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碰撞
雪花茶2021-01-07 19:443,691

  东海一域波光何止千万里,随着红霞的落幕,天妖岛慢慢的被暗红笼罩,那红霞落幕的瞬间,似血染江山漆颜色,似末日来临混沌中,岛上原本的郁郁葱葱都换了景色。

  似是一种预兆,似是一种警告,只是这种不详的景色没人注意到,还在不断与冰火至毒抗争的谢云没有,一旁看的一愣一愣的小和尚也没有,便是岛上各派的修真高手也是身在迷雾中。

  谢云的八卦掌法本就千变万化,此时在冰火至毒的不断淬炼下,又圆润的几分,一旁不断暗暗比划的小和尚本就是识货之人,在他看来,谢云使用的这门掌法绝对是门高深的炼体之术,甚至不弱于西域黄沙中的那些古佛所修习的金刚法门。

  随着时间的推移,谢云又一次在冰火至毒的煎熬中活了下来,慢慢的深呼了口气,谢云骄傲的扬起自己的头颅,望向海角天际那条红线。

  “我还活着,我会一直活下去,成为第一仙,真正的神仙。”谢云目送那条红线隐没在黑暗中,然后转首看向身后不远处的小和尚,淡淡一笑道:“我很高兴你没有离去,谢谢。”

  这短短的半个月似有万年长短一般,如谢云这般无根无落的人,自然会更珍惜身边的人,尤其是可以做朋友的人,所以他度过危险后,最先将心底的感激之意表达出来。

  小和尚如今年纪还小,虽然一身的本事很大,可如今他入世历练,原本百无禁忌的他, 听了眼前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哥们如此言语,立时便觉得浑身一个激灵,好像一身的细肉抖落了无数的鸡皮疙瘩。

  小和尚深深的看了谢云一眼,有心说出自己的请求,却又强迫自己将话头咽了下去,不是谢云那套淬炼筋骨的功法吸引力不够,而是他怕自己提出这非分的要求后,两人便不能再如以前一般自在了。

  想到这小和尚在心底微微一叹,咧嘴道:“你可真够女人的,如今那幻境之门随时都可能出现,若是错过了,佛爷再想撞机缘,怕是千难万难了。”说罢浑身气机一收,运起隐匿术法,一步三晃的往岸边走去。

  谢云无语的笑了笑,“自己打小就锦衣玉食,住在翡翠城这繁华之地,什么没见过,什么没听说过,如今却被一个比自己还小几岁的和尚说教,他怎知道什么是女人。”

  想到这谢云却是心思一转,又想到那夜翡翠灯花羞繁星,金楼裙下丽仙子。那女子名叫李观鱼,她是东剑宗宗主之女,天生便娇贵。

  那女子很美,眉似初二悬弯月,落下半弦掩清眸,可她笑时也杀人,在东竹林时, 她便毅然决然的要杀自己,美又能如何呢?

  谢云默默的跟在小和尚身后,“女人”二字,让他脑海中乱了起来,那个他最恨的女人不断的出现,诚信楼里她似荷莲摇出一塘春,竹林中她似嫦娥随光落凡尘,当自己在火光掩映中挣扎时,她呢?她是什么样子?看着自己烈焰焚身,她一定很快意吧,

  脚下的海面似镜波微澜,谢云与小和尚一前一后踏波而行,被黑暗笼罩的天妖岛已近在咫尺,可两人却不约而同的停住了脚步。

  这岛上有大机缘,可如今这岛上危机密布,无数乾元界的修真高手隐没其中,谁知哪个是专干杀人越货勾当的,这世界最危险的永远是人。

  “怎么?”小和尚似是讥笑的回首看了谢云一眼,道:“莫不是事到临头反倒怕了?”

  谢云不置可否的点点头,他又何尝听不出小和尚心底那丝对天妖岛的畏惧,只是谢云却知道,想要成为第一仙,第一个要战胜的敌人就是自己的畏惧之心。

  想到这谢云微微一笑,手指在自己眉心处一点,一道淡绿色的阵纹符箓便自他印堂处荡了出来,那阵纹符箓虽然颤巍巍的好似随时都会消散,却有灵性的紧,谢云只是念头微动,那阵纹符箓便自隐没不见。

  小和尚见谢云这般潇洒的凌波前行,自身气息却被禁绝在周身三尺之内,也不由的咬了咬牙,迈步跟了上去。

  相传这天妖岛原本是一位妖族大能的洞天福地,在岛屿的密林深处有那名妖族大能为自己修建的天妖宫,那大能拘禁了东海无数妖兽,然后在天妖宫中为他奴役。

  只是这些传说随着天妖岛被人族占据而成为笑谈,如今这岛上有的只是灵智未开的妖兽和苍苍莽莽的群山大泽。

  谢云二人一路走走停停,他俩虽然隐匿了自身气息,但心底却紧张的很,此时月上中天,但那一弦半弯月却怎么也照不破这天妖岛的黑暗,在这处处透着诡异的陌生之地,即便是胆大自称的小和尚也不觉得放轻了脚步。

  “轰!”

  突然一声巨响自前方山谷中传出,正在摸黑赶路的谢云二人被吓了一跳,那轰鸣之声余音还来得及消散,便有数道虹光自大山各处腾空而起,往那山谷掠去。

  此情此景下仍敢架空而遁的人,要么是数得着的修真大能,要么就是未见过世面的菜鸟,谢云与和尚自知实力不济,便想悄悄遁走。

  可还未等他二人转身,便见山谷中一道虹光闪耀间便至眼前,那虹光中的人斗笠遮面,黑衣罩体,背负双手好似闲庭信步,遥望数里的沟堑山泽,在那人脚下也不过三步之遥。

  只是斗笠罩面的人也未察觉这树林中还有人隐匿,直到和谢云二人照面,才愕然止住脚步, 待看清拦路的是两个童子时,原本提起的心也松了口气。

  此时一直走在前面的谢云和那黑衣人相距不过丈余,只是此情此景下谢云却不敢妄动,他能感觉到,这个浑身吞吐红芒的黑衣人危险至极。

  “伤了人还想走,以为我五行宗无人吗?”

  那黑衣人刚想轻轻绕过谢云二人,却听到身后有人急追而至,那声音正是刚才坏他好事的仁信义,这家伙虽是金丹中期的境界,可动起手来却丝毫不比金丹大成的高手差。

  黑衣人隐在斗笠下的双眉微微一狞,猛然单掌挥向谢云,同时踏出一步,便要继续遁走。

  谢云此时双手紧握,几乎能攥出水来,眼见得远处山谷又有几道遁光掠出,本以为这眼前的黑衣人会因为忌惮马上遁走,不想这藏头露尾的家伙竟然对自己出手。

  “退!”谢云眼见血红色的罡气扑面而至,只来得及惊喝一声,便脚下猛一用力,八道人影电射而起,猛然执剑刺向黑衣人。

  “恩?”黑衣人眉头微皱,他本以挥出一掌便会惊退这两个童子,所以只用了两分力气,可谢云的一招“八剑破杀”却让他不禁皱起了眉头。

  谢云一招八剑破杀不退反进本是料定这黑衣人不敢在此和他久战,可他却漏算了他自己,若他是头戴玄玉或是身罩玄衣的宗门弟子,也许黑衣人早就绕道远遁了,可他和小和尚年纪尚小,又未着宗门服饰,黑衣人又怎会对他有什么顾忌。

  八剑破杀,一剑八杀。

  八个谢云分作穿云、覆雨之姿,电射而至,黑衣人隐在斗笠下的面容狞笑了下,剑指在身前一点一撩,一道红芒和着剑意杀气迸射而出,直直撞向谢云的八剑破杀。

  黑衣人这一指杀意袭人、锋铓毕露,仁信义即便身在百丈开外,仍然被这一指之威压的气血一滞,这黑衣人今夜偷袭他们三次,三次便让他们五行宗一死三伤,若是不能将这黑衣人拿下,那么五行宗以后怎有脸皮位列大宗门之林。

  可这黑衣人的一指之威却让他心中忌惮,“难道此人是元婴老怪?”仁信义心中一惊,难道真的有元婴高手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在这幻境之门开启之时破禁硬闯?

  可仁信义转念又想到此次宗门分在天妖岛的金丹期的弟子足有三十多人,便觉心中大定,便冲四野朗声道:“我五行宗在此拿人,诸位远远看着就好!”说罢,脚下飞剑便又快了几分,直直向那黑衣人撞去。

  四周隐匿在暗处的人也许乐得看会热闹,可一直站在谢云身后的小和尚却心中大急,这黑衣人的一指之威虽然剑意袭人,但那点指间的超然之意却难以瞒过他这个古佛之徒,这明明是佛门的“三藏指”。

  “一指天,一指地,一指本心,”小和尚心中一惊,难道是玉佛寺的人出世了?“同是佛门,自己要不要帮忙?”想到这连忙出声喝道:“既是玉佛寺人,何故下此狠手。”

  三藏指虽被人叫破,黑衣人却不见半点停手之意,戳天一指下鬼神辟易,那毫无慈悲之意的一指正中穿云之姿的谢云额头。

  没有任何悬念,被点中的那道分身光华一敛,化作剑意消散不见,只是这一指却不见半点停歇,顷刻间,谢云分做覆雨、烈火、奔雷、枯木、摔碑、分金的六道分身都被一指点碎,而毁在戳天指下的七剑却连黑衣人的衣角都未能碰到。

  “这便是一指戳苍宇,擎天第五峰的戳天一指!”小和尚惊愕之余,也将提在手中的大号念珠砸向黑衣人,此情此景,若是他再不出手,谢云这个新出炉的受人之托红牌必然陨落,谁知道会不会牵连到散修与佛门交恶。

  “着!”

  “留下!”

  “穿云掌!”

  三声暴喝同时响起,小和尚祭出九个铁疙瘩串起的大号念珠,直接挡在变招穿云的谢云身侧,只为挡住剑意袭人的戳天一指。而这时,自黑衣人身后赶来的仁信义也暴喝出手。

  两个无名的童子是死是活他可以无视,但却不能容忍这个众目睽睽下伤了五行宗颜面的黑衣人全身退走,今夜若是被这黑衣人逃了,那他仁信义以后还有何面目再见师门众人。

  “叮!”的一声清鸣。

  黑衣人一指之下连破谢云七剑,那戳天一指终是被小和尚的大号念珠挡了下来,没有想象中的石破天惊,只是一声不痛不痒的金铁交鸣,袭至黑衣人身前的念珠便被他轻轻屈指一弹,定在了半空之中。

  小和尚神色一紧,急忙跃至谢云身侧,将他护在身后,他和谢云都是金丹未成,如今他身具古佛所赐的法宝护身还好些,可若是在这天妖岛随便动用,怕是再想活着离开此岛便千难万难了。

  “这念珠有古怪!”黑衣人心中一紧,他虽然习得三藏指,奈何境界太低,无法将天地人三指全部使出。

  可即便如此,这号称‘擎天第五峰’的戳天指也不是一个金丹未成的筑基期可以挡住的,如今戳天一指被人用黑漆漆的铁念珠拦下,不禁让屠三如眉头紧皱起来。

  众目睽睽下小和尚不敢过分高调,可仁信义却没有半分的压力,高喝一声留下!脚下飞剑早已电射而出,直刺黑衣人后心,随即更是双手一引,印诀打出时,一道漪澜自他脚下荡出:“五行秘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仙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仙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