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梦
肃桓2020-09-25 10:111,989

  请您听我讲一段发生在这座小城里的故事,您沏上一壶浓茶,当茶味正浓的时候,我这故事就戛然而止了。那是民国二十六年的深秋,谢筱亭出了酒馆,摇摇晃晃地孤身走在光复路的街头。深夜的路被深邃的黑淹没,风迎着他呼啸,仿佛与无数冰冷的魂灵擦肩而过。酒馆招牌放出的光线照向谢筱亭身后,将他的身型轮廓用淡灰的光隐约地勾勒出来。他的影子投射在身前远远地拉长,一直蔓延到无边的黑暗里。月光在此刻显得如此无力,让这条小路的黑暗无论如何也看不到尽头。蓦地,沙哑呜咽的声音飘荡在寒冷的夜风里:“原来~~姹紫嫣红~~开遍……”。声音越来越模糊难辨。“扑通”一声,他迷迷糊糊地借着酒意倒在一家照相馆的门口睡去。

  距离谢筱亭发迹的那年大概已经有二十多个年头了,作为无锡城当年的名角儿,自是少不了人为他捧场。每月末在光复路上的顺天戏院里同妻子上演昆曲名段《游园惊梦》,到了那天,捧场的看客人山人海。曲笛声响起,谢筱亭夫妇缓缓走向舞台中央,还未待唱,掌声已经不绝于耳,伴着绵绵的乐声,仿佛那一刹柳梦梅就是他,杜丽娘就是他妻子。随后软糯的唱腔很快让在场的看客们深深入了化境。如今的谢筱亭好久没有提起他的妻子了,城里人都叫她阿翠,从酒馆里的客人那里打听到阿翠去世也有些日子了。“阿翠?那个唱戏的人的老婆?年初就得肺病死掉了。”“咳血咳了十几天,寻大夫看也没用。”“也是可怜人!开春也没撑到。”妻子死了以后,谢筱亭成日泡在酒馆里,每天喝到酩酊大醉才起身,跌跌撞撞走回那个难以被称作家的地方。

  这天,谢筱亭照常走进酒馆子里。一边走过熟悉的路,一边回想自己年轻的样子,思绪却总被周遭的世界所束缚。日复一日,酒馆里的酒客们谈论着城里的故事,东家娶媳妇,西家办丧事,似乎从这些人的口中传出的才是一个真实的小城,一个满是传奇故事的人间。谢筱亭走到最里边的角落里坐下,小二缓缓地走到他桌边,留下一个布满缺口的白瓷酒壶,和一小碟花生米。“谢老板,你的菜好了”小二的话语同盘碟轻敲在木纹桌面的撞击声混在一起,在旁人听起来这种不带任何语气的语气比咒骂还要无情。然而于谢筱亭而言与人说一句话,哪怕是咒骂,都是这个世间对他的一点点温情。一盏暗黄的烛灯下,谢筱亭穿着黑色长衫,虽然有些褪色但依然整洁。他啜饮一口浊酒,暖意在肠胃间打转,又顺手从长衫中取出烟盒点上一支香烟。透过浓烈厚重的烟雾,他看着身旁酒客们纷纷扰扰,创造着属于这座小城的故事。

  虚掩着的店门被推开,温暖的屋内顿然飘入一阵屋外的冷意。一位身着新式西服外套的客人走了进来。这位客人的衣着显然是崭新的,那羊毛外套的黑色,即使在酒馆如此昏黄的环境里依然是黑的十分突兀。客人的眼睛透过一副细框眼镜从与生俱来的高处看着世界。

  “哎哟!刘老板来了。叫些什么东西吃吃?”小二迎上去,用听起来熟悉却又格外陌生的方言说着。客人叫来了两壶上好的花雕酒,又上了一桌丰盛的菜。仅仅两柱香的功夫,最后一滴酒倒入酒杯中,客人也正喝到兴头上。

  “刘老板好酒量! ”小二笑着说道。

  “哪里好酒量?只不过你这个地方太寒酸,再好的酒喝着都没味。 ”客人用一种近乎嘲讽的口气说“小赤佬,你知道上海百乐门吗?”

  小二只是摇摇头。

  “我前几年去的,真气派的伐得了。现在国民党正和日本鬼子在上海打呢,也不知道百乐门怎么样。”

  小二沉默不语。

  “改天我把街口的什么顺天戏院买下来,反正荒废好多年了。我要开一爿新式舞厅,换换洋人的那一套。这年头还有几家人爱看大戏……”客人滔滔不绝地说着。

  谢筱亭听完客人的一番话,突然有起身争论的冲动。顺天戏院,那个承载着他青春岁月的地方,那个每每路过便不经意想要驻足流连的地方,如今竟要永远消失。他起身的冲动却被浓烈的烟酒压制得无法动弹,想要开口的嗓子也因此黯淡下来。周围的酒客自顾自地喝着自己手中的那一盏,在谢筱亭的眼中,仿佛空气将每个人分开包裹地紧紧的。此刻,孤独侵蚀着所有人,却唯有谢筱亭能够察觉。

  阿翠死的那会儿,谢筱亭早已没了收入,自日本人踏上中国的土地以后,越来越少的人愿意静下心去听一幕昆曲了,那些曾经的看客宁愿终日将自己沉醉在新式舞厅的风花雪月之中来逃避人生。没有人愿意再为那写在昆曲剧本里的佳话买账。那些顺天戏院的看客们在他的脑海里虽然亲切,却有遥远的让他感到无能为力。

  那天出了酒馆,谢筱亭走在青石板月光的路上。月色依旧,人事非昨。他疲倦的目光仿佛远远地在黑暗里看见扮着杜丽娘的阿翠轻柔地唱着:“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他带着醉意应和着,沙哑地,凄怆地。唱着唱着,栽倒昏睡在照像馆的门前。任凭晚风吹动旧长衫的衣角,也挽留不住死去的心。

  在那不久之后,顺天戏院就拆掉了,一家新式舞厅盖了起来。那年初冬,日本人从北门进城了,听人说杀了不少中国人,还放火烧掉许多房子。好在那家酒馆没有被烧毁,舞厅也没被波及,照样歌舞升平,只是夜夜笙歌也抵不住那年冬天的寒冷。

  酒馆也冷清了好多,好久没见谢筱亭的影子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惊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惊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