈天赋最高当属他大哥哥,柳计然。

  进入青静院空气中的灵气一下子浓郁了,青静院内有很多个院落,那是嫡系子弟居住区,不过那是给及冠之前小孩和女孩住的,男孩子及冠之后就不能再住主院了,除非你成为家主,否则再来只能在主院住两天就要回自己的院落。

  青静院入眼便是试炼场,只是没人。

  继续往里走,进入一扇月亮门,门前有着一颗还绿着的银杏树,那树的枝叶靠近月亮门的树杆弯着腰正好跟月亮门的弯度一样,很是意境。

  再往前走便是柳氏一族嫡系仪事的地方‘仪兰轩’。仪兰轩建在浅水之上,能看见水下的石头,那水还养着十几条小鱼。

  浅水只将整个仪兰轩围住,仪兰轩之外的土地上,栽着梨花,腊梅,红梅,银杏,桂花,还有柳树,只等季节到,满是红花香。

  走过小桥到仪兰轩,柳计童进去用传音符请家主过来同他说梁氏的事情,他自己则找个地方坐着等家主。

  片刻柳氏家主柳安澜,柳计童的二伯身着一席青色衣衫不紧不慢的走来,看见二伯进来柳计童站起来看着他走向上位,坐下,柳计童朝着二伯行礼,双手交叠腰弯九十度,非常恭敬。

  柳安澜看见后"嗯,坐。"一声‘嗯’就是可以起来了,柳计童起来坐下缓缓向二伯说起梁氏之事。

  "家主,半月前我接到贺家二公子贺珩的传讯符,前去南雾山,只是我赶到的时候贺兄满身是血,而且…‘白肆’活过来了。

  听到白肆活过来了柳安澜的眉头一紧,白肆是个麻烦,当年他死,他这个小侄可是沉默了很久,直到现在话都没有之前多了,甚至白肆死的前两年他小侄两年没开口说话,两年一句话都没有,真是祸害遗千年,没成想现在又活了,不解的问"他怎么又活了呢?他当年不是自爆吗?怎么又能活了呢?夺舍?不能吧!"在柳安澜的心中白肆是个麻烦,更是个祸害,但是夺舍这种阴损的事他觉得白肆还是做不出来的,毕竟那孩子也算是自己看着长大的了,不说别的人品还是可以肯定的,就因为肯定他的人品,八年前柳氏与贺氏是唯二没有逼迫白肆自爆的家族。

  柳计童也不知该如何回答只能说"夺舍不是,白肆还是自己的身体,至于咋活过来的,这个怕是白肆自己都不知道,只是他们浑身是血的出现在南雾山,应该是去梁氏了,至于他们去梁氏的原因恐怕是……"沈白两家灭门,这六个字他没敢说,梁氏若真是……唉~。

  柳安澜虽然常年在主院不经常出去,但是沈白两家灭门事太大了,他总不能是死人吧!这么大的事都不知道!"唉~,你是想说沈白两家灭门!这事我听说了,只是这事,事关重大,两大仙门世家灭门不是小事,我需要见见贺二公子,与白肆。"

  "嗯,好,只是这白肆昏迷了,这次他在梁氏受了很重的伤,但是贺兄没事,您可以问问贺兄,现今人在我青藤园。"柳计童说完站起来请柳安澜一起去青藤园,只是他没想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弄情不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弄情不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