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石洞、昏迷、归来
抚青2020-10-01 11:372,023

  酒过半巡,梁家主还没有要放人的念头,反而愈发得兴,一个劲的灌二哥哥酒喝,可这梁家主却几乎不喝,他眯眯眼手中迷药准备找个时间偷偷的把周围的人都迷晕,他这迷药可不一般,一点就能把周围人都迷上至少半天,管你多高的修为,通通都得倒,呵呵。

  "来来来,大家站起来,我们一起喝一杯。"梁家主站起来让大家举杯一起。

  站起来的时候,就是现在拿酒杯的时候,和碰杯的时候,正好把迷药撒出去,哼,一群不要脸的玩意,要不是身上没有毒药,我就直接毒死你们。

  一柱香后周围的人都倒下了,包括门口的守卫,哼,以这些个乌合之众还想害我和二哥哥,简直不要命了,他跟二哥哥去往船只放置地,他们俩都不太会水,还好刚才撒药的时候,还剩了点,一边撒,一边走,一路上就没人还站着,到放船只的地方,挑了个小一点的船,上船,他不太会水,划船也不太会,毕竟当年他也是有人给划的,不过他可以用推动符,这是他自己制的,但是得现做,他哪能提前知道要用,出门急,他只做了迷药,百毒丹,祛阴符,谁知道推动符这种没啥用的正好派上用场了,同二哥哥说了一声拿出空白符咒,时间紧急,也不用朱砂浆了,划破手指就往符咒上画,片刻符成,赶紧就将符咒贴在船后方,贴上的瞬间就感受到船快了,走向船头,跟二哥哥站一起,低着头同他说"二哥哥你不知道我能再活过来,再见见你其实真的很感谢,感谢白瑶的身体,感谢上天还愿意,感谢你还认我,只是白瑶的身体不是我自主抢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二哥哥……信吗?"白肆说着说着就眼泛泪花,抬头看着贺珩。

  只是没等到二哥哥,船突然翻了,咕噜…噜啦…哗啦啦………

  白肆被水一下子压下去了,只觉千斤压顶,毕竟是个不太会水的,眼前一黑,就晕了……

  贺珩也只是比白肆好一点,但毕竟都是在山间活惯了的,想着要把白肆捞过来,但是水压太沉,刚握住白肆的手就晕了………

  水面上狂风肆虐,搅的河水翻涌不停,河水里面以因大风刮的形成了漩涡,将珩白二人吸入水下的一个山洞里。

  一天后……

  白肆动了动手,发现一只手动不了,睁了睁眼,眼动看了看周围,发现自己在一处石洞内,石洞旁边有水,隐隐有些光从水中照射出来,转头看向自己手上,发现是二哥哥的手在拽着自己,想挣开,发现拽的太死了,只能等二哥哥醒来了,爬向二哥哥,把他拉到一旁的石壁处,自己坐着,把二哥哥放在自己身上,这里太冷了,摸了摸二哥哥的头,有些热,估计是发烧了,看了一下周围这就是传说中鸟都不拉屎的地方,鬼地方连木材都没有,火也升不起来,不能让二哥哥这样冷着,运起灵力让二哥哥暖和点,现在以他的脑子是没办法了,他的灵力慢慢用还是可以用一两天的,只是……

  用木盘看时间,已经又过一天了二哥哥还没醒,反而越来越热,这可怎么办,他已经醒一天了,可二哥哥还在昏迷,二哥哥身上也没伤啊!到底哪里出错了,啧,不…不会…不会是丹府又中毒了吧!这…这可怎么弄,他不是当年的"白肆"了呀!当年死之前以他白肆的警惕性,根本不可能有人能给他下毒,他中毒是因为那毒是从二哥哥体内引来的,他那时还是药人,他的手能肉白骨,能腐蚀灵气,他也不知道自己这药人能不能化解这毒,他只知道药人能吸取别人丹府,就试着将二哥哥的毒引过来。

  那时候的他已经连累贺家,连累二哥哥背上骂名了,正好他中毒了不知道能不能好,所以他选择了死,现在他又活了一次,果然他二哥哥与贺家还是名门正派,没有受他的影响。

  用灵气穿透皮肉探查丹府,受毒雾的影响丹府现在满是裂痕,心凉了,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怎么办啊!二哥哥你醒来教教我怎么办啊!我怎么救你啊!你醒来好不好,我来换你啊!为什么啊!为什么让我活过来,刚活过来就连累二哥哥成这般模样,要是我不去沈家,要是我来衡水,要是我不执意来听烟道,要是我不活过来,二哥哥是不是就好好的,是不是还每年念着我一次,是不是我生来就是个过错,说不定白瑶也是我害死的,是不是我生来就不详,也难怪白家要我死,原来当年被二哥哥捡到,跟他回家时就已经是个错了!"泪不停的流,本来就不是这具身体的原主,此时白肆意识模糊,灵魂有些隐隐与身体分开的情况。

  "光"好似从水中而来,白肆的灵魂被吸到那团光内,只听"啊"的一声过后光不见,白肆站在地上,看着前方,片刻看着自己的手,剑疤,那是二哥哥砍的,他现在是谁?白肆吗?他不是自爆吗?身体还能存在?动了动手脚挺灵活的,他活过来了?彻底的活过来了?闭上眼睛感受丹府的灵气,灵力在,灵气与丹府还是绿色的,他还是药人,他二哥哥有救了,走向二哥哥蹲下去,手中泛起绿色的光芒,引渡毒性到他手上,毒性顺着他的手爬向他的丹府,不过没事他不怕,顶多就是吐两口血,没啥,说不定吐两天就好了,不好再说呗。

  药人是他活十八年,修炼的最高的功法,这是他根据百本医书,和百本修习灵气的书自己摸索而出的,所以最后成啥样他也不知道,他也得一点一点的看,他也不知道他活过来是药人的原因,还是老天给面子。

  看着昏迷不醒的二哥哥,白肆怒火冲天,再等等,现今毒已经解了,应该过两个时辰二哥哥就能醒了,只是这梁氏把二哥哥弄成这样,这个仇他白肆记下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弄情不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弄情不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