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听烟道
抚青2020-10-01 11:252,140

  看了一眼听烟道门外四周的环境,就跟着梁夏金进去了,听烟道进去入眼就是一长串的阶梯,以他的眼神是看不到头的,周围不是山就是树,越往上的阶梯越是烟雾缭绕,烟这么多,真不愧是听烟道,烟多的要命,呛死个人,走了大概一刻钟,才勉强看见听烟道的试炼场,就眼前这长度看来是还要走一刻钟,他就不明白了,好好的干嘛要把楼梯修这么长呢?府邸一定要建这么高吗?想这的时候白肆可能忘了赤云台建在百丈悬崖之上。

  又走了一刻钟到了试炼场以为终于到地方的时候,发现还要渡河,这摆宴的会厅跟试炼场还有一条河的距离,只是这河水不简单,这水是黑色有点泛红,用手一抹竟然是温热的,河面上漂浮着雾气,单是着雾气就让白肆警惕心不放,更况现在又看见这黑红的河水,这梁氏是想让我们有来无回啊!

  做了一刻钟的船,终于到地方了,只是刚走进去就看见一个穿着华丽的老头出来,嘴里喊着"白无尊,来我听烟道真是有失远迎,要怪就怪我老了身体经不起这般坐船,爬石梯的折腾了,不然我怎会让我这不争气的儿子去接您呢!这不,我七天前就给小儿说了,只是孩子小贪杯,就误了去接白无尊的时间,听闻白无尊还因此误进了迷宫,受了伤,我知道后狠狠的责罚了小儿,这不小儿一整夜都没睡就怕又误了时间,让白无尊以为我们梁家是没有规矩的,我在这代表整个梁家向白无尊道歉,真是不好意思了。"

  贺珩被他这一堵倒也不知该说什么,只是有点憋,这老头这样说,他若再掐着不放那就直接是说贺家得理不饶人。

  正当他说不出来时白肆说了"他梁夏金小,我看怎么也要有二十四五了吧!再说受伤的人不是二公子,我替二公子挡了,受伤的人是我,你儿子一夜没睡,我受伤疼的也一夜没睡啊!而且谁家的防御迷宫飘着雾啊!而且还有毒,而且那迷宫在城中心,你要真是要防御就设在城门口啊!城中心算怎么回事,而且你这儿子来客栈接人,那根本就不是接人好吗!那是带人,大早上那门敲的恨不得三里外都能听见,跟我与二公子死了一样,刚敲两下我正准备给他开门,结果他自己就等不及了直接把门踹开,还因踹门打伤了我的手,二公子本来睡眠就不好大早上这番阵仗,你打算怎么给我们二公子一个说法?"

  那老头这般说就是让二哥哥咽了这口气,憋着,听我这样说,只见那老头气的开口骂到"竖子放肆,竖子也敢插嘴,我与你家主子说话,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在本家主面前随意插嘴,是不是二公子没能力管教仆人啊!来人将这竖子带去柴房,二公子管教不了,我梁家插手替二公子管教管教,带走。"一大群人上来就想将白肆抬走,白肆到不用说什么,因为不等他有动作,他二哥哥动了,直接站在白肆前面。

  "梁家主,你的手未免伸的太长了些许,这可不是什么竖子,而是我的弟弟,他还小,还是个稚子。"

  白肆开口讽刺到"您那二十四五的儿子是小孩的话,我这才十六七啊!您因儿子小不让我二哥哥与您儿子计较,那我这不管说什么,您更不应该同我计较啊!毕竟小,童言无忌啊!您说呢?"

  梁家主气的吹胡子瞪眼,不再同白肆开口,直接同贺珩指桑骂槐说到"贺二公子的口才什么时候这么好了?对长辈这般针锋相对,这就是贺家的家教,世人都说贺家二公子温润如玉,以我看倒是世人小看了,贺二公子明明本事大的很,顶撞长辈的事都做的出来,哼。"

  二哥哥开口说笑到"梁家主这说的什么话,不是您先让我不要计较的吗?现今怎的自己动起气来了。"

  白肆附和"就是您也说了人老了就别动气了,毕竟身子骨没以前硬朗了不是,万一出点什么事,算谁的,在说堂堂一家之主,总不能真被我这稚子气出什么事吧!这传出去也不好听不是!"

  梁家主脸色爆红,咽下这口气,开口说到"倒是我心胸狭隘了,让贺二公子见笑了,说好的是来向贺二公子因迷宫的事赔罪的,怎的现在竟与贺二公子吵起来了,来来来,贺二公子进来尝尝我美酒佳肴,比你青山城的差不差。"

  见二哥哥竟能将这活了许久的梁家主怼成这样,他记得当年都是他来做这些事,说这些话的,他死的这些年,二哥哥竟开口与这些人周旋,平白的让这些人看不起,也不知道他刚死的时候二哥哥怎么过的,竟将这么温柔的人逼成这样,不过现在他活过来了,这些事还是由他来,以后他二哥哥还是世人眼中的仙师,嘿嘿(º﹃º )。

  坐在席面上,这梁家的老狐狸一个劲的在给二哥哥灌酒,每次都是一大杯,还非让喝完,嘴里嚷嚷着喝不完就是不给面子,气的他当场就要发作,只是一看席面上的修为太高了,以他现在的弱鸡修为,跟这些人斗,有点够呛,但还是说了一句"梁家主美酒是不是快没了吗,不然干嘛可着我二哥哥一人喝啊!"说完就发现那梁家主正恶狠狠的看着他,恨不得将他吃了。

  只是这眼神二哥哥看见了却不高兴了,坐在一起,二哥哥一个侧身就挡住了那梁家主,小声说"小心点,这梁氏不对,听烟道也不对,总之别冲动,实在忍不了那就打,但是尽量不要这样,毕竟咱们俩打不过这么多人的。"

  白肆不动声色的观察这周围的环境,想看看有没有地方可以逃走,对就是逃,看着架势他跟二哥哥是别想走了,只是打不过,走不了,只能逃,再不逃真得死这,好不容易活过来,他可不想死,他二哥哥更不能死,只是要逃,咋逃,周围都是水,他应该算会水吧?他没下过几次啊!只能算不怕水,真是天要亡我 d(ŐдŐ๑)。

  无奈只好同二哥哥小声说"周围都是水,逃吗?"

  二哥哥说"再看看,看这梁家主放不放我们,如若不放,下水逃,我会水,我带你。"

  "嗯"无奈啊!出去这听烟道一定要好好学凫水

  ,等来日再杀上这听烟道,定活刮了这梁氏众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弄情不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弄情不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